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结亲【求推荐票】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503 2019.08.11 00:13

  梁王满带笑意从那班城归来,初听梁王所言夏大王目瞪口呆,竟不知自己这只爱占便宜的岳丈竟然跟班城守备还有这层关系。

  但差人再去班城,顺顺利利的交了钱拿到了文书。

  那块地彻底属于夏国之后。

  夏大王算是对老丈人服气了。

  果真还是老丈人靠得住,不动声色之间,便解决了夏大王的一个麻烦。

  不止如此,还听梁王道。

  “寡人请萧田到几日来你夏国做客,到时候一定要好生招待,你可知寡人为何一定要他来你夏国?”

  “震慑宵小。”

  “不错。”

  梁王言道。

  “他来此一遭,即便是什么都不做,只是稍待片刻便走,也好令不轨之人清楚其中形势,便是想要打你夏国的主意,也要好生思量一番。

  唉,寡人虽然与萧田有那情谊,但本不想如此劳烦与他,但谁让寡人就你这么一个女婿呢……”

  夏大王老老实实的冲着老丈人拱手作揖,恭恭敬敬。

  这样看起来,平日里就算是多被老丈人坑了几次,可是在这些事情面前,又能算的了什么。

  夏大王想着,哪日等有了空闲,一定要到梁国一去。

  好为老丈人送些东西。

  夏国更富了,对老丈人丈母娘也不能吝啬。

  只是夏大王还未这般做,刚想到此。

  便听老丈人言道。

  “哎呀呀,快来帮寡人挠挠后背,这后背痒痒,这粗布麻衣怎么就总扎人呢。”

  夏大王。

  “……”

  “哎呦,刚想起来,寡人那平日里喝茶的茶碗,是那陶器,这两日似乎是那把柄断了,唉!使起来都不顺手了。”

  得,夏大王又觉得,好像也不用送了。

  果然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有什么好送的,老丈人缺什么,自己开口就要了。

  得亏夏大王聪慧。

  之前就想着让王后给老丈人丈母娘都给做了一身衣服

  。

  是那锦衣所作。

  本来是要送去的,现如今,夏大王走进了王宫之中把新衣拿了出来,捧到了梁王的面前,手一松,衣服掉在了地上。

  夏大王惊诧的赶紧去捡了起来。

  “诶,这是谁的新衣,怎么到处乱丢这就掉地上了?”

  老丈人欣慰的看了自己的女婿一眼。

  “这是寡人的。”

  “岳丈也是,新衣如何能随意乱丢呢,快换上好了。”

  这翁婿两人一唱一和,直叫旁人真的是一点都看不下去了。

  老梁王还是走了。

  带走了夏大王的新衣,骑上了夏大王的马,拉着夏大王的瓷器,带着夏大王的精细米面,还带走了夏大王的侍卫薛舟,赶着那牛车。

  薛舟赶着牛车是替梁王拉东西的。

  主要是从夏国带走的东西太多了,梁王只是一个人来的,哪能弄走这么多的东西。

  只得有人送了。

  至于骑走了夏大王的马。

  听梁王所言,那匹马看上了梁王的那头驴了,为成人之美,干脆梁王就做个媒,把这匹马下嫁给他梁国的那头驴,到梁国成亲去了。

  聘礼什么的就不提了。

  但是关键的是,那马是公马啊。

  那驴也是公的。

  这个亲成的,怎么就让夏大王感觉特别别扭呢。

  无论如何,梁王有做媒之心,夏大王的马铁定是没了。

  那瓷器米面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总之梁王走的时候,夏大王一如既往的肉疼。

  大司空也肉疼。

  甚至连鲁艾都肉疼了。

  夏国猪官气的梁王都走远了,还在那噘嘴呢。

  那可是一匹马啊,顶得上一个瓷器的价格呢。

  三人商议了一下,夏大王言道。

  “往后所有的马,都得好好训练一下,只要梁国的驴来了,就不能乱看。若是不小心被那头驴看上了,指不定就要被纳成妾了。”

  听夏大王这般说,大司空深以为然的点头。

  “是极,不错。”

  王后听闻哭笑不得。

  一是被夏大王的话给逗笑了,二是被自己父王的所作所为给羞嗔的。

  不过也得亏夏国现在是富裕了,否则的话,就梁王这般作为她这个亲闺女定然是不愿意的。

  就这,王后还多有愧疚呢。

  索性夏大王看的开,多安慰了几下,才算好了。

  梁王走了,但是小舅子还是留下来了。

  看这模样一时半会的时间,是不打算让他回去的了。

  不过公子梁寒倒是让人省心,但凡夏大王教导他一道新菜,就无需费心了。

  有他在,连王后都不进那膳房了。

  小环都轻省了。

  有他在,做饭有人做了,而且打着练手艺的名头,夏大王还特意吩咐每日花样一定不要重复。

  美名曰,培养他的。

  绝对不是夏大王好吃,为了不辜负夏大王的培养。

  每顿饭都让梁寒费尽心思的。

  不过梁寒也不傻,终于还是问了夏大王一些问题。

  譬如那膳房之中丰盛的调料。

  当然,梁寒没问这些东西的来历,只是道。

  “大兄,即便是不做膳嗣,光是那糖就不知比饴强到哪里去,还有那精盐,若能做的出来,这些就足以富国了。”

  夏大王自然清楚,只是道。

  “你省着点用,东西不多。”

  那还用的着他说,这些东西往后夏大王一定会搞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发家致富的选项。

  只是暂时不行,抽不出手来,一个瓷器都令他手忙脚乱的了,哪还有精力,只能等个一时半刻。

  “是。”

  梁寒见姐夫不愿意多说也就不问了。

  转身就又投入到了那做饭的事情上去了。

  就凭这个坚持就可见,往后梁寒定然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厨子,说不得要名垂青史的。

  至少夏大王是这么觉得的。

  买地一事闭了之后,夏国总算是解决了这件令人忧心的事情。

  夏大王瓷器后作之事,也总算是能顺顺利利的开展起来了。

  无用多久,那瓷器作坊的围墙就建了起来了,不只是有了围墙,还在其中盖了几件房舍,正儿八经的草台班子变身成为了作坊了。

  又有几日。

  才有新瓷出炉,这时瓷器大名更是在外了,甚至有不少慕名而来之人,总算是等到了新瓷了。

  只是当班城瓷器铺子开业之事,众人蜂拥而至的时候却是发现。

  现如今的瓷器与以往不同。

  以往的瓷器如何自不多言,现如今的瓷器更加的花样,甚至更加的精美,只看一眼便让人难以转移目光。

  显然,这些都是按照夏大王的精作之言做出来的新瓷了。

  更好的瓷器,按照道理来说更加吸引人才是。

  实际上确实如此。

  与以往相比,自然有人愿意要那更好的。

  但同时,也令人知晓,更好的同时,这些瓷器数量更少,那价格也不知令多少人望而却步。

  最低的一件,十几株钱。

  更高者,乃至于数百株。

  甚至还有一个镇店之宝,一瓶子之上勾勒了那黑色云纹,显得绝世独立,一眼便知是稀世珍宝,常人所见便移不开眼。

  但竟然高达数千株钱。

  一度让那些高高兴兴要来买瓷之人,踉踉跄跄离去。

  不是不值。

  稀世珍宝,自然值得。

  但,太吓人了。

  以至于,瓷器生意一落千丈。

  原本的瓷器,可能不到半日就卖的干净,而这些,少有买着。

  但,这却只是表面上而已。

  实际上卖掉一个,就等于之前所有的收入。

  那所谓的镇店之宝,是夏大王第一次用了釉色点缀的,虽然只是尝试也只用了黑色,不够更为精美。

  但也了不得了。

  精作之事,显然成了。

  与此同时,夏大王差人送了请柬,请赵王等人来夏国赴宴。

  倒也忘了,就在前一日,守备萧田,也曾来过。

举报

作者感言

又东三百里

又东三百里

感谢大佬书友170405130141408..紫迷琂倾打赏!忘了感谢了。

2019-08-11 00: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