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国之重器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14 2019.07.18 22:17

  曲辕犁岂止是要比现在所用的犁子要好,甚至根本上就是天壤之别。

  曲辕犁省力,犁的更深。

  单凭这些就不是夏国现在用的石犁能比的上的。

  现在的石犁还是汤朝的时候一直流传下来的,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什么改进,单凭这点就能看的出来其中的差距来。

  夏大王不知道的是,在夏国之外实际上犁子这东西也进行了更新,在碎国南端更加富裕的地方实际上现在已经有了铁犁犁冠,只是铁器太少,以至于没能得到很好的传播。

  这东西比石犁更先进,但是同时依旧还是比不上曲辕犁的。

  曲辕犁在这个时代,那是正儿八经的跨时代的东西。

  夏大王令两人从国库当中讲曲辕犁抬了出来。

  让司空停止耕作,来到了田间地头。

  听闻夏大王带来了新犁,本来还在劳作的夏国人正好休息一下,前来围观。

  虽然夏国人多有大夫的身份。

  但是说白了实际上都是老农。

  这一眼就看出来这曲辕犁的不一般来。

  “这犁子好生怪异,竟然不是直的。”

  “正因为是弯的,所以用起来才更好操作,更省力。”

  “犁头竟然是精铁。”

  大司空看着那泛着寒光的犁头惊讶不已。

  这犁子还没用,好坏先不说,光是那犁头若是想要打造的出来就不知道价值几何了。

  铁器太少。

  夏国穷的青铜器都是有数的,更何况是铁。

  那公高也凑上来,看见那犁头稍作沉默,再摸摸自己怀中那铁质小刀,一阵不言。

  那一套道具他跟宝贝一样。

  可是那些刀具加在一起,也没眼前这犁头上的铁多。

  那公高就有此一说。

  “这犁头若是能做成刀剑更好,这些精铁用来做成犁子耕地实在是太浪费了。”

  夏大王道。

  “一点都不浪费。”

  相对于所谓的刀剑来说,犁子的价值更高。

  公高又道。

  “若是把犁头卖了,换来的碎币足以让夏国富足。”

  夏大王笑了笑。

  曲辕犁哪能卖?钱能花一时,耕作生产才是根本。

  更何况犁子就这一个。

  夏大王倒是明白曲辕犁的构造,事物就在眼前,一眼就能看的出来这曲辕犁的构造并不算难。

  可是虽然不难。

  但是想要造出来可没那么容易。

  光是铁器就是凑不出来的。

  若是用青铜替代,你也拿不出来那么个成本来。

  况且青铜哪有铁器的好。

  夏大王琢磨着,若是他那一日能将炼铁的法子学会了,兴许那个时候他在不甚在意。

  有人将犁头套在司空身上。

  司空甩了甩尾巴,趁着这功夫嚼上两把青草,等下就要劳作,不妨趁着这功夫填填肚子。

  “谁来试试。”

  夏大王这拿出来的曲辕犁如何,让人心里痒痒,真要夏大王说的那般好坏试试就知道了。

  夏大王一张嘴,就有人踊跃要尝试一下。

  “我。”

  “大王我来!”

  都想试试新犁。

  可惜的是,犁子就这一个,耕牛也就一头。

  大司空力排众议,要亲自尝试。

  用他话来说,他是大司空与司空一样,种地那是职责。

  将那犁子位置放好,大司空轻挥了一下手中的鞭子再吆喝一声,司空就开始迈步向前走。

  它这一动,那犁子就深深的吃进了土里去了。

  司空原本都是埋头苦干的。

  任劳任怨。

  可是今日刚走两步,竟然回头瞧了瞧似乎是好奇为何这般轻省。

  平时都是吃力,老牛下来一圈,都得汗流浃背,让人心疼的不行,现在就像是闲庭散步一般。

  老黄牛都如此。

  可见旁人更是激动。

  大司空感觉轻松的很,他在后面扶犁,就感觉什么都不用做,跟着走也就罢了。

  再看那脚下被翻起来的土块,深有一尺左右。

  这已经算的上是深耕了。

  “竟然能犁的这么深!”

  听他惊呼又有人赶忙附和道。

  “而且这犁子本身不仅轻巧,这用起来也省力,都未见司空怎么使劲。”

  那边大司空也还惊呼一声。

  “这犁子竟然还能转向!”

  这般一试,这犁子的种种好处就展现在了面前了。

  可不是。

  曲辕犁对于夏大王来说,虽然也算是古代的东西,但是这玩意是夏大王穿越之前的历史,唐朝时候的发明。

  眼下夏大王所处的位置是什么时候?

  便是青铜和铁器的过渡时代。

  对比夏大王穿越之前的历史来说,曲辕犁与现在那也是相差千年的东西。

  那优点自然是数不尽的。

  鲁艾道。

  “大王,有这犁子不出三天时间,我夏国七十多亩地良田尽数就可以耕完。”

  鲁艾很是兴奋,耕作的事情虽然不是他的责任。

  但是做为一个老农靠土地吃饭的人来说,见着曲辕犁这种工具,足以让人兴奋半天。

  更何况这是夏国的东西。

  周遭其他人也尽皆如此。

  有人已经在劝大司空让开,想要自己试试了。

  还有人甚至打算把司空给撵下去,想要试试人耕到底费不费力。

  他们倒是这样做了。

  发现,只需要两个人甚至就能不怎么费力的拖着犁子前行。

  也就是说,即便是夏国没有司空。

  就这头犁,也足以解决耕作的问题。

  “大王,这犁子实在是太好了!”

  见周围人兴奋的模样,夏大王笑道。

  “好用就行,你们先使着,回头没事的话,将我那水田也给耕了。”

  夏大王弄出来了水田。

  只有少数人知道是用来种稻的,旁人只道是夏大王要种些不同的东西。

  但也不敢多问。

  听夏大王言语,忙的就有人点头。

  “哎。”

  又是带着兴奋欲要将这一亩地耕完,就替夏大王将那劳什子水田收拾了。

  夏大王也是懒了,这才忙了半天的时间就忙的腰酸背疼,他便趁着曲辕犁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偷懒的借口,总之还是不想干。

  公子梁寒一直都很沉默。

  平时也不见有多少话说。

  这一会曲辕犁的功夫,梁寒一直就跟在自己姐夫身边看着,未曾多吭声。

  眼下夏大王将曲辕犁交予众人手,带他回去,他才开了口。

  “大兄,这犁子等到夏国使完,能借梁国用用吗?”

  梁寒也知道这是好东西,梁国若是能用的上,那耕田一时也不知道能省多少力气。

  夏大王道。

  “想都别想。”

  一口就给回绝。

  梁寒沉默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倒也不见有一点生气,只是道。

  “鲁莽了,梁寒倒是忘了,这犁子价值不菲,可算的上是国之重器,哪能轻易借人。”

  他觉得便是兄弟也不行的。

  梁寒以为夏大王之所以拒绝是因为这个。

  谁知夏大王摇头道。

  “寡人是怕这犁子借出去容易,到时候就有去无回!记住了,别跟梁王提这些东西。”

  梁寒听了之后哭笑不得。

  算是明白夏大王不愿意借犁的原因,跟犁子本身无关。

  “父王……”

  他想要说些什么,许是咋摸着可以为梁王辩解,但是琢磨了一下,似乎啥也说不出来了。

  谁让他爹是个人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