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艾维斯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3059 2017.08.17 10:30

  潮湿而略带咸味的海风在门廊间流动,大海有它独有的清新气息。艾维斯在海风中行走,脚步既轻又稳。阳光通透,绿草如茵,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艾维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就那样自然而然地向前走着,看着一根根粗狂的柱子移向身后,拱门靠近又远离。

  然后,曼德森突然出现了,艾维斯不记得他是怎么出现的,他好像就一直都在那里,穿着暗褐色的长外褂,绣纹精致,皮质地腰带紧紧束在腰上,浓密的暗褐色头发整齐地向后梳拢。他挺直的站立着,肩膀端平,双手后背,看上去精神又英武,但那张年轻的脸上眉毛紧紧皱着,嘴角下拉,显出深深的法令纹,这让他看上去老了不少,浑似个四五十岁的老古板。艾维斯奇怪地打量着他,曼德森一语不发地看着他,眼神厌恶又仇恨,这叫艾维斯心里不快,但又奇怪地显出一点心虚来。然后曼德森突然就消失了,就像他出现时那样自然。

  艾维斯于是就把他忘记了,他继续向前走去。周围仍然一个人都没有,环境安静而美好,但艾维斯却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但他又说不出来那里不对。他继续向前走着,然后,母亲突然出现了,就像曼德森那样,突然又自然的出现了。她注视着艾维斯,张开嘴唇,艾维斯突然发现是哪里不对了,这一切都太安静了,草叶在轻轻摇动,风里有海水的气息,但是那王宫中永不止息的,融入他骨血中的浪潮声,消失了。母亲的嘴巴一张一合,但艾维斯却什么都听不见。

  他张开眼,安静消失了,河水奔涌入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鸟雀叽喳啾鸣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一个无甚意外的早晨,但并非平平无奇的一天。迪恩所承诺的军队,从黑水口,从这个艾维斯打开的口子里,进入了艾维斯的领地。他们的铠甲上刻着芒德斯家的丰饶之角,步履整齐地跟在他们的将领维德身后。

  “很高兴见到您,艾维斯大人。”维德面上一直挂着笑容,他像一位舞文弄墨的文臣多过像一位将领。

  “盼望已久。”艾维斯将他引到会议厅里。费斯托伯爵的代言者维克托跟在艾维斯的身旁,一同走了进去。

  现在的黑水口有三股力量,迪恩的军队,这是最大的力量,费斯托伯爵的士兵,以及艾维斯自己的人,军队之间必须要整合。三人对此都毫无异议,同时,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军队只能有一个统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个位置都理当属于艾维斯,但是艾维斯与维克托经过合作,已经有了默契,但他尚不了解维德。

  维德微笑着轻轻耸肩:“我可不是那些骄傲自大不知进退的毛头小子,一切听您命令。”

  接下来就很顺利了,维德异常合作,在他的命令下,那些带着丰饶角标志的士兵们有条不紊地在黑水口驻扎下来,与艾维斯和费斯托的士兵们日渐熟悉。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规,只等着曼德森“弑亲者”的名号板上钉钉,等着他事先联络好的诸位大人动手织成一张大网,然后在艾维斯一路起兵的时候,四处响应。他需要一场胜利,无论大小,然后然后带动那些已经对曼德森的行径厌恶透顶的贵族们起兵,再由他们带动那些仍在观望,无利不起的骑墙派,卷起大潮,向曼德森轰然砸下。

  但艾维斯却并没能按照他计划的时间出兵,他原本意图再等一段时间,现在太早了,迪恩的军队才刚刚进入黑水口,“弑亲者”之名传播得尚不够深远,但艾维斯却不得不行动了。因为一个消息从暮谷城传过来的消息。

  卡特尔几乎是跑着来找到艾维斯的,他还带着微喘问道:“艾维斯大人,王宫中是不是有一位梵妮·费斯托小姐?”

  这不是他应该知道的事情,仅仅一个瞬间,万千想法滑过艾维斯的脑海,叫他浑身都紧绷起来。

  卡特尔从中看出来答案,那是个不幸的确认,不需要了解更多,仅从那位小姐的姓氏上,就足以知道艾维斯和费斯托伯爵的合作已经暴露了。卡特尔继续说道:“暮谷城传来消息,皮里昂已经将梵妮·费斯托小姐抓了起来,并将她秘密地交给国王了。”

  这消息很快又由艾维斯的人传过来一遍,由他所安排在王宫、在暮谷城的人带过来的消息,而他们原本应当带来的,是梵妮以及他的母亲。如果说艾维斯无法全然相信卡特尔——事实上,在卡特尔来到黑水口后,他所传递的每一个消息都经过艾维斯的手,但现在他已经毫无疑问了。

  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但艾维斯还勉强能够强压下心情思考。他不知道梵妮是怎么暴露出来的,事实上,梵妮是最不应该暴露的,几乎没有人知道艾维斯和梵妮在一起,他与费斯托伯爵的联合也隐蔽又隐蔽,又或者反过来说,梵妮在王宫中的任职,使与费斯托的联合变得隐蔽又隐蔽,她就像一个,用来迷惑国王的……“人质”。想到这儿,艾维斯的手指轻颤了一下,他硬逼着自己冷静,当务之急不是焦躁愤怒,不是等待着曼德森的反应和条件,而是迅速的起兵。他能拿下的土地越多,他赢得的胜利越多,他手中可用于与曼德森谈判的就越多,曼德森越不敢对梵妮,对他们的母亲轻举妄动。艾维斯准备去调整他的计划。

  “艾维斯大人,”毕维斯走过来,他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开口。

  “怎么了?”艾维斯有些急躁。

  “您关注的那个戴纳,一直吵着要出门。”随着军队的进入戒严,所有的渔民们都被更严格地限制起来,原本这事儿不至于要艾维斯来处理的,戴纳只是个小角色,但艾维斯对戴纳有几分同情喜爱,而且戴纳与正常人毕竟不同,他如果闹起来,也会有一点麻烦。

  “不必太过限制了。”艾维斯叹了口气,曼德森必然已经知道他会从这里起兵,“只要不走出领地,随他去吧。还有,平钩镇那里通知一声,要快。”

  平钩镇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入侵点,除了费斯托,艾维斯没有告诉任何人,迪恩毕竟是邻国国王,不能叫他知道。

  毕维斯匆匆离开了。艾维斯快步向会议厅走去,他狠狠地咬了两下牙齿,对跟在他身后的哈罗德道:“去将维克托和维德请过来。”

  在两人到来之前,艾维斯的思绪正乱窜得厉害,他一会儿想到了与梵妮告别的那一天,天空上正下着雨,但半路他的思绪又跳到了他刚刚到黑水口的那一天,那天似乎也是细雨迷蒙,艾维斯强逼着自己不要乱想,他逼着自己去想曼德森,想曼德森到底知道了多少,想皮里昂为什么会发现梵妮,想在不同的情况下曼德森可能会做出怎样的应对,想……他们的母亲,“弑亲者”的名号已经传了出去,曼德森会不会恼羞成怒,对母亲下手?不,他不会的,他还得留着她威胁自己。

  艾维斯又想起了母亲的梦,在分别前,由梵妮转述的那个梦。大海被冰封起来,上面竖着尖锐的冰凌。黑色的盾牌和金色的头盔被刺穿在上面,衔接处流下红色的血液。黑色的盾牌,金色的头盔,那指得是谁呢?

  母亲的嘴张张合合,但什么声音都没能传出,周围寂静得可怕,在迷人的风光里,大海永不止息的浪潮声消失了。

  “艾维斯大人?”维克托和维德已经到了。

  艾维斯深吸一口气:“计划有变,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了。”

  “发生了什么事?”维克托皱起眉。

  “梵妮被曼德森抓住了。”

  维克托的瞳孔骤然缩小。

  “传信给费斯托伯爵,我们必须马上行动。”艾维斯道,“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越快越好。”

  “计划都打乱了呀。”维德遗憾似的叹了口气。

  “但仍然不晚,曼德森只会比我们仓促。”艾维斯道。

  “我明白了。”维德转头对身后的侍卫吩咐了几句,侍卫快步走出了会议厅。

  艾维斯偏头看向维德。

  “没什么,只是告诉他我们必须加紧行动了。”维德微笑道。

  艾维斯皱了皱眉,但没等他多想,外面就传来了阵阵脚步声,整齐划一。维克托霍然起身,艾维斯抓紧了桌面,在他站起来之前,一把锋锐的匕首抵上了他的喉咙。

  “我很遗憾,艾维斯大人。”维德双手交握。几个身着刻着丰饶角缀甲的士兵走了进来。

  “外面已经围满了我的士兵,我想您不会希望在不必要的抵抗中受伤。”维德看着已经拔出长剑的维克托,他现在正被七八柄剑指着。维克托拧着眉,他没有动手,但也没有放下长剑的意思。

  “原因。”艾维斯紧紧盯着维德的眼睛。

  维德抱歉似的微微欠身:“我很遗憾,艾维斯大人,但是迪恩陛下的合作对象,一直是曼德森国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