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梁王打算练小号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30 2019.08.07 23:18

  什么叫杯弓蛇影?

  又何为惊弓之鸟?

  说的就是夏大王以及大司空现在的这般模样。

  一听到梁王的声音,还没见着其人呢,一道声音就足以让夏大王以及大司空手忙脚乱的了。

  夏大王甚至是亡魂欲冒,那心里真的就咯噔一声。

  他正想着看看什么东西需要藏起来呢,不巧此时已经晚了。

  夏大王一扭头,正好就看见了梁王哪张老脸,正幽幽的盯着夏大王瞧着。

  “见过梁王!”

  大司空尴尬了一下,冲着梁王赶紧行礼。

  梁王微微额首,那眼神依旧还落在夏大王的身上。

  “咳,见过梁王。”

  夏大王也忙着作揖行礼。

  但听梁王嘴里却吐出来了一句话来了。

  “藏好了吗?”

  “啊?”

  “寡人问你藏好了吗?也怪寡人啊,此次前来没有摆那倚仗同行,也没提前通知你。

  这突如其来,也没给你时间将你夏国的宝贝都收拾起来。

  若不行,寡人先出去?一会再进来?”

  这一番话说的夏大王脸上通红,既尴尬又哭笑不得。

  为防老丈人,却被老丈人逮了一个正着,还被老丈人当场戳破了,怕是没有比这更令人无地自容的事情了。

  以至于夏大王咧嘴一笑。

  “哪有……”

  只是嘴上这般说着,夏大王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哼。”

  梁王可不给夏大王好脸。

  见夏大王手足无措,冷哼了一声,也不管其他径直来到了那桌椅跟前,坐了下来。

  夏大王与大司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再看梁王,狠狠瞪了一眼夏大王愤恨说道。

  “寡人这岳丈在你这,就这般不受欢迎?上次丢驴,你以为寡人对你意图不轨,这次不告而来,竟又躲躲藏藏,你夏国有什么,能让寡人看的上的东西?

  寡人将女儿嫁于你,到你这来就这般对待?也亏得我那亲家早亡,否则寡人定然要与他好生说道一番……”

  梁王冲着夏大王撒了一通怨念,看那样子真的是气得不轻。

  所说之言,只道他梁王自是为女婿操心,却不想遭受了这般待遇。

  直说的夏大王是连连赔罪,都不敢轻易坐下来,免得引来老丈人不满。

  好说好讲,梁王还一再强调,他来夏国从来都不是因为看上夏国什么东西。

  那只是对女婿的关心,对闺女的关心。

  同时还催促了夏大王一下,表达了一下想要早点抱外孙的思想。

  才算是勉强消了气。

  夏大王看着面前的梁王,松了一口气。

  那心里只道总算是好悬把老丈人给哄好了。

  期间王后也还过来了几次,又是添茶又是倒水,虽多次被梁王撵走,但梁王能消气,也与自己的闺女有不少关系。

  毕竟王后也还说了几句软话。

  这会夏大王也想起来了,梁王到访突如其来,也不知道来夏国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这就令人忍不住好奇一些了,夏大王忍不住就想问问清楚。

  “梁王来此是……”

  夏大王拱手作揖,这才刚张嘴,还不待问询清楚,就见梁王端起桌子上的茶盏喝了一口。

  紧接着那动作就打断了夏大王说的话。

  夏国烧瓷,夏大王身为夏国大王,有了瓷器自然先紧着自家用了。

  这倒也没什么。

  所以,夏大王家中上次赵王拿走的餐盘之类的东西,也都尽数补上了。

  那茶盏之类的自然也都在其中了。

  王后拿来添茶的,自然也都是瓷器了。

  在夏大王说话的时候,梁王就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端着那茶盏仔细观赏。

  嘴里还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显然是一点都没听夏大王说的是啥。

  这也就算了,随后就见梁王随后将茶盏里面的茶水倒了出去。

  “擦擦。”

  “嗯?”

  夏大王疑惑。

  就见梁王将那茶盏拿了起来,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你,将那水渍擦的干净。

  然后,夏大王就眼睁睁的看着梁王,抖手就将那茶盏揣进了怀中去了。

  期间也不看夏大王一眼。

  当场的时间,夏大王就凌乱了。

  说好的,来都是看女婿看闺女的呢?说好了看不上夏国什么东西的呢?

  这老丈人简直就是绝了。

  这是借着夏大王被撞破的尴尬,适时的表现的更加不要脸?

  几欲令人吐血。

  大司空抬头看了看苍天,心里嘀咕着。

  “咦,天上飞的是什么?”

  不止如此,梁王揣起茶盏之后才看夏大王一眼。

  去问。

  “咦,你刚才说的什么?”

  夏大王张了张嘴。

  他已经彻底对老丈人服了,打定主意。

  “算了,算了,寡人现在也算富裕了,不就一个茶盏吗?拿就拿了呗。

  一个不够,大不了回头再送几件,反正是自己的老丈人,这点东西又算什么?”

  夏大王现在富裕了,不在乎这一星半点的了。

  拿就拿呗。

  夏大王好整以暇正打算继续开口。

  梁王又忽然道。

  “对了,寡人那麒麟儿呢?”

  老梁王是贼不要脸了,那有称呼自己的儿子为麒麟儿的?他倒是真的叫的出口来。

  “梁寒……”

  夏大王张嘴应声,才想起来梁寒人好似还在膳房之中。

  前两日的功夫,梁寒研究夏大王教的那包子,算是做成了,手艺还算不错,至少令王后等人吃的赞不绝口。

  这两日的时间,被夏大王忽悠的开始研究那汤包了。

  恐怕这一时片刻,研究的入神。

  在夏大王与梁王说话的这会功夫里,都不知道王宫之中来了旁人,还是他亲爹。

  夏大王原本想对梁王知应一声应付过去,回头再把小舅子从膳房之中拉出来。

  万万没想到。

  话音刚落传来了梁寒的声音来了。

  只见梁寒兴奋的从那膳房之中走了出来,手中捧着笼屉,嘴中说着。

  “大兄,不枉费梁寒费那几日的功夫,总算是把这汤包给做出来了,梁寒尝了尝,果真如大兄所说,这汤包可较之之前那包子,来的更好,大兄快过来尝尝。”

  刚说完抬头就看见了老梁王了。

  梁寒愣住了。

  夏大王也愣住了,倒是老梁王目色一变。

  “你……”

  先是手指着梁寒,又看了一眼夏大王。

  也是道。

  “你……”

  那身子骨都发颤了,一把年纪真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刻就要倒了。

  最终老梁王忍不住冲着夏大王怒吼道。

  “寡人将梁寒交予你,你就这般教你妻弟?”

  “还有你!寡人让你留在夏国,是让你学你大兄经国之道,你都学了什么?学成了一个庖厨?”

  梁寒捧着那笼屉,手足无措。

  夏大王更是尴尬了。

  老梁王估计是气狠了,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

  “还来得及吗?来得及吗?”

  王后跑了出来。

  这情况不对了,再不出来,王后生怕梁王把弟弟跟自家夫君都给废了。

  “父王,什么来得及?”

  老梁王叹了口气。

  “寡人在想,是不是还来得及为你再生一个弟弟。”

  夏大王目瞪口呆,合着梁王这是觉得梁寒这个大号是练废了还是咋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