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处置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53 2019.07.03 23:34

  夏大王被薛舟的一席话笑的那是裂开了嘴。

  又惹得旁人也笑个不停。

  薛舟挠了挠脑袋,倒也不知道那说错了,实际情况确实是如此的。

  笑完了之后夏大王才道。

  “让你看守国库,又没说让你也如同司寇那般就栓在那,你管链子作甚?不过,你若是愿意的话,寡人也可以将那链子松松,回头就给你套上。”

  薛舟这才明白是自己想错了。

  赶紧连连摆手。

  “大王饶了舟吧,那链子乃是司寇的,舟那配得上啊。别回头惹得司寇生了气。”

  夏大王又笑了笑,怕是把薛舟给拴在国库门前,司寇说不得只会蹦蹦跳跳的走那过去。

  那还管链子不链子的。

  就这,这会的功夫,司寇都昂着脖子在夏大王身边来回走几遍了。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

  “大王,这贼人该如何处置?”

  “狗东西。”

  在鲁艾冲着夏大王询问的时候,那边卢让一脚踢在了那被捆绑起来的贼人身上。

  并且骂了一句。

  夏大王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已经偏西了。

  “先交给你们问询一下,或者捆起来丢到一边去睡觉去,明早起来之后,再作打算。”

  “是。”

  众人都点了点头。

  夏大王回去睡觉去了,钻到那被窝里面的时候,王后都还没醒来。

  索性夏大王也就合了眼。

  夏国人也算是后知后觉了,这都醒来了之后才知道昨天夜里国中竟然抓住了一个贼人。

  夏大王在吃了早饭之后,收拾妥当了之后,才过去。

  等到跟前的时候,面前已经聚集了一帮人了。

  一个个众说纷纷。

  却是见着鲁艾了,鲁艾两眼有些泛红,多半是打捉到了人,这就一夜的功夫也没合眼。

  那贼夏大王也看见了。

  整个人邋里邋遢的,头顶上的头发乱如一团麻。

  身上的那麻布衣还打着补丁。

  倒也看不清原本长着啥样,脸上青红皂白一篇,合着这是被炮制了一夜的功夫。

  嘴里还被塞上了一团麻布。

  他见到夏大王的时候,激动的只呜呜。

  “问出来什么没有?”

  鲁艾道。

  “问出来了,这人唤作胥子车,乃是古国人。他这名字早有耳闻,平日里游手好闲一个,常作偷盗之事!端的不是什么好人。”

  “古国人?”

  夏大王诧异了一下。

  “正是。”

  夏大王点了点头,古国在夏国西北倒也不近不远。

  夏大王原本打算要询问这胥子车一般,但是却瞧见不远处那旬庆不知道在那找来的一个石镰。

  在那石头上使劲的磨啊磨。

  这粟米都收割归了仓,倒也不知道这要是做什么。

  “旬庆这是干嘛呢?还有粟米没有收割?”

  夏大王说道这个的时候,鲁艾就笑了起来了。

  他道。

  “这胥子车偷谁不好,偏生昨夜偷的第一家偷到了旬庆家里去了,刚才旬大夫还气得跺脚,旬庆为何在这磨镰,大王应当明白了。”

  夏大王也笑了。

  偷谁不好,偏生偷了夏国最穷的一家头上去了。

  倒也难怪旬大夫气得不轻,难怪旬庆一声不吭。

  这不是欺负人嘛?

  得亏这贼人逮着了,这要是没逮着,可叫旬庆一家如何?

  听闻昨日这胥子车身上背的可是一石的粟米,这可是旬庆家中仅有的积蓄。

  偷错了人,但是这胥子车可是会选时间。

  眼下粟米刚入仓,换做旁的时候,怕是都没有这样的收获。

  夏刺冲旬庆道。

  “好了,别磨了。”

  旬庆站起身来躬身道。

  “是。”

  “将他口中麻布掏出来,寡人要问问他。”

  薛舟走上前去,将那胥子车嘴里的麻布拽了出来,便还狠狠的瞪上一眼。

  夏大王都还没张口,好不容易能说出话来的那胥子车,马上就冲夏大王声泪俱下的张口。

  “还请夏大王饶命啊,胥子车上有老母无人孝敬,只是家中无粮老母无饭,这才铤而走险啊,夏大王念在胥子车初犯……”

  “停。”

  夏大王冷道。

  “你还初犯?未听我夏国司徒说你是常作偷盗之事,还在寡人面前装那可怜?”

  “夏王饶命啊,胥子车真的是第一次啊。”

  “你且住嘴。”

  夏大王摆手。

  “再言语就将你嘴巴封上,寡人且问你几个问题再说。”

  那胥子车听闻,赶忙闭嘴。

  “为何偷到我夏国来了?”

  “听闻夏国富足……”

  胥子车这话一出口,周遭人都笑了。

  夏大王甚至都哭笑不得。

  “倒是谁骗得你?”

  夏国富足?开什么玩笑,这真是听到的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了,殊不知,秋收之前再早,夏国都是吃不上饭的。

  “你这消息不实啊。”

  摆了摆手,夏大王又道。

  “你为何偷他,不偷寡人这夏王?焉知寡人这夏王难不成比不得我夏国子民之富?”

  胥子车又忙道。

  “小人不敢,夏王身为国君,那王宫之中自然有侍卫拱卫。”

  说到这,薛舟昂了昂自己的脑袋,好似他的名头才将胥子车给吓到了,令他不敢。

  “你来夏国偷盗,是临时起意还是如何?可有同伙?”

  “不敢隐瞒夏王啊,就胥子车一人,而且仅是临时起意还望夏王饶命。”

  夏大王点了点头。

  可是缓缓又道。

  “那你说,寡人该如何处置你?”

  “请夏大王念在胥子车触犯,饶胥子车一命啊,胥子车发誓往后再也不犯,夏大王……”

  “算了,不问你了。”

  薛舟上前就将那布条塞进了胥子车的嘴里。

  “呜呜。”

  胥子车只能发出来这般声音来。

  “你们说,该怎么处置?”

  看着一群看热闹的人,夏大王开口。

  顿时众说纷纭。

  “打,打到他不敢再犯。”

  “断他手脚,让他焉敢再做偷盗之事。”

  “不如留他一命?听闻他家中还有老母……”

  这其中就那旬大夫叫的响亮。

  “敲断手脚送去小羊山中,好叫他来世做人,再敢来偷?真是气死我也。”

  老头胸膛起伏显然是气得不轻。

  “父亲消气。”

  旬庆一旁劝慰。

  “还请大王吩咐吧。”

  一旁的王后悄悄的拉了夏大王的衣服。

  “大王,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只是偷盗况且猥琐,不至于杀人,况且他家真若是有一老母,人若死了,该叫那老母作何?”

  “王后就是仁慈。”

  夏大王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大司空匆匆忙忙赶来。

  人没到就高声喊。

  “大王,遣人捆绳示众,令众昭然,再送往古国,可换犍牛一头!”

  “嗯?”

  夏大王诧异。

  “还能换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