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老丈人出马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28 2019.08.09 23:02

  夏大王与大司空和老丈人就这么愉快的把这件事情决定了下来,不日之后,夏国将会开始起建城墙。

  到时,夏国就不同往日了。

  老丈人听到夏大王的话,欣慰的笑了。

  所谓孺子可教也,多半也就是这般满意的模样了。

  就是不知道梁王督促夏大王修那城墙,是不是抱着女婿要是混的好了,到时候他就能跟在后面捡便宜,能多来打秋风的意思了。

  倒是大司空很激动,他是真心想要看到夏国变得强大起来。

  也就是条件不允许,否则的话,恨不能替夏大王开疆扩土。

  “大王,那瓷器到底如何生产?”

  听到大司空这样问,夏大王微笑了一下,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了。

  以后那瓷器,只走精品的路子,像是之前那种想法,大规模的贩卖就不再做了。

  既然生产力达不到,那就只做精品。

  夏大王这说法一说出来。

  梁王就笑了。

  “不错,这法子可以!天底下瓷器就唯有夏国才有,瓷器本身就是宝贝,卖的再贵,总归还是有人愿意买下来的。”

  一旦有人买了,夏国一样不会缺钱。

  大司空又言道。

  “如此,那与梁王等人的合作事宜,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之前是供不了货。

  现在只做精品,卖的更贵,那就不需要太多的货。

  便当真可以和梁王等人一同合作。

  “再过几日,寡人就请赵王等人来夏国赴宴,到时候此时就与他们提起。”

  夏大王的话,听的令人微微额首。

  但梁王也跟着叹了口气,梁国没有那个实力,否则的话,也愿意和自己的女婿合作一把。

  毕竟这瓷器的生意,赚钱啊。

  不过所幸,女婿还是想着梁王这个老丈人的,等到时候那膳嗣开业,梁国就有了基业了。

  如此这般一想,梁王对女婿对儿子就更加的满意了。

  忽地大司空开口道。

  “诶,去了那么久,怎滴还不见司徒回来。”

  夏大王想了一下。

  “倒也是,若只去一趟班城来回时间早就够了!好坏都该有信才对,怎么还不见人。”

  “你夏国司空去了哪?”

  梁王问道。

  夏大王也不瞒着老丈人便把买地的事情说了一下,虽然没提为什么要买地,但便是这样一说,人老成精的梁王就想到了,买的地肯定与烧制瓷器有关。

  否则的话,也用不着这么费心。

  正说着,忽听夏王宫之外传来了马嘶长鸣,透过夏大王的篱笆院往外看去,便见马车停在王宫跟前,薛舟与鲁艾从那马车上下来,忙着就到了王宫之内。

  “大王,不好啊!”

  刚进王宫,鲁艾的声音远远就传递过来。

  鲁艾急急匆匆,一抬头才算是看见了梁王,愕然了一下但也赶紧马上行礼。

  “鲁艾见过梁王。”

  梁王哪还在意这些礼节,他听鲁艾说了不好,随便一挥手便就问了起来。

  “可是地没买成?还是遇见了麻烦?”

  梁王问的正是夏大王想要知道的,便与大司空一起冲着鲁艾看了过来。

  鲁艾叹了口气。

  他还没说话,那边薛舟就开始嚷嚷。

  “舟与司徒拿了大王印玺到了班城府衙,嘿,到了那之后府衙里的人本来还算是客气。

  询问来事,便就说了买地之事,他们就问夏国要买哪的地!

  问清楚之后,无故就冲舟与司徒笑了起来了。

  再问便不再作声,多问,他们就说,做不得主。

  原本舟与司徒还未多想,司徒欲要寻那做的了主的人,但是谁知道还没出了那府衙大门呢,就不小心听到那府衙里的人小声嘀咕。

  说的正是我夏国的事情。

  便是有人已经知道我夏国烧瓷的土来历,我们要买地,早已有人提前知会从中阻挠。

  不只如此,舟正气愤之时,竟听到有旁人要买那块地。

  那买主只见其声不见其人,但听声音,那人们到了之后,府衙之中多有热情,正商议那买地之事呢!”

  说这话,薛舟气的身子都在打摆子。

  可见如何。

  等他说完,鲁艾叹了口气,就说了一句话。

  “正如薛舟所言。”

  两人亲耳听到的,也就无差了。

  听闻这般言语,夏大王脸色一沉。

  很显然,这几日夏国多有生人出没,便是夏国小心谨慎没有轻易取土,怕也是被人看出来了那做瓷器所需的土是如何得来的了。

  恰等夏大王还未来得及将地买下来。

  别人就先了一步。

  怕是旁人想来,不管那片地里的土,重不重要,只要是买下来了,就不亏。

  若是夏大王还可寻得旁处,那也就算了。

  若是寻不到旁处非那土不可,这块地被人买走,不日怕不是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说白了,还是打瓷器的主意。

  想掐他夏大王的脖子。

  谁这叫瓷器令人眼馋呢?

  听明白之后,梁王道。

  “显然这是被人捷足先登,不过,你那烧制瓷器的土,就不能换换?非得那处不可?”

  夏大王苦笑了一下。

  “就那般土才适合烧制瓷器,旁的地方不可。”

  “你之前积攒了多少这样的土?”

  鲁艾拱手,这一点他清楚。

  “不少,可供消耗一段时间。”

  话刚说完,鲁艾就继续道。

  “只是先前挖土的时候,未有班城允获,那地如果被旁人买走了,怕是就算是我们这里的土够用,旁人也不会轻易放过夏国,说不好就会来找麻烦的,到时候说你偷土那该如何?”

  偷土?

  这事说起来简直可笑,那土满地都是,随你如何。

  以往的时候哪有人在乎这一点。

  但现如今不一样。

  真要是被人找上门来,夏国简直就是百口莫辩。

  “看来这块地非要买下来不可了。”

  梁王沉思了一下,如是说道。

  夏大王没言语,脑子在急速的运转起来。

  他在想若是旁人真找上门,怎么应对,而且,上哪再去找到另外的观音土去。

  他正想着呢,忽然梁王就开了口了。

  “也罢。”

  只听梁王道。

  “你将你夏国印玺给寡人,还有那买地的钱也拿来。寡人替你走那班城一遭。”

  “岳丈有办法?”

  夏大王下意识问道。

  梁王却道。

  “东西拿来,等寡人从班城回来之后再说!”

  鲁艾忙的拿了出来,接过东西只见梁王大步流星走出夏王王宫之外,而后在那石头上轻踏一下,翻身上马。

  下一刻,挥动那缰绳口中轻呵一声。

  “驾!”

  直奔那班城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