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梁王走了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410 2019.07.14 20:02

  拾掇一番这是应该的,梁王的身份与夏大王平起平坐,确实应该洒扫迎接。

  就算不提身份这茬,梁王还是夏大王的老丈人。

  那也得好生伺候着。

  但是有一点另小环不解。

  “收拾一番是应该的,可是为什么要藏东西?”

  大司空尴尬一笑不再作声,才想起来王后还在跟前呢。

  王后也无责怪,想了想叹了口气。

  “小环,咱们回去收拾收拾,将那些腌肉什么,都藏起来!还有,把国库大门关紧,莫让我父王看见。”

  小环云里雾里。

  薛舟凑上去小声解释了一下。

  她才算是明白。

  看王后那无奈的样子,倒也清楚自己父王是个什么德行。

  面对远处梁王的辇驾,夏大王颇显的头疼,这可不是一个还摆平的主,谁来都好,偏偏梁王跑过来了。

  他想开口告知王后不必如此,毕竟是自己老丈人,王后的父亲。

  但是想想,还是不敢开口。

  一旦开口,夏大王心疼王宫多半要遭殃。

  可惜刚才战胜的好心情,这会就没了。

  就怕梁王这一来,就是吃干抹净。

  然而那是自己的老丈人,不欢迎那是不得行的。

  干脆大司空与鲁艾走到近前来,薛舟站在身后,几人帮扶帮夏大王整理了一下衣冠,前去迎接梁王。

  夏国大门口,注视着梁王一行人由远及近。

  梁王到来这排场可是不小。

  前头有一人提着木梆子使劲的敲,那声音传递的老远。

  紧随其后是三人同行,手拿锄头虎视眈眈,不看那武器还真让人以为是精锐之士。

  再随后一头高头健驴,迈着小碎步往前走。

  不错,就是驴。

  那是梁王的坐骑,梁王端坐其上。

  夏大王看那驴,以及牵驴的人有点眼熟。

  驴是上次梁国大司空来的时候骑得那个,牵驴的也是他,是那大司空权布。

  再往后有竹抬。

  两人抬一个,上面端坐的是梁国王后,以及太子梁寒。

  再往后才有一个扯旗的。

  这场面排场倒是不小,但是前提是得忽略掉那一身破破烂烂。

  梁王那衣服腋下都打了补丁,轻易不得抬手。

  夏大王琢磨着,这老丈人来自己这一趟,怕是把所有的排场都给使出来了。

  说是浑身解数,也不为过的。

  夏国人列队相迎,梁王辇驾距离夏大王十几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夏刺琢磨了一下就要上去迎接。

  但是那前头打梆子先是敲了一下,而后高喊。

  “梁王到!”

  这才侧身站到一旁去了。

  让人不由的脸黑。

  这都到跟前了,还喊?真当旁人眼瞎不成?

  可是没喊之前,梁王就像是没看到夏刺这个女婿一样,喊完了之后,梁王跃身下驴,脸上忽然变成喜色哈哈大笑着冲着夏刺走来。

  夏大王深吸一口气,两步走上前去,然后躬身一礼。

  “见过梁王!”

  梁王两手上去拍着夏大王的肩膀,大笑道。

  “好,好,贤婿不必如此客气。”

  不让人客气,你倒是别弄那么大的排场啊。

  夏大王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索性来的不止梁王一个,夏大王赶紧又给王后见礼,梁王不受人待见,可是梁王后却不一样。

  自己这丈母娘,人还是不错的。

  “见过母后。”

  “快起来,快起来!”

  梁王后显得很是亲切,更是慈善,实际上一点都不像是一般王后的模样,梁王后一身粗糙。

  但是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都是善意。

  “见过大兄。”

  公子梁寒依旧是彬彬有礼。

  小舅子和老丈人对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这忍不住让夏大王一度的怀疑,自己这小舅子到底是不是梁王亲生的。

  仔细想想,应该是的。

  毕竟自己那媳妇,夏大王也还觉得贤良淑德呢。

  跟这梁王也不像。

  这样算下来,应该都是丈母娘教导的功劳。

  除此之外,又有梁国随从纷纷冲着夏大王见礼,还包括那梁国大司空权布在内。

  老头上次走的时候弄走了一条狗叼的鱼。

  也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虽然这一次是跟梁王一块来的,算不上是主角。

  但是这两两合并,让夏大王头又疼的狠了一点。

  索性,这次权布不得厚着脸皮让夏大王招待了,梁国这些随从,都有大司空张罗安排。

  当然,一应消耗都得夏大王出。

  连那头驴都不是例外。

  夏大王脸上带着笑脸,引着梁王一行人走进夏国。

  还未到那王宫门口,就见到胡州等人正在对那些俘虏进行安排。

  梁王与夏大王一路有说有笑,看见这些古国的俘虏的时候,惊奇道。

  “咦?这些人为何捆绑着?难不成是犯了事?”

  他倒是以为这些人是那夏国人呢。

  无需夏大王张嘴,鲁艾就解释道。

  “好叫梁王知道,这些人乃是俘虏!”

  “俘虏?”

  这可就更让梁王瞪大双眼。

  鲁艾随即就进行了一番解释,仔细说了一下古国与夏国昨日战书以及今日战场的事端。

  梁王一拍大腿。

  “好个古国竟然胆敢如此,贤婿此时为何不告知寡人?寡人若是知晓,好叫那古国知道厉害。”

  梁王显得很是恼怒。

  这倒是真心的,毕竟夏王可是他女婿。

  梁王虽然毛病多,但是也是胳膊往里拐的角色,欺负他女婿,梁王确实看不得。

  丈母娘关心问道。

  “你可有碍?”

  “母后放心。”

  这才叫梁王后松了口气。

  公子梁寒眸子里浓浓的兴趣,问道。

  “大兄,那古国竟然不是夏国一合之敌?那古王原先那来的胆子?”

  夏大王笑道。

  “最开始怕是被那古国小看了,不知道我夏国厉害。”

  鲁艾又忙着吹嘘了一下自家大王多厉害,差一点就生擒了古王。

  一番吹嘘直叫梁王开怀大笑。

  并道。

  “果真是寡人女婿,倒是没有丢脸。”

  也叫公子梁寒眸子里闪现了一些对自己姐夫的敬佩。

  梁王又道。

  “这些俘虏可不能轻易归还那古国。”

  “这是自然。”

  夏大王点头说道,话音刚落,被那大司空引走的权布忽然匆匆而来。

  “大王,大王!”

  离得远那权布就喊道。

  “夏大王与古国开战了,且生擒了古国一十二人。”

  梁王捋了捋胡须。

  “寡人知晓了,你却不知寡人这女婿在那战场之上何等的英姿,差一点将那古王生擒了。”

  那权布忙道。

  “大王,老臣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凑到梁王耳边耳语了几句。

  就看到那梁王一愣神,忽然眉中露出喜色,而后脸色一沉。

  豁然发怒道。

  “不错,便是赢了也不能忍,贤婿,好生招待你兄弟与母后,寡人这就回国定要找那古国说道说道。”

  一惊一乍的吓人一跳,说罢。

  “寡人坐骑何在?”

  权布忙的把驴牵驴过来。

  梁王抬腿就跨了上去。

  并喊道。

  “快走!”

  老头牵着驴,梁王坐在上面,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古国去了,直叫人看的目瞪口呆。

  夏大王忍不住喃喃自语。

  “梁王这是要为寡人这女婿报仇去?”

  哪知梁王后冲着梁王的身影轻啐一口。

  “这老东西,又想出来阴损的点子了,我儿将那古国打败,并且俘虏了一十二人,那古国自然是元气大伤!

  这时候正好欺负,老东西怕是回去给那古国落井下石,下战书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