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夏大王还是有动手能力的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吃饭的废物别再嫌弃了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4160 2019.07.19 23:57

  夏大王思绪纷杂,在这一瞬时里脑海中闪过许多的念头。

  他觉若是老丈人连自己都下手,他是不是要反抗一下,若是反抗了,与老丈人撕破脸皮,到时候该如何面对王后。

  他不能置夏国安危于不顾,老丈人真要冲他明抢,他可要召集夏国人来反抗。

  到时候是先擒了老丈人,还是回去将小舅子揪出来当做威胁?

  难不成还能束手就擒?任凭老丈人欺辱?

  总之夏大王脸上神情一阵变幻。

  他喊完这一声众人都在看他,大司空看夏大王脸上神情不对,霎时间想到什么,不敢有丝毫耽误忙的就凑了上来。

  他怕是看出来自家大王多想了,赶忙小声道。

  “大王,驴是真丢了……”

  “……”

  夏大王脸上表情精彩,回头再看他。

  “哦。”

  得,原来是驴真丢了,夏大王刚才这一番心理活动那都白做了。

  得到这般结果,夏大王心里头简直哭笑不得。

  这叫怎么回事,亏得他还有那么多的心理活动,又还大喝一声。

  众人还在看他,若是不说点什么,怕是也过不去。

  若是让人看出来他刚才误会了自己这老丈人,怕是老丈人定然不会乐意的。

  索性夏大王心思转的快。

  马上就开口说道。

  “丢就丢了,不必如此着急!先问问那驴是怎么丢的,再找不迟,左右又跑不远,总不会有我夏国人把驴牵跑了!”

  夏大王先寻了一个由头,先糊弄过去刚才那般叫停。

  又为夏国人背了书,怕老丈人有所误会。

  也算是掩盖一下刚才自己思想尴尬。

  不过夏大王背书给老丈人听,梁王他这老丈人根本就不在意,压根就没寻思过是夏国人偷了驴,刚才只是初听消息之后,急着把驴找回来而已。

  “是啊,大王。”

  梁王后听闻先是说道。

  “有什么好着急的,那驴能跑到那去?先问清楚也好,不必大动干戈。”

  倒是向着自己的女婿。

  索性还冲夏大王笑笑,夏大王赶紧冲丈母娘作揖。

  老丈人听闻道。

  “也是,丢了去找回来就是,这又不是在旁处!不过这驴丢的真是时候,看来这是不想让寡人回国啊,想要寡人在贤婿这里多呆一些时间啊。”

  梁王说完之后,哈哈大笑。

  他又不急了。

  可是他说完,夏大王急了。

  刚才是误会了,才喊了一声慢着,这会巴不得老丈人赶紧走呢,还想留下?说啥也得把驴找回来再说。

  便冲大司空说道。

  “快去问问我夏国人可有人见着驴了,若是见到了赶紧牵回来。”

  夏大王一时没忍住,话说的着急了一些,使得梁王后忍不住一笑,梁王脸色一黑。

  倒是好瞧了出来,夏大王这个心急。

  夏大王嘴角一抽。

  心里暗道。

  “坏,说错了话了。”

  夏大王自觉自己这嘴巴欠抽,这不是让老丈人觉得他嫌弃吗?虽然真的嫌弃,但也不能让他知晓啊。

  索性马上就有人解围了。

  就见有人打远处来,牵着一头黑驴,离得老远就呼喊。

  “这是谁的驴?”

  牵驴的是个孩童,可这孩童还是夏国的官。

  官职还是夏大王亲封的猪官。

  是那夏梓童无疑。

  大司空见到,驴失而复得忙的赶紧跑上前去,把驴接了过来。

  “你这孩子,怎么把驴牵走了?”

  童童有些委屈道。

  “这驴不是我牵的啊,我都不知道这驴是谁的。”

  “那驴怎么在你这?”

  童童一指脚旁道。

  “我在河边牧牛,这两日司空辛苦就想叫它多吃点长膘,就看见司寇嘴里叼着绳子拽着一头黑驴过来了,然后就把绳子给了我。

  本来平白得了一头驴我还高兴哩,但是这不知道驴是谁家的,要是丢了肯定心疼,就赶紧牵回来了。”

  说着童童一脸委屈眼泪汪汪。

  惹得梁王后上前道。

  “好孩子,没事没事,这不怪你。”

  自然是无怪的,那么小的孩子,说话机灵井井有条,谁能怪她。

  便是梁王也不会,甚至哈哈大笑道。

  “真是个好孩子,还帮寡人将驴喂了。”

  权布上前把驴接了过来。

  驴找了回来那是好事。

  但是夏大王看着那吐着舌头的司寇却是一窝心火。

  都是这狗东西,若不是它牵走了驴,哪能让夏大王胡思乱想,又让老丈人生了间隙。

  夏大王趁着没有旁人主意,一脚踢在司寇身上。

  司寇挨踢,顿时冲着夏大王龇牙咧嘴。

  更是让人气得不轻。

  它还犟得很,殊不知它吃的喝的都是谁出的。

  “早晚将你做成火锅。”

  夏大王心里气恼道,这狗已经没救了。

  不过是欺负它几回,还记仇记到现在。

  平时上阵请不动也就算了,抓个贼还得跟你谈条件,这时候又找事情,哪还能让夏大王有什么好气。

  “你这人坏!”

  司寇冲夏大王龇牙咧嘴,可是终究不敢对夏大王呛声,知道这人不好欺负,呜咽一声竟是跑到了童童脚边去了。

  童童看司寇受委屈,蹲下来安抚,还冲夏大王嘟着嘴说道。

  再看那司寇被童童安抚起来,到是享受的很。

  夏大王这才算是看出来司寇为什么把驴牵走了。

  夏国内的兽类都是童童养着,猪牛都是。

  小丫头细心,也心善。

  平日里小姑娘又待司寇不薄,看见有一头驴,司寇就牵着送到童童跟前去。

  也算是个忠心的东西,知道给自己人找便宜。

  只可惜这忠心似乎忠错了人。

  夏大王甚至吃味。

  这是自家养的狗?这狗腿子往外拐啊。

  索性驴是找回来了。

  殷勤的权布请梁王上驴,梁王一抬腿跨到了那驴背上去了。

  “既然驴找回来了,那咱们就且回去吧。”

  说罢这句话,夏大王赶紧躬身作揖,梁王倒是不理会了,道别的话都说过了,当没看见夏大王似得,让权布牵着驴前去。

  梁王后笑笑。

  “你岳丈就是这个脾气,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弟就要你多多照应了。”

  梁王后也跟着走了,等一行人渐远夏大王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夏大王还是无奈的道了一句。

  “这叫什么事啊。”

  一阵叹气。

  不过大司空打发了众人却冲夏大王笑起来了。

  “大王,梁王肯定看出来你的嫌弃来了。”

  夏大王嘴犟道。

  “寡人哪嫌弃了?寡人那不是心急他的驴吗。”

  大司空那能信这个。

  “不过说不定这也是好事。”

  “好事?”

  老丈人都生气了还能是好事?

  就听大司空继续道。

  “梁王知道被女婿嫌弃了,说不定下次一气,就不来了呢。”

  夏大王眼睛一亮。

  “咦?”

  不错啊,只要梁王不来,他多去拜见几次也没关系。

  毕竟带去的礼物可以自己挑,梁王若是来了,那就得随他挑。

  大司空又笑道。

  “方才驴没了,大王可是想到了梁王在古国找驴的事了?”

  夏大王也不瞒大司空,忍不住道。

  “是啊,刚才可是吓了寡人一跳。”

  对视一眼,两人都忍不住哄笑了起来了。

  这倒是真误会。

  夏大王所想颇多,殊不知梁王在路上也对牵驴的权布正问着。

  “大司空,你看出来了没?寡人这女婿可是嫌弃寡人啊。寡人急着找驴,他倒不急,寡人说句玩笑话,他急了。”

  权布尴尬一下,这话让他怎么接的下来。

  他是臣,可以替梁王做国事。

  但是梁王跟夏大王那是家事,是翁婿之间的事。

  他怎能轻易开口?

  索性转移话题笑道。

  “大王,刚才驴丢了,夏大王好像想到了古国身上去了,可能还以为……”

  梁王不满的嘟囔道。

  “知道,寡人看出来了,他还以为寡人要在他身上故技重施,这小子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寡人是那种人吗?他可是寡人的女婿,半个儿子,难不成寡人在他心中就是这般?”

  说完也就算了,可是显然梁王对刚才夏大王的态度甚是不满,一个劲的还在嘟囔。

  “竟然没忍住要撵寡人走,明显不想让寡人在他夏国多待,怎么?难不成寡人还能把他夏国吃穷了吗?好歹也是半个儿子,竟然这么嫌弃寡人。

  当初寡人看中了他,真是瞎了眼!

  不行,他不待见寡人寡人还偏生不能让他如愿,等过两日梁国事毕,寡人就还来,倒是见他敢把寡人往外撵出去。”

  “你啊你。”

  梁王后听见了,无奈笑了起来了。

  这老丈人还跟女婿置气。

  忽地骑在驴上的梁王一拍大腿。

  “不对!”

  权布愣神,马上将驴勒停。

  “大王?”

  就见梁王说道。

  “那小子答应寡人的鱼忘了拿了。”

  梁王后道。

  “那就算了,都走这么远了。”

  梁王不乐意。

  “那怎么行!不拿走岂不是便宜了那小子了,你们先走一步,大司空且跟寡人回去将鱼要来。”

  “是。”

  也不知道梁王是咋想的,那鱼本来就是夏大王的,他话说的好像是他的一样。

  反而像是夏大王占了便宜。

  夏大王压根就没想到梁王会去而复返。

  夏大王本来在王宫里好好的,可是看见梁王的时候,那腌臜的心情可就别提了,嘴巴张大,就跟拿什么堵着似得。

  偏生梁王看他这样,就更没好气了。

  屡屡用神色表达自己的不满。

  一度让夏大王苦笑连连。

  索性,梁王只是回来拿鱼的。

  倒是让人安心。

  夏大王也趁此机会,好弥补一下。

  原定梁王带走的五条鱼,直接又让人捞了几条上来!

  凑的足足的,才让梁王心情好了一些。

  就这走的时候他还说了。

  “寡人也不想大动干戈再折返回来,只是寡人就爱看那鱼儿在水中游弋,实在不舍。”

  “是,是,梁王若不折返,正要差人送去吶。”

  夏大王这般说,才叫梁王美滋滋的离去。

  只是那鱼都被穿了腮的,也不知道梁王这提回去放到水里,这些大鱼还能不能游得起来。

  不对,该关心的不该是这些鱼还能不能游。

  应当关心的是,这些鱼梁王一顿能不能吃的下去。

  梁王这次真走了,送走了这尊大神,夏大王心里头才算是畅快。

  他不知梁王还有接下来的算计,至少眼前安生不少。

  夏大王这便就闲下来了。

  可是夏大王闲也是闲不住的,他先去看了大司空带人督促那些俘虏劳作,眼看那些俘虏也还算是老实,不由满意。

  转瞬又知夏国目前已经无事可做。

  良田已耕。

  杂田有俘虏收拾,种植野菜可没有什么讲究。

  俘虏只要有人看着,就能做好,万无一失。

  就又知,除却眼下看着俘虏的几个青壮之外,旬庆那几人,又带着人去上山去了。

  那山中还有陷阱。

  前些日子繁忙,这么长的时间都没去了,让人焦心。

  也不知道情况是如何了。

  不由让人盼着千万别有猎物,若是有的话,也得是新掉进去的。

  那要是掉进去时间久了,那都该臭了,才叫人可惜。

  兜兜转转夏大王又回了王宫去了。

  回到王宫之后,夏大王就开始琢磨起来了。

  “王宫之中实在是寒酸,寡人得自给自足。”

  夏大王早前就琢磨着做点东西出来,但是一直都没有时间,那时候就觉得的等到秋收耕种完毕之后,等有了时间好再琢磨琢磨。

  谁知道中途又出了古国这档子事情。

  而后又来了老丈人。

  索性,现在清闲下来还不耽误夏大王想这些事情。

  “寡人穷的连案牍都没有……”

  夏大王忽然想到了锤子。

  那锤子虽然在夏大王看来是无用的,不比一块石头强到那去,但是好歹也真的是一个工具来着。

  总的说来,总得比大司空的裤腰带要好用的多。

  “敲敲打打,说不得就能给案牍修好了。”

  夏大王还琢磨,下次再有人来,夏大王就可以端坐案牍之后了。

  那才符合身份的。

  修好案牍之后,还可以想着给自己做个凳子啥的。

  这年头没有凳子,夏大王不习惯。

  哪有现成的竹子,想来编制起来应该不是太难的。

  主要是苦于没有工具。

  夏大王做为一个现代人,好歹还是有点动手能力的。

  可不是一个光知道吃饭的废物。

  奈何条件限制了。

  “大兄想什么呢?”

  梁寒被夏大王吸引了。

  他还想让夏大王教他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厨师呢。

  夏大王听他话,意味深长的说着。

  “寡人在想,厨师有什么好学的,不如寡人教你木匠好了。”

  (两章合一,强迫症,章节得是双数。跪求推荐票啊!推荐票都是免费的啊,投给咱吧。)

  (另外,要看本书上来就争霸啥的,说一下,慢慢的才会有。积跬步才以至千里,急不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