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推送消息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62 2019.06.17 21:22

  声音轻微,夏刺听到声音的时候愣神了一下。

  倒是眼前的梁国大司空打眼就冲着夏刺看了过来了,声音虽然轻微但是他也听到了。

  “大王可听见有何声音传来?”

  老头好奇的很啊,牙都快掉完了,那眼睛还是发亮的。

  都活成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是这般耳聪目明。

  “大概是面皮厚吧。”

  别人老了,各种功能性退化,他脸皮厚。

  就不!

  “你听错了。”

  夏刺脸上面无表情,这般脸色一瞧就是撵人的脸色。

  大司空却像是没看见似得。

  “哦,原来是这样啊。”

  许是天干物燥来的路上,那骡子跑的快,溅起来的灰尘撒了一脚,司空漏脚趾的破鞋护不了,这脚趾未免痒痒。

  大司空低眉顺眼的挠了挠。

  瞧那慢条斯理的动作,怕是就等着吃呢。

  夏王哀叹了一口气。

  夏刺觉得自己无论如何是张不开这个嘴来撵人的,留人的是他,撵人的也是他,他身为一国之君,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个无信之人。

  “这寡人可不好当!”

  偏殿王后也是哀叹了一声。

  可是叹完之后,却也明了,只得悄声吩咐小环道。

  “去准备饭菜吧,将那两条干鱼拿来!莫要落了大王的脸面。”

  小环撇嘴。

  那两条干鱼本是准备再过五日大王寿辰庆贺用的。

  糟老头子脸皮太厚,凭啥就他占了便宜。

  可见小环有多不满。

  听偏殿动静,夏刺就知道了。

  既如此也罢,他倒是豁达想到,说都说了,干脆痛快请人一顿也就是了。

  可是夏刺犹自有些懊恼。

  他恼的不是梁国司空老头脸皮太厚,也不是自己多嘴出言,打肿脸充胖子。

  恼的是,手机怎么就响了。

  这岂不是说他忘了关机了?

  “拢共就那么一点电,回头再给糟蹋完!”

  可不是气人嘛。

  夏刺这气的是他自己。

  可惜老头就在跟前,他也不好将手机掏出来。

  老头毕竟是梁国大司空,两国之间必有防范,谁知道老头是不是来当间谍。

  手机可是价值连城,做为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来,夏刺可是清楚这东西在这个时代那可是宝贝玩意呢。

  尽管他之前还想着拿去卖。

  同时夏刺又很想不通,网络没有,闹钟没定,音乐又没播放,就算是没关机,怎么就能响了呢?

  “大王。”

  门外传来小环的呼喊声。

  “何事?”

  夏刺询问道,他早就听到外面嘀嘀咕咕一阵,也早看到大司空禾禄刚才打皇宫的篱笆墙外路过。

  只是一转又冲皇宫而来。

  想来不是小环就是王后将大司空给喊了过来。

  刚才那一阵嘀咕,多半也是说留客的事宜。

  “大司空觐见。”

  “咳。”

  夏刺稳了一下身形。

  “请大司空进来。”

  禾禄刚进大殿就开始高喊,声音是中气十足。

  “臣禾禄,拜见大王!”

  一揖到底。

  “免礼,大司空你来的正好,寡人为你引荐一下,这一位乃是梁国大司空,想必你二人应该是相熟的了。”

  禾禄抬头多看了夏刺几眼,又看了看梁国大司空权布两眼。

  他在外头已经听小环说了,大王只是客气一下,这权老头贼不要脸,就当真留了下来了。

  否则,他那会出现在这。

  又见大王脸上隐晦的无奈。

  禾禄当即转过身来冲着权布哈哈大笑了起来。

  “认识,认识!岂能不相视,我夏国与梁国相距不过三里,两国来往频繁,那有不相识的道理!大王迎娶王后之时,大司空没少忙前忙后,禾禄可是打过交道。”

  笑完禾禄拱手冲着夏刺恳求。

  “大王,我夏国历来好客。大司空因国事而来,那有不留客的道理!恳请大王允许我来宴请大司空,也好全全情谊。”

  老头眉头一挑。

  这是要吃两顿的节奏?

  夏大王对禾禄暗赞不已。

  为啥?

  老头会做人啊,会长脸啊。

  明知道夏刺请人家留下来了,还装作不知道再说一遍,既然不能撵人走,岂不是表示了夏国好客嘛。

  本来是夏刺宴请,他又主动张嘴说他宴请。

  岂不是又省了夏大王家国库?

  虽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但是那意义不同。

  两顿?那是想得美。

  夏刺张嘴大笑。

  “大司空与寡人想到一块去了!没错,我夏国历来好客,寡人刚才却也出言留人了……不过既然大司空开了口,也罢!

  那就烦请大司空来招待了,可莫要丢了夏国脸面。”

  禾禄长作一揖。

  “是。”

  “大王,我……”

  “诶,大司空就莫要客气了。”

  权老头被禾禄托起,面朝夏刺急切。

  “大王,我觉得……”

  夏大王笑呵呵道。

  “且去,大司空自会代本王好生招待。”

  “就是,大司空可莫要再客气了,快些跟我走吧。”

  权老头被禾老头拖了出去。

  他是不愿意走的。

  他刚才听到偏殿说要烧鱼。

  夏大王宴请他有鱼肉,禾禄宴请他能有什么东西?

  禾禄想的就是这个,他宴请和夏刺宴请规格不同,自然也没什么好东西。

  指不定,也就是一些艾萋萋也就给打发了下去。

  老头自然不乐意。

  他再如何不愿意,夏刺总归眉开眼笑了。

  那两条鱼他也听到了,省下来总归让人高兴。

  没他权布,鱼肉王后可以吃上,他这个大王可以吃的上,小环可以吃的上。

  鱼骨说不得司寇也能吃下去。

  请了他一个梁国的大司空岂不可惜。

  “大王。”

  虽然迂回弄走了人,可是偏殿走来的王后,脸上依旧幽怨。

  夏刺尴尬一下,早前他也是忘了自家处境了,这穿越后日子可是过的艰难。

  只是他也好奇。

  “权司空做为梁国使臣,好歹也是你娘家人,寡人正是这样想着才开了口,王后这……”

  梁青来自于梁国。

  乃是现如今梁国国君长女。

  说白了,夏国与梁国那是两姓联姻。

  听这话,王后就开口说了。

  “大王说的哪里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臣妾虽出身梁国,可乃夏国国母,凡事自然要为夏国着想了。”

  夏王听闻之后点头,一声长叹。

  “这媳妇好啊,持家勤俭!”

  待她走后。

  “怎么就能忘了关机?”

  夏刺赶紧把手机掏出来看看。

  解锁打开,下拉一下状态栏,夏刺就知道手机为什么会响了。

  “原来是个推送的消息。”

  这种东西最让人烦心,这些推送的消息都源于各种APP。

  看着就糟心。

  夏刺随手就讲那推送清理掉,就打算关掉手机。

  可是一想。

  “没网哪来的推送这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