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大王,跑吧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456 2019.06.25 21:26

  “是老臣糊涂了,未能察觉大王良苦用心。”

  “大王这法子实在是高明,这陷阱布置完毕之后,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坐等猎物掉进去就行。”

  “按照大王的这法子,还真是没有一点危险。无需与猛兽正面相对,便可以坐等那野兽上门。”

  “陷阱留下人便可以走了,着实省事!”

  夏国人弄明白了夏大王的意思,这上下一心充满了干劲。

  这等干劲皆因他们对于这陷阱也是充满了期待。

  猎物不同于捕鱼。

  那再大的鱼,去了刺之后,也剩不下来多少肉,真要是顶饱了吃,怕是不知道得需要多少。

  而且那鱼肉没有油水。

  这猎物可就不一样了。

  “要能抓的住一头大豕,那浑身上下得有多少的肉?”

  所谓的大豕也就是野猪。

  这东西在山中可是真正危险的东西。

  但也不可否认,成年野猪无论是那一个,那一身肉都不带少的,对于这样的一头猎物,穷苦的夏国人未免充斥着美好的幻想幻想。

  不说大豕了。

  哪怕能捉到一只兔子。

  那都是好极了的事情,顶的过半天的捕鱼。

  正因为希望,焉能不让人更加兴奋。

  “坑挖深些,竹签一定要埋住了。”

  “让那无论来的是大豕,还是大虫,或者是其他的猎物,掉进去就出不去,必然毙命。”

  夏国人兴奋的不只是一星半点。

  ‘砰’。

  一道响声传递而来。

  “大王,这兔子自寻死路送上门来,天赐啊。”

  薛渡钻进草丛之中寻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一会的时间兴奋的从草里钻了出来。

  那手中还提留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物什。

  一只灰色的野兔。

  那野兔头上全是鲜血。

  薛渡高兴道。

  “我们在这挖坑,怕是惊着这吃草的兔子了,它慌不择路一不留神就撞到了树上!”

  薛渡乃是薛舟的弟弟。

  这两人的起名有些意思。

  薛渡年纪小,当初年幼的时候体弱多病,而薛舟的父母年纪又大了一些。

  薛舟他爹当初思来想去就给这二儿子起名叫做薛渡了。

  那意思是哥哥为舟。

  弟弟过河。

  等到将来长大了,两兄弟之间,薛舟能帮衬这体弱多病的弟弟一把。

  也算是老夫妇俩一个念想。

  没想到的是,也不知道是这名字起了作用还会什么,薛渡慢慢长大,这身子骨渐好,身强体壮不比正常人差,甚至还有超出。

  反倒是薛舟。

  小时候聪慧,这长大了,也不知道咋滴就变得那么二了。

  这陷阱还没做好,就有猎物送上门来?这运气简直不要太好了,夏国人每一个都忍不住开怀,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就仿佛是预示着他们接下来的狩猎,定然丰收一般。

  夏大王也很是高兴。

  有了这兔子,就算是今天这陷阱里面啥都没有,那也不是白来一次了。

  “这可是肉,你们可都看见了,就冲这个,这陷阱定然能让我们有所获!到时候,我夏国上下,人人吃肉。”

  “可听见大王说的了,都加把劲。”

  “薛渡,你是好样的。”

  夏大王对薛渡好生夸奖了一番。

  薛渡高兴万分。

  一旁薛舟看了,忽地是眼前一亮。

  “弟弟,这兔子撞的是那棵树?”

  薛渡伸手一指。

  “就是那个。”

  薛舟撂下锄头道。

  “我且去守着去。”

  大司空道。

  “你守它作甚?”

  薛舟得意的说道。

  “兔子撞树,不费吹灰之力这猎物就到了手,舟就在那守着,等第二只兔子再来。到时候,大王就有两只兔子了!”

  这番夸夸其谈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细想好像有理,但又好像有些不对。

  夏大王已经呆愣,这是要守株待兔?薛舟这般想法简直清奇。

  “你怎知会有第二只兔子会撞树?”

  “大王且看,有一自然有二。”

  好像还真有道理。

  夏大王简直是苦笑不得。

  “好好挖坑,那树干不如坑大,你挖出来了坑,兔子掉进坑里可比撞在树上的几率大。”

  薛舟仔细一想。

  “有道理。”

  这又被夏大王打消了念头,兴冲冲的去挖坑去了。

  直叫夏大王看的无语。

  大司空都跟着无奈叹气。

  “这孩子,平日里看着也是聪慧,可是怎地时有时无的就有些糊涂啊。”

  夏大王琢磨着。

  “兴许这是犯二了呗。”

  “大王这二是何意?”

  夏大王这该如何解释是好。

  “大王,那陷阱都安置妥当了。”

  “大王要不留人在这看守,明日我们再来?”

  “这陷阱做好了,可是猎物一时半会的功夫怕是不能进洞,在这等着,惊扰猎物,也耽误时间。”

  夏大王自然没有在这等着猎物上门的想法。

  陷阱好用不好用,明天再来兴许也就知道了。

  索性这陷阱布置的也不是十个八个,光是挖坑都有一二十个,不由让人期待成效,当然留人是不成的,谁留在这,弄不好明天都只剩枯骨。

   眼下自然是要回转。

  但是夏大王想走之余,又怕这陷阱不给力,运气欠佳,回头没有猎物掉进洞里,又想了一个法子。

  他让人将那兔子的脖颈划开。

  然后在掩盖好了的陷阱上门滴血。

  直到那兔子浑身上下再也流不出来一点鲜血来。

  “这陷阱,就算是有猛兽来了,掉进去也出不来,弄点血腥味,指不定还能吸引猛兽过来。”

  众人恍然大悟又道。

  “大王的想法是极。”

  如此这般,夏国人才下了山。

  正如来的时候一样,走的时候,夏国人依旧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不时冒出危险来。

  他们手中的竹竿并未完全用完,还留一些,就是为了应对危险。

  猎物自然是想要的。

  但是送上门来的,有危险的猎物,还是不要的好。

  回去之后,要走近路,远则怕是天黑到不了夏国。

  就自梁国边缘而过。

  远远瞧着,就见到梁国田中一群人在劳作,夏刺看了一眼,似乎看见了熟人。

  “那可是寡人老丈?”

  田耕上站着一人,身边还跟着一人。

  只见旁人在那劳作,他倒是在那观摩。

  大司空年纪大了,但是眼神却很好使。

  “正是梁王。”

  夏刺有些犹豫,碰见了老丈人,是不是要上前打个招呼?

  恰在这时候,梁王身边的侍卫也看到了远处一群人,也道。

  “大王,远处有人。”

  梁王眼睛都不睁开,就往远处瞄了瞄,惊疑。

  “咦,那可是寡人女婿?”

  “好像正是夏王。”

  梁王眼睛太小,本就没睁开的眼睛又眯了眯。

  “他身后那些人是夏国人?那人手上提着的可是一只兔子?”

  侍卫直勾勾的看着,看了半晌的时间,才确定。

  “大王好眼力,好像正是,瞧着这样子是从小羊山上下来的,他们去打猎了不成?”

  梁王听闻舔了舔嘴唇,那小眼睛再眯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

   “什么打猎,显然我这女婿是来看我来了,许超,快去,快将寡人的贤婿请来,再告知宫中备膳,寡人这贤婿既然来了,可不能慢待。”

  “是!”

  许超冲着夏刺一行人,撒腿而去。

  大司空远远的瞧见了,看了看兔子,又看了看夏刺,半晌忽然张嘴。

  “大王,跑吧。”

  夏大王后知后觉纳闷道。

  “怎地?”

  只是等到夏大王纳闷完了之后,已经来不及了,许超已经到了跟前了。

  鲁艾哀叹了一口气,说出来了一句文绉绉的话语。

   “焉有兔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