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康斯顿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3223 2017.08.21 11:27

  康斯顿将那纸条仔细地卷好,收进胸前的口袋里。那是莱昂诺大人传来的信息,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只是一个联系方式,一个,走私海盗的联系方式。那是莱昂诺大人给他准备的生路,如果失败了,他可以借此逃出达克林家的势力,隐姓埋名地过上一辈子。

  康斯顿呼出一口气,他将手掌搭在门把手上,轻轻一推,阳光便从缝隙倾泻下来,然后铺满一室。

  平钩镇已经大变模样,四处军营驻扎。那些隐秘的、庞大的谋划终于到了即将开始的时候,但康斯顿的心里却奇异的平静。

  直到发生了小小的骚乱。

  独眼鲨大步走过来,他的手上拎着一个人。那人衣衫破旧脏乱,后领被独眼鲨拎着,不得不弯着腰踉踉跄跄地跟着他走。在他们身后,几个独眼鲨的手下押着两个被绑住的人一起走过来。

  康斯顿拧起眉。

  独眼鲨的颧骨青了一块,他的脸皮抽动着,看起来像马上就要爆发的火山。他走到康斯顿面前:“您在这儿啊,康斯顿大人。瞧瞧您的小可怜!”他将右手拎着的人拖过来扔到康斯顿面前。

  跌倒在地的人咳喘了几下,他抬起头:“康斯顿大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康斯顿心里一惊,那是柯林,但他本该在黑水口,怎么……

  “你最好快点儿说完,然后我就能宰了你了。”独眼鲨一脚踩上柯林的小腿。刚刚站起来一半的柯林再次跪倒。

  康斯顿抬腿,脚尖钻向独眼鲨的小腿,在他用力踩断柯林的骨头前将他逼开。康斯顿扶起柯林:“怎么回事?”

  独眼鲨冷哼一声:“好啊,他归你了。”他转身就走。

  “不行!”柯林大呼,“把他们俩放开!”

  独眼鲨转身一拳挥了过来,康斯顿及时将柯林向后拉开两步,独眼鲨的拳头正停在柯林的鼻尖前。

  “你要做什么!”康斯顿喝道。

  “怎么?你三个都想要?”独眼鲨阴霾地盯着康斯顿。

  “他们俩是谁?”康斯顿问道。

  “他们是我的朋友,没有他们俩,我就死在半路了。”柯林回答。

  “把他们交给我,你要他们有什么用。”康斯顿盯着独眼鲨。

  “与你无关!”独眼鲨越发暴躁阴霾,“别管得太宽了!”

  “自然有用,比如,泄愤?”不远处尼维勒走过来,他看着独眼鲨青了一块的颧骨,嘴角牵起。

  独眼鲨捏紧了拳头:“小子,你想尝尝看吗?”

  “我有代行的勇士,为何要和莽夫粗鲁的翻滚?”尼维勒冷笑。

  “懦夫!”独眼鲨啐了一口,转身准备带着他的人离开。

  “请把人留下,凯恩爵士。”康斯顿阻拦住他。

  “我也如此认为。”尼维勒不紧不慢地补充道,“还是你觉得有把握,把他们带出这里?”

  周围的士兵已经隐隐包围了这里,独眼鲨和他两个手下是没办法带着人突围出去的。但康斯顿却暗觉不好,绕向那两个被捆着的人那边。

  “好啊,就把他们留在这里!”独眼鲨阴沉道,他一拳捣向被俘者的侧额,“给你留在这里!”

  康斯顿从侧面挡开了独眼鲨的手臂,他的拳头从被俘者的颊侧滑过。

  “凯恩·奇!”康斯顿喝道,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发麻,独眼鲨的武力不是他能抵挡的。

  康斯顿紧张地看着独眼鲨,他没把握拦得住他。尼维勒则在一旁看着热闹,若非他煽风点火,康斯顿还能劝得住独眼鲨。

  “哼!”独眼鲨阴冷地盯了两人一眼,但他竟没有继续发疯,反而离开了。他的两个手下将人扔到地上,跟着独眼鲨一同离开。

  康斯顿看着被扔到地上的两人,他们都处于昏迷状态,且鼻青脸肿。

  “或许您需要帮助?康斯顿大人,我可以派人来为他们医治。”尼维勒道。现在他倒是彬彬有礼了。

  康斯顿没有拒绝:“那就多谢您了。”他带着柯林回到房间。柯林仍不安而担忧地看着他的两个朋友。

  “不必担忧,他们不会有事。”康斯顿道。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回到房间后,康斯顿问道。

  柯林先接过康斯顿递过来的淡酒,大口饮尽后,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将事情简要地概括了一遍。

  “你见过那位维德将领吗?”康斯顿问道。

  “没有。”

  “他带了多少人?”

  “我不清楚,军营禁止进入,我也一直没有靠近过。”柯林那时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一直有意地避开了这些事情,否则,他就能大概地估算出人数了。

  康斯顿摩挲着指根,唇线绷得紧紧的,柯林只是个边缘人物,因此他几乎什么都不清楚,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逃过来。

  “你先去休息吧。”康斯顿示意侍卫杰洛带着柯林离开,他抓起地图,必须马上去找尼维勒和独眼鲨谈谈。

  “你在开玩笑?”独眼鲨暴躁地捶着桌子,他手上的酒杯直接崩裂开,红色的酒液顺着破裂的杯壁流淌出来,倒像是血一样。

  “事到如今,容不得我们退缩。”尼维勒道,“计划虽然被打乱了,但我们必须进攻。费斯托伯爵大人恐怕也已经暴露,但我们这一支军队仍然隐蔽。”

  “迪恩会将艾维斯大人交给曼德森,以此交换利益,在他押送的途中,我们可以奇袭,将艾维斯大人救出来。”康斯顿一只手撑在桌面上,另一只手在地图上划出线路。

  “不,我不同意。”尼维勒抱着胳膊坐在椅子上,看也不看地图,“那样我们就会暴露,不如直接包围暮谷城,在他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拿下暮谷城,之后一切就简单了。”

  “你以为暮谷城是什么地方?说拿下来就拿下来。”康斯顿俯视着他,“等到维德带着他的军队赶来,我们会遭受内外夹击!”

  “在此之前我们就能拿下暮谷城,曼德森想不到会有我们这一支军队可以长驱直入,暮谷城还没开始备战。况且,你以为曼德森会允许迪恩的军队进入他的腹地?”

  “你在把曼德森当傻瓜!既然迪恩的军队无法进入,他顶多派一支小队押送,为什么不去救人?”

  “又或者,为了保险,曼德森会从暮谷城派人去接收艾维斯大人。因为那个传言,他现在不敢信任那些领主,边境军队得留着震慑他国,他只能从暮谷城派人,那时候,将是暮谷城最空虚的时候。”尼维勒缓缓道,他的眼神沉稳而明亮。

  他早就有了打算,康斯顿意识到。这听上去很不错,但康斯顿不能就这样同意。

  “那只是推测,如果他没有呢?没有拿下暮谷城,我们就没有谈判的资本,艾维斯大人如果死了,我们就没有了名义。”

  “是啊,名义。”尼维勒低笑一声,“名义可以换一个,我们可不是叛军,我们只是为了肃清弑亲的暴王。可惜艾维斯大人没有儿子,曼德森的儿子又不中用,但达克林家还有别的血脉,我记得您好像就认识一个?”

  康斯顿忍不住吸气,他明白了尼维勒血腥气十足的意思,艾维斯确实并非不可替代的。他们只是要将曼德森拉下王座,好瓜分更大的利益,但为了给这不甚光彩的行为披上一层漂亮的轻纱,他们需要一个达克林家的血脉。艾维斯是最合适的一个,但如果他出了问题,他们也不介意换一个遮盖力不那么强的借口。只要有力量,理由再牵强也没有关系,只要有那么一个理由就足够。甚至从某种情况上来说,换一个人会比艾维斯更符合他们的利益,毕竟艾维斯有野心也有能力,而换一个傀儡上去,他们能分到更大的蛋糕。

  而现在,他们盯上了亚梭尔。哪怕他的父亲是个私生子,但他确确实实是达克林家的血脉,到时候只需要改回姓氏就好。

  “您又何必如此为艾维斯着想呢?我记得您和他只不过是因为目的一致而结成的合作关系,而现在,您有了更好的方式,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呢?毕竟,目的才是最重要的,而路径随时可以更换。”尼维勒看上去把握十足。

  他确实把握十足,即使康斯顿不同意又有什么影响呢?军队握在尼维勒的手里,主动权一直在他。而他现在愿意和康斯顿废话,不过是因为看上了远在蓝河湾的亚梭尔罢了。

  康斯顿沉默不语,这件事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坏处,但是……

  康斯顿出了一口气:“您有决断就好。”

  尼维勒笑起来:“合作愉快。”

  一直没有说话的独眼鲨开口了,他越来越喜怒无常,但又好像坚定了什么目标:“我不管你们达成的什么协议,但答应了我的,我一定要拿到手。”

  尼维勒冲他偏头:“凯恩·奇爵士,我们本来就没有利益冲突,自然应当结成朋友的。我们对朋友,一向慷慨。”

  回到房间后,康斯顿疲倦地坐在椅子上,他感到疲累不堪,并非身体。康斯顿将手掌搭在胸前,心脏的跳动沉稳而有力,不急不缓。随着费斯托家族的放弃,艾维斯的命运似乎已经确定。康斯顿和艾维斯的见面确实不多,他们更多的是通过信纸交流事务,但就算如此,他们也已经合作了数个月。但是在今天,听到尼维勒的决断,他竟毫不悲伤,仅有一点惋惜。

  康斯顿想起艾维斯对他的评价:“‘无辜者’全然无辜,而其他人罪有应得。”艾维斯的目光确实锐利。

  但可惜的是他只看错了一点,便满盘皆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