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外使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419 2019.06.16 22:08

  夏国上下从不铺张浪费。

  舍一粟可令夏国人嚎哭三日不止,皆因粒粒来之不易。

  王后更是以身作则。

  夏国司寇也不因被称呼为狗,而有丝毫羞辱之色,反而洋洋等食入嘴。

  前者是因为穷。

  大夫家里穷的都一家几口穿一条裤子了,怎么可能浪费。

  王后以身作则那是因为就算是皇宫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后者是因为夏国司寇本身就是一条狗。

  就跟人一样,骂你是人,你还生气?难不成你还不是个人了?

  小环悄无声息的拿走了餐盘。

  取出司寇专用的食具。

  司寇就等这一刻时间了,也不嫌饭菜早就凉了,那大口张了上去,三下五去二,就全把夏刺觉得难吃的饭菜都给吞咽进了肚子里去。

  吃完了还张开大嘴喝了口水顺顺。

  这把肚子里最后一点空隙都给填补上去了。

  司寇懒洋洋的窝在阴凉的皇宫大殿之下打了个盹。

  王后与小环也忙碌了,从井中打了水,王后取来夏王上用‘金线’刺绣,外有‘银丝’编环,下摆吊有‘金玉粟穗’象征丰收,上有‘翡翠’桑叶点缀的蟒袍,两人合力小心翼翼的清洗了起来。

  这蟒袍上又是金银又是翡翠。

  夏王这似乎还有点家底。

  但是那金线银线都是假的,翡翠桑叶真的就是桑叶。

  衣服的本质依旧还是麻布只是点缀的好看,这就显得可怜了一些。

  说白了,这蟒袍里就透着两个字,寒酸。

  夏刺神神道道总算是回过神来。

  那肚子一阵嚎叫,这是饿了。

  “饭菜难吃也得填饱肚子。”

  他还是哀叹了一口气,伸手冲着石桌抓去。

  这手掌落空扭头一看,石桌上小环放的餐盘早就没了。

  夏王顿了顿高呼。

  “小环?小环!”

  小环匆匆忙忙跑了过来了。

  “大王!”

  夏王整理了一下思绪。

  “寡人饿了,你准备的膳食呢?”

  小环抿嘴轻笑了一下。

  “大王不食,司寇恰好从外面回来,王后吩咐拿去填了司寇的肚子。”

  “司寇?”

  夏王愣神了一下,反应过来。

  “喂狗了啊?”

  “嗯。”

  听闻这样的回答,夏刺心里充满着惆怅和幽怨。

  “那膳房还有吃的没有?”

  “没了。”

  夏王深深的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你去忙吧。”

  小环一礼之后这才离去。

  夏王的眼神不由的落在了那皇宫沿下打盹的司寇身上,不知想的是什么,舔着嘴唇眼神还带着怀念。

  王后拿夏王蟒袍走了过来。

  刚才只是清理了一番,倒也没有清洗。

  她见夏王眼神,就道。

  “司寇尽职尽责,只是这天气炎热,就想休息。”

  夏王微微额首。

  “自然该休息,只是往后发现没有,司寇最近几日好像又胖了一些。”

  往后抿嘴一笑。

  “大王近些日子胃口不好,那吃食自然都落了它口了。”

  “是嘛?”

  夏刺再舔了舔嘴唇。

  “确实比以前丰硕,以前只够一顿,现在可作四顿火锅。”

  “大王?”

  夏刺赶紧摆手。

  “没什么,没什么。”

  嘴里说着没什么,他在想这黑狗身为夏国司寇,就这份惫懒的模样,真让他这当大王的,忍不住想要侍卫给它拖出去砍了。

  当然,这尸体,一定要拿回来的。

  只是侍卫不在。

  “对了,侍卫薛舟呢?”

  王后出声。

  “一早就下地忙活去了。”

  好吧,唯一的侍卫竟然也脱职了。

  王后轻轻的将尨服披在夏王身上。

  并且柔声道。

  “大王,一会有外国使臣来见,还有国事处理,大王当着王服才是。”

  夏刺抬手让往后在他身上忙活。

  “来的有谁?”

  “来的是梁国大司徒,来送国书!”

  夏刺站了起来了。

  “那我去大殿坐着,他来令他觐见。”

  梁国大司空来了。

  离得远,夏刺就听见动静了。

  他在皇宫篱笆墙外高喊。

  “梁国司空要觐见夏王!”

  夏刺隔着皇宫的篱笆墙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夏王。

  真是臊的夏王脸色通红。

  他喊完,就听小环应声。

  “大王有令,令梁国使臣觐见!”

  梁国大司空吧唧了一下嘴,颤颤巍巍的从毛驴上爬了下来,刚想进夏国皇宫,只觉得胯下走风,平常是凉快,但是这回不合适,想了想又从地上扯了根草系在腰间,全当裤腰带。

  大司空不仅胯下漏风,那嘴上也漏风。

  那嘴里上边牙少了四五颗,下边少了七八颗。

  满嘴那牙口才两三个,怪是孤零零的。

  小环一路引他到皇宫大殿之内。

  他见夏刺就拱手作揖一鞠到底。

  “外臣拜见夏王!”

  “免礼,免礼。”

  夏刺怪担心他下去就上不来的,但是显然多虑了。

  “赐坐。”

  梁国大司空咧着漏风的嘴巴,盘膝往地上一坐,也不嫌弃沾了一腚灰。

  “梁国使臣来此何意?”

  老头刚坐下又得站起来了。

  颤颤巍巍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木板来,递到夏刺面前来了。

  夏刺挠了挠大腿。

  尨服上挂的东西怪多,挺刺挠的。

  “此乃梁国国书,请大王过目!”

  “嗯。”

  夏刺接了过来,搭眼在那木板上瞅了起来了。

  所幸身为一国之主他还是认识字的。

  木板上写着:俺是梁国国君,这是俺给你的国书,俺梁国二百多口子去那都得打你这路过……

  夏刺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是一份通国之书。

  大概意思就是,他们梁村的人,平时要走你们村路过,跟你说一下。

  至少夏刺是这么理解的。

  “咳。”

  夏刺干咳了一下。

  “国书内容寡人已知晓,此事寡人允了。”

  夏刺找了半天的时间,总算是把他夏国大印找了出来,这大印是一块破石头雕的。

  印泥是没有的。

  夏刺想了想,还是在大印上吐了一口唾沫沾了一点干土,算是印上去了。

  梁国大司空喜笑颜开的接过了国书。

  这就算是成了。

  梁国大司空道。

  “既如此,那外臣这就告退。”

  两国之间的事情这就算是结束了,做为使臣也该回去了。

  老头要走,夏刺下意识的想起来送送,但是还没站起来呢,就觉得这不合适。

  毕竟他还是一国之君呢。

  就客气了一句。

  “大司空何必着急,这时辰也不早了,不如大司空留在宫中用膳好了。”

  留下来吃顿饭?

  不了!不了!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夏刺以为的套路是这样的。

  哪知刚站起来,梁国大司空一屁股又做了下来了。

  坐下来的速度还快,都听见咚的一声。

  也不知道老头屁股是怎么受得了的。

  大司空眉开眼笑。

  “那外臣就谢过大王了。”

  夏刺愣了,手足无措,想开口但是那嗓子眼跟卡了鱼刺似得。

  他就客气一下,自家什么条件他还是知道的。

  他吃狗不吃,狗吃他不吃。

  哪能留客?

  人家大司空开心极了,大家条件都一样。

  他今日在夏国用膳,那梁国的狗又能多吃一顿了。

  夏刺麻爪了。

  他听见王后在偏殿跺脚了。

  要知他留了客,整个夏国都要唉声叹气了。

  他这夏王,是靠着整个夏国供养的。

  老而弥坚,夏王这一刻怀疑说的其实是脸皮。

  夏刺后悔了,想着怎么才能把这老头撵走好呢。

  正想着怀里一阵震动,一道细微和悦的声音传了出来了。

  那怀里的手机响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又东三百里

又东三百里

求推荐票!

2019-06-16 2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