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放浪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另一边

放浪异闻录 时光匣子 2280 2019.06.25 21:57

  “干杯!”阿勒温西姆一脸满足的享受着喧闹的氛围。他拉着鳓在酒馆中央的一张桌子旁坐下,要了两份特色的生烤鱼和澳隆提克的特产果酒,这种酒喝起来甜甜的,后劲十足,不一会儿,就让他原形毕露。

  “下面!就让鄙人为在座的旅人们献上我最新的作品!”他把后背上一直被人当做装饰的双手剑放到一边,拿起怀竖琴,用磁性的嗓音配合着悠扬的炫音,让吵杂的酒馆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是什么曲子?”

  “管他娘的那些干什么?好听就行,哈哈哈!”听到邻桌的地精和矮人的对话,鳓无声的抿了一口杯里的酒,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杯了,他带着自己的心事静静的聆听着阿勒温西姆的曲子:那是一段描写赞美奥秘之神塞戈列朶斯身为人类时的英雄事迹的,多是一些让人头脑发热、毛孔扩张的热血段子。听了一段之后,倒让人觉得,这位奥术师们的神明,是不是以前选错了职业。

  「泰坦之种究竟是什么?」佩蕾甘道洱的话在鳓的心里一直萦绕不去,他很少会这样纠缠一个问题,哪怕是没有结果。回想起这一路的经历,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刚刚经历了家人的离世,就在几天后成为了同族人口中代代传颂的大贤者使者的向导。因为接着又被误认为是逃兵,差点被鲮打成残疾。。。拜这次事件所赐,他也终于了解到自己身世的端倪还有艾萨的真身以及她和佩蕾甘道洱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

  「老人们常说,龙是神明的容器,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会体悟的这么“深刻”。他心有余悸的摸了摸下巴,接着想到了猫鼬。

  「他竟然是墨基俐有名的贵族。」他对贵族这个称呼有着一种既陌生又敬畏的感觉。在极北之地能够配得上贵族这个称谓的人寥寥可数,不是国家的重臣就是国王的亲族。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能跟这些人划等号的猫鼬,会跑去当一名盗贼。要说在这片大陆上,名声差到犹如过街老鼠的行当,绝对是盗贼,而且没有之一。

  “小伙子!这么年轻就这样沉默寡言,以后可不会受女孩子青睐啊!”阿勒温西姆搂住鳓的脖子,一股浓厚的酒气让鳓有些喘不过气。

  “您喝的已经够多了,我们该上楼休息了。”鳓拨开肩膀上的胳膊,绕到另一边去搀扶阿勒温西姆。

  “哄我睡觉,然后去找他们吗?”阿勒温西姆收起醉态,严肃的盯着鳓,原来刚才的样子全都是装出来了。

  “你当我在这片大陆上旅行多久了?”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根烟斗,放上几捻烟草。

  “矮人朋友,借个火!”都说矮人不好相处,不过面对这种自来熟的时候,倒也是来的客气。

  “给你了!自己点去!我很喜欢你的歌!就当是俺给你的礼物了!”邻桌的矮人随手扔给阿勒温西姆一把点火用的精密装置,鳓记得村长在抽烟袋的时候还有一个,总是拿出来炫耀,说是用了十多头家畜换来的。

  “哦嚯!这还真是大手笔!感谢矮人之神,感谢葛锣伯奥!”被晾在那里的鳓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跟在阿勒温西姆的身后,扮演起一名侍从。

  “别跟俺整那些文绉绉的玩意儿!”矮人抢过之前扔给阿勒温西姆的点火器,把自己手里的烟斗点燃。

  “哦!!!这烟斗!”也没有经过主人同意,阿勒温西姆直接从矮人嘴里把烟斗拽了出来。也不顾旁人的反应,独自鉴赏起来。

  “这技艺,世上只有三人,其中一位是树精族的舍裴尔,已经失迹很久,另一位是巴拉哈尔,一位人族工匠,至今是第几代已经不太清楚了。”他两眼放光的把脸凑到矮人面前,刚才还吵着要揍他的矮人被这种反常举动吓了一跳。

  “而第三位。。。就是您了!被誉为矮人的巧手匠,穆德哈弗雷阁下。”还没等他为自己的推测沾沾自喜,肚子就被矮人特有的大个儿拳头打的弓起了腰,连带着差点把刚吃下去的美食吐了出来。

  “凭什么把俺放在第三?”名叫穆德哈弗雷的矮人拿回自己的烟斗,点燃里面的烟丝,享受的抽了一口。

  “您还好吧?”鳓赶忙把浑身痉挛的阿勒温西姆扶了起来。

  “实在是、实在是、”

  “怎么的?小子儿,还想跟俺比划比划?”鳓在心里想着,「看来老人们的话是对的。」矮人真的是能动手,基本不动口。正在鳓这样思考的时候,被他搀扶的阿勒温西姆突然朝着对面的矮人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对方。

  “活生生的传奇!我见证了活生生的传奇!”

  “小伙子!快把这头发情的母狗从我身上拉开!”常年的旅行,让穆德哈弗雷没少经历无用的架,他早已经习惯人类社会里,那些藏着獠牙或者露出獠牙的家伙。不过,这个正抱着自己,激动的流着眼泪、鼻涕和口水混在一起的家伙,让他恶心的害怕!

  “小伙子!快点!你如果把他从俺身上拉开!这个烟斗就是你的了!”话音刚落、阿勒温西姆换了一个人似的,突然从他身上躲开,顺便把矮人手里的烟斗一起拿走。

  “我替他代劳了。”这个举动,让矮人像是中了美杜莎的石化一样,定格在那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能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碰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人类。

  “你该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最后,穆德哈弗雷嘟囔了一句,然后愤愤的回到邻桌,接着又要了一大杯极北的油脂酒。

  “呜哈哈哈哈!跟你认识这么久、今天终于看见你栽跟头了、嗫哈哈哈!”跟矮人同桌的地精已经笑的前仰后合,土黄的皮肤和笑起来乱颤的肥肉,让他跟这种环境极为不搭。

  “地精族的战士?”阿勒温西姆继续发扬厚脸皮的特技,凑上前去。他右手掐着腰,左手挠着下巴上参差不齐的胡茬、弯下腰盯着这个身穿锁子甲的地精。

  “很奇怪嗫?”地精止住笑声,坐起来盯着他。

  “是的,我从没有见过地精族的战士。”阿勒温西姆坦率的回应道。

  “哈哈哈,我不讨厌老实人,确实很多同族都把我当成异类嗫。我叫伏螂什,对,你没听错,就是臭虫的意思嗫!”就在大家互相介绍彼此的时候,靠近酒馆门口的座位开始骚动起来,酒客们竟然不畏严寒,一个接着一个端着酒杯走出酒馆。

  “俺就喜欢凑热闹!”穆德哈弗雷也拿起酒杯,朝着门口走过去,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矮人洪亮的喊叫:“快来看!不对、快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