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寡人的驴呢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538 2019.07.15 23:48

  权布走的实在是太干脆了,干脆到他走了之后,反倒是让古王惴惴不安。

  甚至一度将神恍惚。

  权布走了之后,古王一边痛恨不已,在那王宫之中一通发泄痛骂梁国。

  “真当寡人好欺负的,还来下战书!当寡人是傻子吗?”

  “寡人虽然战败,但是焉能是谁人都能欺负的?”

  “梁王你给寡人等着,寡人早晚一天弄死你。”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欺负寡人你们算什么?”

  在这痛骂之余,这心中又有另外一些念头。

  “寡人才战败,怎么梁王就得知了消息?”

  “这梁国使臣走的那么干脆,该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这梁国都知道了,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其他国家给寡人下战书?”

  “寡人损失惨重,他们会不会都算计寡人?”

  得,也不知道权布来了这一遭是不是让古长生得了妄想迫害症,反正这些念头出来那是止也止不住的。

  让古王忧虑的还不止这些。

  还有夏国。

  “寡人的兄弟还被生擒,还有另外十一人。”

  “那都是古国青壮,若是没了这些人可怎么办?”

  “寡人怎么能把他们弄回来啊。”

  再开战?古国可没那本事了。

  古王嘴上叫的凶悍,可是对于夏国那是真的怕了。

  尤其是对夏大王,说不得都有了阴影。

  实际上权布走的之所以痛快,跟古王胡思乱想的这些可没有一点关系。

  那是权布他知,留在这里无用,来的时候就想到古王只要不是傻子,铁定不会接这战书的。

  古王不接,可见不傻。

  既然如此的话,那还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搂草打兔子,没兔子也就算了,所以这才这般干脆。

  倒是真没想到,走了走了,还给古王弄出来了这么多的心里的戏码来了。

  当然,没有必要这是其一。

  还有一个原因,可是这愿意跟古王也是没有关系的。

  是权布想着,既然不成早些回去禀告一下,是不是还能跟梁王再去夏国去?

  说不得,还能吃些好的。

  上次那鱼就不错。

  这原因,便是这二者。

  索性来的快,回去的也快。

  再加上驴子的脚程确实不错,不到一会的时间,就回到了梁国。

  权布先将驴子拴好,进了王宫去见梁王去了。

  他到王宫之时,梁王还在那来回渡步,见他回来就忙问。

  “如何?”

  “古王不愿接那战书。”

  梁王皱起了眉头,但是嘴上却道。

  “倒也不算意外。”

  他也是看的非常清楚的。

  权布想去夏国,不似梁王皱眉思索,他心思不在这件事上,就道。

  “大王,古王也不是傻子,咱们若想趁此机会敲诈……咳,给那古国一点教训,那古王铁定不会上当。

  不若就此作罢,下次再找机会!

  大王,王后太子还在夏国,不如我们早些过去?”

  “他们自然有寡人女婿好生照料。”

  梁王随意的摆了摆手。

  不同于权布,梁王是老狐狸啊。

  他急匆匆的从夏国跑回来,古王不应战,岂不是白跑一趟?虽然早前就知道可能白跑,可是这心里头总归是有些不太舒坦。

  他就问。

  “焉能轻易放过古国?可有其他法子迫使古国应战?”

  这倒是让权布仔细的想了想,然而想了半天的时间,也没什么好法子。

  “古国现如今空虚,直接冲杀进去都是无碍的,可是除却这下了战书,让那古王应战,任何法子班城也不能坐视不理啊。

  若是激进,得不偿失!”

  岂止是得不偿失。

  你敢明抢人家,班城大军开到,明日剥了你的王爵,后日就能发配边疆,真要不好,甚至满门抄斩。

  若不严厉,岂不是乱套。

  梁王心有不甘。

  但是听到这话,还是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且走吧,寡人那贤婿说不定还在等着,且去夏国吧。”

  “诶。”

  权布连忙答应了一声,忙跟着梁王来到了王宫之外。

  梁王站定。

  “坐骑何在?”

  权布忙道。

  “老臣这就去牵来。”

  驴拴在王宫外的野地里,这会正在吃草呢。

  梁王点了点头,权布忙要转身离去。

  可是忽然梁王手一抬。

  “等一下。”

  “大王?”

  权布不明所以多有诧异。

  他站定之后就见那梁王站在原地思索,嘀咕着。

  “寡人坐骑呢?”

  权布不明白,就道。

  “就在远处啊。”

  可是梁王还是喃喃道。

  “寡人坐骑呢?”

  一脸重复好几遍,直至脸上忽然大喜,冲那权布喝问。

  “大司空,寡人驴呢?”

  这般情形弄的权布脸上似哭又笑,甚至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大王瞎了不成?”

  当然,想可以,但是不敢这么说的。

  只是再指着远处吃草的驴道。

  “大王,那呢,那呢。”

  谁知梁王脸色一板。

  “胡说,那哪有驴?分明什么都没有。”

  权布都傻眼了,驴明明就在那。

  可是梁王下一句话就让权布恍然大悟。

  “大司空,可是你将那驴扔在古国忘记牵来?还是说,古国抢了我梁国的驴?”

  权布脸上的表情那是一个精彩啊,索性算是反应了过来了。

  那眼珠子一转大声道。

  “大王,老臣可是骑驴去的,回来的时候那驴在那古国不见了!”

  梁王怒道。

  “无论那驴是古国人偷了,还是走失,总归都在那古国可是?”

  “大王,定然如此啊。”

  梁王大手一挥。

  “去,将梁国青壮尽数喊来,随寡人去找驴!”

  “是!”

  权布兴冲冲的走了,不多一会的功夫。

  梁国青壮集结完毕,有二三十号人。

  梁国比夏国人还多些,这是除却留在夏国之外的。

  “我梁国驴丢在古国,尔等随寡人到古国寻驴可知?”

  驴就在跟前,可是这群梁国人就跟眼瞎了一样。

  “是,大王。”

  想必早前就得了权布的吩咐。

  看着众人气势如虹,梁王大手一挥。

  “出发。”

  梁国青壮,雄赳赳气昂昂的一个个手拿武器便冲着那古国方向而去。

  权布跟随在梁王身边。

  落后众人。

  趁着此时,梁王拉了拉大司空衣袖小声吩咐。

  “不能落人口实,找驴就是找驴……去,你把驴牵上。”

  权布忙道。

  “是。”

  随后悄么的牵着驴,远远的跟在众人身后。

  不多时,到了那古国不远处。

  到了这里,梁王没急着让人直接涌入古国之中,反而挥挥手让众人隐藏起来,好叫那古国人不至于看见。

  然后唤来牵驴的权布小声吩咐了几句。

  权布听闻了之后,一再点头。

  随后就看到他偷偷摸摸的牵着驴,到了古国跟前。

  然后手中不知道那来的一根荆条,牙一咬狠狠的抽在了驴屁股上。

  那毛驴吃痛,顿时前腿抬了起来踢了几下。

  并叫道。

  “嗯昂,嗯昂!”

  而后撒丫子闯进了那古国之中。

  权布忙不迭的跑了回来,冲着梁王脸上带着兴奋之色问道。

  “大王,找驴吗?”

  梁王想了想道。

  “再等等,最好有人将驴逮了。”

  “是。”

  梁国人便安下心神等待。

  同时那驴叫声传遍了整个古国。

  乃至于王宫之中那古王都听见了。

  本来心神不宁的古王就下意识问。

  “哪来的驴叫?”

  同时,便有古国人走出家门看见那活蹦乱跳的驴子。

  “诶,这有头驴。”

  便要上前去将那驴子牵住。

  古王侍卫看见了,稍作愣神下意识道。

  “这不是那梁国使臣的驴吗?”

  殊不知就在他说这般话的时候,就有梁国人兴奋的跑回来对梁王说道。

  “大王,有人牵驴了。”

  梁王哈哈大笑,大手一挥。

  “走,随寡人到古国找驴!”

  哗啦啦一群梁国人跟土匪似得,一下冲到那古国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