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迪恩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4102 2017.08.11 10:36

  柔软的花瓣交叠成优美的形态,流转的绯红色娇美地舒展着,每一片柔顺的弧度上都流淌着细微的风。夹着这只花朵的手指主人专注地端详着它,暗蓝色的眼睛恍若深情,但却丝毫没有轻嗅一下的意思。

  “陛下。”艾弗里走近花园里的国王。迪恩的手中难得夹着的不是酒杯,而是花朵。

  迪恩仍然专注地端详着那朵花,他已经从他的情报大臣放松的姿态中接收到了信息:“看来您会带给我不错的消息。”迪恩的口吻柔和而平淡。

  “陛下,伯德温·凯斯德利国王已经得知了妮莎小姐所遭遇的事情。”艾弗里道。

  “那么,也是时候将这位小姐送到他愤怒而焦急的舅舅那里了,带着我们的友谊。”迪恩的嘴角显出些微的笑意。

  妮莎在王宫居住的这一段时间,已经足够迪恩了解这位坚韧而通透的女士了,她不是个别扭的人,会很乐意作为芒德斯和凯斯德利之间友好的桥梁。这本就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或许她不希望园丁家族受到损失,但只要她想要帮助她那日益举步维艰的哥哥,就不得不向她的舅舅伯德温国王求助。伯德温势必对巴奈特·园丁倍加厌恶,他不会拒绝迪恩伸来的友谊之手的。或者叫她的哥哥可能会失去一切,或者叫她的哥哥继承缩了水的园丁,妮莎会懂得如何抉择的。仅从她在王宫中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迪恩甚至有些期待这一对父女未来的隔空交锋。妮莎或许不想要这样,但有冷心冷肺的巴奈特和他野心勃勃的王后克莱尔在,为了她哥哥的安全,这位尚且年轻的少女必须拿起武器。

  “别的消息?”迪恩询问。

  艾弗里迟疑着摇了摇头:“还没有确认,陛下。”不确切的消息不能够禀告给国王。

  “是关于王城里那几个杀手的?”迪恩看向他的情报大臣。

  艾弗里承认道:“是的,陛下。”

  “说说看。”

  “那几个杀手,可能是‘空心者’。”艾弗里道,“但他们胸口没有红叶的标记,只留下一道疤。我们排查了附近的城镇,没有发现空心者的痕迹。”

  迪恩眯起眼睛,空心者是对神的信仰的一个微小的、极端的分支。他们狂热地迷恋着心树,乃至一切树木。据说第一个空心者曾经在遭遇危险时,躲避于一株失去了树芯的鱼梁木内,他受此庇护,并接受到启示,于是他在自己的心脏处刻下鱼梁木的红叶标记,将自己视为新的种族,像树一样,哪怕无心也可活。他对人类的态度矛盾至极,他痛恨,或者说仇视着一切人类,却又致力于将人们拉入他的思想境地,要人们加入他的新种族——“空心者”。他不吝于通过杀死任何一个人类来获取传播他思想的资金,同时又极力拉拢任何一个人成为他的同伴。这个组织一经面世就遭遇到了各国的打压,却古怪的幸存了下来,只是转为隐秘。而由于他们古怪的理念,“空心者”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杀手的代名词。

  胸口的疤痕,可能是削去了“空心者”的红叶标记,这个组织出现了变故。但迪恩早就清扫过了他的王国内的“空心者”,他无从得知这些消息。但有一点,“空心者”杀人,必有雇佣。他们杀人是为了金钱。何况,无论是妮莎还是亚梭尔,都没有招惹到“空心者”的机会。

  不会是曼德森,他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至于克莱尔,如果她有脑子,就会将“空心者”到蓝河湾杀人的报酬用来对付他丈夫的继承人,妮莎的哥哥。这要划算多了。

  迪恩眯着眼睛看了看指尖的绯色花朵,将它抛到艾弗里面前,艾弗里伸手接住,他仔细地观察着这花朵,惊讶道:“这是……夹竹桃?”

  迪恩点头。

  “我记得,陛下您早已下过命令,王宫中不允许出现夹竹桃。”艾弗里严肃起来。

  这是出于一位父亲的谨慎。夹竹桃虽然娇美而持久,但它的剧烈的毒素也十分危险。迪恩可不希望自己尚且年幼的儿女在某一日,因为一个疏忽而受到了它的伤害。事实上,不只是夹竹桃,所有的有毒植物都被迪恩隔绝在外,毕竟它们看上去是如此的无害,而且触手可及。从某一方面来说,它们比装在瓶子里的毒药,或是锋芒外漏的刀剑要更加的危险。它们将自己的可怕之处,用美丽而无害的外表掩藏了起来。

  “但它们却再一次出现在王宫。这些我以为,我早已铲除的东西。”迪恩看向前方,眼神暗沉,“一个无知的,单纯的,天真的侍女,将这花朵当做美妙的装饰,带进了王宫。”

  “我会叫她开口的,陛下。”艾弗里行礼道。

  “聊胜于无。”迪恩道,“这小姑娘听说她的心上人最喜欢西街上常开不败的红色鲜花,于是趁着出宫的机会采来偷偷带进王宫。她不知道这是夹竹桃,却记得宫外的东西不许私自带进,而这么个慌手慌脚的模样倒也成功了。”

  “陛下……”

  “侍卫们不能搜姑娘的身,或许我该挑选一些女性做侍卫?”迪恩平平淡淡地问道。

  艾弗里不说话了,他知道国王不是真的这么想的。

  迪恩继续道:“那小姑娘的意中人倒是个有印象的人呢。那个妹妹从高塔上坠亡的可怜年轻人。比起巧合,我更需要将它看做必然。”

  “有人想要搅乱我的领地。”迪恩的嘴角仍然带着笑意,但目光暗邃深远,仿佛倒映了整个蓝河湾,“我不管外面的风暴如何,这里都必须安稳。”

  艾弗里沉默着行礼,向他的国王表示听从。

  安稳发展的时光马上就要结束了,诸国之间摩擦愈重,平衡即将打破,但迪恩早已为此做好了准备,他有这个自信和能力,但叫他不安的并非那些阴谋,而是那些或者突然崛起,或者重新出现的,他所不了解的诡秘力量。

  王宫中的红巫女给了亚梭尔一个梦境,她们从不无的放矢。迪恩向红巫女询问,这位老妇人并没有隐瞒:“陛下呀,不是我找上了他,而是他找上了我。我在那孩子身上感受到了命运的力量,他的身上有着某种必然性。”

  迪恩皱起眉:“你给了他‘预言’?”

  “不,并没有,没有人能给他预言。”巫女用苍老的声线叙述,“他的命运结局,由他自己选择。我向您说过,每个人的命运都如同河流,它们不断的分支,又不断的汇合,有的断了流,有的归了海,还有的聚成了湖泊。但河流的轨迹已经固定在大地上了,每个人的选择只会决定他迈入不同的分支,每个人的命运,固定却又不固定。那个孩子,他的河流,是我见过最庞大的,他牵扯了几乎所有人的河流,也包括您,陛下。”

  迪恩没有说话,他思索着巫女的意思。说实话这话叫他不快,因为根据巫女透漏出来的意思,亚梭尔的选择决定了几乎所有人的未来,这种近似于预言的无力感叫迪恩不喜,但他更多的是在思索这原因。庞大的牵扯,往往意味着,倾覆,或者是拯救。

  “陛下呀。”巫女微笑,“牵扯是相互的,这力量有大有小。在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命运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络。每个人的命运虽然根据选择有所分支,但是那些选择,也是受着牵扯力量的。在我看来,很多尚未发生的选择,其实早已确定,那些繁多的支流中,也只有那么几条能够达成。命运给了所有人选择的自由,但这自由,也早已由每个人自己所确定下来。我所预见的并非命运的轨迹,而是人们的选择。”

  迪恩皱了皱眉,直截了当地的问道:“你给了他什么?”

  “一个梦境,陛下。这梦境本就是属于他自己的,并非我强加上去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梦见了什么。”苍老的巫女带着了然而神秘的微笑,“至于我的目的,陛下,叫这世界的命运能够奔流归海,而不至于半路枯涸断流,这就是我的目的了。”

  或许这些掌握着某些远超常人的力量的人,说话就喜欢这样空乏模糊,但至少迪恩能够知道一点,亚梭尔是个关键人物,但他看不出这孩子现在有什么特别的,他现在只是,普普通通的优秀。但不去想巫女的话,在触手可及的现实生活中,遥远而又贴近的,覆盖广大的阴影已经露出了端倪。

  迪恩向他的情报大臣继续问道:“北方传来消息了吗?”

  “还没有,陛下,他们刚刚准备穿越颈泽。”艾弗里回答。

  这件事是急不来的,任何事情都有个过程,过程太快可不一定能够到好的结果,探查并非传信,他们需要保持体力以保证安全。

  “只怕霍拉德家的年轻人要着急了。”迪恩轻声道。

  塞西日渐焦急,他在蓝河湾已经待了不短的时间,但一无所成。这天下午,他终于忍不住再次请见了国王陛下。

  “陛下。”这个年轻人不安地行礼,“请问您对异鬼之事有何看法?”

  “不要焦急。”迪恩温和地微笑,“北上探查的队伍还没有传来消息。出于我对你的父亲以及亚尔林的了解,我相信你所言的事情,但是这并不能说服所有的人。”

  塞西张了张口,他却说不出什么话。

  迪恩循循道:“你要说服别人,就必须要拿出能够使人相信的证据。如果没有证据,要空口使人相信,就得有足够的声望才行。一个好口才或许足以说服别的事情,但是异鬼这件事,”迪恩轻轻摇头,“太过奇异了,仅凭口才和诚恳不足以使人相信。”

  “可是,想要拿到足以使人相信的凭证,几乎是不可能的。”塞西干涩道,“除非等它们打到城下,亲眼所见,但那就太晚了。”

  “我明白。”迪恩理解地点头,按照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想要拿到异鬼的尸体,或者是它们那奇异的兵器,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事实上,从已知的消息来看,人类甚至无需准备,因为它们是无法抵抗的,但迪恩不会这样想,就像费迪南也没有这样想。有的人或许会因为那些可怖之事尚未来到眼前而抱有天真的乐观,而等到这事情终于到来后于一瞬间被绝望压垮。但像迪恩这样的人,他不承认预言,也不承认绝望。有些人,可以带来希望。就像费迪南虽然没能完全抹除他的儿子塞西对异鬼这件事所存有的虚假感,却也能够让塞西在认真面对思考异鬼的消息后仍然愿意为之奔走努力,他的父亲还在,所以他没有恐惧。

  关于拿到可信的证据这件事,也并非毫无办法。或许可以想办法带来一个被异鬼控制复活的尸体残肢,比如一根脱离了身体,仍然在活动的手指……但这任务太考验人的心理素质了,而且,对于异鬼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谁也不能确定,那截活尸会不会带来别的什么危险,又或者是在这里产生什么变化。出于必要的谨慎,这件事还是放弃为妙。

  迪恩的微笑温和平淡,但目光中却带有坚固的力量:“等到探查的队伍传来了消息,我可以签字证明这件事的真实,同时,我将派遣我的次子萨拉,与你一同联合诸国。证据或许仍然不足以使人人都信服,但你们二人的同行,就代表了两国的态度,这便是声望了。”

  塞西的目光亮了亮,真挚道谢:“多谢您,陛下。”

  “我的责任。”迪恩举了举杯,提醒道,“在蓝河湾,你能做的并不只是等待。”在塞西过去的一段日子里,他的焦躁让他忽视了很多。

  送走了若有所思的塞西后,迪恩饮尽杯中的酒液,他站起身准备去见另一位年轻人。一位即将给他带来凯斯德利的友谊的年轻人。但在此之前,另一个更为紧急消息传了过来,来自黑水口的,艾维斯的密信。

  黑水口的建设即将完成,他可以,准备军队的进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