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哪来的坑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16 2019.07.13 17:45

  :告知各位大佬:上一章因不满意例行重写,正常操作勿怪。细节改动,可回头看一下,也可不用回去重看。

  又恼又羞,脸上还疼又扯着烂掉的嘴唇了。

  即便是古王雄壮魁梧,一心坚毅,可是那嘴上在骂骂咧咧的时候依旧还是无声的流下了痛恨的泪水。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这场战争的失败者呢?

  反观夏大王那边情形就不一样了。

  和垂头丧气的那些古国人对比起来,夏国人欢声笑语,脸上都绽放出来了花朵来了。

  尤其是听到夏大王让古王来赎人的时候,那更是高兴。

  夏国俘虏了十一人。

  实际上应当是十二人才对。

  因为除了那没能跑掉的十一个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人,就是早先就被司寇擒获的古长寿。

  那家伙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脑袋埋在地上自始至终都没吭出来一句话来。

  靠近了倒是能听的出来。

  还在那哭的不停,期期艾艾的。

  刚才上战场的时候,司寇没上去。

  若不是借着小花的名义,斗将的时候司寇都不见得是夏大王能请动的。

  战场上混战的时候,司寇就蹲坐在古长寿的旁边,还冲着他身上撒了泡尿,算是守着自己的战利品。

  这十二人。

  古王定然要来赎人的。

  旁人不说,就古王这亲弟弟古长寿,怕是也不能不管不顾的。

  大司空都想好了。

  “等到那古王来赎人的时候,到时候肯定能好好的宰上一刀!”

  这场国战战争虽然结束了,可是那剩下的事情可还没完。

  夏大王笑了起来。

  他得琢磨一下,等到国王来赎人的时候,是不是把那战争补偿款也得给算到里面去。

  反正即便是赢了,夏大王也得多让古王出血。

  用夏大王的话来说,战书是你想下你就想下的?既然敢打,你就得等着吃亏。

  当然也有疑虑。

  若是那古王不来赎人呢?

  那古王不敢不来。

  此战拉出来的都是精壮,他若是不来赎人,自己国内俘虏的家眷都不好交差。

  况且古国就那么多的人口,少掉这十几精壮。

  古国可是实力大跌。

  何况里面还有他亲弟弟呢。

  就算古王真不要这些人了,那就更好了。

  这些人夏国就可以随意处置了。

  即便是杀了,班城都不会有任何的话说的,谁让你古国自己不要的。

  话又说回来。

  这也是诸侯国之间,少有人主动下战书的原因,输了,那可就吃大亏了。

  你若是比旁人强,稳赢。

  对面也不是傻子,铁定不愿接你战书的。

  也就古夏闹成了这样,古国以为夏国好欺负,夏大王又气愤不已。

  才有了眼下的情况。

  不过无论如何,夏国总归都是赢了。

  在这赢了之余,夏大王还不忘关心一下夏国人的情况。

  “可有人受了重伤?”

  夏国人不少人脸上都挂彩了,有些人走路甚至都是一瘸一拐的。

  但是个个都是精神头十足。

  听到夏大王这么问的时候,纷纷拍着胸口说道。

  “好着呢,都是皮外伤。”

  “大王尽管放心,这等小伤无碍的。”

  鲁艾也笑道。

  “都是小伤,回去休息两天就好了,大王不用费心。”

  夏大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有损伤就好。

  倒也是刚才打斗的时候,都知道不该下死手,毕竟规矩在那放着。

  古国那边看这些俘虏的情况,想必跑掉的那些也都是无碍的。

  否则的话,即便这当真只是群架。

  不死上几个人都是说不过去的。

  “大王你看,舟身上可是一点伤都没有。”

  薛舟跑到夏大王的跟前笑嘻嘻的说道,似乎是显示自己的神勇。

  但是看薛舟那一身叮叮咣咣的,夏大王瞧了一眼,而后直接撇过头去。

  他倒是还好意思了。

  身上挂满了东西,马上都武装到牙齿上了。

  旁人那有像他这样的,若是再受伤了,那可真说不过去。

  夏大王不做理会,让薛舟挠了挠头,他是实话,也不知道是那说错了。

  大司空对战场进行了一番清点,除却俘虏之后,夏国还有一番缴获。

  “缴获锄头七柄,板斧一对!石锤一个,另还有麻衣一件,裤子一条……”

  “诶?”

  夏大王惊奇。

  锄头好说,石锤也能理解,那一对板斧是古长寿的。

  “那裤子麻衣是怎么来的?”

  大司空咧嘴道。

  “那是旬庆缴获的。”

  夏大王看向旬庆。

  旬庆脸上一红。

  “旬庆见那古国人逃跑,便奋力将这衣裤从那古人身上拽了下来……”

  “咳,嗯,不错,不错。”

  夏大王干咳了一声,总觉得旬庆这是穷惯了,以前穷的衣不遮体,多半打起来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盯上人家身上的衣服了。

  趁着古国人跑,就给人家从身上扯了下来了。

  不过夏大王最近咳嗽的也有点多。

  旬庆脸红的同时还有些遗憾呢。

  他还盯上另外一个人呢,可惜那个人趁着他扒衣服的时候,跑的太快了。

  真是让人怕了怕了。

  夏大王倒也慷慨。

  “既然这身衣服是你缴获的,那你便留着吧。”

  旬庆大喜。

  “谢大王。”

  他倒是高兴,虽然有了王后给的新衣服,但这衣服也不差,而且看起来整洁还没补丁。

  指不定又可以传三代了。

  战场清扫完毕,轻点无误。

  夏大王大手一挥。

  “压上俘虏,回国!”

  此战役已,倒是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夏国去,好叫夏国人得知这一喜讯了。

  听这话,夏国人没有怠慢的。

  马上收拾了一下,赶起了俘虏。

  “此战我夏国大获全胜。”

  “班师回国,好叫他们知道我们赢了。”

  “快点,不要磨叽。再不走,信不信宰了你们!”

  夏国人是一边高兴,一边又对那些俘虏不加以颜色。

  只是被众人押着的俘虏只有十一个,夏大王又问。

  “还有一个俘虏,古长寿呢?”

  鲁艾摆手道。

  “大王,狗撵着呢。”

  “嗯?”

  鲁艾拱手道。

  “大王,本来那古长寿,要找人特意押着的,但是司寇不愿意,那是它的战利品谁也动不得。”

  鲁艾话刚说完,大司空凑过来接着道。

  “大王,无需担心,古长寿老实着呢,司寇叫上一声,那古长寿走上一步,再叫一声古长寿再走一步,司寇嘴中还叼着绳子呢,那古长寿无论也是跑不了的。”

  夏大王一眼看去,果真如此。

  司寇每次一叫,那古长寿就是一个激灵。

  这要是一咧嘴,怕是那古长寿都要跪下求饶了。

  再听。

  “汪汪汪汪。”

  司寇一连叫了好几声,似是催促。

  那古长寿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摆子,连忙跑了起来了。

  倒是老实的很的。

  可是还没跑两步,忽然。

  “哎呦。”

  古长寿本来就不高的身子,忽然一下子没了。

  连司寇都愣住了。

  还不叫人明白咋回事呢,忽然就有人忙道。

  “大王,那古长寿掉坑里去了。”

  夏大王愣神了一下。

  “坑?那来的坑?这又不是小羊山上,怎么掉坑里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