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寡人拿回去喂狗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069 2019.07.01 00:33

  夏大王带着鲁艾与公高直奔鲁艾家中而去。

  到了鲁艾家中之后夏大王才发现,鲁艾这家里也是不成样子

  。

  小野猪拱来拱去的,弄的那是一片狼藉还有骚味。

  这倒是没听鲁艾埋怨过。

  看大王琢磨着,人家鲁艾没怨言,那也不能就一直安置在这里,回头就得给这些小野猪弄走,反正养猪的人选已经找好了。

  公高看见地上那些闹哄哄的小野猪的时候,就已经是目光如炬。

  无需夏大王开言,公高就好像已经锁定了目标了。

  “大王,何时开始?”

  他先拱手冲着夏刺问道。

  夏刺道。

  “你若准备好,随时都可以。”

  公高点了点头,然后就见到他再一次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工具,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就抓住了一头小野猪的后腿,直接就拖拽到了跟前来了。

  小野猪那是一阵凄厉的嚎叫。

  奈何这东西太小,哪能从公高的手中挣脱的出去?

  公高身后就摸了摸,似乎是在确定一样的。

  而后自言自语了一下。

  “倒也未有什么区别。”

  夏大王与鲁艾都忍不住别过头去,那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公高我行我素,根本就不管身后两人,只求把身前的事情做好。

  他逮着那小野猪犹豫了一番。

  转瞬就给那小野猪按倒在了地上。

  之后,上去一只脚就踩住了小野猪的脑袋冲着夏大王问了一句。

  “大王,可要全割?”

  夏大王赶紧摆手。

  “不用。”

  “哦。”

  答应了这么一声,公高麻溜的就开始干活了。

  鲁艾与夏大王还是忍不住好奇,抬眼去看了。

  只见公高把那小刀拿起来,那是手起刀落,先是划上一刀,然后一挤。

  再然后一扯一割……

  伴随着小野猪的嚎叫声,那某些东西就被取了出来了。

  便被那公高随手丢在了一边。

  手段行云之流水,简直令人眼花缭乱。

  再将那割开的口子往里挤了挤,这便撒开了那小野猪。

  小野猪挣扎着站起来,然后又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已经懵了,它怕是没想到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它就已经失去了猪事的可能。

  鲁艾赞叹。

  “这手段……”

  算是找着手艺人了。

  换做是他来,就算是有这样的工具,那无论如何也是做不来的。

  然而公高做完之后,丝毫都不耽搁。

  伸手就去抓另外一头小野猪。

  小野猪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兄弟之前经历了什么,下场同样如此。

  片刻的时间就给这两个小野猪都完成了不可逆转的仪式。

  那公高舔了舔嘴唇。

  抬手就要去抓第三头。

  夏大王赶紧道。

  “这个不用!”

  三只公猪,夏大王要留一个啊,如果连这个都给阉割了,那还怎么做种。

  这个得留着。

  公高依言停手。

  但是怎么瞧着那眼神里头,倒有些意犹未尽呢。

  看样子是好不容易施展一次手艺,怕是不好收手了。

  “好了,辛苦你了。回头寡人便让人将你的封赏送去!”

  夏大王说道。

  “谢过大王。”

  公高拱手说道,但是停顿了一下,却又开口。

  这一开口,令人吓了一跳。

  “大王,听闻王宫之中还有男丁?王宫焉能让男丁随意出入,便是侍卫,那也不该如此。不过若是阉割之后到就没了顾忌。大王若是开口,公高可为薛侍卫净身,保准三天下地可走。”

  瞧他这振振有词的模样。

  好像是理当如此。

  话说回来,确实也是这样。

  按照夏大王的身份来说,倒是合规。

  可是夏大王哭笑不得,即便是他愿意,那也得问问薛舟才行啊。

  那薛舟愿不愿意还是两说。

  薛舟愿意,薛大夫也不一定愿意啊。

  薛侍卫变成薛公公?

  那可真令人啧啧称奇拉了。

  谁能想到,这公高阉个猪,竟然还能把主意打到薛舟的身上去。

  瞧着这还不是一天两天,估计还早就那么想了。

  这如果让薛舟知道了,怕是当场的时间就能急眼,定然能把之前跟司寇干架的劲头拿出来。

  好好跟这公高掰扯掰扯。

  “寡人宫中还有一头公狗,你要不要也……”

  “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司寇跳性,阉割之后,无论先前如何都会老实。”

  夏大王咧了咧嘴。

  也不知道这公高到底是啥出身,怕是夏大王的王宫里,除了他夏大王之外,公高恨不得把所有的雄性都给阉割了。

  “咳。”

  鲁艾终于看不下去了,赶紧干咳了一声。

  “公高且先回去吧,劳烦你一遭。”

  公高点了点头,也看出来了夏大王没那意思,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原本想直接走的,但是临走之前想了想,将那从小野猪身上割下来的四个东西,转瞬就要拿起来,看这样子是要带走的了。

  鲁艾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

  但是夏大王开口了。

  “这东西留下。”

  “大王要这等物什作甚?”

  公高没开口说话,倒是鲁艾诧异问道。

  何用?

  夏大王其实也没啥。

  “也没什么,好歹也算作是肉。寡人拿回去回头喂狗!司寇劳苦功高,早前那豕肉就没能尝上分毫,索性给它点好处。”

  鲁艾点头。

  “原来如此。”

  公高拱手。

  “公高本以为大王不要,这倒也是一道好菜。既然大王要拿去喂狗,那便作罢。”

  公高没这么说之前,确实想的是把这玩意拿回去喂狗。

  正如他自己说的一样,丢了也是丢了,不如给狗吃了。

  可是公高这么一说,夏刺忽然想起来,其实这玩意还是一道美食。

  撒上一点盐,煎炸煮考那都是不可多得的。

  但是关键的是,夏大王做为后来人,经过公高这么一说才想起来。

  这公高又怎么知道的?

  “你还吃过?”

  公高肯定经常接触这个,但是他早前阉的不是猪。

  公高似乎是知道了夏大王的想法,说道。

  “吃什么补什么,无论是大豕,还是那豺狼虎豹,公高都有尝过。”

  吓了夏大王一跳。

  还差一点想错了。

  “大王真要拿回去喂狗?其实大王也可以尝试一下,公高知道如何作膳。”

  他这般一说,夏大王坚定的点了点头。

  “喂狗!”

  调料啥都是齐全的。

  夏大王能吃这个?

  真是的。

  说的夏大王差一点就心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