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3章 好兄弟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767 2019.07.29 23:38

  夏大王这般态势,急的赵王简直就是抓耳挠腮啊,这人啊,简直太过份了。

  这就像是什么?

  就像是一个电话打过来跟你说:“诶,其实我有件事情一直没跟你说,我想跟你说……”

  “什么?”

  “算了,不说了。”

  然后电话就挂了,简直让人恨不得砸手机。

  顺便问候一下你家亲戚。

  眼前的赵王急的啊,就是这般一个形态。

  好在夏大王知道过犹不及,不能真让人家赵王急眼了,否则生气了懒了理你了,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嗨,其实也没什么,赵王仔细端详一下就是。”

  “还能看出来门道?”

  听闻此话,赵王脑袋凑到了那瓷盘上去了,使劲的瞧了起来。

  看他这模样。

  梁寒背着赵王笑了一下,心道还是大兄厉害。

  那赵王看了半天。

  “这当真不是白玉?”

  他竟没能看出来任何一点的瑕疵来。

  确实没有什么瑕疵。

  虽然夏国旬庆等人,初为工匠烧瓷的手艺不甚熟悉,也正因为是这一点,所以才力求完美小心翼翼。

  虽然缓慢,但这烧制出来的瓷器,趋于完美。

  当然了,就目前品质上的完美而已。

  可是即便只是这样,也让没见识过的赵王看不出来什么来了。

  否则也不会一直认为这是白玉。

  “真不是白玉,不过按理来说赵王见了应当眼熟啊。”

  “眼熟?”

  夏大王轻轻点头。

  “上次赵王拿来让寡人鉴赏的青瓷,那可是赵王之物,应当熟悉,你再好好看看这个。”

  “这难道是瓷?”

  “不错。”

  “这不可能。”

  赵王一甩袖子脸上难以置信。

  “青瓷尚有瑕疵,焉能跟眼前这东西对比?若真是瓷,焉能洁白无瑕?瓷焉能烧制成这般模样?况且,况且……”

  “况且如何?”

  “况且……这真是瓷器?”

  赵王已经是咂了咂嘴,两眼放光。

  这竟然是瓷,简直就令人难以相信,说是白玉也不为过,放在谁的面前,谁也不敢说这就不是玉。

  瓷是什么样的?赵王上次还拿来显摆呢。

  若这是瓷,还不得比那青瓷强上一千倍,一万倍?

  可在夏大王说的信誓旦旦,不像谎话。

  这便让赵王不敢相信的同时,心中泛起波澜来了,甭管瓷器不瓷器,便是看着便知,世上恐无比这还宝贝的东西。

  夏大王笑道。

  “上次在赵王那见到那青瓷,赵王直言不可多得,也确实如此,那青瓷那般精美令人念念不舍啊。

  但寡人这夏国穷困,便是整国搜刮起来,怕是也不能得其一。

  无可奈何,寡人寝食难安啊,索性便琢磨出来了一个法子,将这瓷器造了出来,虽不比赵王的青瓷,但也比一般的青瓷来的好,寡人称之为白瓷。

  所以,这乃寡人亲手所造,瓷器与否赵王不必怀疑。”

  “这竟然是夏王所造?这……”

  夏大王说的轻描淡写,已经令赵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自己琢磨就琢磨出来了?

  这已经不是心灵手巧能说的了,简直是惊为天人。

  赵王也不知道自己吸了多少口气才算是压下心中震惊。

  他眼珠子一转。

  “哎呀,哎呀,哎呀!你啊你,夏王啊,也不是寡人说你啊,这是为何,这是为何啊……”

  赵王冲着夏大王一阵哀叹。

  反倒是让夏大王不明所以。

  “赵王?”

  “你我似是那亲兄弟一般,若非你姓夏,寡人姓赵,若非你为夏国大王,寡人为赵国大王,若非你父王姓夏,寡人父王姓赵,若非……总之,寡人差点就将你当做亲兄弟了,不过即便是不是亲生,你我二人兄弟感情也胜过亲生啊!”

  夏大王:“??”

  就听那赵王滔滔不绝埋怨夏大王道。

  “早说你若是看上那青瓷,寡人必然送于你了!便是你不要,寡人也要差人送到夏国来。

  夏王又何必回来之后,弄出来这白瓷来?”

  夏大王张了张嘴。

  咂摸了一下才道。

  “嗨,说的正是,可大兄……赵王比寡人年长几岁,叫声大兄应当无碍吧?”

  “无碍,无碍!贤弟啊,你能如此喊寡人,寡人心中高兴啊。”

  “大兄啊,正是因为你我二人情同手足,寡人焉能令你割爱?索性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啊。”

  “不行,万万不行。旁人说起,寡人定然不能同意,若是你言……来人呐。”

  “在!”

  “去,快马加鞭回国将那青瓷取来,寡人要送于贤弟。”

  “是。”

  “使不得,使不得啊。”

  “使得,使得。”

  “这……”

  夏大王还真看不上那所谓青瓷,一边极力劝阻,一边觉得这赵王可是没安好心?

  骑士打马而去。

  便见忽地赵王一笑。

  “这都不算什么,若是贤弟还看上了什么,尽管与寡人分说。对了,贤弟啊。”

  “大兄请说。”

  “寡人观你这白瓷甚是精美,寡人甚是欢喜啊,既然贤弟能自作而出,不若……”

  “好说,好说,大兄若是想要,尽管拿去就是。”

  赵王大喜。

  “还是贤弟懂寡人心思啊,大兄先谢过了。”

  一直没说话的梁寒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夫。

  他记得说好的是要卖给赵王的啊,这就送了?

  夏大王继续道。

  “寡人这有的也不甚多,唯有不到百件,大兄要多少?”

  “百件?”

  赵王心中暗自高兴。

  “诶,只是喜欢,多少无碍。便能有个二三十件就好。”

  夏大王诧异道。

  “二三十件就够了?还能烧制,大兄莫要客气。”

  “贤弟当真?”

  “当真啊。”

  赵王高兴的要蹦起来了。

  “那,四十件?”

  “太少,太少。”

  “五十?”

  “还是太少,大兄放肆开言。”

  “七十件?”

  “嗨,怎地这般小气?难道大兄以为寡人不舍?这样,都给你如何?”

  夏王不似玩笑。

  “都给寡人?这,这……”

  赵王简直被幸福给砸晕了。

  “好,好。”

  赵王真诚的看着夏大王道。

  “往后你我就是亲兄弟,但凡有事,无论如何贤弟尽管开口。”

  他握着夏大王的手久久不愿撒开。

  夏大王这次不嫌弃了。

  “大兄此言,委实令人感动,大兄当真?”

  “当真。”

  “好。”

  夏大王深吸了一口气,就当赵王打算坐下的时候,夏大王开了口。

  “大兄啊,你看,夏国实在穷苦啊,出行连那马匹都未有,来往多不方便,若想去赵国见见大兄,那都要星月兼程,大兄你看?”

  “啥也不说了,你我亲兄弟,临走之时寡人令人留下两匹马来。”

  “太好了。”

  夏大王大喜道。

  “大兄啊,寡人这偶尔也需采买,只有马所能携带之物甚少……”

  “好说,那马车也是贤弟的了。”

  “太好了。”

  夏大王再次惊喜。

  “大兄啊,你看寡人这身上还是粗布麻衣,你我兄弟每每相见寡人都自行惭愧。”

  “这简单,寡人马上差人送些锦衣过来,好衬贤弟身份。”

  “太好了大兄,不过大兄你看,寡人这王宫摇摇欲坠,现如今又多有雨水,不如大兄那王宫也让寡人借住两天?”

  “好说,好说。”

  赵王频频点头。

  只是忽然愣住了,见夏大王脸上笑意,赵王脸上的笑意没了,好长时间算是反应过来叹了口气。

  忽然道。

  “说吧,作价几何?”

  作陪的梁寒都还没明白呢。

  夏大王像是早就知道赵王会这么说一样,顺势就道。

  “一件三株碎币。”

  赵王一听,大惊。

  “这是宰人!”

  一头牛的价格啊。

  “白瓷如玉,赵王青瓷焉能比?”

  赵王咬着牙。

  “寡人要二……不,十件。”

  夏大王笑吟吟道。

  “不单卖,九十件起。”

  “嘶。”

  赵王倒吸了一口凉气。

  “寡人来的匆忙,身上没钱。”

  “嗨,先拿几件走,赵王那两匹马以及马车留下来就是了。”

  夏大王说的随意。

  赵王深吸了一口气,心道。

  “姓夏的太黑了,一个瓷器要一头牛,真当寡人是傻子?”

  万万不能被宰。

  夏大王心里嘟囔。

  “送两件青瓷就想白拿寡人的东西?你一车青瓷也比不过寡人一个,看寡人不刀宰了你。”

  “你我兄弟……”

  夏大王附和道。

  “那是,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兄弟。”

  说完这话,夏大王与赵王同时笑吟吟的扭过头去。

  心里各自暗道一声。

  “呸!什么玩意。”

举报

作者感言

又东三百里

又东三百里

感谢曾儿的万币打赏!还有阅读那边的999书币。   感谢林暗惊风火,皇家首席吹牛大师,『Θ书す友』,我有一根仙女棒,陌三青,以及阅读大佬星辰的打赏。感谢星辰大佬,每每支持。   也感谢以上诸位,铭记在心。

2019-07-29 23: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