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归梦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你是妖孽

归梦卷 采福文 2252 2021.05.04 18:29

  “是啊!老爷,怎么能让小姐嫁给一个淫贼呢?他都把人家姑娘肚子给搞大了。”丫鬟小蝶也开腔替小姐鸣不平道。

  “死丫头!你给我闭嘴!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再多言,小心我把你给卖了。”墨老爷回头怒恶盯着小蝶,训斥道。

  “爹,你对小蝶发什么火呀?你应该对那个混蛋发火才是。”墨白护着小蝶,转移了目标。

  “行!走!爹这就去给你讨个公道。”墨老爷应下,大步朝着厅堂走来,二女也紧随其后。

  “你个逆子,气死我了。给我狠狠的打...”周老爷看到了墨家人,腔调氛围更高涨了些许。

  “周兄,你这是在干嘛呢?”墨老爷露出一丝假笑,入门问道。

  “墨兄,惭愧啊!惭愧啊!家门不幸,这逆子做出了伤风败俗之事,真的是辱没周家的声誉啊!给我打,打死算了。”周老爷义正严辞,感慨苦情的演绎道。

  “爹啊!饶了孩儿吧!啊!疼啊!我快不行了!娘亲,救我啊~!别打了,我要死了...”周伯仲趴在地上,!入戏已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

  “周兄啊!不能再打了,再打就真打死了。你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墨老爷连忙劝说道。

  “是啊,老爷。不能再打了。你总的问问玄儿这件事有几分真假,不能全听信了谣言呀。”周夫人顺势规劝道。

  “这打了半天,一点伤都没见到,莫非,这周家少爷是金刚不坏之身。”小蝶小声在墨白跟前嘟囔着。

  “周玄!你说,你是不是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周老爷再一次难以启齿的质问着。

  “爹!那江辞她纯粹就是污蔑!”周伯仲趴在地上,继续上一次的回应。

  “污蔑?一个女子拿自身的清白去污蔑你?”周老爷继续上次的问话。

  “爹爹,我真的是被冤枉的。那江辞和我有仇!她上次还要杀我呢?”周伯仲低着头趴在地上。有了些许困意。

  “她江辞为什么要杀你?你是不是对人家做了苟且之事?”周老爷装做羞恼,继续质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爹,你要相信孩儿啊。孩儿怎么可能会喜好一个江湖术士呢?再说我也打不过她啊。”周伯仲继续趴着解释,不过语气低沉了许多。

  “哦?你说这女子是江湖中人?那她为什么要杀你呢?”周老爷赶紧问道,他已经有些快演不下去了。

  “玄儿?玄儿?你怎么了?”周夫人看出了周伯仲垂下头,不再应声,赶忙跑过去,蹲下身察看儿子什么情况。

  “娘。我坚持不住了。”周伯仲闭上了眼睛,带着微弱的鼾声。

  周夫人本以为是玄儿新加的戏份,想要配合。可看着儿子竟然睡着了,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老爷,都怪你!玄儿他昏迷过去了。要是玄儿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啊!”周夫人悲情哭泣演绎起来,真的是有模有样。

  “啊?这?快快去找大夫!”周老爷不知情,心头一惊,赶忙吩咐仆人。

  “周兄,你啊!弟妹,莫要惊慌,小女自幼喜爱习读医书,懂得一些医术,不妨让小女给周贤侄诊治诊治如何?”墨老爷连忙迎上前说道。

  “我看这周少爷就是装的。小姐,你不妨给他点颜色瞧瞧。”小蝶在墨白耳边低声咕哝着。

  “墨老爷,不用了。还是先把我儿抬回床上,再医治吧。来,你们几个快把少爷抬回房间!”周夫人婉拒,命仆人把少爷抬走。

  “周夫人,不必这么麻烦了。我已经看出了周公子的病情了,只要小施手法,便能让他醒过来。”墨白已经走了过来,她怎么可能轻易错过这个取消婚事的机会。

  周夫人还没来得及阻止,墨白已经蹲下身子,伸手到周伯仲后颈处,施展一股真气,灌输他体内,去唤醒他沉睡的大脑。

  周伯仲感受到这一股暖流的涌入,他的意识开始恢复清晰,他很快便醒了过来。

  他打了个哈欠,仰头第一眼看到了娘亲还蹲在自己跟前。

  “娘,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吗?”周伯仲流露出一丝倦意,慵懒说着。

  “周少爷,果然是大肚量!好气魄!这也能睡的着。小女子真是佩服佩服啊!”墨白在周伯仲的身后,嘲弄讽刺道。

  “谁说我睡着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睡着了?是你!...”周伯仲狡辩说着,回过头看到了墨白那副鄙视自己的冷艳面容。

  “是你?你,你是周伯仲?上一次你不是...”墨白鄙视的神情立马变得震惊起来。

  “墨小姐,太好了。你可以给我证明,我是被冤枉的。”周伯仲立马站起身,打断了墨白继续的话。

  “玄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伯仲是谁?你怎么认识的墨小姐?”周夫人疑惑望着二人,询问道。

  周老爷和墨老爷也投去了一头雾水的目光,小蝶却在惶恐不安的情绪中,她和墨白可是亲眼目睹,周伯仲被江辞一剑刺穿心脏,化为灰烬的。

  “娘,玄儿是读书人当然是有字号的,对外孩儿一直都是字号“伯仲”相称的。我和墨小姐相识也是因为上一次被那个江辞追杀才认识。对吧?墨小姐。”周伯仲一心想要证明清白,现在机会来了,因此说话也有些激动。

  “啊?对。上一次也是偶遇周公子,但却是不知你是周家少爷。也不知那女子为何要杀你?她说你是妖孽?也不知你们到底有何恩怨?”墨白现在心里除了震惊惶恐外,更是猜不透周伯仲到底是人是妖?

  “那江辞肯定是有病!上次说我是妖孽,要杀我。这次又说她怀了孕,还非赖在我身上,骗了我好多银两。墨小姐,你觉得这可能吗?”周伯仲极力想要证明清白。

  “那女子是挺奇怪的,周公子,你也是。你们之间到底有何瓜葛?也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墨白看着周伯仲急于想证明自己,她倒是想探个究竟。

  “墨小姐,不管你信不信,我与她就只见过两次面。如果我和她真有什么恩怨,那也是上一世的事情。”周伯仲见墨白不肯为自己说句公道话,索性也不想再过多解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玄儿,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赶紧给墨小姐道歉认错!”周夫人当然明白墨家今日来的目的,朝周伯仲呵斥道。

  “娘,我为什么要给她道歉啊?”周伯仲回头看向娘亲,表情变得五味杂陈,他很费解这豪门世家的套路。

  “孽障!你闯了这么大的祸,现在闹得满城皆知。墨小姐和你有婚约在身,你不应该跟人家道歉认错吗?”周老爷忍不住大声训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