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夏大王的工具让夏国子民纷纷赞叹好使,夏大王表示还有更好使的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33 2019.07.02 22:50

  大司空的裤腰带,现如今夏大王已经算是看清楚了,那可是轻易碰不得。

  上次那案牍还历历在目呢。

  夏大王幽怨哀叹了一声。

  这要是再让大司空动手,回头王宫都塌了那该如何?

  夏大王惆怅啊,若是弄坏了唯一的案牍又要拆大门,别人回头一提夏国说出去都丢人。

  再者了,王后尚且说了,过两日的时间那老丈人就要来了,老丈人虽穷,但是人家梁国王宫的院墙可是比夏国的强多了。

  旁人都还说了。

  一代人一栋房,没了房子娶不到孩他娘。

  夏大王这王宫可是祖上传下来的,那可是老物件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夏大王如此,大司空讪讪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裤腰带。

  上次那裤腰带还是粗布的。

  这不是留在了大王王宫之内吗。

  这条裤腰带是早前刚找了一节麻绳搓出来的,还别说,要拿这新的裤腰带捆了王宫的大门了。

  大司空尚且还有一些舍不得。

  “薛舟。”

  “舟在。”

  “你看看能不能把这大门修缮一下。”

  夏大王虽然拒绝了大司空的好意,但是也总不能就这样看着王宫的大门躺在地上,转而冲薛舟吩咐起来了。

  只是薛舟挠了挠头。

  这该如何修理?得先将这大门捆在门框上才是。

  可是用啥捆?

  面对薛舟的疑惑,夏大王就开口了。

  “用你的裤腰带。”

  这般话说完,让薛舟想不明白,大司空的的裤腰带和自己的裤腰带难道还有什么区别不成?

  王后与小环听闻,捂嘴轻笑了起来。

  这区别定然还是有的。

  大司空的裤腰带,那是老而弥坚。

  薛舟的裤腰带,那是年轻力壮。

  “大王,这是何物?”

  夏大王将大司空喊过来是要看那脱粒机。

  这东西,夏大王已经费劲的从国库当中弄了出来了,大司空那见识过这个,看着眼前这物什,咋么了半响的功夫,也是没能看出来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个回事来。

  不过瞧着倒是这架构到底算的上是精细,一时好奇。

  “为何在这架子上加上了一个木桶?”

  夏大王听闻了之后就笑道。

  “这可是一个好东西。”

  有了这手摇脱粒机,夏国七十二亩良田之中的产出,在那收割之后后续就要简单的多了。

  夏大王道。

  “我夏国粟米虽然收割了,但是可还没来得及处理?”

  大司空点头。

  “这两日正吩咐童童让司空好吃好喝,老臣正打算今日找来那石碾来。回头寻摸一个平整的地方,稍作一番处理之后,再让司空套上石碾再去轧场。”

  这便是以往的法子。

  很是麻烦。

  这都还算是好的了,这若是没有犍牛,怕是都得人拉石碾,甚至连石碾都没有的话,都得人一把一把的把谷子给摔下来。

  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收割只是第一步。

  同时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夏大王点头,这是以往现在有了他这脱粒机,这就简单了。

  “这东西是用来脱粒的,就是将粟米与禾分离,省却你刚才所说的这些部奏。”

  “这如何做到?”

  大司空瞪大眼睛。

  脱粒机不大,这般东西就能做到这个?简直从未听闻。

  光是嘴说,夏大王跟大司空说不清楚。

  干脆吩咐道。

  “这样,等下你就看到。”

  说完便喊道。

  “薛舟。”

  “舟在。”

  “你去找一些粟梗过来,要那粟米还挂在上面的。”

  薛舟答应。

  “舟这边去。”

  说完,一手提着裤子抬腿就跑了出去了。

  这没了裤腰带,不提防着,生怕半路上就给掉了。

  不多时,薛舟就跑了回来了。

  夏大王要做试验,王后等人也都好奇的围观了上来。

  “看见这个口子没有,先讲有粟米的这一头放进去!拿着莫要松手,然后转动这个手柄。”

  脱粒机的程序并不复杂。

  当夏大王开始摇动的时候,滚筒开始转动,拨楞的那梗子上的粟米就开始纷纷掉落了下来了。

  而后那边有一个出口,早就用东西接着了,那些粟米纷纷掉到了下面。

  只不过两下的功夫,再将这梗子拿出来的时候,上头已经是干干净净的了。

  “呀,竟然如此方便。”

  王后惊呼了一声,大司空也惊讶道。

  “如此简单?老臣还以为这其中有个石碾来回碾压呢,这才多久的功夫,这就掉完了?”

  “这摇起来也不见有多难,有了这个,岂不是连石碾都省了。”

  薛舟好一番犹豫了一下。

  头冲着那送禾口就要钻进去。

  夏大王抬腿踢了他一脚。

  “你要作甚?”

  薛舟挠了挠头道。

  “大王,舟是要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个小人在干活。”

  小人自然是没有的。

  不过大司空倒也看出来了这脱粒机的好来了。

  有了它便能省了之前所说的一系列的手续了。

  大司空高兴道。

  “大王,臣有一个请求。”

  “你说。”

  “此物甚好,不知道能省却多少事,现在正是夏收的时候,割下来的粟米都等着归仓,大王这脱粒机若是能拿来给大家使用……”

  这是个宝贝东西。

  至少在大司空眼中,这玩意足够是一个宝贝了。

  这脱粒机首先让大司空想到的就是方便,可是话只说了一半就没说下去了。

  只因为他又想到,既然是宝贝,该是珍贵的东西才是。

  总不好直接拿来给大家去使。

  这东西算什么宝贝。

  至少在夏大王眼里,这玩意可是一点都算不上是个宝贝的。

  有什么舍不得的?夏大王既然拿出来那就是要用的,本来就是一个工具,作用就是来用的,当宝贝不用,那算怎么回事。

  这也就是没给拖拉机,真要给了拖拉机了,夏大王估计都自己开着拖拉机上场了。

  “寡人既然拿出来就是给大家用的,有了这东西,倒是省却了不少麻烦了。”

  “是,是。”

  大司空大喜。

  夏大王摆手就又道。

  “大司空去找两个人来,给它抬到地头去。”

  “臣这就去。”

  大司空高兴万分,连蹦带跳的就跑了出去。

  王后笑道。

  “瞧大司空高兴的,不过有了这宝贝算是给我们夏国省力了。”

  夏大王笑道。

  “这算什么宝贝,我这还有更宝贝的东西呢。”

  夏大王所说的更宝贝的东西,自然就是那曲辕犁了。

  收割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播种同样也是很重要的。

  按说起来,那曲辕犁的重要性可是一点都不比那脱粒机低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