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萨拉

冰与火之歌:光明使者 小二Jack 4425 2017.07.25 10:33

  “克雷斯登。克雷斯登?”

  “嗯?什么?”克雷斯登如梦初醒地回过头。

  “想什么呢?”萨拉笑着问到,却没有要求答案,“再不快些回去,就要错过晚餐的时间了。”

  “啊,没事儿,一时走神了。”克雷斯登站起身,他拍了拍衣服,环视一周后,喟叹道,“这里真的是太美了。”

  这里当然很美,这里是整个王宫中,安排最精心的一处庭院。并不是说这里有多么精致华美,正相反,这里是自由而随意的,粗壮的树木随意伸展着枝桠,阳光透过树叶和枝干的间隙洒落,在矮灌木和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光影。灌木丛里生长着酸甜可口的浆果,小巧的果子有着漂亮的紫红色,藏在枝叶下,可爱而美丽。地面上铺满了落叶,迪恩曾吩咐过不必打扫,于是金黄和火红厚厚地铺了一层,踏上去脚底都能感受到脆而软的感觉。现在正是水果甜熟的时候,枝头上的果子做了装饰,也没有人摘,倒是被鸟雀啄食了不少。果树肆意地生长,没有被修剪过枝桠,但果子却意外的甜美,也许是挂得久了,口感有些绵软,但汁水仍然丰沛。院子里没有座椅,只有几块随意安放的大石,和已经倒下了的巨木。这里带着温馨的幸福感,也曾是坎蒂丝最喜欢的地方。

  但克雷斯登显然不是在因此而失神,这几天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好。不过萨拉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他体贴地略过了这个话题。

  西方的天空已经晕染出了美丽的云霞,几人回到了小餐厅,萨拉却在这里见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大哥?”萨拉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母亲想念你了,希望你可以陪她进行晚餐。”凯尔向几人点头致意后说道。

  “啊,”萨拉懊恼道,“是我疏忽了。”他已经有一阵子没好好地陪着母亲了,母亲就两个儿子,凯尔总有事情要忙,但自己可比他清闲多了,现在这样太不应该了。

  凯尔温和地笑了笑:“去吧,我来替你招待朋友。”

  萨拉点了点头,他向三人道歉:“抱歉,我需要离开一阵。”

  亚梭尔的目光有些黯然,他掩藏着羡慕的神色道:“没关系,快去吧。”

  餐室里,迪恩正微微低头,对着他的妻子雪蜜安轻声说着什么,雪蜜安抿嘴一笑。萨拉硬着头皮走进去行礼。迪恩淡淡扫了他一眼:“坐吧。”

  萨拉僵硬地坐下。雪蜜安见状握了握迪恩的手,温柔地对着萨拉笑道:“尝尝看,那道南瓜汤不错。”

  萨拉悄悄松了口气,赶忙应了一句开始低头喝汤。

  迪恩坐在一旁不紧不慢地抿着淡酒。萨拉就着那只汤碗就没动过别的食物。雪蜜安轻轻推了迪恩一把,迪恩才把目光从萨拉身上移开,道:“我先回去了。”

  等迪恩离开后,萨拉才真正放松下来。雪蜜安低笑:“要不要再来点儿什么?”她和迪恩已经吃完了,桌上的餐点是雪蜜安按照萨拉的口味新叫的。

  “不用了,这些就很好。”萨拉咽下食物道。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父亲不在这里。平时到没什么,但只要他犯了错,迪恩的眼神一扫,萨拉就开始紧张。不只是他,凯尔也一样。

  雪蜜安端起茶杯,眼睛里笑意盈盈。

  晚餐后的阳光仍然暖融融的,萨拉陪着母亲来到庭院进行例行的餐后散步。自从八年前的事情后,雪蜜安的身体就一直不大好。

  “最近都在忙什么?”雪蜜安随意地问道。她的注意力正在一朵刚刚盛开的花上,她微微弯腰,保养良好的手指轻轻托住花萼,金色的发丝垂到脸颊侧面,她碧绿色的眼睛半阖着垂下目光,看起来温柔而沉静。

  “父亲派我去招待几位客人。”萨拉紧张起来。雪蜜安因为坎蒂丝的离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精神状态一直不怎么好,自那以后,所有人都避免跟雪蜜安提起与坎蒂丝相关的事情。

  “什么客人需要你去招待?”雪蜜安接着问道。

  “是来自暮谷城的几位客人。”萨拉想尽量将这个问题模糊过去,但在母亲面前,他引以为豪的应变能力全部都消失了。

  “暮谷城啊……”雪蜜安叹息了一声,萨拉是她的儿子,又怎么可能瞒过她呢。雪蜜安的手指仍托着那朵花,她抬起上身直视着她次子的面孔,“都是什么人?”

  “有一个是霍拉德家的人。”萨拉试图避开关键点。但雪蜜安轻易地看出了萨拉的隐瞒。

  “还有呢?”她追问,“你在瞒着什么?有什么需要隐瞒我的吗?”

  萨拉终究是抵不过母亲的追问,就算他不说,已经起了疑心的雪蜜安也是可以从别的地方知道的,与其让母亲在不知什么情况下得到这个消息,还不如现在说出来,至少现在萨拉还在雪蜜安身边。于是他踌躇着回答了:“亚梭尔·亚亥也在来人里面。”

  盛开的花朵直接被掐断了。

  “母亲?”萨拉赶忙扶住她,他开始后悔起来。

  “我没事。”花朵从她指尖滑落,但雪蜜安并没有注意到它,她再次确认道,“你刚刚说,亚梭尔?”

  “是的。”萨拉低声回答,“坎蒂丝姑姑的孩子。”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雪蜜安问道,她抓住萨拉的手无意识地收紧了。

  “他的父亲刚刚过世了,他应该是来散心的,据说他在暮谷城的状况不怎么好。”萨拉安抚地拍了拍母亲的手背,“不过在这里,就不需要担心了。我会照顾好他的,母亲。”

  雪蜜安长久地沉默了,她在之后的散步中再也没有说一个字。直到萨拉把她送回房间前,雪蜜安突然开口:“我想见那孩子一面。”

  萨拉张了张口,他最终低声应道:“我会安排好的。”

  等到萨拉回去后,他还在为自己应下的麻烦差事而发愁,这要是叫父亲知道了……他叹了口气。该叫亚梭尔更开心一点,不然他和母亲见面,两个人都难过。

  第二天,正是个晴朗日子,萨拉已经有了主意。

  “你们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萨拉兴奋而愉快地笑道,“我带你们去玩点儿刺激的。”

  “是打猎吗?”克雷斯登问道。

  “当然不是。”萨拉神神秘秘地微笑起来,“比打猎更激动人心,更引人注目。”

  这下三个人的好奇心全部都被激起来了。

  “把多余的饰品都摘下来,”萨拉催促道,“它们只会妨碍你,等你想起来的时候,它们早就被不知哪个快手给摘走了。打扮得普通一点,当然如果你想来一场黏糊糊地邂逅,那么当我没说。”说道这儿,萨拉暧昧地眨了眨眼。

  萨拉今天的装扮很简单,衣服料子都是上好的,但是却毫无装饰,搭扣也素净得毫无雕花。

  克雷斯登看了看他的模样,烦恼地皱起眉。他身上的扣链就没有不带装饰的,最简单的一个也雕上了精美的花纹。

  “用我的吧。”亚梭尔把克雷斯登带到房间里。

  “您要带我们去的地方相对混乱?”班克西问道。

  “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称之为热闹,或者有趣。”萨拉笑道。

  “这里……可真够热闹的。”克雷斯登惊讶道。

  萨拉带着他们穿过了一条小巷,前半段是静谧的街道,后半段就变成喧嚷的集会了。

  大部分人群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他们围成了一个圆弧,正好与另一边的弧形小楼组成了一个圆,楼上坐着的是打扮俏丽的女人,她们看着下面的男人相互交谈,偶尔对着底下抛出一个笑容,眼神又勾又媚。

  “这是妓馆?”亚梭尔惊讶极了,他没想到萨拉会带他们来这里。

  “重点不是这个,”萨拉道,他带着三人挤了进去,“注意中间的场地。”

  小楼和男人们围着的是一块凹下去的圆形水池,水池里竖着许多刚够一人立足的木桩,在男人们这边最多,足有三十个,越往小楼那边木桩越少越高,等过渡到女人们那里就只剩一个木桩了,一个能直接进到二层小楼里面的木桩。一排排的木桩组成了一道通往小楼的,越来越窄,越来越高的台阶。

  “这是?”克雷斯登好奇地问道。

  “一次上去三十个人,”萨拉介绍道,“不允许带武器,最后能爬到楼里的那个就可以选一个女人过上一夜,免费的。”

  “当然,”萨拉补充,“很多时候一个也过不去,全都掉进池子里了。要不要试一试?”

  “呃……算了吧。”克雷斯登摇头,“我还不想变地湿淋淋的,或是在这儿睡一宿。”

  “谁说过去了就一定得选了?”萨拉道,“赢了就直接离开也可以啊。”

  “你这么干过?”亚梭尔问道。

  “当然!”萨拉颇有些骄傲的模样,“我赢过很多次!”

  “你居然现在还能进到这里,真是不可思议!”克雷斯登忍不住怪异地看着萨拉。

  “咳……我有一阵子没来了,”萨拉有些尴尬。萨拉也不是每次都这样,只是有的时候他来这里只是想发泄一场,没什么风月心思,但这举动一次就足够让人印象深刻了,小楼上的姑娘们认为自己被消遣了,被他挤下去的男人更是愤怒。恐怕除了这里的老板没人喜欢他的行为。

  亚梭尔笑起来:“我倒觉得很有趣。”

  “那我们上去试试?”萨拉兴奋道。这可不是他胡闹,这一场游戏需要高超的平衡感,足够的灵巧和力量,还要擅长近身搏斗才行。掉下去就变成落汤鸡,那水虽然是从河里引进来的,但也不怎么干净,想要漂漂亮亮的维持好形象,就得紧张起来才行。而这种紧张的游戏比睡眠药剂还能够让人忘却烦恼。

  可惜萨拉的主意并没有实现,被他甩掉的护卫找了过来。

  “萨拉殿下。”

  听到这个声音萨拉就开始头疼:“科赛第,你是怎么找过来的?”他显得无奈极了。

  “陛下可不喜欢您来这里。”科赛第没有正面回答,“如果您实在喜欢这个游戏,完全可以自己建一个场地。”

  萨拉叹气,场地好建,但他上哪儿找这么一群能放开手玩儿的人呢?

  “就这一次,既然带着客人们来了,总要试一次。”萨拉头疼地说。

  “陛下不会喜欢您带着客人们玩这个的。”科赛第低声劝道,“或者您找个不会被陛下发现的机会。既然‘被我’发现了您,就不能让您和客人们湿漉漉地回去。”

  萨拉直想叹气,如果是被科赛第发现了,那还算好,科赛第会十分自然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科赛第根本就不会主动去‘发现’他。现在他这是被父亲抓到了,虽然他很委婉地派了科赛第来找人。

  至于说瞒过父亲,萨拉把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丢掉了。他很怀疑城市里究竟有什么是父亲不知道的。如果不是父亲想要纵容,萨拉觉得自己都进不到那条入口的小巷里。

  “我们回去?”克雷斯登强忍着笑,一旁的亚梭尔也难掩笑意。

  “我带你们逛逛集市好了,”萨拉郁郁地看了他们一眼,“恰巧今天也是开集市的日子。或者去角斗场也不错。”

  “殿下。”科赛第唤道。

  萨拉转过头,一言不发地等他开口。

  “陛下说如果您想去集市,他为您备好了货车,您可以带着客人们尽情的挑选喜欢的东西。”

  “好吧好吧!”萨拉吸气,“我们去集市。”

  一场本来该兴奋刺激的出游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至少萨拉是这么认为的。从集市回来后他一直是一副郁郁不开怀的模样。

  “殿下,陛下只是关心您。如果他对您放手不管,那才需要您担忧呢。”科赛第劝慰他。

  “我知道啊。”萨拉懒洋洋道,“我当然知道,他对我真的是好极了。给我安排了一个无比悠闲的未来,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乐,而且从不用我操心任何事务。”

  “殿下!”科赛第看起来颇为紧张。

  “放心。”萨拉道,“我对父亲没有抱怨,他把我安排得妥帖极了,我的未来是能看得见的美好日子,任谁到了我这个地步,要是再不知足就该骂他不知好歹了。我也没起任何不该有的心思,大哥比我优秀多了,他在那个位置上比我合适。”

  科赛第安了心。

  “回去吧。”萨拉说,“安安心心地过我们的小日子。我准备休息了。”

  房间里就剩下了萨拉一个人,天色渐暗,屋内没有点灯,晚风撩起窗帘,将外面暗蓝色的天空框进屋内。萨拉并没有回去休息,他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沉思,这副模样像足了他的父亲。

  萨拉没有争权的意思,但他也不想就这么毫无作为的过一辈子。他想要做出一番事业,至少要有所成就,让后人提到他的时候,不会毫无事迹可谈。他理解父亲的心思,也知道父亲对他的关爱,但安稳富足的生活非他所求。

  萨拉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着光。

  “我就是那个该被骂不知好歹的人。”他低声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