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 夏大王摔死了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212 2019.07.31 23:02

  瓷器是一件长久的生意,理论上来说做多长时间都可以。毕竟他穿越之前那会,都那个时代了,瓷器不还卖着呢吗,虽然便宜了很多。

  夏大王想要在班城开一家店面。

  主要也是因为这一点,先立足,而后慢慢的打开销路,最终依靠瓷器来发家致富。

  所以现在虽然有钱了,但是夏大王觉得该先进行投资,然后才好把生意做的更好。

  但他将这话说出来,大司空与鲁艾的意见不一样。

  大司空较守,十株钱用来去租铺子?

  在他看来,那租铺子的钱,得能买多少的粟米回来?一株钱至少两石,下米甚至更多。

  这得能让人吃多少时间?

  夏国才刚刚摆脱了饥饿,暂时不至于为粮食发愁,但应当居安思危,总得防着哪一天吃不上饭。

  “大王,这租铺子就不用了吧?那班城又不算远,我等套上牛车就能赶到,瓷器这么受欢迎,无论到那,都能轻而易举的卖掉,何苦浪费那个钱。”

  “况且现在还有了马匹,有了那马车就算是再远一些,也不过稍多一些时间的功夫,莫说班城了,就算是许郡也去得。”

  大司空的话很简单,意思就是拉着去卖不就行了。

  卖完就走,多省事。

  夏大王听闻了之后没言语,但鲁艾不是那么想的。

  “这瓷器乃是常作之事,我夏国往后都可以以此为生,大司空所言那与游商有何等区别?终究不成大事。

  这瓷器若是想要卖的更远,将这门生意做的更大,铺子必然要开起来。

  不止要在那班城开,还要在那许郡也开起来,甚至是碎国各郡,还有那都城宣邺!

  若是只做游商,我夏国何谈富足?况且,现如今两门窑炉,勉强应对,但无论如何往后都要继续扩大。

  那时候还做游商吗?

  再者,夏国毕竟地属偏僻,若是能在班城有一个铺子做为中继,也好拓宽了那商路。”

  两人意见相左。

  但鲁艾的想法无疑是和夏大王是一致的。

  先开铺子,往后夏国瓷器的产出直接就可以拿到铺子里面去出售,多的还可以拿到其他的地方去开拓市场。

  赚多了钱,慢慢的对更远处的地方进行辐射。

  甚至还可以和别人合作。

  这才能把生意做的更大。

  而不是像大司空说的那样就跟打游击似得。

  而且所有人都以为,烧制出来的瓷器便是瓷器的样子了,往后的瓷器也与这般相同。

  但殊不知,卖于赵王的瓷器,与现在夏国所生产出来的瓷器,对于夏大王来说不过是最低劣的瓷器罢了。

  以后白瓷注定便宜,瓷器千变万化,也注定更好的瓷器会有,自然也要卖更多的价格。

  这么好的东西,当游商去卖?

  夏大王还有杀手锏。

  那瓷釉都还没用上呢,若是给瓷器上了釉,那该如何?

  怕是这种瓷器拿出来,得是价值连城了。

  便是这白瓷上了釉,恐怕赵王看着也非疯不可。

  所以他说道。

  “寡人以为鲁艾所言极是。”

  闻言大司空叹了口气。

  冲着夏大王拱了拱手。

  他倒也不是拒绝,只是守成,舍不得那个钱。

  本来还想劝夏大王,不如再挣点钱之后,再去谈铺子之类事情。

  但看夏大王心意已决,大司空就没在劝慰。

  “那这铺子之事何时安排?”

  “现在不急,等到再有两三日的时间,新瓷出窑之后再作不迟。”

  “也好。”

  大司空与鲁艾都点了点头。

  夏大王也笑道。

  “正好趁着这两日的功夫,寡人想去学学那骑马。”

  有马了,这骑马必然是要学会的。

  夏大王也想在那马背上驰骋,也想快意。

  两人都笑了,若不是他俩年纪都太大了,说实话倒也想试试那骑马,到底是怎么个滋味。

  “大王一定要小心。”

  “驱马的时候,可先令人牵着马,慢慢适应。”

  骑马也是挺危险的事情的,为了夏大王的安全,大司空与鲁艾还多嘱咐了两句。

  “梁寒你想试试骑马吗?”

  夏大王总共有两匹马。

  昨天赵王将马留下来的时候还有鞍具。

  按照道理来说,马对于男人而言,吸引力就不必多说了,马不止吸引男人,男人骑在马上还吸引女人。

  就跟开车的男人似得。

  有车没车,差别大了去了。

  夏大王想找一人作陪,就问梁寒有没有那个兴趣。

  谁知梁寒摇头。

  “骑马多危,不稳妥,梁寒实在没有兴趣。”

  这听的夏大王笑了。

  “你只爱庖厨?”

  梁寒拱手回道。

  “若是大兄能教梁寒一个新菜就更好了。”

  小舅子的爱好,看来非常的专一,他这段时间说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告知梁寒,可是除了这做饭的事情之外,都没能吸引到梁寒的兴许。

  竟然连骑马都是的。

  夏大王遥望东方,只觉的那东边妖气冲天。

  若是梁王知道他儿子被夏大王培养成了一个厨子,多半该杀将过来了。

  夏大王琢磨着。

  得让老丈人知道,当厨师这件事情是小舅子的主意,跟他夏大王可是没有什么关系。

  但夏大王又琢磨了。

  小舅子确实有厨师的天赋,学起来东西都快的很。

  整天琢磨如何做菜。

  “若是在班城弄一个铺子,不卖瓷器做酒楼,让小舅子当大厨,那……”

  富贵人家多爱口舌之欲。

  夏大王觉得那肯定会赚钱的。

  “赚了钱,还可以连锁。”

  夏大王多看了小舅子两眼,还未察觉自己已经想歪了。

  “猪官,寡人的马匹何在?速速牵来。”

  到了童童哪里,夏大王冲着夏国猪官夏梓童颐指气使的高喊道。

  小丫头背着夏大王翻了翻白眼。

  而后喊道。

  “马刚吃料,未饱!你不能骑。”

  夏大王闻言点头。

  “好的。”

  小丫头绝对看不起夏大王,说必定还鄙夷呢,可能觉得夏大王压根就不会骑马,还要牵马,夏大王压根就衬不上那马匹。

  但夏大王终究还是把马牵了出来了。

  没办法,这马是他的。

  “舟为大王牵马。”

  薛舟赶紧上前献殷勤,还拍着胸脯保证。

  “大王放心,便是这马飞了,薛舟都不会撒这缰绳!定然会在那马上挂着。”

  “若马飞了,那寡人呢?”

  “呃……大王自然还在马背之上。”

  “若是掉下来了?”

  薛舟挠头不知如何作答了。

  夏大王没好气的瞥了薛舟一眼。

  马真飞了,夏大王就该摔死了。

  便是薛舟牵了马,夏大王还在那左顾右盼。

  “大王要找何物?”

  “找块垫脚的东西。”

  这马不矮,没有垫脚的东西夏大王可是上不去的。

  “请大王上马。”

  公高躬身趴在了地上,这垫脚的东西就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