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 真香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475 2019.07.30 22:57

  赵王面看似喜炫耀,但本质上为人精明。

  他虽爱好奢侈但从不做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情,更不会令自己置于这般不利的处境之上。

  有人若想当赵王肥猪宰上一刀。

  不好意思,你刀还没伸出来的时候,赵王就已经缩了脖子了。

  夏大王想当那刀俎?

  呵,怕是要……

  “便宜点。”

  赵王苦笑着冲着夏大王真诚的看了过去。

  夏大王微微一笑,他知这要价确实有点黑。

  一件瓷器就是一头牛的价格,这在寻常人家一般不敢妄想的。

  但做生意那是有来有往。

  夏大王当喊了一个高价,不意味着赵王就不可以还价了,也算是逮着那赵王拿捏。

  赵王本不想遂了夏大王的愿。

  但那瓷器看在眼中,实在是令人移不开眼。

  这般好的东西,你倒是知道你不该要的,但是就想拥有,甚至为得而不择其法。

  例如,割肾。

  眼见赵王这般模样,夏大王就道。

  “那赵王以为作价几何?”

  夏大王让他开价,随他赵王开多少,卖不卖那就另外一说。

  不由让人想起来,服装店买衣服,那老板总是会喊。

  “你说多少嘛。”

  你一开了口,拦腰截断。

  哪知人家老板一脸叹息。

  “卖你,卖你,亏本生意。”

  让人几欲吐血,这拦腰砍价码还是高了点。

  只见那赵王斟酌了半晌的时间,最后才开口说道。

  “两百钱?”

  赵王够狠,这已经不是拦腰砍那么简单了,直接就打了一折还多,他已精明过了头,服装店主都懒得理会。

  夏大王佯怒。

  “赵王怎地不去抢?”

  赵王闻言咧嘴微微一笑,开玩笑似得说道。

  “不敢,不敢。寡人要是真这么做了,怎么对得起你我二人情谊?更何况,那班城也不愿。”

  “我等诸侯国头上还有碎国共主,焉能无视?当然,若是下了战书,夏大王定然也不愿接。”

  他这般言语反倒是让夏大王沉吟了片刻。

  知晓这赵王看似开玩笑,但如果真无人管问,怕这赵王就不似开玩笑的了。

  白瓷冒犯,任谁见着几欲令人心生贪念。

  这一点自知。

  夏大王起身冲着赵王拱了拱手。

  “赵王只见这瓷器来的容易,却不知寡人这其中成本多少核算,赵王更不晓得,寡人全身家当都砸在其中了,不开玩笑,若是这瓷器不成,明日夏国上下说不得都要去赵国讨饭。所以这两百钱,莫要再说了。”

  赵王闻言也不意外。

  叹了口气。

  他不过是试探一下而已,也没打算就成了。

  真要是成了,那才奇怪。

  他不知,夏大王哄他。

  这瓷器烧出来,那有什么成本?真要说成本,那从班城买回来的各种物件,姑且也算。

  至于再多的,那可就真没了。

  “这样,寡人对这瓷器确实喜爱,两百八十钱如何?那瓷器,寡人全要,夏王莫要以为赵国家大业大,但是焉知寡人的苦啊。

  这一应开销,每日都让寡人头大,实在苦不堪言。”

  两百八十钱?

  夏大王沉吟了一下,虽只加八十钱,但也不少了,他虽然开价三株,但那也就是信口开河,他自己与赵王都不当真。

  须知早前大司空打班城回来买了粟米,那粮价,中米为一斗39钱!也就是39钱十三斤。

  一石三百九钱。

  按照往日田间甚至不足一石的收成来算,这收成不好,一件瓷器就顶得上一亩地。

  要知,瓷器再好,也不能当饭吃。

  一石粮食,足以让一家几口活上良久了。

  四口人,一天消耗四斤,许再少些。

  也有月余。

  见夏大王沉吟。

  那赵王就趁势说道。

  “上次倒是瞒了夏王,说哪青瓷一件半株钱,实则也不过百钱罢了。”

  夏大王听闻深吸了一口气。

  心知这赵王不是哄他。

  那陶罐一个不过几钱而已,好些也不过稍贵。

  青瓷再贵又能贵到哪里去。

  只是,杀不到猪,实在令人遗憾啊。

  夏大王最后努力道。

  “三百,作价三百钱如何?再少不可。”

  赵王想了想点头。

  “如此尚可。”

  他一说完,夏大王以及赵王自己都笑了起来了,这生意才算是成了。

  夏国有瓷器不足百件,以九十件为算。

  九十件瓷器,每件三百钱。

  拢共二十七株。

  夏大王深吸了一口气,虽没赚到一件瓷器一头牛的价钱,但赵王确实富裕。

  两窑的瓷器,换来了九头牛。

  不过几日的功夫。

  虽说牛价并非死的,买卖价格三株只少不多,但便是如此,也令夏大王心中唏嘘了。

  他夏国真的要发了。

  “来,来,赵王吃菜,快来试试寡人的手艺。”

  “这膳食乃是夏王所做?”

  “还有妻弟,夏国穷困唯有这膳食寡人还算是有点心得。”

  赵王惊到。

  “折煞了啊,这可不敢怠慢。”

  生意谈好了,这饭桌上的事情自然开心了,今日赵王算是大开眼界。

  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那赵王非饕餮。

  但也被夏大王的手艺精湛给作的欲罢不能。

  每一道菜,都非人间滋味。

  “寡人空活良久,竟不知天下还有这么好的庖厨手艺。”

  赵王夸奖倒是真心,脸上赞叹一度不绝。

  夏刺手艺不见得真有多好,但炒菜如今未有,再加上他调料齐全,各种作料混杂,这时代的人哪能尝过这样的鲜。

  对于赵王如此夸奖,夏大王笑着客气。

  “赵王若是喜欢,不妨常来。”

  “哈哈,好,好。”

  他笑,反倒是令夏大王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他该不会当真了吧?”

  哎呀呀,这生意刚做成难免高兴得意,一时就秃噜嘴了,夏大王真想给自己来一巴掌,真是多嘴,跟他赵王假什么客气。

  赵王今天怎么来的?夏大王请的?夏大王差人去请人还没到,他就来了。

  虽说来的巧,但也只因上次客气。

  这一多嘴,令夏大王懊恼不已。

  索性吃饱喝足,这赵王甚是满意该是要走了。

  几十件瓷器搬上了赵王的马车,这是夏国所有的家底。

  连夏大王宴请赵王盛菜的都没放过。

  没办法,真就这么多。

  上那马车之前,赵王冲夏大王拱手。

  “明日就差人将钱送来。”

  夏大王回道。

  “赵王无需赘述,以赵王的身份,寡人焉能不信?”

  “哈哈。”

  那赵王闻言开口大笑。

  而后吩咐那左右骑士。

  “下马。”

  “是。”

  两骑士二话没说打马上下来,摘下长弓拿了长戟。

  赵王冲着夏大王拱手。

  “这两匹马就先留下,还有那马车,也好方便夏大王与寡人往来。”

  “那便谢过赵王了。”

  赵王朗声笑了一声,这才钻进了马车去了。

  瞬时,赵国骑士冲着夏大王拱手,而后调转马头,同那那驭者打马而去。

  这一路远行,夏大王站在原地瞧着。

  笑的可开心了。

  那马车上的赵王也挺开心的。

  离了夏国,赵王忍不住将那马车中的瓷器拿在手中。

  “好东西啊,好东西。”

  白瓷在赵王手中摩擦着,赵王那般痴迷,一度让人怀疑是否比那赵王后来的还有手感。

  一时忍不住,赵王在白瓷上舔了一口。

  这白瓷滋味甚好。

  “嗯,真香,真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