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夏大王的作品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095 2019.07.20 22:16

  夏大王绝对不是把梁寒往歪路上带,他知道他若是真把小舅子坑了,老丈人绝对会来找麻烦的。

  夏大王只是看梁寒对厨师的本事实在是太痴迷了,为了不防止梁寒深陷其中,这才想要教梁寒一些别的东西,好让他扩展一下兴趣爱好,不要总把目光放在一件事情上。

  同时,夏大王绝对没有拿梁寒当劳力的意思。

  只是这人啊,还是要锻炼的。

  夏大王深知自己都要找事情做,人闲的时间久了,只会养成一个废物,让小舅子干活他这也是为了小舅子好的。

  “木匠?”

  梁寒陷入到了疑惑之中去了。

  不知道夏大王意欲为何。

  夏大王就喊来了薛舟吩咐了。

  “你去弄点鲜竹回来,要那种不粗不细的。”

  夏大王想要做点东西,原本是打算用木头来做的,但是木头没有锯子刨子等之类的工具,很难进行加工。

  反倒是来说,竹子若是劈开了之后可以进行编制。

  还好弄些。

  “是,大王。”

  薛舟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奔走了出去了。

  索性竹子是不缺的,这东西涨势很快,而且就在小河边就有。

  上次夏国人虽然砍伐了,但是这些东西还多的是。

  没有多久的功夫,薛舟就抱着一堆长竹回来了,倒是累得不轻。

  “先放地上,你先歇着。”

  夏大王找来了石斧,斧子不算是锋利,砍木头非常的费劲。

  但是用来劈开这些竹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夏大王先从截下来一节,然后将竹子劈开削成了一个不大的锥子的形状,找来了锤子,满意的看了看,把自己那已经散架了的案牍给拿了出来。

  而后稍作拼凑了一下。

  再在那不结实的地方,用锤子使劲敲几下就给竹钉铆了进去。

  三下五除二,多了这几个竹子做成的铆钉,这案牍便被固定住了。

  夏大王手按在上面试了试。

  案牍没有一丝晃动。

  结实的很,可真的比当初大司空的裤腰带捆起来的好使。

  “寡人这还是有一手的。”

  梁寒在旁边看着额首,薛舟在那笑道。

  “大王敲这三两下,这案牍就结实了,舟觉得还可以把门框修修。”

  “那你去修。”

  薛舟挠了挠头。

  他见夏大王做的简单,就觉得夏大王修起来门框来肯定也是不难的,可是让他去做,薛舟就有些犯难了。

  他可不敢确信自己能把门框都给修的好。

  “是。”

  可是夏大王已经发话了,薛舟硬着头皮也得上去试试。

  先得将那夏国王宫的门框给拆解下来。

  夏大王不去管他。

  又在那继续将竹子劈开。

  “大兄还要做什么?”

  梁寒看的好奇,夏大王也没有什么要求,他就忍不住动手帮上一把。

  夏大王将竹子粗细大小劈的都差不多。

  梁寒似乎是看明白了。

  “大兄可是要编竹筐?”

  夏大王摆手道。

  “不是竹筐。”

  要那玩意作甚,他想弄一个竹凳出来,平时拿来做,弄到好了,还可以用竹子弄出来一个桌子来。

  还可以弄一个蒸笼。

  国库之中有面,到时候还可以蒸上一些馒头。

  夏大王跃跃欲试,搞不好还可以弄一个竹床出来。

  此时可是没有床的。

  夏大王睡觉的地方叫做榻,很矮而且睡起来也很不舒服。

  夏大王自然是不能习惯的,凑合也倒是能凑合,但是若是真能做出来,夏大王自然肯定想要把这东西弄出来的。

  说来原本夏大王只是弄些竹子来,想要做些东西而已。

  展现一下自己的动手能力。

  早前也没细想。

  现在一旦细细想来却是发现,这竹子能做的事情还真是多。

  以至于夏大王也算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了,劳动创造财富,光抱怨自己穷是没用的,再抱怨家中还是什么都没有,抽些时间自己动手,旁的不说,就光是那案牍可不就是修好了吗?

  夏大王与梁寒讲了。

  对于凳子,蒸笼以及床是何物,梁寒只是大概的有个概念,毕竟没有这种东西没见过实物,并非知道的特别的清楚。

  只是夏大王这么说了,梁寒也是来了兴趣了。

  “我给大兄帮忙。”

  他看夏大王开始动手编制起来,便跟着学了起来了。

  过程当中时常看见夏大王沉吟。

  他哪知道,夏大王想的好,可是一旦动起手来了,实际上也是一个半调子。

  拿那蒸笼来说,编制倒是很好编织的。

  可是如何束边,夏大王就颇显的有些束手无策了。

  索性他觉得可以折回,弄成一个弓形而后再束边应该可以。

  就尝试了一下。

  可是试着试着,等到成品出来夏大王就沉吟了。

  说好的篦子蒸笼,怎么翻过来一看,竟然像是一个大些的馍筐。

  梁寒即便是再傻,也瞧出来有些不对来了,这能用作蒸煮东西?

  “大兄,这不对吧?”

  他问道,夏大王却强行解释道。

  “你懂什么,这叫馍筐,用来盛放馒头的。”

  夏大王说了,馒头是细面蒸出来的。

  梁寒恍悟点了点头,可是也又道。

  “我还以为如何,大兄早说啊,不过就是一个竹筐稍微口上浅些就是了。”

  夏大王被他说的无言以对了。

  他怎肯承认是自己错了。

  这时候王后与小环打王宫之外回来。

  见王宫之中薛舟拆着大门,一地的竹子乱七八糟一片,就好奇问道。

  “大王这是要做什么?”

  夏大王就将自己的想法稍微说了两句。

  王后瞧出来夏大王的为难来了,就笑了。

  “这还不简单,大王,这编织东西,我夏国妇人人人都会,将他们喊来,大王要什么样的东西,说给她们听,她们便做的出来。”

  夏大王听王后这么一说,醒悟过来。

  可不是,他哪有别人专业。

  “将她们喊来!”

  正好,耕种已完,杂田也不需要她们劳作,这些妇女除了养蚕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得了夏大王的吩咐,小环出去喊人去了。

  不多时的功夫,一阵叽叽喳喳领了不少妇孺进了王宫之内。

  听闻夏大王要编东西,就问了。

  “大王要编什么?”

  夏大王还没说呢,她们就挑出来了毛病来了,说夏大王这竹子处理的不合格。

  “大王,这篾条得刮的薄薄的才行。”

  夏大王脸一红,他就心血来潮想弄点东西,哪清楚那么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