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通人性的老黄牛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209 2019.06.24 22:11

  没钱谁给你干活?

  或者说,没有相应的报酬,谁去给你工作。

  放在穿越之前那会,要是有那个老板直接告诉员工,你来我这上班可以,但是工资是没有的,吃住你得自理,你还要给我干很多的活。

  这老板如果不是吃多了撑着了,或者是沉醉在幻想中,那肯定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不说没工资了。

  就算是工资晚发两天的时间,恐怕都让小年轻着急了。

  闹呢?我还等着还花呗呢,工资推迟发放,是想我死啊?

  这是夏刺穿越之前的时代,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却并非是这么一回事。

  当夏刺让薛舟把那些精面拿出来的时候,收获到的不是大司空与司徒的喜出望外,反而是失色。

  “大王那来的这等精细的粮食?”

  这等上好的粮食,别说是吃了,见都没见过。

   夏大王摆手说道。

  “哪里来的你们就别管了,你二人把这带回去就是。”

  若是穷的吃不上饭,一般人还不屁颠屁颠的喜出望外?这两人偏不。

  “大王不可!王宫之内本身拮据,这等上好的精面何至于予了我等?大王且留于王宫享用好了。”

  “正是!大王,我二人何德何能享用这般精面?大王莫要折煞我们。”

  发俸夏刺本以为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三言两语话语之间。

   未曾想,他两人直接不要。

  尽管这些精面看起来甚是馋人。

  “王宫之中不缺这些,寡人心中有数,你们无需担心。”

  那禾禄又说道。

  “承蒙大王不嫌弃能让我二人为国分忧,可惜我二人未能尽全事,领这俸禄那有脸面?”

  夏大王说道。

  “你二人兢兢业业,寡人都看在眼中,这本该是你们应得的。”

  鲁艾与禾禄相视一眼。

  “即便如此,那也该换成粟米才是,岂能这般奢侈?”

  夏刺算是看出来了,这倆老头倔强的很。

  所以他索性道。

  “要换你们自己去换,反正是给你们的。”

  说完之后,夏刺稍微顿了顿。

  “再说了,以往也未为你们发放俸禄,这一担也有补偿之意,下次领俸可就不见得如此了。”

  鲁艾一脸惭愧。

  “实在是受之有愧。”

  夏刺笑道。

  “又不是只有你两人有,似是薛舟,但凡我夏国有官职人等皆有,就连司寇都不例外。”

  薛舟听了很是意外,大为惊喜。

  他本来以为这其中没有他什么事呢,未曾想大王好像也为他准备了一份。

  即便没有眼前司空司徒的多,那也足以让人高兴起来。

  听夏刺这么说了,大司空与司徒终于不再推辞了,连司寇都有俸禄,可见这些东西大王是真的能拿的出来。

  只是话虽是那么说的,就是不知道,夏大王会不会把司寇的那一份所谓的俸禄,给昧下来。

  也兴许,司寇不要什么俸禄,只求解了脖颈上的链子,再求管一顿饭。

  “拿回去吧。”

  “是。”

  倆老头挑着担子显得很是吃力,不过脸上却喜笑颜开。

  正走两步,禾禄忽然又停住了脚步。

  “大王,是在职之人都有?”

  夏刺也不知道禾禄为什么有这样一问。

  他说道。

  “当然。”

  要叫马儿跑,焉能不给草吃。

  夏大王现在国库储量丰富,这点东西还能拿的出来。

  至于往后这点库存没了,到了那一刻,夏大王相信就凭他的本事,也早该把夏国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来。

  他还傍有外挂在身。

  “就算是没有,寡人身为一个现代人穿越而来,还能没点其他的本事?”

  夏大王现在是信心迸发,却是差点忘了起初的那几天的愁眉苦脸。

  卖手机都能想的出来。

   夏大王伸手在手背上挠了挠。

  手背痒痒,三两下倒是不痒了,但是那手背上也把灰条条给搓了出来。

   听夏大王这么说,禾禄了然。

  “如此,那老臣一会就通知司空来领俸禄!”

  “嗯?”

  夏刺闷头想着。

  “如果寡人没记错的话,司空是我夏国唯一一头老黄牛。”

  他根本就没算这茬。

  可是话又出去了,都说了连司寇的俸禄都有,难不成就不给司空了?

  按理来说,司空的贡献可比黑狗这个司寇来的大的多了。

  夏国上下,可以说都是由老黄牛照拂。

  没它耕田夏国怕是还要艰苦一些。

  如此,夏大王自然不好拒绝。

  可是给一头牛发俸禄,发什么?

  夏刺想了想,难不成打发薛舟出去,割二斤鲜草回来?

  “哞。”

  皇宫之外果然响彻起来了牛叫之声。

  夏大王定了定神,打算面见一下他夏国司空。

  这就吩咐。

  “薛舟,请司空进来。”

  夏大王本意是让薛舟把司空给牵过来。

   皇宫的大门打开,一头老黄牛迈着轻松的步子,甩着自己的尾巴,就走进了皇宫,一路直奔大殿走来。

  根本就没用的着薛舟去牵。

   “哞。”

  这般叫声似是司空像夏刺这个大王作揖行礼。

  夏大王无奈。

  “司空免礼。”

  他也不知道刚才司空那一道叫声是不是参见他,夏大王也不知道这免礼一句话,老黄牛能不能听得懂。

  不过,夏刺说完之后,老黄牛果真不叫了。

  就站在那面前甩着尾巴看着夏刺。

  夏大王头疼了一下。

  “薛舟,把司空的俸禄拿来。”

  薛舟早已准备好了两个麻布口袋,搭在了老黄牛的背上。

  那袋子里一样也是精面。

  夏大王实在是不知道给啥,但也总不好真弄些鲜草糊弄,索性也跟大司空司徒一样给了一些米面。

  夏大王想了明白,司空是吃草的。

  但是平日里也有人照料,这俸禄发给司空,让照顾它的人拿去,也好对它用心一些。

  “哞。”

  领了俸禄,司空牛叫了一声,然后迈开步子就开始冲着皇宫之外走去了,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夏大王的视线里面。

  这场面忍不住让夏大王嘀咕了一番。

  “司空还真来领俸了,领完就走,倒真像是成了精。”

  老黄牛这可没人牵着,也没人领着。

  大司空还真的就是跟它说了一声,它自己就来了。

   王后笑道。

  “司空套上笼头,就算是无人驱使也知道去地里劳作,偶尔还懂人言,这般辛苦兢兢业业,大王要予它俸禄,如何不来。”

  夏刺笑道。

  “自然,若非如此怎么能成了我夏国司空?”

  夏大王算是对通人性的老黄牛做了肯定。

  但是被拴在国库门前的司寇不愿意了啊。

  它也通人性啊,它也矜矜业业啊。

  它不就跟夏大王抢了顿饭。

  怎地一头牛从来都不栓,也不要人牵着,反而把它这条狗给栓了起来。

  司寇将脑袋趴在两只爪子之间,那眼神里委屈连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