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康斯顿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4690 2017.07.28 12:03

  当使者带来艾维斯即将到达平钩镇暂作休整这一消息的时候,康斯顿刚刚享用完他的午餐。腌咸鱼的腥咸味儿还在他的口腔中有所留存,不知怎么的这竟叫他想起了血的味道。

  他安顿了使者,然后去通知独眼鲨,这里可还是他的地盘。在这之后,康斯顿又去找了柯林,这个被莱昂诺大人派来跟着他,有些死脑筋的孩子。

  柯林被独眼鲨吓了个够呛,这几天几乎都不怎么出门,这样倒是方便了不少,要不然为了瞒着他做那些事情可真够麻烦的。康斯顿毫不怀疑,如果没有自己和杰洛,独眼鲨会毫不犹豫地将柯林扔进海里来解决这个麻烦。柯林不应该参与到这些事情里来,他最好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离开这里,只有这样他才是安全的。

  “柯林。”康斯顿叹气,柯林坐在一张又小又破的椅子上,他的脸色苍白,眼神有些涣散。在那一天他险些被独眼鲨扼死后,柯林在康斯顿和杰洛的劝说下,在屋子里休息了几天。柯林其实完全不必要一直紧跟着康斯顿的,那本就是莱昂诺大人为了防止康斯顿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而做的一小道保障,但恐怕莱昂诺也没想到独眼鲨凯恩·奇爵士会是这样一个人,否则他就不会派柯林跟着来了,他天性单纯的像个孩子,实在不适合去跟这种人打交道。在柯林终于打起精神准备执行他的职责后,独眼鲨为未来保证计划的安全,再一次去恐吓他,有时候是派他的手下,有时候是独眼鲨亲自上阵,他们当着柯林的面砍下猎物的脑袋,在柯林躲避那喷溅的鲜血时大肆嘲笑他。有一次正巧被康斯顿撞见了。

  独眼鲨一只手抓着正在滴血的砍刀,另一只手提着灰羊脑袋,那颗头颅睁着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恐惧,原本顺滑的毛被血液黏成一绺一绺的。独眼鲨的脸上带着被喷溅上的鲜血,他对柯林狞笑:“小子,世界就是这样,你砍不掉别人的脑袋,就会被别人砍掉脑袋。你想被砍掉脑袋吗?”他看起来随时可能抬手砍掉柯林的脑袋,而且似乎很乐意这么做。

  可怜的柯林脸上冒出汗来,他何曾经历过这种恐怖的威胁。康斯顿把柯林带回屋子里,他简单地安抚了柯林后准备去找独眼鲨谈谈。独眼鲨冷笑:“如果你有办法解决掉你的小可怜儿,我也懒得费这番力气。我更愿意彻底的解决掉这个麻烦。”

  独眼鲨不接受康斯顿提出来的温和办法,他要保证他的秘密绝对安全。康斯顿只能去劝说柯林,叫他最好少出门,如果柯林真的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那么那些人手上的刀可就不只是恐吓了。

  “我希望你回到暮谷城去。”康斯顿劝说。

  柯林显出些迷茫的犹豫,他看上去痛苦极了:“可是莱昂诺大人……”

  “柯林。”康斯顿打断他,“莱昂诺大人叫你跟紧我是为了什么?”

  柯林痛苦地摇头。

  “如果平钩镇有什么事务,那么你跟着我,可以帮我做记录,同时也可以学一些经验。可是你看,平钩镇荒芜成这样,我们在这里没什么好做的。我因为有任命而无法离开,可你完全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康斯顿耐心地劝说道,“如果莱昂诺大人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他就不会叫你前来了。而且,莱昂诺大人的年纪也不轻了,我是他的副官,而你是他的随侍,但现在我们都离开了,很多事情莱昂诺大人就只能自己处理了,他的身体吃不消的。”

  柯林显出挣扎的神色,他从来都是一个听从命令的好小伙,从来没做过这种算得上是违抗的事情。

  “而且凯恩爵士看起来越来越疯癫了,你在这里很危险,就算是为了你的安全。我把你带到了这里,我得保证你能够安全。回去吧。”康斯顿恳切道,“回去吧。”

  柯林动摇了。

  康斯顿替柯林备好了马匹行李,备好了一切用得上的东西,又和杰洛一起叮嘱了柯林一打的注意事项。柯林需要自己回到暮谷城,杰洛得留下来,而独眼鲨不会派人的,这事儿甚至得瞒着他,如果他真的派了人,那康斯顿倒要担心这家伙会不会半途把柯林处理掉然后自己跑回来了。但不管怎么说,柯林回到暮谷城都比留在这里安全。

  在柯林离开的第三天,艾维斯带着他的人马到达了平钩镇。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艾维斯轻快地下马,给了康斯顿一个有力的拥抱。他们达成共识后不久就不得不分离,但之后的信件来往中,两人已经渐渐熟识。

  “虽然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和你谈谈,但我想你现在更想去房间里休息。跟我来。”康斯顿道。

  “好极了。”艾维斯大笑,“看起来你深有体会。”

  “凯恩·奇爵士在我刚刚到来的时候就带我去参加了他已经进行到一半的晚宴,而那时候我只想要一张床。”康斯顿边走边说,“他在宴会上又怒又笑地主动讲述他的眼睛,这是个不可同于常人来交往的人。”

  “所以我们需要好好地谈谈他,他现在在哪?”艾维斯问道。

  独眼鲨并没有出现,他似乎把这一大队的人都看做了空气,但那些沿途的壮汉所表露出来的可不是这个意思。

  “在海岸上。据他所说,你们早晚都得谈谈,但既然不是今天,他又何必赶着来见你。”康斯顿回答。

  “我猜他原话肯定不是这样。”艾维斯打量着周围,杰洛正给艾维斯的手下哈罗德指引方向,“另一个呢?我记得你还带了个人过来。”这本是随口一问。

  “我叫他回暮谷城了。”康斯顿轻描淡写道。

  艾维斯惊愕地看着他:“你在暮谷城还有什么事要处理吗?他是你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不,他是莱昂诺大人的随侍,这里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

  “也就是说你完全不能够信任他?那你还叫他走?还叫他回暮谷城!你知道那是谁的地盘!”艾维斯难以置信地看向康斯顿。

  康斯顿再一次强调:“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段时间里他几乎都呆在屋子里,顶多逛逛屋后的院子。”

  艾维斯勉力压低声音,他质询道:“你怎么能保证他什么都不清楚!他和你一起来到这儿,你做所有安排的时候他都在,万一他知道了呢?不用说全部,只要是一点就足够麻烦的了!为什么不把他留在这里!等到一切结束后,他照样可以安安稳稳地回到暮谷城,去做他的小随侍!”

  “他与此事完全无关,他不应该卷进来。”康斯顿坚持道,“到了,我们先进屋。”

  艾维斯大步踏进书房,他把披风甩到椅子上,转头看向正在关门的康斯顿:“我想我们必须要好好地谈一谈了。”

  “正有此意。”康斯顿在他对面坐下。

  “但在此之前,告诉我那个小侍从走了多久,什么路线。现在把他追回来还来得及。”艾维斯居高临下道。

  “你不会知道的。”康斯顿毫不示弱,“不要牵涉无辜者。”

  艾维斯的眼里燃起怒火,他向前倾身,双手压在桌子上,极压迫、极缓地说道:“我以为你头脑清醒。康斯顿·斯图亚特。我希望你没有忘记你的出身,你知道我们现在不是在进行一场游戏。而你,最应该清楚,一点细微的疏忽将带来怎样的溃败,结果又是多么的不可承受。”

  “我当然头脑清醒,所以我还记得无辜被牵涉会带来什么样悲剧。”康斯顿抬头直视着艾维斯,不容置疑道,“柯林在这里很麻烦,他走了对我们都好。我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房间里静默下来,空气开始变得厚重,艾维斯死死盯了康斯顿一会儿。

  “你在担心失败。”艾维斯一字一顿道,“你怕我们失败了而那小子被牵扯。”

  康斯顿没有说话。

  “如果我带着你这种心态,我就绝对不会参与进这些事情里来。”艾维斯站直身,他俯视着康斯顿,“它让你变得软弱,康斯顿。瞻前顾后,一事无成。”艾维斯转身走向门口,在他的手搭上房门把手的时候,康斯顿开了口。

  “所以要像你一样,谨慎到冷酷无情。”康斯顿平淡的语气里隐含讥诮,“亚梭尔为什么会被王城护卫追杀?别告诉我那是曼德森为了泄私愤。”

  艾维斯顿了一下:“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他打开门走出了书房。

  太阳西行,阳光从康斯顿的脸上移开,他坐在阴影里,左手大拇指一下一下的摩挲着食指指根。过了好一会儿,他起身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康斯顿带着艾维斯与独眼鲨会面。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昨天发生的事情。独眼鲨大大咧咧地坐在位置上,看见艾维斯后冲他咧嘴一笑:“艾维斯大人,盼望与您见面许久了。现在,先让我送给您一份礼物,算是对您的金币的小小回报。”他后半句话说得狰狞又血气,仅剩的独眼中闪着危险的寒光。艾维斯身后的哈罗德身体紧绷起来,他的右手已经按到了剑柄上。

  “带过来。”独眼鲨扭头示意他的手下,一旁的大汉拖过来一个人,那人狼狈地摔在地上,口中发出“呜呜”的痛呼。

  “柯林!”康斯顿又惊又怒。

  柯林闻声抬头,他的嘴被塞住了,脸上满是细小的划伤和泥痕。柯林看见康斯顿后开始剧烈地挣扎,口中“呜呜”大呼,眼睛里满是求助和希望。

  “放开他。”康斯顿一边说着一边上前。

  “您请便。”独眼鲨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康斯顿蹲下给柯林松绑,柯林结结巴巴地说:“大人!我刚走,他们,他们突然就抓我。他们,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上去惊恐又茫然。

  艾维斯挑了挑眉。独眼鲨露出一个带着血气的笑:“我想您一定是同意我的做法的。”他又转向康斯顿,“康斯顿大人,如果不是看在您的面子上,这小子早就被野狼啃干净了,连根骨头都剩不下来。”

  “多谢您了。”艾维斯道。

  康斯顿沉默不语,他的脸色看上去可怕极了。

  “小子,别看啦!你的好大人和我们是一伙儿的。”独眼鲨冲着柯林狞笑。

  “什么?”柯林可怜巴巴地看向康斯顿,这个可怜的孩子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了,把他交给我吧。我会带着他离开,等一切都结束后再把他送回去。”艾维斯开口道,“没人会伤害他,他只要安安分分地待着。”

  康斯顿只能默认了,到了这个地步,柯林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去了,他安抚了柯林几句,叫杰洛陪着他跟着艾维斯的手下离开了。

  “海边的进度如何了?”艾维斯问道。

  “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独眼鲨回答,“只要您别断了金币。我为您干活儿,您给我报酬,这很公平。”

  独眼鲨舔了下嘴唇,眼神如长刀淬火:“为以防万一,我再次向您重申我的诉求。我要,艾娃·霍拉德。”

  “我既然应允,就不会反悔。”艾维斯点头。

  独眼鲨大笑:“我喜欢这样。走,我带你去看大坝。”

  他在收敛着自己,康斯顿一路上都在观察着独眼鲨。他并非全然疯癫,所以他把试探放在自己身上,而面对艾维斯的时候,收敛着来。他是一个有目标的人,一个有目标的人,又怎么会全然混乱呢?康斯顿不动声色,但他已经确信了独眼鲨更危险的一面,他会在有能力的时候放纵自己的欲望,但在不可能的时候,适当地收敛。这比一个完全的疯子要更可怕。

  很快就到了海边,不远处的海面上已经露出了一条灰白色的脊线,一道道人影或背或抬着泥土砂石在上面行走,脊线在缓缓生长。

  一如之前康斯顿的信件所说,一切都很顺利。

  “我们不需要消融所有的礁石。”康斯顿道,“我们只需要消融出一条,只有我们知道的通道。”

  “我带了地图,我们回去商讨一下。”艾维斯对独眼鲨道,“您是海战的行家,还要请您帮忙。”

  “明天吧。您可以带着海图来找我,就在之前那个房间。”独眼鲨眯着眼睛看向不远处正搬着石头的壮汉们。

  艾维斯没有强求,他带着康斯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一路上他都在沉思着什么,等到走进房间后,才第一次开口,他低喃道:“费迪南。”

  “您不会真的打算将艾娃·霍拉德交给他吧?”康斯顿看向他。

  艾维斯没有回答,他反问道:“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霍拉德家不是可以放弃的力量,现在他们是敌人,但是当你坐上王位后,他们就会是你的朋友。”

  “你以为费迪南是这样的人?”艾维斯摇头。

  “他当然不是这样的人,但他不只是费迪南,他还是霍拉德家的掌权人。”康斯顿道,“动荡之时,你必须联合霍拉德。大陆上可还有别的国家。凯恩·奇不是个可用的人,我们的合作只能止步到你拿下曼德森,否则他会成为你的麻烦。”康斯顿并非为了报复独眼鲨,说实话他的这一行为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从他的立场上来看,把柯林抓回来在正常不过了。康斯顿所言发自真心,多日来的相处足以叫他看清独眼鲨的野心,他所想要的绝不只是艾娃。

  “那么你打算拿他怎么办?”艾维斯问道,“他可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

  “他的人手不多,等一切结束后,暂时稳住他,然后处理掉。”康斯顿道。

  “康斯顿。”艾维斯古怪地看着他,他带着不可思议感轻轻摇头,“你竟是这样的想法。‘无辜者’全然无辜,而其他人罪有应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