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章 康斯顿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4464 2017.07.13 11:30

  等康斯顿终于到达平钩镇的时候,他已经没什么心思去想艾维斯的事了。一路上柯林不停地催促他再赶紧一些,这是个死脑筋的孩子,莱昂诺大人叫他跟紧康斯顿,尽快到达平钩镇,柯林就不停地在康斯顿耳边催促,简直恨不得日夜兼程。康斯顿叫他闭嘴,多休整一会儿,柯林就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一同前来的侍卫杰洛几乎要忍不住去揍他了,结果柯林吓得结结巴巴的,但还是坚持说道:“可是,可是莱昂诺大人说要尽快……”这下杰洛也被他弄得没脾气了,他又不能真的揍他。

  这一路的快马加鞭叫康斯顿浑身酸痛,现在他只想要一张柔软的床,好能让他一觉睡到太阳高照,但凯恩爵士却派人来热情地邀请他一定要参加晚宴。

  “实在不必如此费心,”康斯顿说道,但还没等他继续将拒绝的话说出口,来者就说:“晚宴已经筹备好了,只等您入席。”

  康斯顿还能说什么呢,他只好把接下来的话咽进肚子里,穿着经过一路的风尘仆仆,而变得皱皱巴巴的衣服前去赴宴。

  当他走进那低矮的场地时,里面的宴会早已开始,一群人大声呼喝着笑骂。麦酒桶早已开启,架子上的烤野猪也已经被切掉了一半。

  坐在首席上的“独眼鲨”凯恩·奇爵士大声道:“来,来。看呐!咱们的主角康斯顿大人终于到啦!”

  康斯顿没说话,他打量着独眼鲨。凯恩大大咧咧地展示着他失去的左眼,那里变成了平滑的凹坑。他光秃秃的脑袋上有着大大小小的疤痕,整个人看上去健壮又凶悍。康斯顿以前听说过他的名号,据说在多年前的潮头岛叛乱中,凯恩爵士带领着士兵驾驶尖头梭子船,在半夜偷袭叛军,那一战他足足毁掉了叛军三十条大船。自那以后,凯恩“独眼鲨”的名号就响了起来。

  “我想您不会介意我们先开席了吧,毕竟我们可不知道您究竟在哪个点到。为了您我们已经连开了两天的宴席,如果您还没来,我们还打算继续开下去呐。”独眼鲨大笑着说道。

  “不,当然不介意。”康斯顿找了个位置坐下,他现在厌烦透了,一点儿都不想和独眼鲨玩这个充满了胡言乱语的示威游戏。

  “你在看什么?小子!你在想我这只眼睛是怎么没的吗?”独眼鲨粗声粗气地对柯林咆哮。

  这可怜的孩子又开始结巴:“我,我……”

  “得啦!”独眼鲨打断他,“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另一只眼睛是怎么留下来的!我猜你一定见过费迪南大人对吧?”

  柯林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康斯顿不动声色地往前挪了挪,挡住了独眼鲨的视线。

  “呸!”独眼鲨轻蔑地啐了一口,“那你应该知道他有个强悍的老爹,而他老爹给他生了个漂亮的妹妹。”

  “我那时候就在他老爹手下干活儿,那可真是个鲜嫩的美人儿!”独眼鲨讲话开始颠三倒四起来,“我说,你见过他女儿没?”

  这指的应该是艾娃·霍拉德,康斯顿想着,费迪南大人的妹妹,曾经也是个出了名的好颜色。

  “你最好不要见过。”独眼鲨又灌了一大口麦酒,“不然你就得丢掉眼睛啦!我那时候看见她啦,结果脑子就像是被鼻涕虫吃空了,我就那么跟了上去,顺顺当当地一直跟到了房间外,结果那房门把她挡住啦,我走到门前,准备解决掉她的侍女,好踢开那道碍事儿的门再瞧瞧她。结果她老子来了!”

  “你猜怎么着?那他妈是浴室!他老子气得想宰了我,可我他妈什么也没瞧着,就得为此丢命!”独眼鲨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可后来别人把他给劝住了,老子好歹为他干了那么多年!”

  “他就说,‘好啊,那就饶了你的命。既然你眼睛不老实,那就用不着再要这眼睛了!’然后他就拿剑那么一挑,”独眼鲨用割肉的匕首比划着动作,嘿嘿笑道,“老子的眼睛就这么他妈的飞出来啦!”

  柯林打了个寒颤,他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杰洛忍不住低声对康斯顿说:“大人……”

  康斯顿阻止道:“继续听。”

  “敬咱们伟大的国王陛下一杯!”独眼鲨突然举杯,众人只好跟着他一起举杯。

  独眼鲨也不管别人的反应,他咕咚咕咚吞完酒液后继续大声说道:“那时候还是个王子的曼德森陛下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他说,我虽然有罪,但毕竟没有达成,就留下一只眼睛吧。”

  “要是两只眼睛都没啦,我就得死啦。我之前那样的恳求他,好叫他绕我一命,我可是啥都没捞着啊!可他还是要我去死!这他妈都没有曼德森国王的一句话好使!”独眼鲨突然转向柯林,“你说!他是不是太狠啦!”

  “呃,”柯林脸上几乎要淌下汗来,“是有一些,律法规定没达成的……”

  独眼鲨对他的律法不感兴趣,他看柯林的眼神更轻蔑了,他又转向康斯顿:“您说呐?”

  “要我说,”康斯顿慢条斯理道,“您这是活该。”

  房间内的气氛突然凝固起来,杰洛忍不住把手按到剑柄上。独眼鲨仅剩的那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但康斯顿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

  过了一会儿,独眼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老子所有的事都是应得的!”

  紧绷的弦突然松了下来,晚宴继续。但这简直像是一场群魔乱舞,几个男人喝醉了酒,他们挥舞着餐具相互比划。独眼鲨坐在上面哈哈大笑,仿佛将康斯顿一行人遗忘了一样,这也正和他意。康斯顿避开人群在角落里匆匆填饱肚子,他现在饥肠辘辘,没兴趣参与他们的“餐叉决斗”。

  晚宴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康斯顿来到给他安排的住所,却完全歇不下来。

  “您是在为凯恩·奇爵士而烦恼吗?”杰洛问道。

  康斯顿点头。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杰洛皱着眉回想,“简直就像是……癫狂的……我见过的最疯癫的囚犯也没有这样的。”

  “或许吧,但我们只是来监察的,管理权还在他手上。”康斯顿说道。

  “也是,从这点上来看我们也不必烦恼。”

  但康斯顿烦恼的不是这一点。杰洛已经回到自己的住所,康斯顿在黑暗的房间里苦恼地思索。他看不出独眼鲨的立场。虽然在席间独眼鲨为国王举杯,又说国王救了他连同性命的一只眼睛,但康斯顿可看不出他有哪怕一丁点而对国王的尊敬。独眼鲨对着他们三人也一样,两种态度混乱纠缠,叫人分不清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康斯顿可不相信独眼鲨那一番连开了数天宴席的鬼话。而且,独眼鲨在席间讲了那样一个故事,谁也不知是真是假,他又究竟有什么目的。

  如果康斯顿来这真的只是为了做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监察使,那么独眼鲨和他的故事与康斯顿毫无关系,但康斯顿不是。哪怕他已经远离了暮谷城,来到这里。

  他无声地长叹,然后翻身睡去。

  第二天一早。独眼鲨闲得发慌似的,硬要带着康斯顿几人去逛逛平钩镇。这一圈转下来,康斯顿倒是看出来了,这里虽然被称之为镇,但也顶多算得上是一个大一点的渔村罢了。道路坑坑洼洼,田地少得可怜,房子又老又旧,架子上搭满了需要晾晒的破旧渔网,它们被太阳晒过后散发出一种古怪的鱼腥味儿。这让康斯顿感觉到熟悉,曾经在他最困苦的时候,他也做过捕鱼的生计,那可不是一段美好的日子。在海上讨生活要比在泥土里翻食儿危险得多,辛苦一天下来往往也只够刚好填饱肚子,如果渔网破了,那还得额外付出一笔开支。最不幸的则是渔船翻了。如果沉到海底则万事皆休,如果侥幸活下来了,也不值得庆祝。康斯顿曾亲眼见过被救上来的渔民绝望地嚎啕。这船如果是租的,那么侥幸逃生的渔民就背上了一辈子也还不清的债务,如果是自己家的,那么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具,也不得不走上前者的道路。

  “男人们呢?”杰洛忍不住问道。这一路上除了独眼鲨的手下,他们一个青壮男人也没见到过,耕地的、推磨的,全都是老人、小孩还有妇女。

  “你想见男人?行呀。”独眼鲨瞟着杰洛,“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男人。”

  独眼鲨带着三人来到海湾,湿凉的海风带来海洋独特的味道,这比村子里的腥臭味儿要好闻得多。康斯顿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这海湾又尖又窄,向南边弯出一道圆滑的弧度,看起来简直像一把弯钩。

  “在那儿,”独眼鲨指着远处几乎要看不见了的几个小黑点,“所有还能下水的男人都在那边了。这几个是还没来得及开远的,再过一会,就连这几个也都看不见啦。”

  “怎么全都下海了?”康斯顿问道,哪怕是渔村,也不至于这样,村子里现在连一个十岁以上的男孩儿都找不到。

  “这儿可没多少可以刨的土地,”独眼鲨回答,“不去下海,就统统饿死。”

  康斯顿继续询问:“他们的船多大?”

  “最小的那种,您瞧瞧水下。”

  独眼鲨来到一块挑起的礁石上示意,康斯顿跟了上去。海水还算清澈,康斯顿直接望到了海底,下面竖起了一块块乌黑的岩片,高低不齐。康斯顿吸气,这样的礁石丛,稍大一点的船都得触礁。柯林好奇地攀上礁石,但杰洛站在下面没有动,礁石向前挑起,探出海面,但上面的地方可不太大,四个人都上去就太拥挤了。

  “这才是钩子呐。”独眼鲨嘿嘿笑道,“您想好要怎么建设这儿了?”

  “不,”康斯顿直起身,“这里仍然由您负责,我只是负责监察。”平钩镇这样的情况,土地贫瘠,海湾又不能停泊大船,捕鱼的数量注定有限,穷困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恕我多嘴,这些岩石无法毁掉吗?”柯林好奇地问道,他是最后上来的人,正挪着脚步试图找一个更清楚的位置。

  “小子,它们恐怕比你的脑袋还硬。”独眼鲨回答,他看向康斯顿,说道,“我倒是有个更靠谱的方法。曼德森陛下口袋里的金币还够用吗?”

  “您想从国王陛下的口袋里掏金币?”康斯顿若有所思地看着独眼鲨,“陛下更在意这里能往他的口袋里填多少金币。更何况还有格林顿大人管理着国库,想叫他为了平钩镇而掏钱,这可不大容易。但换个方式说不定能行。”

  “什么方式?”独眼鲨说到一半,突然开始咆哮,“不要站在我左边!”

  “啊?啊!”刚刚挪到了独眼鲨左侧的柯林被吓得一抖,他险些跌到海里,但独眼鲨揪住了他的领子,柯林虽然没掉下去,但他双脚悬空的在海面上晃悠,他的脸已经被勒得发红了。

  “放,放开我!”柯林翻着眼白挣扎。

  “你确定?”独眼鲨开始狞笑。

  “凯恩大人!请把他放到地面上。”康斯顿上前一步,如果独眼鲨现在松手,海里那些尖头礁石会要了柯林的命的。

  “康斯顿大人,”独眼鲨转眼又变了脸,他呵呵笑道,“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呐。”

  杰洛也跳到礁石上,他的剑已经拔出了一半,但康斯顿又把他给按下去了,这里可不是个动武的好地方。

  “凯恩大人,您确定要这样跟我谈吗?”康斯顿紧绷着脸道。柯林的脸已经涨紫了,真等他们谈完了,柯林的小命恐怕也保不住了。

  “啐!还有这么个家伙!”独眼鲨好像刚刚才想起手上还拎了个人似的,他手臂上虬结的肌肉隆起,轻而易举地就把柯林拎了回来。被丢到礁石下平地上的柯林伴着咳嗽大口地喘息着。杰洛赶忙过去扶他。独眼鲨倒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康斯顿大人,”他又咧嘴笑了笑,“等您准备好了,我们再谈谈。”

  “还有,”独眼鲨缓慢地扫视着杰洛和柯林,狞笑道,“不要站在我左边!”

  独眼鲨大摇大摆地走了。

  “这个疯子!”杰洛低声怒骂。

  康斯顿轻柔地拍着柯林的后背:“你先回去休息吧。”

  “杰洛,”康斯顿唤道,“你注意一下晚上回来了多少渔民,别太明显。”

  杰洛怔了一下,严肃道:“好的,大人。”

  康斯顿又在平钩镇里逛了逛。除去其他杂用的房间,居住用的屋子一共有一百一十四间,十六间被废弃,三十间独眼鲨和他的手下的,还有三间是康斯顿几人住着的。没有独居的老人,每一户都有女人和孩子。就算数错了,康斯顿想,这里也有不少于六十户人家。

  到了夜晚,杰洛来到康斯顿的房间。

  “三十人左右……”康斯顿低声自语,“这数目不对。”

  “我们需要上报吗?”杰洛问道。

  “不,不必。”康斯顿轻呼一口气,微笑道,“凯恩大人在跟我们装疯卖傻,但这事儿要是说明了,我们可能就走不出平钩镇了。回去吧,把这件事忘掉,然后睡个好觉。”

  送走了杰洛侍卫后,康斯顿微微眯起了眼,艾维斯已经收到了一份由他转交的大礼,而现在,他就快得到第二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