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康斯顿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4128 2017.07.21 11:20

  黑色的翅膀带着清晨的寒意飞近。渡鸦落到窗台上,它乖巧地抬起一只脚,好让康斯顿能够解开信件。康斯顿轻轻揉了揉渡鸦后颈的绒毛,那里还沾染了一些露水,但在羽毛下的皮肤温暖灼人。康斯顿的手指将寒露带了进去,渡鸦抖了抖脑袋,但很快又凑了上去,它舒适地眯起了眼睛。康斯顿无声地笑了笑,给这聪明的小家伙撒了一大把玉米粒。

  这是艾维斯的来信。康斯顿轻轻翘起嘴角,看来他已经收到了自己之前送过去的消息。在等待艾维斯回音的这几天里,康斯顿已经探查出了独眼鲨所隐藏的一部分小秘密了。像他这种人,太过于注重表面,却忘记了数字也会暴漏秘密。

  平钩镇里有六十多户人口,却只有不到四十个男人,那么其他的青壮究竟被隐藏在哪里了呢?与此相比,更重要的是,独眼鲨隐藏起这些青壮究竟是为了做什么。

  到底还是一个立场问题,康斯顿想到这儿又有些头疼,独眼鲨早就已经将平钩镇打造成他的私人领地了,有一次康斯顿试探着向那些渔民们询问:“每日捕鱼的收获怎么样啊?”

  但那渔夫盯着他的眼神简直是像在看强盗,渔夫小心翼翼地,带着恐惧和疏远回答:“勉强饿不死吧,大人。我们真的交不出钱了。”

  结果第二天,独眼鲨就找到了康斯顿,他对着康斯顿热情道:“您想知道那些打鱼的收获,为什么不来问问我呢?那些可怜家伙已经被国王的收税官吓破胆了,他们早就说不出什么了。不过您也看到了,他们确实就只是勉强饿不死而已。”

  康斯顿翻看了从前的记录,只有薄薄的几页纸,据独眼鲨说,有一次大海发了狂,把以前的记录都卷走了,就算找回来了几页,也都被泡得模糊不清,完全没法儿看了。

  不过也用不着过去的记录,仅从这几页上,艾维斯就发现了独眼鲨上交的税前只是做了个表面功夫。他以恶劣的环境为借口,上交的那少得可怜的几枚硬币,也不过是向国王表示,这片土地仍属于国王陛下罢了。独眼鲨的疯癫并不全是伪装出来的,但他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疯癫,顺便隐藏一下自己的立场。

  康斯顿打开艾维斯的来信,当他阅读到某一行文字时,瞳孔瞬间收缩。他将那信纸递到烛火上,一直看着它燃烧殆尽。康斯顿抓起外衣,他准备去见独眼鲨。既然艾维斯已经有了漂亮的计划,那么康斯顿也不能拖后腿才行。

  康斯顿刚刚走出房间,就遇到了侍卫杰洛:“康斯顿大人?您是要去找凯恩·奇爵士吗?”

  “是的。”康斯顿点头。

  “请带上我吧,”杰洛忧心道,“您怎么能一个人去见他呢?”

  独眼鲨那些异于常人的疯癫举动已经叫杰洛对他紧张起来,他担忧独眼鲨会不管不顾地伤害康斯顿,就像那次他威胁柯林一样。而且这个疯子还藏了一队的兵力。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康斯顿不容置疑道,“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而且,如果他真的要动手,加上一个你也没什么作用。”

  杰洛还想继续说什么,但是康斯顿已经擦着他的肩膀离开了。

  等康斯顿找到独眼鲨的时候,他正疯狂的攻击着假人,但用的不是武器,而是他的拳头。拳头与假人的每一次碰撞都发出沉闷地响声,被钉在地上的假人已经开始摇晃,独眼鲨反而更疯狂了,他微弓着背,赤裸的上半身肌肉隆起,汗珠密布。独眼鲨发红的双眼紧盯着摇晃的假人,他的每一拳都竭尽全力。支撑着假人的木桩发出不堪负重的声音。独眼鲨喘着粗气,面色赤红,他瞪着眼睛发出一声大吼,右拳猛烈地击到假人身上,拳头撞击的闷响和木桩断裂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凄惨的假人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击到后面的墙上后,滑落到地上。在它原本应该待着的地方,只留下碗口粗的断木茬口。

  独眼鲨粗喘着瞪视那断裂的地方,看上去异常的不满。他用脚尖磨着木桩的断口,然后突然狠狠地一脚踢了上去,一些断木茬飞了出去,这下他倒像是满意了似的,于是走到一旁喝水。康斯顿注意到独眼鲨用来裹手的布条已经磨烂了,他用一句夸赞打开了话题:“很厉害的重拳!”

  独眼鲨咧嘴一笑:“您想试试吗?”

  独眼鲨这两天的火气越来越大,因为康斯顿在这里的缘故,他已经不得不把他的计划停止很久了。在不知敌友的情况下,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康斯顿没理会他的这句话:“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想要用金币来改善平钩镇的状况?”

  “怎么?您终于打算说说您掏金币的办法了?”独眼鲨手臂一挥,水囊被他扔到一旁,砸在地上发出闷响。

  “在掏金币之前,我需要知道您打算怎样使用它们。”康斯顿探问。

  “您这是要替国王陛下监察我吗?”独眼鲨一脸狰狞地捏了捏拳头,他眼里的烦躁并非作伪。

  康斯顿面对着这可怕的威胁却露出了微笑。多日以来,独眼鲨终于急躁起来,而这也终于叫他露出了马脚。现在康斯顿可以确定了,独眼鲨私下匿兵这件事儿,曼德森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而非私下里默许。所以独眼鲨是真的担忧康斯顿三人是国王派来探查他的,所以他百般试探。康斯顿早就对此心怀疑惑,而出于谨慎,他直到现在才确认。不管独眼鲨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么做,当他开始私下屯兵,就注定站在了曼德森的对立面。

  既然这样,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您不必如此烦恼。”康斯顿笃定地看着独眼鲨:“您对我的敌意毫无必要。”

  独眼鲨狰狞地拉开一边的嘴唇,露出咬合的牙齿,他向康斯顿走过来:“你在这儿,你打扰我了,你就是我的敌人!”

  “您现在可不适合四处树敌啊。”康斯顿毫无惧色,“您把平钩镇打造成您的堡垒,可就算号称不灭的峰顶堡也需要盟友。”

  “谁告诉你的!”独眼鲨低吼,他伸手试图抓住康斯顿,但康斯顿灵巧地避开了他的手臂,绕到独眼鲨左侧。

  独眼鲨猛地转向左侧挥拳,他怒吼:“不要站在我左侧!”

  但康斯顿已经退远了:“这可不是个好选择啊,凯恩大人。您就这样笃定,我不知道你藏起来的小秘密?那些男人……”

  独眼鲨站在原地,眼神疯狂可怖:“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背叛您,只需要用脑子想一想,您露出太多破绽了。”康斯顿道,“我并非国王的使者。”

  “你该死!”独眼鲨似乎已经听不进话,他一步一步向康斯顿走过去。

  “然后让你的秘密暴漏人前。”康斯顿接道,他并没有后退,直视着独眼鲨说道,“你为此筹备了多久?五年?十年?或者更久。但是不管你努力了多久,凭着这些人都达不成你的目的。”

  独眼鲨走到康斯顿身前,他的手臂已经抬起。

  “但我能。”康斯顿道。

  “说!”独眼鲨扯开缠在手上的烂布条,威吓道。

  “这一套对我没用。”康斯顿道,“你倒不如先跟我讲讲你的打算。”

  独眼鲨活动了一下手指,在狰狞的面孔上扯开一个笑容:“你想听故事吗?但如果在故事听完后,你给不出结局,我就会把你变成捕鱼的饵料!”

  “想知道我这只眼睛是怎么没的吗?”独眼鲨阴沉沉地说道。

  康斯顿没有回应,独眼鲨之前已经讲过这个故事了,但现在看来却似乎另有隐情,他想起了晚宴那天独眼鲨说的一句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另一只眼睛是怎么留下来的!”

  没等康斯顿深想,独眼鲨就开始了他的故事,这次倒是很简短:“曼德森告诉老霍拉德,我跟着他的女儿去了浴室。”

  “现在,轮到你了!”独眼鲨拧了拧脖子。

  “你想报复曼德森?”康斯顿谨慎地看着独眼鲨,他还需要更确认一些。

  独眼鲨也不在乎更多说一点,他摸着他那只失去的眼睛:“饵料,我已经支付了代价,我要得到我该得的东西,我要艾娃·霍拉德!”

  “很好,那么等艾维斯把弑父囚母的曼德森拽下来,”康斯顿说道,“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了。但在这之前,平钩镇还需要做出一点改变。”

  改变平钩镇的时机很快就到来了。

  几日后,平钩镇里来了几个穿着灰色长袍的陌生人,他们拿着艾维斯的信物找到了康斯顿。

  领头的那个是个长相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他看上去甚至有一些青涩,但眼神里却充斥着倨傲。

  康斯顿向他询问:“卡嘉智者?”

  年轻人点了点头,他似乎也是个喜欢直奔主题的人物:“我需要岩石样本。还有,我马车上的东西谁也不要动。对于不懂的人来说,它们很危险。”

  他的要求很快就被满足了。独眼鲨手下的壮汉潜入水底,他们用钢铁钎子从那些海底的竖勾上凿下来岩石碎片。

  根据康斯顿之前的推断,独眼鲨至少藏起了五十个人,可当独眼鲨带着他来到他的秘密营地时,康斯顿发现这里的人比他推断的要足足多出一倍来。在加上独眼鲨放在表面上的人,这已经是一股不算小的力量了。而现在,他们终于到了发挥出来的时候。

  独眼鲨带来了他最强壮,水性最好的几个手下,他们轮番下潜去凿那些礁石。这些黑色的礁石的确足够坚硬,在经过半日后,他们也只带来了巴掌大的一块儿。这让披着灰色斗篷的卡嘉有些不满,他命令道:“把这附近的海水排空!再给我带一部分底部的礁石。”

  “你在开玩笑吗?小子!”独眼鲨瞪着卡嘉,“把海水排空?或许你可以试试用你那张只会吹嘘的嘴巴把它喝干。”

  卡嘉厌恶地看了一眼独眼鲨,他抬手按了按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斗篷上没有帽子真是一种失策。卡嘉没理会独眼鲨,他对康斯顿道:“没有任何一种药剂,能够在无边海水的冲刷下起作用。”

  “筑坝吧。”康斯顿拧起眉,“暂时性的拦截坝,需要多久?”

  独眼鲨冲他吼:“老子不知道!”

  “你们自己安排,”卡嘉抛了抛岩石,“两周后我给你成品,但大量制作需要更久。”说完他就毫不留恋地转身走了。

  “艾维斯的金币呢?”独眼鲨看向康斯顿,“艾维斯不会要人饿着肚子给他干活儿吧!”他伸出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神暗沉。

  “明天交给你。”康斯顿看向大海,“我会把需要拦截的地方告诉你,然后尽快筑坝。”

  “还有,”康斯顿严肃道,“这里的消息绝对不能传出去!”

  “你还是小心着你带过来的那个软蛋吧!”独眼鲨看上去阴沉而又癫狂,“我的人没问题!但要是他想做些什么,我就在涨潮的时候把他绑到礁石上!”

  卡嘉的成品比他所估计的完成的更快,他向康斯顿展示了他完成的黄绿色的液体。这次他不仅戴上了兜帽,甚至还用一条厚布巾围上了口鼻。那些黄绿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卡嘉狂热而小心地把这液体浇到礁石样品上,一阵呛人的白烟冒了出来,康斯顿捂住口鼻,一旁的卡嘉毫无诚意地道歉:“抱歉,这玩意儿没有毒,就是难闻了一点儿。”

  等到白烟散去,原本拳头大的岩石只剩下一半了,它的表面还在不停地冒出灰色泡沫,并越来越小。

  “您很了不起!”康斯顿盯着那还在融化中的岩石夸赞道,“您的智慧远高于您的名号。”

  卡嘉露出倨傲地神色:“这只是相对普通的一种,为了替我的雇主省些金币。”

  康斯顿听出了他的潜台词:“您会得到应得的报酬的。”

  卡嘉满意地微笑道:“那么等海水的问题解决后再来找我。那时候我的药剂一定已经备足了量。”

  等到礁石被消融,平钩镇将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入侵点。士兵们可以乘着大船从此登陆,几乎毫无阻碍地直入暮谷城。这是一场战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