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柯林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3222 2017.08.19 11:27

  “哦,这样看起来可真不错。”柯林的手上拿着几片长木片,那是他之前削好的,地上还散落着一堆木片、小刀、麻绳以及尚未处理的木料。柯林坐在一块被削平了底端的圆木上,胳膊肘支在膝盖上,挽起的袖子下露出略有肌肉的手臂,这比起他之前是健壮了不少,但比起坐在他左边的戴纳来说,还是瘦弱的仿佛一掰就折。

  头发灰白的戴纳蜷坐在矮木墩上,看上去有些佝偻,但柯林却知道当他站起来时有多么的高壮威武,发怒时看起来又有多么的可怕。

  戴纳花白的头发上粘了些碎木屑,脖子微微向前探,粗灰的眉毛打起结,看起来认真又严肃。他的两只粗拙的手掌正摆弄着一只用长木片编织得歪歪扭扭的木筐,手指笨拙而小心地给木筐收着边。

  等待完成后,他眯着眼咧嘴笑起来,把它递给柯林。柯林接过木筐,认真的打量着这个不甚美观的作品,然后对戴纳翘了翘拇指,用十分佩服的语气说道:“棒极了!我就一直做不好这个,能帮我再做一个吗?”

  戴纳十分开心地点了点头:“好,好。”然后拿起地面上的木片,准备去做第二个。

  柯林站起身,他拉住戴纳。戴纳疑惑地抬起头看他。

  “活动活动再做吧。”柯林扭了扭脖子,在矮木桩上坐得久了,乏得厉害。

  戴纳站起来,学着柯林活动了两下,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感觉,然后又坐下捡起那些木片。

  好吧,柯林想,不是每个人身体都像他这么脆弱。他继续掰着肩膀,那里酸痛得厉害。

  “谢谢你。”倚着门框的耐尔德真诚道。

  “这没什么。”柯林摆摆手。

  为了保证艾维斯的计划毫无差错,耐尔德和戴纳不得不搬到艾维斯新规划的房子里,虽然那房间不输于他们原本的家,而且艾维斯给他们挑了离渔民们最远的房子,但戴纳还是很不适应,这里的人对他来说还是太多了些,而且并不友好。

  他们被限制起来不得远离,一天两天还好,但时间久了,耐尔德已经难以哄住戴纳了。而同样被限制的柯林却在这段时间里和戴纳成为了朋友,在戴纳刚刚越来越狂躁的时候,柯林想办法安抚住了他。

  在刚开始的时候,柯林对戴纳同情又惧怕,他其实想着要离戴纳远一点的。柯林从村民那里听说了戴纳的疯病,柯林真心实意地同情着这种遭遇,但他也恐惧戴纳会伤害自己。

  但有一次,柯林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闲逛的时候,他只在森林外围,村民们捡拾柴火的地方闲逛,他的情绪一直低落,如果再要整日憋闷在房间里,恐怕会疯掉。柯林出神地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得有些远了。哪怕是相对平静的森林,对柯林这个纯粹的文职来说都太过危险了。在他还在出神的时候,已经悄悄地靠近了危险。

  有什么东西“嗖”地飞过来,贴着柯林的脚劈到地上。柯林吓得惊叫一声,他向远离它的方向跳开,然后才注意到那是利斧,而一条翠绿的粗带正绕着利斧弹动卷曲。柯林定了定神,那哪里是什么粗带,那是一条翠绿的蛇,三角形的脑袋被斧子劈开了一半,紧紧钉在地上,但柔软滑腻的身子仍然活着,在地上,在斧身上拍打,最后紧紧缠绕到斧柄上。

  柯林出了一身的冷汗。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走了过来。柯林抬起头,他认出来那是戴纳,但他的心里没有了恐惧,他感激极了。

  “谢谢,谢谢你。”柯林语无伦次地说。

  戴纳咧嘴笑着,他看了看柯林,没说话,他又取出一只匕首,将那蛇头砍下来后用匕首钉在地上,然后才拔出斧子。蛇的身子仍然没有死去,击打纠缠着戴纳的手腕,但他毫不在意地把失去头的蛇身挤干净血,然后缠成一团递给柯林。

  “给,给。”他说,脸上带着纯真如孩童的笑容。

  戴纳比柯林足足高了一个半头,他的手上都是蛇血。但柯林竟没有害怕,他感激着这个大个子,并且很容易的感受到了他的友好。从那以后柯林就试探着与戴纳交往,并且在这过程中越来越喜欢这个憨傻的大个子。

  戴纳一点都不危险,柯林想,危险的是那些对他指指点点的渔民。

  戴纳仍然蹲坐在木桩上,低着头认认真真地编制着木筐。

  “耐尔德。柯林,你也在啊。”毕维斯走过来。

  几人相互打了个招呼,毕维斯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戴纳,说道:“艾维斯大人撤销了限制,只要不离开黑水口就好,还有,不要靠近军营。”

  “啊,真好!”柯林脸上泛出笑意来。

  毕维斯点点头:“我还有别的事情,先走一步。”

  “带戴纳去林子吗?”柯林看向耐尔德。

  耐尔德点点头:“我去拿点东西。”他转身进了屋。

  “戴纳。”柯林叫起来仍专注地编着木条筐的戴纳,“可以去林子里了。”

  戴纳眨了眨眼,欢喜地笑起来,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筐,筐。”他说。

  “筐不着急。”柯林接过他手中刚刚开了个头的筐放到一旁。

  “我们?”戴纳歪了歪头。

  柯林听懂了,他说道:“我就不去了,你和耐尔德一起去。”

  “去做你的准备去。”柯林催促他,“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戴纳听话地进屋去了,没过多久他就和耐尔德一起走了出来。

  “兔子。”他说,“给你。”戴纳给了柯林一个拥抱。

  “好的,带只肥兔子回来,我们可以炖着吃。”柯林拍了拍他的脊背。

  柯林准备送他们到林子外面,但几人刚刚出了门,就撞见了刚来过的毕维斯。

  毕维斯没等几人招呼,他迅速地靠近拉住几人,声音又急又低:“从林子里,逃出黑水口,要快!”

  “发生什么事了?”柯林低声问道。

  “迪恩的军队背叛了艾维斯大人,他的军队已经控制住了这里,快去平钩镇,把这消息告诉康斯顿大人。”毕维斯看上去严肃极了,“维德可不是艾维斯大人,为了防止泄密,他会杀了你们。快逃命去,逃到平钩镇,找康斯顿大人!”

  戴纳一脸茫然,耐尔德不知所措,柯林咬了咬牙:“那别人怎么办?”

  毕维斯催促:“你们不会被立马注意到,现在跑还来得及。别人已经来不及了,快走,别磨蹭!”

  “您和我们一起走吧。”柯林劝道。

  毕维斯苍白着脸笑了笑:“我是挂了名的人,如果不见了,他们会到处搜捕,你们也别想逃掉。我替你们掩盖痕迹,但不知道能隐瞒多久,快跑吧。”

  耐尔德抓住柯林的胳膊:“我们做不了什么,走吧。”

  “祝您平安。”柯林深深地看了毕维斯一眼,然后转向戴纳,“戴纳,我们现在开始玩一个游戏,我们要很快、很轻地穿过森林,而在这途中,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也尽量不要说话,等我们走出去,谁发出的声音最小,谁就赢了。”

  戴纳开心地点了点头,然后紧紧闭上了嘴巴。

  柯林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经历这种逃亡的日子。森林里比他想象得还要危险。耐尔德和戴纳做起来轻松简单的事情,到了他这里就变得笨手笨脚。更何况,他们逃得急,耐尔德和戴纳换了猎装,但柯林还是一身宽松的便服,他只能撕下布条绑好,勉强叫它们不拖沓他的步伐。如果没有耐尔德和戴纳,恐怕柯林早就死在森林里了。

  白天在森林里奔走,晚上睡着冷硬的泥土,开始几日他总是睡不着,太硬了,而且很冷,开始的几日里他们只敢在白天生火,到了晚上就得熄掉,他们担心火光引来追兵。但几日后他们就不再这样做了,如果没有火焰的震慑,野兽会比追兵更可怖,而柯林也不再睡不着觉了,他累得只要躺下就会失去意识。

  短短几日柯林就变了个模样。他从未经历过这种生活。比森林里艰辛生活更熬人的是黑水口的情况和身后那不知所在的追捕。

  戴纳仍然是无忧无虑的样子,耐尔德却越发暴躁,虽然他压抑着自己。

  “你说,他们真的会杀了我们吗?”耐尔德拨着篝火。

  这也是柯林的疑问,他们当时被毕维斯催促着,被他的话和急迫的情势搅乱了思绪,但是这几日后,柯林已经冷静下来。戴纳和耐尔德算什么呢?他们在那些上位者的眼里只是无知的村民。自己又算什么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可以算得上是艾维斯的反对者。维德真的会为了隐秘而进行屠戮吗?但柯林也说不准,他不了解维德,谁知道他会不会是那种残暴的人?

  不管柯林这么想,他现在都只能给耐尔德一个答案:“有时候,那些穿金戴银的人们会为了自己手中的权势,去屠戮人命。”

  “可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什么都没参与呀!他们要打就打他们自己的,关我们什么事!”耐尔德拔高了声音,但紧接着又抑制下去。

  “我们都没有参与,但我们住在这里,就有可能了解到一点什么。如果我们接触到了他们的敌人,那些大人物们当然也不吝于对我们威逼利诱,然后我们可能知道的那点什么,可能就会导致对他们不利的结果。”

  “可能!”耐尔德道,“从头到尾都是可能!就为了一点可能,他们就要杀了我们?”

  “就为了一点可能。”柯林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