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薛舟的脑袋大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97 2019.07.03 22:30

  鲁艾就在王宫外面一直等候着,在他身旁还有一些几人,多半这都是被贼所惊动了的。

  见到夏大王的时候,众人就着月光连忙冲着夏大王行礼。

  夏大王开口直接询问鲁艾道。

  “贼呢?”

  鲁艾忙道。

  “大王,暂且还不知道这贼人藏身何处。”

  “嗯?”

  夏大王眼睛瞪大。

  “跑了?还是就没见到?”

  鲁艾赶紧道。

  “卢云,你来告诉大王。”

  “是。”

  卢云拱了拱手这便解释了起来。

  原来卢云夜间起夜,就在那月亮下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从夏民家中钻了出来还背着一个口袋。

  卢云自知这肯定是贼了,本来想要开口但是想想不妥,就赶忙回去讲卢让喊了起来。

  本意两兄弟倆,正好一块将那人给擒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俩兄弟俩出来了之后,还没想去擒贼呢,就看到那贼,将那背上偷来的口袋,小心翼翼的藏在了树荫底下。

  借着月色的掩护,转眼的功夫就钻到了旁处去了。

  显然这贼是偷了一家还嫌不过瘾,便又打起来了其他家的主意来了。

  卢让和卢云原本想要尾随过去,但是又怕那贼给惊跑了,这大晚上的,若是想要逮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两兄弟倆商议了一番,两家住的稍近,便来到了司徒的窗户底下,将司徒给喊醒了。

  司徒醒来了之后,一听到这话,第一时间赶忙又喊了几个人来,现如今也不知道那贼去了谁家,倒也不好大张旗鼓。

  就令几个人分散开来守在夏国各个出入口。

  免得回头人跑了。

  这时才来将夏刺喊醒,好差人一同捉贼去。

  夏大王听闻了之后明白了。

  “那贼还在我夏国没走?”

  卢让赶紧道。

  “肯定是没走的,就是不知道去了谁家,也不好将大家都给叫起来,免得这贼受惊,伤了谁。”

  听闻这些,夏大王点了点头。

  既然各个地方都令人守着了,又没弄出来大动静来,这贼指不定还在谁家屋里偷东西呢,看来这贼多半是跑不掉了。

  夏大王道。

  “走,擒贼去。”

  鲁艾又忙道。

  “大王,这贼还不知道在那呢,怕是也不好找,如果挨家挨户去搜,若是惊动了,就算是他不跑,这黑灯瞎火的,随他他藏在那个地方猫着,怕是也不好找到,不若带上司寇,它那鼻子好,指不定能找到那人的踪迹。”

  主要还是怕人跑了。

  虽说这一刻的时间月光正亮,但是随便那个阴暗处,藏上几个人这大晚上的还真不见得是能看见的。

  狗能闻着味,带上狗的话,就算是贼要跑,那也不见得跑起来能有狗快的。

  “倒也是。”

  夏刺吩咐薛舟道。

  “去把司寇牵来。”

  “是。”

  薛舟答应一声,重新走回王宫去,倒也没听见什么动静,但是片刻的功夫,薛舟灰头土脸的就回来了。

  “司寇呢?”

  夏大王问,薛舟挠头。

  “大王,它压根就不理舟,任凭怎么拽,就是不愿意动弹分毫。”

  鲁艾气道。

  “司寇如何能这般,岂不是玩忽职守?那抓贼擒人,可就是它的职责。”

  “咳。”

  夏大王干咳了一下。

  这两日司寇有些小性子,沉闷了不少,甚至连叫都不愿意叫了。倒也不知道生的那家子小性子,但是说来,夏大王觉得这两日待它不薄啊。

  除却前几天的时间捉弄了一番,又给拴了起来。

  这几日可都是好喝好喝的伺候着的。

  公高那日阉猪夏大王可都是把那什么带给它吃了,吃的时候也挺香甜的。

  难不成它还对狗生自由抱有向往?心里头还生着闷气?

  它还有脾气?

  “那就算了,再喊两个人一块捉贼去。”

  鲁艾忙道。

  “大王,还是让司寇来吧,这毕竟术有专攻……”

  呵,咋滴,离了狗还不行了?

  夏大王稍作犹豫。

   “那寡人去劝劝司寇。”

  言罢不多久的功夫就来到了司寇面前。

  司寇压根没睡,抬眼看了一眼夏刺,转瞬又趴倒在地上。

  夏大王也不知道对一条狗应该说些什么,索性道。

   “寡人这两日也算待你不薄,何必如此?想要吃好喝好,总该干活不是。”

  “哼。”

  司寇鼻子里面发出来了一道声音来了,然后令人气愤的是,它直接把脑袋转向另外一边,似乎压根都不屑于看到夏大王一样。

  “哟?”

  夏大王思衬了一下。

  “这样,今日你擒了贼,明日就有肉吃如何?”

  提到肉的时候,司寇抬了一下眼皮,但是还是不做声。

  “后天也有?”

  夏大王叹了口气,这条狗性子还挺足。

  忽然鲁艾出声道。

  “大王,若不成以后还是别把司寇给拴着好了,我夏国治安原本就是靠它的,夏国也不是没来过贼,可是即便是晚间的时候,司寇也时常溜达。

  有的时候贼人还没到,就被吓走。

  有些干脆就惊动了人,给那擒了。

  总把司寇拴在这里,似乎……”

  鲁艾语重心长的说道。

  “司寇毕竟不是一般狗类。”

  鲁艾说完,黑狗忽然站起来了,冲着鲁艾就是摇头摆尾,那表露出来的,豁然是听的明白,自知鲁艾为它说了好话。

   夏大王鼻子里出了一口气,抿了抿嘴。

  但也不得不承认,司寇确实有些本事。

  非要拴起来看守国库的话,总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是说,国库就不重要。

  而是,撒开它作用好像更大一些。

  夏大王想了想无奈道。

  “好吧,这样如何,只要你能擒贼,以后就不把你拴起来了,如何?”

  “汪。”

  司寇轻声叫了一声,似乎是询问是否属实。

  夏大王道。

  “寡人说道做到。”

  顿了顿又道。

  “来,给它链子解开。”

  薛舟伸手去给司寇解开锁链的时候,司寇那是兴奋的团团转啊,当那链子从脖颈上下来的时候,下一刻的时间,司寇直接冲了出去。

  甚至都没走王宫大门,也没走它那专门的狗洞。

  直接一跃就出了王宫的院墙了。

  气的夏大王哀叹了一声。

  王宫的篱笆墙这是不仅烂,这还矮了点啊,竟然连条狗都拦不住的。

   夏大王见此赶紧喊了一句。

  “快,跟上!”

  一群人忙不迭的跑出王宫,顺着司寇奔走的方向追去。

  众人还没追到呢,不足片刻的功夫,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狗吠之声。

  以及一阵阵人的惨叫。

  待到近前一看,见到司寇咬着一个人的裤腿死命的往后拖拽,被咬那人在地上急的打滚。

  鲁艾豁然高兴大喊一声。

  “快,逮住了。”

  一群人赶忙上前一看,那人果然不认识,不是他夏国之人。

  卢让忙道。

  “就是他。”

  夏大王大手一挥。

  “抓起来!”

  贼被擒了,司寇这才松了口,冲着夏大王摇了摇尾。

  夏大王倒是振奋,司寇还真有本事,就道。

  “放心,寡人说到做到,以后就不栓你了!不仅不栓你,甚至连国库都不让你看守了。”

  夏大王说完又喊。

  “薛舟。”

  “舟在。”

  “以后你就看守国库了,代替司寇的职责。”

  薛舟脸上一苦。

  “啊?”

  多般犹豫道。

  “大王,看守国库,舟自然毫无怨言,可是那链子,舟头大,实在是套不进去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