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夏大王要干架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100 2019.07.04 23:53

  胥子车脚不离地,众人埋头走路,不大一会的功夫就出了夏国,看那方向正是直奔古国而去。

  可是刚走出这夏国,薛舟就觉得胳膊发酸。

  这胥子车好歹也算是一个精壮的汉子,他身材虽说不算是魁梧,但是那身子骨也是说重不重说轻不轻。

  长时间架着倒也让人感觉吃力。

  这一会的功夫,薛舟就感觉一条胳膊吃不消了。

  薛舟就道。

  “换个人来架着他,这狗东西,人不见得高大但是这体重可是不轻,压得舟胳膊发酸。”

  “我来。”

  薛舟说完之后,芈仲与那嫪栗就打算与薛舟和那卢让换换,好让两人也歇歇。

  “呜呜。”

  胥子车的嘴巴还是被堵上的,那嘴里发出来呜呜的声音来。

  正要换人的时候,忽地薛舟挠了挠头。

  “不对啊。”

  “为何不对?”

  他似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到是叫旁人好奇。

  就听薛舟纳闷的说道。

  “为何要我等架着他?我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能让他跑了不成?”

  “这倒也是。”

  鲁艾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那便让他自己走好了。”

  “为何要让他自己走着?”

  鲁艾看了薛舟一眼,道。

  “那你要如何?难不成再盘剥一番?”

   那胥子车听闻,忙的摇头,一阵呜呜直叫。

   却见薛舟忽然呵呵一笑。

  而后直接趴在了那胥子车的身上。

  “岂能如此便宜他?这路途尚远,倒不如叫他背着舟,好叫他知道脚底下的功夫厉害。”

  在那胥子车愣神的时间里。

  薛舟说罢,一巴掌拍在了那胥子车的脑袋上道。

  “快走!”

  胥子车还没动弹,到是让众人一个愣神。

  随后那是哄然大笑。

   薛舟这法子想的……

   即便是少有言语的旬庆,也都抿嘴说出来了话来。

  “你还找了个人骑来。”

  薛舟洋洋得意,自觉这也算是聪明了一回,倒是高兴不已。

  他这般如此,让剩下的这些个人在那起哄。

  “先背你二里路,再换我们。”

  “我也想歇歇脚,薛舟你可不能独占了。”

  “你这人骑着可还舒服?”

  薛舟道咧嘴道。

  “舒服,舒服极了!这脚底可算是松快了。”

  众人这般笑话,直叫那胥子车悲愤不已。

  奈何,做为阶下囚,却是根本没有选择的道理。

  到那古国十几里路,就在薛舟出的馊主意之下,竟是真的挨个把夏国人给背了一遍。

   再等到那临近古国的时候,胥子车只觉得自己两腿发软,已经走不动道,这帮夏国人真的太凶残了,直叫胥子车折磨的,那都要口吐白沫了。

  只觉得干脆不如死了算。

   好在眼前家园就在前方,总归是能让人松了一口气了。

  只是到了那古国跟前,刚进境内,鲁艾示意了一下,芈仲便扯着嗓子吆喝了起来。

  “古国胥子车偷盗,被我夏国夜半擒个正着,可有活人,快来赎人来了!”

  “古国胥子车偷盗,被我夏国夜半擒个正着……”

  这般吆喝,也算是一遍一遍不绝。

  倒也算的上是示众了,便让这古国之人好好的听着。

  他们这般如此,自然很快也就惊动了那古国之人了。

  不多时的功夫,鲁艾一行夏国人便在那古国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下,走进了古国之内。

  倒也不知道,那结果如何。

   ——

   “快走!”

  鲁艾大喊了一声,这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原本趾高气昂走进古国之内的众人,不得不狼狈而出。

  鲁艾原本束好的头发,披散开来,老脸上一直抽搐。

  再看旁人,一样也没好到哪里去。

  甚至于薛舟脸上还有不少的血印,一看那就是被妇人挠的。

  到也不知道这一回的功夫,这是发生了什么。

  然而显然这等情形,可叫众人气得不轻。

  鲁艾恨恨的跺脚。

  一边使劲的提着自己的裤子,一边手指着古国的方向恶骂道。

  “一群泼妇,不知廉耻!你们,你们……你们等着。”

  旁边的众人也是脸色涨红。

  尤其是那嫪栗的脸上,竟然被人咬出来了牙印。

  “这群古国人,实在是不讲道理!简直欺人太甚。”

  “我等本意来,原本是要好好商量,谁知那古王竟然指使那般恶妇做这等事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司徒,眼下该如何是好?”

  鲁艾紧了紧自己的裤腰带。

  老脸上的脸皮是一个劲的发颤。

  最后道。

  “走,回去禀告大王,好叫这古国知道我夏国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让他们等着。”

  “走!回去找大王去。”

  夏国众人打哪来,便又打哪气呼呼的回转了回去。

  这般模样,怕是这其中之事不详。

  “什么?竟然还有这等事?简直气煞寡人了!”

  “大王,正是如此,那帮古国人实在不讲道理,原本鲁艾要与他们好好说道的,那知他们不仅倒打一耙,还让恶妇出手,弄的我等是狼狈不堪。”

  夏大王气的手指头发颤,指着鲁艾就道。

  “扒你裤子了?”

   “是啊,大王!”

  鲁艾哀怨一声,屈辱可见一般。

  “咬你嘴了?”

  “求大王做主啊,咬嫪栗那老妇恐怕得有七十啊,嫪栗尚未婚配,这要是传出去……”

  嫪栗那是声泪俱下。

  夏大王手指着薛舟。

  “薅你头发?”

  “大王啊,她们不仅薅舟的头发,她们还……”

  “她们还如何?”

  “她们还踢裆!”

  怪不得薛舟一路走来,都是夹着腿的。

   夏大王听闻,气的那是胸膛起伏。

  再看其他人,那个脸上都是带了彩的。

  “简直是岂有此理!”

  夏大王气的都上头了。

  他是没想到古国人这样无赖,牛没要来不说,还压根就不承认这件事情,甚至还说那胥子车内外勾结带来夏国人是抢他们来的。

  更甚于见到夏国来人都是精壮,还带着那竹签。

  那古王自知鲁艾等人不好与妇人动手,便让那些妇孺上前欺辱他们,才使得鲁艾等人才这般狼狈不堪。

  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这简直就是打夏大王的脸面啊。

  夏大王一气之下喊道。

  “来啊,传寡人令,将我夏国精壮都给叫来,便把那竹签锄头都给寡人带上,寡人要与他古国开战!”

  待到众人匆匆忙忙出去。

  夏大王狠狠的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了一声。

  “干!”

  (感谢疯儿来煮茶,紫迷琂倾,两位大佬的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