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这是逼着寡人发展一下日化行业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96 2019.08.02 22:42

  薛舟为表忠心,力挺夏大王,断然是不能看着夏大王被那妇人给轻易糟践了。

  他有这话一喊出口。

  那妇人绕着圈上下左右打量了一下薛舟。

  “哟,就你这小身板,怕不能在小妇塌上滚三滚,明日就得要人给你端汤送药。”

  薛舟哪试过这般羞辱。

  怒道。

  “还要端汤送药?怕不是你吧。不信你来试试!”

  那妇人咧嘴一笑,口中一口黄牙。

  “试试就试试!”

  “来啊。”

  “来啊。”

  “屋中有榻。”

  “要榻作何?...........

  薛舟面色涨红梗着脖子,喊出来的声音嗓门可大。

  妇人轻笑。

  “呸,你好不要脸。”

  薛舟不明白,打一架就是了,哪打不是一样?什么要脸不要脸?

  “快走,快走。”

  夏大王看不过去了,忙喊着公高等人迈出这间铺子,这妇人难缠绝不是对手。

  鲁艾走之时,还上前去将薛舟给拽走了。

  连那牙人都不甘于人后。

  便是出了那铺子,那妇人还在身后嗤笑一声。

  “亏得还是个男人,一个个没大本事。”

  公高就无辜了一些。

  薛舟还在那犟呢。

  “司徒,你拉我作甚!那妇人嚣张,舟欲要给她点颜色看看的。”

  他这般一说出来话来,顿时让夏大王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了,那牙人忍不住道。

  “这位侍卫,你可不是她的对手。”

  “胡说,舟臂膀之上能跑马,双肩之上可站牛!怕她不成。”

  大司空捋着胡须,做为过来人语重心长的冲着薛舟道。

  “你还年轻尚且不知其中厉害,莫说如此了,就算是你再强壮三分,一人可敌国,便也不是这女人对手。”

  “啊?”

  薛舟挠着头。

  “这女人竟然这般厉害不成?”

  “可厉害着呢。”

  “可也见她平平无奇啊,不过是肥硕一些。”

  “平平无奇?”

  夏大王笑道。

  “你怕是不知道,不止这妇人,便是换做其他妇人来,你也不是对手。”

  “怎会如此?”

  “任你健壮如牛,难不成还能耕塌了地不成喽?”

  “哈哈!”

  夏大王的形容词,薛舟一时之间不能明白,倒是叫大司空等人朗声大笑,他们倒是听明白了。

  一并夸赞道。

  “大王好形容。”

  便是那公高也都咧嘴笑了两声。

  薛舟更是挠头了,不是打架吗,怎么又扯上了地和牛,不明白这个,但听几人慎重以待,算是记下了,妇人凶悍!

  有这插曲之后,那牙人再引着夏大王来到了另外一边,接下来的事情就正常的许多了。

  一上午的时间忙碌,夏大王参考大司空几人的意见,总算是找了一个还算是满意的铺子。

  与那主家立了契约交了钱,这铺子暂时就属于夏大王的了。

  无论他在这铺子之中作何,都无人管问了。

  另外值得一说,那铺子尚且不小。

  稍作收拾便能合用。

  “回头找两人过来收拾一下,然后将东西拉过来。”

  “那要尽早,省的耽误时间!”

  铺子租下来了,大司空不想浪费,因为那租铺子的价钱看的实在是让人心疼,这每一日少做耽误就要去掉不少钱。

  那牙人道。

  “这契夏大王暂且收好,若是有事,可来找。若是无事,我便离去了。”

  “好好。”

  夏大王忙将那之前约定的钱数交予了那牙人,分文不少,那牙人更是高兴的冲着夏大王拱手。

  “你可自去,不过还要劳烦问上一句。”

  “夏大王要问什么?”

  钱财到了手,牙人很乐意为夏大王解答一些问题。

  “寡人想要买些东西,不知道到何处去寻,到好请教一下你……”

  有钱就是好,不过一上午的时间,夏大王便将所有的东西都做好了。

  那铺子租好了之后,夏大王又带着人在那班城之中晃悠了片刻,采买了一些东西之后,便等上马车与众人开始回那夏国了。

  马车就是方便,来的时候比牛车要快数倍。

  这回去的时候速度自然也是极快的。

  不过午后一些,一行人就从班城回来。

  马车交予夏国猪官。

  猪官瞧见那马匹身上大汗淋淋,怪为心疼,好生埋怨了夏大王等人一番。

  在她心中。

  似乎这些牲畜,远比夏大王这些人物来的重要,且是永远。

  不过这也让人放心。

  小丫头年岁不大,倒是能把这些牲畜给照看好的。

  见她埋怨,夏大王大手一挥。

  “待到以后我夏国更加富裕,到那时会有更多牛马,到时候便给你升官!从猪官升到大猪官,再遣一些人手来,都听你的调遣。”

  小丫头白了夏大王一眼。

  夏大王这画大饼的功夫,怕是唬不住人家的眼。

  “你派谁给我?夏国拢共就那么多人!是亥亥还是小午?”

  她说的这倆名字,是倆小孩。

  常与她玩闹,一个才三岁一个才四岁。

  瞧得出来,夏大王这是被鄙夷了一番。

  夏大王摸了摸鼻子,灰溜溜走了,殊不知他走后这小丫头暗地里乐呢。

  “我若是成了大猪官,就让他俩过来,一个给我牵马,一个给我喂牛。到时候本大猪官就指挥他们干活!”

  想想都令人觉得舒坦。

  “大兄。”

  “寡人早上走的时候,教你的那道菜现在可有所得?”

  “有些不够明了,正想请教大兄。”

  “这样,你等下做出来寡人尝尝,再看可有不妥之处。”

  “是。”

  夏大王绝对不是因为饿了,忽悠小舅子让他去给自己做饭。

  而是真心为他好,想要他学好这门手艺。

  并且支持他的爱好。

  这其中绝对没有掺杂任何私心的。

  毕竟是大兄啊,就这么一个小舅子,夏大王不免为其操劳。

  打发走了小舅子之后,夏大王美滋滋找来自己媳妇。

  “王后快看,看寡人为你从班城带来了什么来了。”

  “大王?”

  “你来看,寡人为你买的脂泽粉黛。”

  “大王这是作何,又乱花钱,奴要这些东西作甚……”

  王后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说完之后,却忙不迭的捧着东西就钻进了国库当中去了。

  夏大王嘿笑两声,知晓那王后心中不知道有多美了。

  话说回来,又有哪个女人不爱这些东西的?自古以来如是。

  只是夏大王之前没有条件,现在有了点条件,倒也不能委屈着自家王后了。

  当然了,几百钱的花费,倒也让人心疼的。

  不过花在自己媳妇身上倒是值了。

  知晓媳妇这是去‘化妆’去了,夏大王稍等了片刻,忍不住钻进去国库之中瞧了一眼。

  “啊!”

  不一时国库之中传来了一声惊呼之声。

  只见,夏大王一头虚汗灰头土脸的钻了出来。

  身后还跟着有些幽怨的王后。

  “大王,好看吗?”

  王后悠悠的道,似乎是等着夏大王的夸奖呢。

  但夏大王吞咽了一口唾沫。

  颤声道。

  “好看,好看!”

  就夏大王这反应就知道,好看个鬼。

  事实正是如此,那所谓的脂泽粉黛,擦在脸上一片惨白。

  原本自家媳妇多好看,现在弄的跟幽灵一般。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化妆品?”

  夏大王恶寒,早知道他打死都不浪费这个钱。

  “看来这是逼着寡人早晚有一天,发展一下日化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