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这兔子与我夏国无缘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247 2019.06.26 22:12

  “梁王侍卫许超拜见夏王,我家大王得知夏王前来,万分惊喜,请夏王过去。”

  看着面前的许超,夏刺忽然明白鲁艾那句‘焉有兔兮’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了。

  此刻夏刺心里跟明镜似得。

  他原本是没打算拜见梁王的,甚至都没打算走梁国这走。

  只是擦肩而过罢了。

  但是今日既然见到了梁王,那这兔子,恐怕还真的就是没了。

  夏大王苦笑了一下。

  怪不得大司空提醒他要跑,若是刚才真的撒腿跑了,也就作罢了。

  但是眼下是怎么也都跑不成了。

  “夏刺拜见梁王!”

  看见面前的夏刺,梁王的脸上简直就笑开了花。

  好似有多喜欢这女婿一般,连叫了三声‘好’。

  真是翁婿关系,似乎是胜过亲儿子一般。

  “快起来,快起来!你来梁国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夏大王就势起身,嘴上就道。

  “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只兔子便是送于梁国的礼物!还望梁王不要嫌弃。”

  薛舟扭扭捏捏,想要把那兔子递出去,但是却也不舍。

  但那兔子又不是他打来的。

  薛渡干脆,眼见哥哥如此,伸手夺了过来冲着许超递了过去。

  他比这哥哥看的明白,难不成要大王为难?

  看见这兔子。

  谁知梁王脸色一肃,像是突如其来一般,并且说道。

  “你这是何意?你既然来了寡人就很高兴了,难得你心中还有寡人,还带什么礼物?许超,不许收下,想寡人梁国难不成还缺这点?姑且拿回去吧。”

  夏刺愣住了,剧本不对啊。

  他张了张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梁王真看不上礼物,当真是高兴夏刺的到来?他竟然这么受欢迎吗?一时之间,夏刺自己都忍不住这么想了,可是忽然又听梁王道。

  “咦?这兔子毛色竟然是灰色,寡人从未见过,当真奇特。”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夏大王一口老血差点从嘴里喷了出来。

  他就纳了闷了,兔子有几个不是灰毛的?

  然而听懂了弦外之意的夏刺,他还不得不顺势而为。

  “梁王说的是啊,正是因为这兔子毛色稀奇,夏刺才想着带来做为礼物,还望梁王收下,算是小婿的心意……”

  哪知梁王脸上又板了起来。

  “那又如何?即便是这兔子毛色出彩,寡人也看不上眼,你还是拿回去吧……咦,这兔子眼睛犹如琥珀,当真是漂亮啊。”

  那兔子都死了好吧?白眼都翻出来了,那眼睛哪还红了?

  夏大王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好叫梁王知晓,正是因为这兔子眼睛出彩,夏刺才带来的,好给梁王看个稀奇。”

  梁王在这般说辞之下,犹豫了一下。

  “那寡人也不能要,只是一只兔子而已。”

  夏大王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礼物虽轻,但是这是夏刺并带往后的一番心意……”

  “你能对我那女儿好,寡人就满足了,礼物作罢。”

  “还请梁王一定收下。”

  “你我翁婿之间,那需要客套?为何一定要寡人将这兔子留下?”

  夏大王一时无语。

  “是我想的吗?”

  半天夏大王忍着难受憋出来了一句。

  “这兔子执意要来,实在是与夏刺与夏国无缘!”

  “唉,你这孩子……罢了,许超收下吧。”

  “是。”

  便是许超收下了,梁王脸上带着些许的无奈。

  似乎有多为难。

  夏国众人都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空,都不由自主的想着,这天空当真漂亮啊,话说那朵云彩怎么就像是一块厚厚的脸皮啊。

  梁王见婿高兴不止。

  盛情邀约带着夏大王一群人走进梁国,直至那梁王王宫。

  一路上夏刺总算是缓了过来,多有打量。

  梁国与夏国相对比,倒也不差哪点,但也强不到那点去。

  总之若是没有夏刺穿越之前,多半也就是一般模样。

  日子同样都是苦了些。

  不过梁王比夏大王要好上许多,至少,人家王宫之中还有软塌案牍,那王宫的规模也比夏大王大了些。

  但是同时,案牍软塌也就那一个。

  夏国人也算是客人了。

  “坐。”

  在梁王满脸笑意之间,众人不得以坐在了地上。

  夏大王也是第一次体验了一下坐在别人下手,席地而坐的感觉,没办法,虽然都是大王但是人家梁王是他岳丈。

  索性夏大王条件这样,梁王条件也是如此,没有什么好比较的,倒也体现不出来什么寒酸来。

  梁王先是问询了大司空等人,这才与夏大王畅谈了起来。

  “我那女儿近日可好?可有为你增添麻烦?”

  “你膝下无子,可是要抓紧时间了。”

  所谓的畅谈之说也不过是家长里短罢了。

  夏刺也算是一一应对。

  本来畅谈的是非常的欢快的。

  可是这地上冰凉,而且那王宫大殿之内也没打扫的干净!坐的时间长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硌屁股。

  夏刺忍不住就动了动。

  他这一动。

  梁王忽然开口。

  “咦?这才刚来为何作势要走?”

  夏刺张了张嘴哑然,心里头想着。

  “我要走了吗?”

  却见梁王叹了口气。

  “唉,说来也是,眼下这天色见黑,寡人若是硬要留你,怕是稍晚这就不好回去了。

  而且夏国青壮都在眼前,难免让人担心家中安危,那你便回去吧。”

  夏大王:“寡人……???”

  梁王又叹了口气。

  “梁寒,且去送送你大兄。”

  “是,父王。”

  公子梁寒彬彬有礼。

  他是夏刺的小舅子,也是梁青的弟弟,也是梁王唯一的儿子。

  夏大王一行人稀里糊涂的就被送到了梁国之外。

  “大兄回去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路上紧走些,莫要让我家姐着急,这时日不早,孤就送大兄到此地。”

  “公子放心,有我等护卫,大王路上定然不会有任何差池。”

  “你且回去吧,寡人定然向你家姐代为问好。”

  “孤,谢过大兄。”

  梁寒长作一揖目视夏刺等人离去。

  礼数周到,令人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来。

  真不敢让人相信这是梁王的儿子。

  只是没走多远,薛舟忍不住闷声闷气的开了口。

  “天色都晚了,膳房正在做饭,梁王为何不留我们用膳?”

  大司空忍不住说了一句。

  “梁王留了。”

  “可是我们走了啊。”

  “是大王要走……”

  薛舟实在是忍不住,冲着夏刺问道。

  “大王为何要走?”

  兔子都没了,竟然还不能蹭顿饭?

  然而说到这个,夏大王也忍不住一口气叹了出来。

  “你信吗?寡人实际上也没想走的。”

  这句话,让夏国众人相顾无言。

  既然夏大王不想,他为何就走了呢?

  “是人太多了吧,梁国没那么多碗筷……”

  夏大王哭笑不得,忍不住心里对自己这岳丈一个拇指竖了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