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1章 夏大王忘了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3306 2019.08.19 23:57

  夏大王解释有些牵强,怕秦阳君不信。

  或是起疑,生意可就做不成了。

   但实际上,秦阳君根本不曾在乎,这瓶子已经被他视作囊中之物了。

  “玉净瓶,果然与符其名!”

  做为纯粹的颜色来说,这瓶子确实干净。

  玉净瓶是夏大王随口一扯,虽然剽窃了一下,但是倒是让秦阳君觉得名字和东西相得益彰。

  如此也好。

  只是眼下这瓶子还非秦阳君之物。

  秦阳君看着面前的瓶子眼睛不愿意挪开。

  夏大王解答了疑问,现在该要到了谈论正事的时候了。

  “夏大王想将这宝物,作价几何。”

  这是要谈价钱了。

  价钱若是谈不拢,那便不能成交,即便是秦阳君再欢喜也不行。

  再想初时秦阳君说的话,再见现在这般模样,就差没告诉夏大王说‘我是个待宰的羔羊。’

  但也确实,夏大王心中轻笑,秦阳君就是砧板上的肉。

  只是夏大王也不知道宰多少为妥当。

  便轻轻摇头。

  “此乃宝物,那有作价?还需秦阳君自己开口才是。”

  “也对,也对。阳君孟浪了。”

  那秦阳君轻轻点头,思索起来。

  他在想,这般宝物得拿出来什么价码来,才能让夏大王割爱。

  祖传之宝啊这可是。

  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秦阳君心中清楚‘玉净瓶’的价值,但若真让他拿一座城池来换,他拿不来的。

  当然,夏大王也没有那么大的期许。

  他心想,多宰一分就是一分。

  不过是个玻璃瓶,还是装农药的。

  最终价钱如何,他都卖的。

  秦阳君还在思索,夏大王也不着急,就等他说话。

  好半晌,秦阳君开口道。

  “阳君见夏大王正在修缮城墙,阳君愿填土垒城,如此,钱五千株如何?还有,阳君见夏大王王宫幽静,淡雅一些,虽知夏大王清淡雅致,不入凡俗,但未免离尘。

  再送二十美侍于夏大王如何?这些美侍于儿时起便有人精心调教,最懂心思。

  还是旁人送于阳君,奈何阳君无福消受,送于夏大王也好叫夏大王王宫之中热闹一些如何?”

  秦阳君说话就是好听。

  看出来夏大王穷,就要给钱,开口就是五千株。

  放在以前,绝对实难想像。

  看出来夏大王寒酸,却不直说,只说夏大王素雅。

  又要送美侍,让夏大王王宫之中热闹一些。

  竟然还是精心调教的那种。

  说实话,是个男人,都心动了。

  那秦阳君还在补充。

  “夏大王放心,阳君未曾动用,都为完璧。”

  啥意思?这是啥意思?光是想想,就让人鼻子充血啊,夏大王真想一口就答应下来。

  但是奈何。

  夏大王忍住冲动。

   家里有媳妇啊。

  第二,二十个人。

  “唉,寡人王宫也住不下啊。”

  总不能大被同眠吧?这主意虽然好。

  但不妥啊。

   夏大王惋惜的很。

  但面色上好像却不为所动,便道。

  “稀世珍宝,在秦阳君眼里只值这些?”

  似乎还有些不满。

  就让秦阳君觉得,这价钱确实对不起稀世珍宝啊。

  便一咬牙忙道。

  “是阳君未曾考虑完全,这样,钱万株!粮千石!再有锦缎百匹!夏大王以为如何?”

  顿了顿那秦阳君还道。

  “阳君醉心炼丹,尚有丹药数十枚,此药都为阳君呕心沥血所做,足足耗时七七四十九天才成。旁人求一而不得!

  阳君就将它全部献于夏大王!”

  秦阳君觉的自己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这些丹药,真的费心费时,有达官显贵接触秦阳君为的是什么?就是这些丹药。

  只是秦阳君自视甚高,平常人真求不来。

  他将这些丹药都拿出来,真是舍得。

  但若是与旁人来说,那是求之不得。

  对于夏大王。

  “丹药?”

  别开玩笑了。

  那玩意能吃?

  夏大王还想多活两年呢,再说,那玩意在夏大王看来一毛不值,便连连摆手。

  那秦阳君一滞。

  “这还不满?”

  心中有羞恼之心,觉得夏大王这是饕餮未满。

  好在夏大王没想得罪人赶紧说道。

  “丹药贵重,寡人受不得。都是秦阳君心血所作,便是求,寡人也不能以此作为条件。

  秦阳君若是有心,还是换了,换了。”

  这话让秦阳君心里舒坦了一点,看来夏大王并非他想的那般。

  只道夏大王乃为真士。

   只是不知,夏大王只觉得他的丹药一文不值。

  同时夏大王也在感叹。

  “乖乖,这神棍那么有钱?”

  估计他炼出来的那丹药不知道忽悠了多少人。

  眼见秦阳君开出来的条件,夏大王心想还是不能让他再说了,得自己提点要求。

  否则的话,还不见得秦阳君拿出来什么幺蛾子条件来,还自恃不已。

  眼珠一转,便道。

  “钱是要的,秦阳君也见到,寡人修城正缺钱财。不瞒秦阳君,夏国穷苦啊。

  除此之外,粮也是要的,唉,毕竟寡人子民饭还是要吃的。

  那绢布也要得。

  未见我夏国人身上穿着,人人寒酸!”

  秦阳君先提的条件,夏大王都要了,那秦阳君甚至高兴。

  “夏大王还要什么?”

  夏刺琢磨了一下。

  “夏国建城,只是一股热血,还少一些精作工匠。以及一些材料,不知秦阳君能否应允。”

  那秦阳君大笑。

  “好说,此事好说。阳君早先修建道场便将养了一些匠户,道场早已建成,这些人也就无所事事。

  其中不止有修城之人,也有擅木之人,甚至还有擅铸之人,这些都给你。”

  “当真?”

  夏大王大喜。

  他只是随口一说,这秦阳君竟然还真有。

  “那就多谢秦阳君。”

  “阳君该谢夏大王才是。”

  “敢问阳君,到时可要归还?”

  “不必,就当你夏国之人。”

  “只是这些人的户籍……”

  那秦阳君略带深意的笑道。

  “阳君赠予,便无人过问。”

  诸侯国不能轻易落籍,除非国内自然增长。

  看清楚,是不能轻易,并非不可。

   夏大王更高兴了。

  “那寡人拜谢。”

  只是可惜,那些美侍没了。

  夏大王心里还有些念叨呢。

   如此便算达成了协议。

  “夏大王要的东西,不日阳君就差人送来,不知夏大王可有疑虑。”

  那秦阳君摘下了随身玉佩,便道。

  “此物不比玉净瓶,但也算宝贝。乃贵人赐予,阳君暂且压在这里,夏大王以为如何?”

  夏刺笑道。

  “焉能信不过秦阳君,秦阳君有暇将东西送来便可。”

  那玉入手温润,上面还刻了一个‘饶’字。

  夏大王眉头一挑,脸色笑意更甚。

  不说这字了,光是这玉,对比那甲拌磷的瓶子,严格来说才是真正的宝贝。

  那秦阳君轻笑了。

   夏大王亲自将那秦阳君送上马车。

  正要走时,那秦阳君忽然开口。

  “对了,忘记一事。夏大王割爱,阳君记在心中,便有这一份情谊。

  夏国瓷器所作,乃后天之宝。

  不是人人都如阳君这般,视钱财之物为身外。

  夏大王当小心不轨之人。”

  秦阳君善意的提醒,是过意不去,觉得自己占了夏大王便宜。

  他出的那点价钱,哪能换来一个稀世珍宝来。

  夏大王闻言额首,他岂能不知这一点。

  瓷器早就被人打了主意,虽不知何人而已。

  只是现在少有显贵,若是瓷器名声在外,倒是怕就有了牛鬼蛇神。

  夏大王原本想法简单。

  能守则守。

  应付不了自寻他法,真要是不足以抗衡。

  到时候就将瓷器的手艺丢出去,说不定赚些好处。

  反正无论如何他得求个安稳。

  夏大王早就看开,即便是没了瓷器,他夏大王还有别的东西。

  不怕。

  不过倒是对这秦阳君有了一点好意。

  那秦阳君笑完又道。

  “若不足以应付,夏大王可提阳君之名,阳君长走动于宣邺,还有不少薄面,有些人看阳君之面必不为难。”

  秦阳君看似说大话,但夏大王信。

  郑重拱手道。

  “那便谢过秦阳君。”

  “最迟七日,便有物什送到,请夏大王稍待。劳烦夏大王再与温氏招呼一声,阳君走了。”

  “寡人不送。”

   说罢,马车上小童打马而去。

  秦阳君满意而归。

  夏大王也很满意,只是满意之时他招来薛舟。

  “温氏还在?”

  “好像正在清点货物。大王,温氏拉了好些马车,这是打算把咱们最近产出的瓷器都给买走啊。”

  薛舟兴奋的很。

  那都是钱财。

  夏大王点头道。

  “你去与鲁艾去说,就说温氏采买的瓷器无论何等,都涨价三成。”

  “啊?”

  薛舟挠头惊讶万分,忽又觉得,瓷器那么好,早该涨价了。

  便劝。

  “大王,三成少了点吧?要不翻倍?”

  夏大王翻了翻白眼。

  “你比寡人还黑。”

  “嘿嘿。”

  薛舟挠头浪笑起来了。

  “快去,莫耽误了。”

  “大王,再考虑一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