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律法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07 2019.07.04 22:27

  胥子车还有一头牛的价值?

  夏大王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点,要知道,这个年月严格意义上来说人可没牛值钱的。

  人到处都有,但是那牛却不见得哪里都有。

  夏国这家底积攒了也不知道多长的时间才有了一头黄牛,这黄牛还得领俸禄,还得当个司空的高官。

  连大司空都要依靠它来上位。

  可见这价值如何。

  人不吃都可以,但是牛一定得给吃饱,夏国若是没有了老黄牛,那日子得比现在还要凄惨不知道多少呢。

  当然,这些仅限于夏刺穿越而来之前。

  夏大王不明白这些,大司空就给夏大王解释了。

  原来啊,是这碎国有律法,为了严惩偷盗之人呐,就有了这么一条规定。

  说偷盗之人一旦被抓住了之后,所属籍贯挨家挨户就要凑出来一头牛来赎人。

  赔偿的牛也有规定。

  不得有各种缺陷必须得是犍牛才行。

  为什么有这样的规定?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相互之间约束,那个村上有了偷盗之人,你若是不想被连累,最好还是要让这人改邪归正,或者另做处置。

  若是身份属于碎国的。

  那就找到官府。

  官府处置。

  若是诸侯国中的,那便自家处置!各家都有大王,至于如何处置就要看你家大王的心情了。

  除此之外,那罚没的牛,可是要赔偿被盗者的。

  而且这牛啊,还是不给不行。

  偷盗之人既然是你们那的,那你们就要担负起责任来。

  这也就是大司空为什么要说,这胥子车价值一头牛的原因了。

  夏大王不太清楚这碎国的律法,因为他这属于诸侯国,在诸侯国之内,夏大王的话,可比碎国的律法要好使的多的。

  碎国律法虽然适用于整个国家,包括诸侯国在内。

  但是更多的时候为了不影响诸侯国,实际上诸侯国之内也可以有单独的一套律法的。

  这也算是最初的时候,碎国给的支持。

  就像是上有政策,下有规矩一样。

   当然了,即便是你某个诸侯国有了自己的律法,那也是要上报碎国的。

  倒也算的上是备份了。

  等到碎国通过了你的律法,那么你就可以把你自己的这一套律法,在自己的国家境内实行了。

  大多数的诸侯国都是没有那个本事编著律法的,既然不能编著出来完全的律法来,毫无疑问,即便你是单独的诸侯国也要沿用碎国的律法。

  所以理论上来说,夏国也要沿用碎国的律法。

  之所以碎国有这样的规定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担心诸侯国私自弄出来一些不合理的律法来,压迫境内百姓。

  造成阶级上的矛盾。

  当然了,碎国的法律不见得就能完全贯彻,但是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

  若不是大司空说起来这些,夏大王还真的不知道。

  “能换一头牛倒是不错。”

  一头牛价值几何早前可就都说了。

  夏国如果能多一头牛出来,那得省却不知道多少的事情,可是夏大王也有些疑问。

  “可是那把人送回去,那古国就真的能给一头牛了?”

  一头牛可不是儿戏的事情。

  古国夏大王倒是清楚,倒也比夏国强的有限,让他们拿一头牛来赎人,他们就舍得了?

  大司空笑道。

  “大王,若我夏国非诸侯国,那古国若是不给犍牛,便可直接找上班城,到时候自然有人做主。

  既然我夏国属于诸侯国,那便与古国相同,他古国若是不愿意把犍牛那出来,那我夏国就有理由找那古国索取,甚至若是古国不识好歹,我夏国便可直接厉兵粟马给那古国下战书,直接开战。

  到时候一应损失,皆有这古国承担。”

  “噢吼?”

  夏大王挑了挑眉毛,没想到竟然还可以这样。

  诸侯国之间一般是不允许有争端出现的,就算是有那也不能用武力解决,只能通过协商或者是其他的方式进行。

  反正就是轻易你不能动武。

  更不允许有伤亡的事情出现,否则的话,那么碎国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谁能想到,逮着了一个小偷,如果实在不行竟然还能开战?

  不过仔细想想说来也是。

  小偷是你国家的人,来我这偷东西,就等于侵占了我们的利益了。

  便是碎国的法律,也不能说不让你维护自己的利益的。

  “竟然还可以这样?”

  夏大王真是没想到的。

  大司空又道。

  “只要那古国不想和我们开战,就要老老实实的把牛送来。”

  这算是对古国的威胁了。

  但是夏大王也想到了一个问题。

  战争是威胁不错,可是若是打不过人家呢?

  “我夏国若是没那本事与人争斗……”

  “大王,那我们就可以请班城出面,或是联合其他诸侯国,总归是他们理亏,必然要输的。”

  就算是打不过人家,竟然还能请碎国出面的。

  而且还是必须要站在你这边的,毕竟律法在哪里放着呢。

  这样说来,好像还真的不会吃亏了似得。

  夏大王就咧嘴笑了。

  “好,寡人还想这胥子车该如何处置呢,既然大司空这样说了,那就遣人将这胥子车送回古国去,去换一头牛来。”

  大司空笑道。

  “正该如此。”

  “那你们谁愿意去?”

  夏大王冲着周遭问道。

  一听这话,众人踊跃不已。

  这可是一个好活,按照大司空说的,把人给送到地方,风风光光的可就牵一头牛回来了,没几个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的。

  眼看着众人踊跃,夏大王伸手点道。

  “那好,那不如司徒带上薛舟,卢让卢让兄弟二人,再加上旬庆,胡州,嫪栗,芈仲,你们几个人一起到那古国要牛去。”

  鲁艾犹豫道。

  “大王,不见得要去这么多人吧?”

  夏大王这名字一点,夏国的精壮都快要出去一半了。

   夏大王摆手说道。

  “要的,要的,便是到时候对方不认账,你们人多些也不会吃亏。”

  夏大王想要要牛不假。

  但是那可还跟着防一手呢,毕竟那到了人家的地盘,可不是做客去的。

  不仅如此,夏大王还说道。

  “对了,你们去的时候还要带上竹签,多带几根,若是真出了问题,还不至于吃亏也能防范一番。”

  防人之心不可无,鲁艾听了点头。

  而后才冲众人道。

  “走,到那古国牵牛去。”

  说罢,带着众人架着那胥子车出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