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司寇与小花之间不得不说的秘密,竟然还被插足的三角恋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86 2019.07.10 22:48

  古国司马五短身材,与刚才那古王古长生简直就如出一辙。

  他与古王除了长相不似,黑白不同,简直就像是一个胎膜里面雕刻出来的一样。

  刚才那哇呀呀的一阵乱叫,又让夏大王不由的想到了缩小版的李逵。

  只是李逵那般扮相长在这古国司马身上未免就显得实在是太过滑稽。

  见他出阵。

  薛舟大跨一步向前。

  开口喝到。

  “来将何人?”

  对面古长寿回应道。

  “吾乃古国司马古长寿。”

  夏大王果然猜的没错,听这名字就知道跟那古王是兄弟俩了,一黑一白一生一熟,果然是相得益彰的嘛。

  那古长寿手持三板斧。

  那斧子是石制的。

  等到薛舟问完了之后,他便开口喊道。

  “你又是何人?”

  薛舟朗声大笑,对比了一下自己和那古长寿左右比划,笑道。

  “吾乃大王侍卫薛舟。”

  古长寿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板斧。

  “区区一侍卫也敢叫嚣,你夏国那个出来与你家司马比划比划。”

  “大王。”

  听到这般话语,薛舟顿时那是血涌上头眼神中充满期盼,他在等什么?等的就是这一刻的时间,瞧那般激动的模样,似乎就要和这古长寿上去分个你死我活,难分难舍。

  夏大王微微额首。

  一看夏大王额首,薛舟顿时兴奋异常。

  浑身抖动了一下,就要冲上阵前。

  然而他刚有动作,却听到那边大司空喊了一声。

  “请夏国司寇。”

  “啊?”

  薛舟的脚步顿时驻足当场。

  夏大王这个时候催促道。

  “愣着干嘛,快把狗牵出来啊。”

  薛舟泪眼婆娑,他刚才看见夏大王点头还以为夏大王改了主意让他上场了。

  谁知道,他出场依旧还只是走个过场替司寇说个话。

  无奈之下,本以为还能充当一次将军耍一下威风的薛舟,不得不退后了两步,身后把司寇的身影给露了出来了。

  倒不是夏大王不让薛舟上场,打击薛舟的踊跃性。

  瞧薛舟那般模样夏大王还是安慰了一下。

  “不是不让你上,寡人左思右想,觉得若是斗将的话,光说单打独斗,司寇更胜你一筹。”

  那知这话说完,薛舟难得聪明一回。

  “大王意思,舟还不如狗。”

  “寡人不是那意思,寡人的意思是,你与司寇谁上都成,只是寡人怕你受伤。”

  “大王的意思是,司寇如舟?”

  夏大王一时语顿。

  本意是想要安慰薛舟的,谁知道薛舟话比他还多,那还安慰个毛啊。

  “随你咋想去吧。”

  一听这话,薛舟更是神伤中。

  眼见夏军阵前露出一条黑狗来,那古长寿倒没当回事。

  马上喝到。

  “人呢?你夏国司寇在那?速速出来受死。”

  司寇无所动弹,似乎眼前的阵仗都跟它没啥关系一样。

  夏大王不动声色的踢了一脚。

  “叫你呢。”

  司寇抬头看了一眼夏刺,又把脑袋垂下来穿着粗气。

  只是那边的古长寿看见了夏大王的小动作。

  就道。

  “难不成你夏国司寇是条狗不成?”

  夏大王轻笑了一下。

  “你可真是慧眼识珠啊。”

  那古长寿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

  “当真是条狗?”

  “正是。”

  古国那边马上反应过来,一阵哈哈大笑起来。

  “你夏国无人吗?竟然让一条狗充当司寇。”

  古国这是嘲讽,本意是想让夏国人恼羞成怒,但是夏国人根本就无所动容。

  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啊。

  夏国人都清楚,就说司寇这个职责,多半没有人比黑狗干的更好的吧?

  “那又如何?”

  “简直笑煞人也。”

  夏大王就看着对面在那狂笑,脸上还带着笑吟吟的表情。

  也正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夏国这边谁喊了一句。

  “你也只配与狗斗将了,竟然还在那笑呢。”

  那古长寿脸上表情顿时一收,仔细一想,夏国一条狗当司寇好像倒也不算啥,但是一条狗跟他斗将?

  “哇呀呀,你们简直欺人太甚,竟然拿一条狗来羞辱你家司马。”

  倒也不知道,是薛舟太过于郁闷,想要发泄一下还是为啥。

  闷声闷气就道。

  “咋滴,你还怕一条狗?”

  “胡说,且让那死狗滚来,看你家司马不切碎了它!”

  薛舟又道。

  “哦?那这意思你是比狗强啊。”

  “我……”

  古长寿越发黑的脸,又是涨红。

  这话出口,顿时让人笑的一阵嘎嘎。

  夏大王也是笑了起来了,还是薛舟厉害啊,两句话就让那古长寿气的都要吐血了。

  不过也暗自咂摸了一下。

  “这孩子是不是病了啊。”

  按说平常,这可不像是薛舟能说出来的话。

  那边古王实在是没脸了,兄弟俩上场都接连跟着丢人,被羞辱的难当。

  眼见古国人都走神了。

  古王连忙催促了。

  “废什么话,管他来的是人是狗,宰了再说!”

  那古长寿也急眼了。

  “那死狗,出来受死。”

  然而,夏大王都请不动的司寇,这古长寿就能喊的起来?司寇不为所动,还往人影底下挪了挪,多半是因为这地方凉快。

  夏大王着急了。

  “寡人让你斗将,两军阵前露脸,你倒是动弹一下啊。”

  司寇这般不配合,这不丢脸嘛,难不成夏大王连条狗都请不动?

  薛舟眼睛亮了。

  司寇再不动弹,可就得换人了。

  这时候,鲁艾道。

  “大王,让鲁艾劝劝司寇。”

  说罢走到跟前来,趴了下去在司寇的耳边耳语了一阵。

  倒也不知道说的什么,总之就是鲁艾刚起身,忽地司寇龇牙咧嘴的就站了起来了,一脸凶相的看向了对面那古国司马。

  那凶狠的模样,似狼一样,慢慢的渡着步子就走向了中场。

  夏大王就好奇了。

  “司徒,你与它说了啥?”

  鲁艾低声笑了笑。

  “大王,鲁艾与司寇说,对面那古国司马看上了小花。”

  夏大王挠了挠头。

  “小花是谁?”

  “咳。”

  大司空干咳了一声,凑到跟前来低声道。

  “臣家里养的一条三个月的小母狗。”

  “啊?”

  眼见司寇上了场,对面那古国司马古长寿古长寿犹豫那么三分之一秒之后,紧接着抬起来了自己手中的三板斧。

  “哇呀呀呀。”

  一阵嚎叫,迈着小短腿就冲司寇冲了上去。

  司寇本是条狗。

  但是这会因为个别的不能忍的原因,那凶性也给激发了出来了。

  顿时也张开了口。

  “嗷呜。”

  竟然发出来了一阵狼叫来了。

  而后丝毫不怯,就跟那古国司马来了一个迎头。

  一时之间,那场中是飞沙走石,尘土飞扬,杀气漫天,呜呼哀哉,两者之间打的那是一个难分难解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