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APP的小惊喜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678 2019.06.21 23:37

  梁国大司空权布走了,带着羞怒,高兴以及不要脸的那种精神离去了。

  他走了,夏国就没有了需要招待的客人了。

  大司空逮着薛舟还一顿喝骂和训斥。

  甚至扬言要告诉薛舟他爹薛大夫,让薛大夫好好的管教他这儿子一番。

  大司空训斥的无非就是两个。

  第一个,财不可露白。

  夏国有鱼,大王仁义,夏国自己人自己吃就好了,露了出来,平白遭人羡嫉。

  为了证实这一点,大司空还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

  “你若不信,可看那权布为人!那老头别看一把年纪,牙口一个未掉?为何与人不同?那正因面皮足厚。

  若让他看到膳房之中还有这么多鱼,他能看的上那一条?指不得,非要在这给你吃干抹净,连鱼骨都给带走!”

  瞧了一眼膳房和夏大王,大司空又小声的说了一下。

  “到时候惹来梁国国君,咋办?”

  那是夏大王的老丈人。

  老丈人要是一个高兴,带着全家老小都来蹭饭……

  这只是其中第一。

  第二个,就是夏刺所谓的捕鱼之法。

  夏刺本人不以为意,但是大司空却觉得,这方法若是让别人学了去了,岂不是都有鱼吃了?大家纷纷效仿,河里的鱼岂不是少了?

  鱼少了,夏国岂不是获利少了?

  还有,夏大王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办法,凭什么就让人学了去,也跟着吃鱼?

  大司空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小肚鸡肠了。

  但是就从自身利益来考虑的话,还是没有一点问题。

  直说的那薛舟是痛哭流涕。

  “大王,舟险些坏了我夏国大事,舟……”

  好像自己做错了天大的事情一样的,薛舟请罪了。

  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

  该来的人都来了,王后安排的井井有条。

  王宫之中可算是热闹了起来了。

  老老少少,全是妇孺之辈,能动的,就都动弹了。

  要吃这鱼宴,哪有人不欢喜。

  只是还没多久,王宫之中的这些人全被大司空给撵了出去,要做鱼宴?那也得到外面去,这是那?这是王宫之内,成何体统?

  于是,一大堆的东西在王后的指挥下,又挪到了外面去。

  说来也是,人家的王宫都能容纳好几万口子人,夏刺这王宫……三五个人就能弄的乌烟瘴气。

  人都到了外面,这是要摆上一个流水席。

  妇孺都在这了,那男丁都去了那?自然都在那河边捕鱼去了。

  鱼宴终于准备妥当,那捕鱼的夏国人也跟着回来了。

  只是回来的时候,这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那简直笑开了花。

  那身后都有背篓,那背篓都把腰给压垮。

  夏大王的法子好使的很。

  丰收,大丰收。

  夏国上下齐动员,大家又依法施为,又开了几个坑,可以说那是收获满满。

  那每个人背着背篓来到夏刺的面前的时候,都是长作一揖。

  旬庆率先开口高声激动难耐。

  这等汉子,所谓的摸鱼好手,这辈子也没这么一次性逮到那么多的鱼过。

  “大王仁义,庆代一家老小上下感激涕淋!”

  说完当先叩倒在地。

  这是大礼。

  夏国平日里,不兴这般的大礼。

  碎国,也不兴这个。

  可是这群汉子在高兴的同时,脸上都流泪了。

  “谢大王,大王仁义!”

  有旬庆带头,哗啦啦跪倒了一地。

  夏大王看的是又感动,又叹息,又很惆怅。

  按道理说,这些都是他的子民,能让他们吃饱饭,这才是他这个做大王的应该做的。

  而不是做出来让他们感激。

  “快起来,都快起来!”

  夏大王赶紧把这些士大夫们都给扶了起来了。

  士大夫们都打着赤脚,一身都是脏兮兮。

  旬庆又高喊了。

  “大王,我与大夫卢让,大夫卢云,三人共得鱼十九条!三税其一,该交于国六条又有三分!这是六条大鱼,大王过目。那三分,想借大王斧子一用,砍下那鱼头,献于大王!”

  三税一,那是夏国的国税。

  这一点夏刺没拒绝。

  税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可以降税,可以减税。

  但还不能不收税。

  否则一个国家的基本都无法维持。

  夏国虽小,但也是一国。

  六条鱼是精挑细选的,一看都是其中的大个。

  夏刺笑纳了。

  “薛舟。”

  “舟在!”

  “收了,归于国库。”

  “是!”

  夏大王感慨,这国库里,终于要进了东西?

  薛舟上前提了六条鱼,夏大王转瞬一想,不能啊。

  悄悄在薛舟耳边吩咐了一句。

  “别放国库,放寡人后花园池塘里!”

  养着,以后慢慢宰。

  这可是鱼,放国库里面臭了咋办,就算是不臭,司寇监守自盗那肯定不出意外。

  至于那一条鱼头。

  “免了!”

  夏大王依旧仁义。

  而后大家纷纷上税。

  未曾少掉一人,那个都是积极。

  他们深知,这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

  只是夏大王也不是谁的都收。

  不足三的,不收。

  有余的不收。

  家中穷苦难耐的,不收。

  税虽然交了,但是夏大王的税,收的头头是道有高有低。

  众人焉能不知道夏大王的好意?

  再一次拜倒一片,使得夏大王又得是一个个的搀扶起。

  最后才用那鱼宴就要开始,这才给一群人打发掉了。

  夏王心中有民,仁义无双。

  夏王倾王之所有,宴请夏国上下。

  等那宴席开始的时候,夏大王端坐于上,王后作陪,齐下大司空与司徒对立,再往尽皆是夏国之臣民。

  夏民感激涕淋,宴席开始之前,纷纷对夏大王拜倒,无论上下老幼,让王后又是高兴又是擦泪。

  王后是被其他人感染的,因为哭了好些个人。

  等薛舟一声呼喊。

  “开席!”

  场面便在瞬间好生热闹起来了。

  有老妪满含热泪喝上一口鱼汤,垂泪四处打量。有小儿吃的太香,卡住了嗓子,可是让妇人着急。

  犹豫铁塔一般的汉子,光喝汤不吃肉,全小心的放到了其余人的碗里。

  也有人偷偷摸摸藏起来,打算留作下一顿。

  就算是家中有活鱼,没办法,节省惯了。

  吃多了就觉得浪费,可惜。

  总之……

  整个空气之中弥漫着鱼肉的香味,这般香味那甚是馋人。

  夏大王与民同乐,坐的位置虽然高,但吃的是一样的。

  所谓的鱼宴当真是寡水炖鱼,夏大王与其余人等最多的区别,顶多就是鱼肉多了些。

  鱼汤之中缺盐少味,甚至还有鱼腥。

  但是夏大王却吃的欢快。

  他甚至还开心的冲一边的王后询问。

  “王后,这鱼肉如何?”

  王后回应道。

  “甚是香甜。”

  好肉的薛舟偷偷摸摸的藏在了一边。

  人家吃鱼还吐刺,他吃鱼,鱼刺咬的那是嘎嘎吱吱。

  薛侍卫有一个最大的遗憾。

  “若能配上那两缸野菜……”

  配上鲜嫩的鱼汤,那可真的就饱得很了。

  大司空也笑的老脸开怀,夏国在此之前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场面。

  “什么声音?”

  王后敏锐的扭头四顾。

  “那有什么声音?”

  夏大王嘴里说着,可是转瞬,夏大王一捂肚子。

  “不好,寡人要走上一遭!”

  “啊?大王有碍?快来人。”

  夏刺忙摆手。

  “不用不用,只是内急。”

  王后脸色一红。

  “那大王快去。”

  夏刺跑了,一群人的注视下跑的飞快。

  只是夏大王没去恭房,却去了大殿。

  刚进了他那大殿,他就将手机再次给掏了出来了。

  并且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来了一下。

  “不长记性,竟然又忘了关机!”

  当然,现在此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后没听错,刚才响的是手机。

  夏刺打开手机一看,又是呱呱叫学习APP推送的信息。

  ‘亲爱的同学,恭喜你完成第一段学习的实践,还记得的惊喜吗?第一份小惊喜已经送达,现在快来领取吧。’

  “咦?”

  忽然夏刺惊疑了一声。

  “半天之前电量就是三十三,这么长时间没关机,电量怎么还是三十三?”

  夏刺忽然想起来,他每次都想着省电了,可是这手机上的电量格,自始至终好像都没掉过。

  这绝对不是手机太好,电池充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