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杀人者何人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808 2019.08.01 23:05

  这守粮吏多半是第一次见夏大王这么痛快的人,忍不住在夏大王的面前诉起苦来。

  他言语中自叹,虽为粮吏有班城主事,身负国主安下的职责。

  但这日子不好过。

  平时也就算了,工作繁重倒也不说,但到了这等时节,他的工作工作是哪个难做啊。

  每逢夏日必是炎热的时候,守粮吏顶着毒辣的太阳,到处迅游。

  要先统计那诸侯地多少,田收了几何,要尽为详细,还不许有任何的偏差。

  等到统计好了之后,还要呈于上官。

  上官看完之后,若是有不察之处,为保严谨还要重来一次。

  一切准备就需,这守粮吏还要下去收粮,这工作更难做,正如他所言,哪都像是夏大王这么好说话的,到了地方三五句话就将那该交的粮食都给拿出来了?

  还要承受旁人冷言风语。

  偏生你还不好如何,若是收些普通的粮税也就罢了,非诸侯子民,老百姓头上的倒是都好解决。

  但到了那诸侯国。

  别人为王,岂是这般轻易待你的?碰着不讲理的,就算是班城守备来了怕也不见得好使。

  你倒是可以强压。

  但没有个名目,他倒是不怕你。

  如此冷待也就算了,若是事情完成的不好,还要承受上官的苛责。

  当真是苦不堪言。

  这其中还不算哪龌龊之事。

  比方说,上官不管你统计多少,硬是让你收多少上来好彰显他的政绩。

  那该如何?

  凭空加到人家哪个诸侯的头上也没有人会愿意的。

  你去剥削其余百姓?那就不顾民生了。

  还有那诸侯国有些有那所谓关系者,直接就在那名单之中剔除名录。

  敢问你要如何。

  这个守粮吏,倒是苦了。

  那守粮吏言道。

  “一般诸侯国顶多拖延几日也就算了,早早晚晚也能收缴上来,但有些人家可不是那么容易打交道的。”

  “拿夏王周围这些诸侯国来说,殊不知那古国提也不可提。”

  守粮吏愤恨道。

  “去年去那古国,竟是乱棍被撵出来的,原本想要与上官好生分说,谁知还被上官责骂办事不利。”

  夏大王轻笑道。

  “那古国一向如此。”

  鲁艾上次去了,被揍了。

  不同的是夏大王也是诸侯国,一是看不惯就跟他们干架了,但守粮吏做不到。

  “可不是。”

  守粮吏还在继续,只是他话锋一转。

  “这古国蛮横也就罢了,就怕碰见那油盐不进的。想那梁国也算是富余人家了,老梁王见人爱笑,倒好相与的,但若是提到这事,麻烦可就大了,凭你软磨硬泡,只有笑脸给你,让你无可奈何,最后便是给了你,那粮里不是掺了土,就是缺斤少两的。”

  “咳……呵呵,这……”

  夏大王干咳了一声笑着想要评价一番,但却觉得说什么都不妥。

  守粮吏提的那老梁王可是自己的老丈人。

  他夏大王怎么能发表意见呢?

  但见守粮吏这么说,夏大王心里暗道。

  “果然是老丈人风格!”

  夏大王不对这守粮吏,有任何的苛责。

  甚至还同情了一下。

  这种事情也就自己那老丈人能做的出来了。

  不过这守粮吏显然不知道夏大王乃是老梁王的女婿,否则无论如何就算是要抱怨,也不能在夏大王面前说出来这种话来的。

  倒是梁寒听着了。

  他默不作声。

  也对,爹所作之事无论对错,哪轮的到当儿子的去评价,索性就当没听见似得。

  “大王,五石粮食已经备好。”

  夏大王站起身来。

  “守粮吏可去验验。”

  那守粮吏连忙躬身。

  “请。”

  夏大王准备的那些粟米,全都是好米,其中未有一点猫腻之事。

  与老丈人不同,夏大王不屑于做这种事情出来。

  况且夏国现在连马都有了,平时那马吃的精细草料,也足以让人不在乎这点了。

  有那白瓷。

  夏国可是底气足了。

  “好,好。”

  那守粮吏脸上带着高兴。

  “还请夏大王将书文收好,将来可有对证。那这粮食,就搬走了。”

  “慢走。”

  守粮吏冲着夏大王拱了拱手,将这粮食抬上了马车,高兴的离去了。

  至夏国这一趟,他倒是轻松了。

  夏大王将那书文放好,下午再打算练练骑马。

  好早日将这马照考下来。

  虽说没有明文禁令,骑马还得有马照,但为了自己的安全以及别人的安全以及其他种种,夏大王还是要对自己严格要求的。

  至于什么时候合格,他自己说的算。

  身为大王,他倒是可以自己发给自己一个马照的。

  他倒是问了。

  “王后想去骑马吗?”

  王后轻笑一声说道。

  “大王自去吧,奴一个妇道人家学什么骑马,况且等下还要安排她们做事呢。”

  “好吧。”

  夏大王就想找一个人陪练,主要是一个人练马太无聊了。

  倒是有那公高,只是除了学马的注意事项等其他事情之外,你问他什么他说什么,夏大王若是不说话,他估计连喘气都不会大声,生怕是打扰到了夏大王了。

  “大王!舟,舟,舟啊。”

  薛舟在一旁指着自己的鼻子带着喜色的喊道。

  他倒是想骑马。

  夏大王想了想。

  “你?好吧。”

  夏大王觉得,薛舟应当该学骑马的,做为自己唯一的侍卫,会骑马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不止要薛舟会,要夏国其余青壮,若是有时间有条件,最好也都学会。

  夏大王以后还打算多买点马呢。

  两匹马被牵了出来。

  夏大王的马,有公高帮忙牵着,薛舟的只有自己牵了。

  踩着公高上了马,薛舟还杵在地上。

  “你为何不上马?”

  夏大王问了一声,薛舟冲着公高招了招手,咧着嘴说道。

  “你过来呀。”

  公高一只手缩到了袖子当中去了,在那袖子里面摸索起来,边还冲着那薛舟呵呵。

  不知道为啥,薛舟被公高的眼神看的,总有一种阴冷的感觉,这么热的天,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尤其是那胯下,冷风都是嗖嗖的。

  “舟自己来。”

  薛舟不敢喊那公高了,忙的扭头四顾,最后那垫脚的东西没找到。

  薛舟盯上了身后的大树。

  退后两步。

  “嘿。”

  他喊了一声,冲着那树冲了过去,三两步蹬到树上,再一个折身,一下子跃到了马上。

  这可是真厉害了。

  马倒是上去了,薛舟洋洋得意冲着夏大王喊道。

  “大王你看,没这老头舟也能上的了马。”

  夏大王一笑。

  冲那公高道。

  “他嘴无遮拦你别怪他,等下你也教教他……”

  夏大王话都还没说完,被薛舟猛然来了这么一下的那马儿,已经受了惊。

  再加上薛舟猛然在那马肚子上一夹。

  “唏律律!”

  电光火石间,那马儿抬起前蹄,重重的踏在了地上,而后在薛舟大呼小叫之间,那马儿撒丫子狂奔了起来了。

  “啊……”

  带着阵阵回声,转瞬之间,那马儿与薛舟只剩下一骑烟尘了。

  夏大王看的愣住了神。

  公高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袖,好生道。

  “大王,瞧薛侍卫这般模样,好像不用教了吧。”

  “他这是被马带跑了?要不要追他回来?”

  “大王,要不再等等吧,说不得一会薛侍卫就无师自通了。”

  夏大王哭笑不得。

  “这要是从马上甩下来,可就不好了吧。”

  “那大王小心。”

  公高牵着马冲着薛舟刚才跑掉的地方追了过去了,只是薛舟那马跑的时候可是撒丫子狂奔的。

  夏大王这追起来,晃晃悠悠,速度也是贼慢了。

  不一时还不待夏大王看到薛舟以及那马的影子呢,忽地远处有传来了一阵阵大呼小叫的声音。

  还有马儿的长嘶之声。

  不用说,便是那薛舟了。

  跨上土坡,夏大王冲那前方一看,果然还真是他,连人带马拉着滚滚烟尘就跑了回来了。

  “哟,他竟然还能回来。”

  薛舟竟然也没从那马上颠簸下来,那马脖子还搂的这么紧,倒也不知他是怎么让这马儿转向的。

  那公高见了,赶紧严肃的喊道。

  “莫搂脖子,勒缰!”

  他喊一声,好那薛舟将马儿停下,但薛舟压根就没听,还在那大喊大叫,就在人以为他是吓到了的时候,那马儿迅速从身边冲过。

  弄的夏大王身下的马儿,都受惊踢踏了两下蹄子。

  得亏那缰绳在公高手里拉着。

  同时夏大王倒也听清楚那薛舟喊的是啥。

  “大王,死人了!前面死人了!”

  夏大王猛然一惊。

  “谁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