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这一章标题不知道叫啥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56 2019.08.10 23:15

  听到这话,梁王脸上的愧疚展现了出来。

  他上前两步一下子拉住了班城守备的两只手,歉意道。

  “唉,这不怪寡人啊,主要是你现在身为班城守备,而寡人为那梁国大王,这若是被有心之人说是你与寡人勾结,许郡你便不好交差,所以你与寡人的这份情谊便只能放在一边,小甜甜,是寡人对不起咱们这份情谊啊,不过今日,寡人一定要与你抵足而眠!”

  说着梁王深情的望着眼前的守备。

  守备抽出一只手来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脸上也带着笑容。

  只是忽然抬手将那梁王的手臂甩到一边去了。

  转瞬就重新坐在了那主坐之上。

  他装佯怒冲着那梁王说道。

  “好了,一把年纪了,少与本官来这一套!还有,那小甜甜莫要再叫了,让旁人听见了,说不得怎么笑话呢。”

  难不成两人之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才令守备如此?

  实际上情况不是这样的。

  班城守备名曰萧田。

  那所谓的小甜甜不过是梁王的戏称罢了。

  但即便是戏称也能看的出来,两人关系非同寻常。

  也正是如此,梁王能大摇大摆进这班城府衙,实则少有人知道,守备萧田与梁王其实有同袍之宜。

  很久之时,当初还没有夏大王呢,梁王曾入碎国军伍之中,那时候便与萧田相识。

  这个小甜甜的戏称,便是从那一刻叫起来的。

  只是后来梁王要回梁国继承大王之位,便与以往的同袍断了联系。

  萧田继任班城守备之后,才知梁王乃为梁国大王,本有情谊在身,私底下便也长聚了几次。

  只是梁王轻易不来府衙寻这萧田。

  正如他所说一般,为了避嫌,担心徒惹麻烦。

  听到这话,梁王捋着胡须哈哈大笑了起来了。

  “不错,不错,毕竟都一把年纪了,也罢。想当初你我年轻之时开开玩笑也就罢了,现如今老了,当真是有点不合适了。”

  一听梁王这么说,那班城守备也感慨了一下。

  “是啊,一晃也这么多年了,想当初你我二人同在军伍之中的时候,那能想过还有这么一天啊,遥记得你梁戈,出了那军伍之后一去就没了音讯,哪曾想竟然是回到梁王继承那梁王大位去了……”

  梁王也笑了。

  “当初你们都劝寡人留在军中好留守升职,哪知道寡人当不了那官啊。

  毕竟寡人乃为一方诸侯……”

  “得了吧,你梁国就那么大一些,连你那女婿都不如。”

  “那寡人也是一国之主……”

  同袍之情谊,只言片语很难诉说明白。

  虽然看似互怼,但三言两语之后,两人都不由的大笑了起来了。

  至少当初在那军伍之中的时候,谁也没能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天。

  不过说道夏大王,那萧田倒也说道。

  “你那女婿倒是有些本事,那瓷器可是不俗,以后你这个岳丈怕不是要多多仰仗你那女婿。”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瓷器的好处来,萧田身为守备自然也不例外。

  他还言道。

  “而且你这女婿到也会做人,那瓷器铺子开业之时,差人送了瓷器在班城上下打点,都送到本官这里来了。那送来的瓷器,本官可是喜欢的紧啊。”

  梁王摇了摇头。

  “瓷器虽好,但你是不知这其中多有弊处,到底还是年轻从未考虑清楚,瓷器这么好的东西拿了出来,焉能不令人眼红?

  那这块地来说,若非寡人还有你这个同袍,能在班城当家做主!怕是这块地,就落入旁人之手了,到时候,尽数麻烦。”

  顿了顿,梁王又继续道。

  “说到这个寡人就来气,他尚且知晓为班城各处送上瓷器打点,可是这瓷器都开卖了,寡人都不知道他夏国竟然产出了这瓷器来了。

  竟不知事先告知于我,也好为他谋划,真不知道他将我这岳丈放在哪里。”

  梁王气呼呼的,女婿不尊重自己,可见不太高兴。

  萧田就笑了。

  “毕竟只是你女婿而已,又不是你梁国太子。”

  这就让梁王不服气了。

  “一个女婿半个儿,他父王早就没了,夏国就他一根独苗,难不成还不是寡人儿子。”

  “你定然是不知道做了啥事,令你那女婿见你有阴影。”

  梁王不满了,豁然站了起来大声嚷嚷。

  “不就要了他点东西,寡人是他岳父这不天经地义……”

   这一站起,怀中掉出来了一个东西来了,叮叮当当,打碎在了当场。

  “哎呦喂,可惜,可惜。”

  萧田笑问。

   “这东西那来的?”

  梁王一撇嘴。

  “在我女婿那吃茶顺手揣在怀里的,怎么就给摔了!罢了,回头再让他送几个。”

  萧田笑了。

   “你啊你,就你这幅德行,谁当你那女婿多半也是怕了。”

  顿了顿,萧田又道。

  “好了,你要地,那地自然就给你了,本官稍后开一个文书,让你女婿回去把钱送来即可,此刻还在当班,你还有何时?若是无事,便别留了。

  那哪日我若是有空,到你梁国坐坐,至于闲话……”

  萧田一笑,这班城是他治下,多的不敢说,身为守备,这班城就是他的一言堂。

   梁王笑道。

  “去寡人那做何,不如去我那女婿那,我那女婿有一身本事,做那膳食的手艺出类拔萃,独一无二,我儿梁寒在那学习,等学成之后,好开个膳嗣到时候遍布碎国上下,好为我梁国强国之策……”

  梁王还对夏大王的忽悠念念不忘呢。

  怕是夏大王早早晚晚都得遂了他的愿了。

  只是显然这话梁王只是顺嘴一提。

  而后便严肃道。

  “这地被你插手,旁人自然无可奈何。但心思不端之人,自然不能轻易就这么便宜了我那女婿。

  寻常手段轻易也就能打发了却,但寡人就怕有人铤而走险,此事还需你多多护卫,了却这些麻烦!”

  萧田佯怒。

  “我这府衙,难不成是为你梁国为你夏国开的不成?”

  “嘿嘿。”

  梁王不以为意的笑了。

  萧田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那你回去且告诉你那女婿。

  本官有意上门做客,过上两日,劳烦他招待一番如何?”

  “如此甚好,那寡人便回去了。”

  走到大殿门口,忽然梁王回头看着萧田道。

  “对了,既是做客,该不会空手而来吧?”

  说完大笑而去。

  萧田气道。

  “好你个梁戈,好事全都让你占了!本官为你那女婿震慑宵小,还要带礼?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梁王太气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