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抽卡拯救不了斗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月夜

抽卡拯救不了斗罗 罗斯饿鬼 3012 2021.07.16 21:05

  接连不断的意外事件,全部累积在第一天中,让广场上的叶源感觉自己老了十岁一般。

  平躺在地,胸口激烈起伏,大口喘息,别人有电脑指引操作,叶源没有,别人的招式信手拈来,叶源不能。

  如果不是智力点的高,也许今天放技能都要多膈应失败几次呢。

  问什么今天放技能都需要酝酿一会,就是因为他不熟啊,要是觉醒时没选智力选项,智力加成高,以叶源普通人的脑子,怕是不够用。

  现在的叶源,颇有一种过目不忘的初始阶段了:过目一会儿不忘,过会儿忘了。

  仰望满天繁星,叶源抬起手,张开手掌,捏拳,摊开手掌,感受自身的力量,将疲倦的手臂放下。

  “可恶,驼拔,我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把你打的直接退游!”

  回想今天晚上的遭遇,叶源恨从心里来,他不想理解驼拔的变态心理,他只想锤爆对方狗头。

  “等着,等我智力够高,能操纵大号后,大号不干别的,就撵着你跑,无论是安全区的城市,还是危险区的森林,他都会伴你而行!”

  “驼拔,我可是给你找了个‘对象’了呢,你可得好好珍惜,别心态崩了退游啊!”

  “还不去休息吗?”庆华依靠在一旁的杆子上,怀抱双臂看着叶源。,他已经矗立良久。

  夜已深,玩家几乎都下线睡觉了,唯有个别夜猫子,不知道在干嘛。

  “哦~要睡了。”叶源起身,“你去打点钱吧,银币,去杀戮之都,哪里全是NPC,杀之不尽,杀死后还掉钱。”

  叶源是不想去了,他需要休息,需要睡觉。

  庆华砸吧砸吧嘴,我就是关心一下你,你看看,肯定是被驼拔刺激到了,连我都不放过,我挂一夜的银币……别说,应该还挺富有的。

  是夜,叶源躺在穿上,宗主专用大床房,豪华总统套房,顶配设备设施,落地窗,星空犹如放大版一般,映射在落地窗上。

  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得太多。

  开枪杀死驼拔的人说的那句话,会不会他也是活人?

  神秘人是谁?

  游戏方会不会发现我?照今天卡在森林的情况,我会不会已经暴露了?

  ……

  诸多问题,叶源叶源要把脑子想炸,在这种紧张又疲倦的状态下,叶源沉沉睡去。

  天斗帝国某个宗门内,一个头戴兜帽,全身笼罩在黑袍下身影闪现而入一间卧室。

  褪去兜帽,从镜子里反射出的,是一张精致,完美,拥有绝美容颜的女子。

  拉开右手手袖,露出了手袖下面的手臂。

  原本白嫩细小的手臂,却变得猩红一片,并且皮肤有凹凸不平,令人看了起鸡皮疙瘩。

  “没想到才开了两枪,就有如此反噬。”

  女人低声喃喃,随后掏出一把匕首,如果叶源在场,定会惊呼,这把匕首和我的一模一样,这不是只有我这种活人挂逼会给的吗?

  然后此时的叶源已经开始大呼了……

  匕首直接切入手臂,这匕首,居然能轻易切入她的手臂,要知道,能一枪秒杀驼拔,战力绝对高达羽绝那个层次了,可见这把匕首,非同一般。

  顺着手臂,女人用匕首贴着骨头,直接将整块手臂上的手,全部切下,不过没有流血,没有血腥的场面。

  最后,手掌、手臂,都只剩下森森白骨,女人的脸也变得煞白,浑身也在小幅度的抽出,但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女人的脸色布满细微的汗珠,嘴唇被死死咬住,但是眼神却充满了坚毅。

  白森森的手臂,不一会便开始重新长出血肉,十分钟后,开始长出经脉,又十分钟后,开始长出皮肤。

  新长出的皮肤很嫩很白,不过肉眼可见的变得和另一只的手臂的颜色一样,如此,无人能看出她手臂的异样。

  等待完毕,女人仿佛被一下抽离精气神一般,虚糜不振,耷拉着右手,躺会床上。

  试了半天,右手没法抬起,看来还需要慢慢恢复。

  “这就是后遗症吗?看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很难驾驭啊!”

  月明星稀,蝉鸣蛙啼声此起彼伏,叶源睁眼,看看四周,除了乡间夜晚该有的虫鸣蛙叫声,一切都很正常。

  为何我才睡了一会就会如此清醒?没有钟表,但叶源肯定自己才睡着一会而已,难道是智力高,所以需要休息的时间就变短了?

  可也不能如此夸张吧?这最多过去了一小时。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叶源立刻转头看去,“庆华?”

  尝试联系了一下分魂。

  庆华:“我在刷银币啊!是谁敲门?宗门不可能有人啊?”

  叶源疑惑,谁深更半夜上线了?高速公路?和双手活动完睡不着?

  起身,走到门后,透过猫眼,没看到人。

  错觉?

  转身回床上继续睡觉。

  才坐回床上,敲门声再次出现:咚咚咚~

  依旧是很有礼貌的三下,犹如服务员一般:先生,需要服务吗?

  叶源起身,走到门后,透过猫眼,这次有人了,来人穿着红色长袍,扎着头发,一脸微笑的看着猫眼,似乎对方透过猫眼,能看到自己。

  “你好,叶源!”

  叶源确定自己不知道对方,没见过,头顶上也没有名字。

  叶源开门,不过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我宗门什么时候来这么个人?

  “你好呀,我叫喵喵,我能进来坐坐吗?”

  叶源没说话,这啥跟啥?

  女子说完话,不等叶源回复,在他愣神之际,一溜烟跑进了叶源的房间,坐在沙发上。

  “嗯,装修还不错,这是你新建的宗门?”

  叶源跟着进到客厅,坐在另一个沙发上:“你是谁?”

  “我不是说了嘛,我叫喵喵啊,喵喵叫的喵喵啊!”喵喵不耐烦回道。

  “你,怎么进来的?”叶源百思不得其解,刚刚翻看了一下记录,没人新成员呀。

  喵喵眨了眨大眼睛,一脸可爱:“翻墙进来的呀。”

  翻墙?

  叶源想了想规则,不被邀请的玩家,怎么可能进的来宗门?还翻墙?神特么翻墙。

  等等,难道是那个翻墙?

  叶源正要开口询问,喵喵已经起身,径直往卧室走去。

  “等等,你要干嘛?”叶源急忙起身,里面可是我睡觉的地方啊,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看。

  就在这时,又想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依旧是很有礼貌的三声。

  叶源一顿,再回过头,喵喵已经进了卧室。

  先去开门吧。

  透过猫眼,叶源看见门外是……喵喵?

  门外分明站着一个和喵喵一模一样的女孩,正看着猫眼,似乎看见了叶源本人,知道他在门后。

  串模了?一模一样的模型?

  没想太多,叶源开门。

  偶一开门,一阵冷风吹来,不禁让叶源身子骨一抖,眨了一下眼睛。

  这一眨不要紧,在一睁眼,叶源发现周围环境骤变。

  原本光鲜亮丽的总统套房,现在变成了烂尾楼,抬头望去,一轮血红的圆月挂在天空。

  叶源下意识感觉不对,这什么玩意?为何如此光怪陆离?

  游戏bug?场景怎么突然变了。

  “你看什么呢?”烂尾楼低,喵喵的声音传来。

  站在楼层中的叶源,立马寻声望去,是喵喵?

  “在这呢。”烂尾楼顶,再次传来喵喵的声音。

  叶源还没看清楼底的喵喵,楼底已经空无一物,毫无疑问,喵喵此时在楼顶。

  叶源立即抬头看去,喵喵正坐在烂尾楼边,两只脚悬空,低头看着自己。

  吞咽了一口唾沫,叶源慌了,这是哪位大神?

  “快上来看月亮啊~”喵喵甜美的声音传来。

  叶源一个激灵,拔腿就往楼下跑,看个毛,血红的月亮,看着就诡异。

  下楼……下楼……再下楼。

  不对,这楼……叶源下了好几层,抬头骤然看见喵喵就在自己身后坐着,而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最顶楼。

  见鬼了。

  “来~坐,要听话哦~”

  叶源退后两步,坐?我怕不是失了智才坐。

  继续拔腿就跑,这会,顺着楼梯跑到了底层。

  调准一个方向,发足狂奔。

  远远的,叶源看见一个身影,不会是喵喵吧?掉头。

  掉头,却不见烂尾楼了,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天空血红圆月,地面齐腰高的草原,转目四望,毫无人烟,毫无生气。

  “冷静冷静,这一定是梦!”叶源想起来了,自己不是睡着吗?现在肯定在梦里啊!

  这是叶源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夜晚,本应该难以入眠,但是他不仅睡得打鼾,还做噩梦!

  “咻~”一颗子弹穿过叶源面颊,擦着脸向后飞去,脸部流下一行泪水。

  疼痛感,子弹与皮肤摩擦产生灼烧感,随之而来。

  “不可能,怎么会痛,这里是梦!”

  还没站定脚步,一个阴影刹那穿过叶源身旁,叶源立马转头想要看清是什么,可是身后是绿油油的草原,也许那东西躲藏在暗处。

  嗖~

  又一次,黑影穿过叶源身边,给他的腹部划出五道爪印,内脏依稀可见。

  速度极快,又占据地理,叶源无法想到自己该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