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抽卡拯救不了斗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不在一个层次

抽卡拯救不了斗罗 罗斯饿鬼 2114 2021.08.02 20:53

  火火在中路等了良久,不见来人。

  “咦?”火火狐疑,“三国你们人呢?”

  “不玩了不玩了,我们这是修武你是修仙,咱不在一个层次,我们认输,火哥,你们推吧!”吕奉先的声音从泉水传来。

  “对啊对啊,火哥你们推吧,放心,没有一句怨言,能看见如此精妙的剑招,是我的荣幸。”玄德也站在泉水说道,他用的双手剑,本质上互通。

  三国群英传其他人不再多言,纷纷挂机等对面推塔。

  “唉,那我就速战速决了,等会去会会不贰去!”火火说罢,一剑随意划出,就将对方的树人塔直接打掉半血,这不是一招啊!

  一下攻击只能打掉塔百分之五,这一下半血,只能说明一件事:火火刚刚一剑,瞬息间挥出十剑!

  本来羽绝听了对面投降还想上去拆塔来着,现在看了一下火火的输出,“嗯,我不去丢脸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火火,等会我们探讨一下吧?”羽绝说道。

  “探讨什么?”火火问。

  “探讨境界!”

  “境界吗?这玩意看天赋的,讲太多没啥用。”火火淡淡回道。

  羽绝有些脸黑,你的意思是我悟性不够咯?

  ……

  ……

  宗门争霸赛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陆陆续续结束,最让人意外的是天地大爱一家盟居然挺近前四,这让很多玩家认为这个宗门肯定搞贿赂游戏方的行为。

  然后不知道哪里听说了火火去帮忙了后,大家都乖乖的闭嘴了,没人敢言呐,就不怕火火天天偷你?

  然而最令人意外的是四强第一场,居然是凌云和北封对战,这是提前上演决赛呐。

  “如此一来,火火为了求稳,怕不会去天地(天地一家大爱盟)宗门了吧?”北封宗门内,众人开始议论起来。

  虽然冠军对他们来说是奢望,但是他们是唯一能抗衡凌云的宗门了。

  “不清楚,火火要是不去,那我们没得打,火火要是去了,那我们还有一点点希望。”粮分析道。

  “唉,听天由命吧,驼拔呢?”擎天发现驼拔打完争霸赛人又没了。

  “我赌五毛他去森林了!”

  “我赌一块!”

  “呵,我赌一包辣条!”

  “输了记得去群里发红包啊,我赌十块他去骚扰尘阖了!”

  “嘶,老尘真可怜!”思露摇摇头,驼拔最喜欢去森林找尘阖了,两人简直就是森林躲猫猫行家。

  两人都是十六万多的战力,但尘阖一般在挂机,所以驼拔就经常偷偷去阴他。

  此时森林里,尘阖果然在挂机,双眼无神,本人不知道干嘛去了。

  而不远处,驼拔在哪里侯着,作为优秀的老阴比,他非常有耐心。

  等了十分钟,嗯,没人,上!

  果然,第一次偷袭成功,一击重创尘阖,尘阖还没有反应,继续刷着魂兽。

  驼拔更加开心了,小子,给爷死!

  杀了尘阖之后,驼拔悄悄消失在阴影之中,去随机复活地点,找尘阖,今天的躲猫猫开始了。

  找了半圈猎魂森林,果然在不远处看见尘埃阖。

  “咦,没发现我在偷他吗?”驼拔暗自窃喜,尘阖是我好朋友啊,能成长到今天,多亏我尘总!

  偷袭!

  再次蓄足了势,驼拔一冲而上,猴子偷桃!

  不过,这次驼拔似乎撞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般,仔细一看。

  “嗯?黑色的衣服,布满花纹?”

  一直往上看去,“嗯,s?”

  不妙!

  庆土!

  “我去,庆土干嘛呢!”驼拔往后一跳,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闲的,跑来狙击我!

  然而没跑掉,被庆土直接一把捏住脖子!

  “嘿嘿嘿~”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驼拔一边挣扎,一边往声音来源看去。

  “叶源?”

  “嗯,是我,咱们聊聊。”

  “先放开我!”驼拔丝毫不慌,大不了我下线。

  “放开他。”

  庆土得到命令,松开驼拔。

  驼拔揉揉变形的脖子,妹的,这家伙比上次还厉害,我都忘记和别人讲庆土是老阴比了,天天自降战力欺负人。

  “驼拔?”叶源试探了一下,看看对方下线没有。

  “在呢在呢,我还没跑!”驼拔白了叶源一眼,看不起谁呢?

  “找我干嘛?不对,蹲我干嘛?”驼拔看看两人身后的尘阖,嗯,我尘总还是挂机状态。

  “驼拔,你怎么一天就偷人?很有乐趣吗?”叶源问道,他也在附近刷魂环,刚好遇上驼拔偷人。

  “上次不是说了嘛,偷人使我快乐,偷人使我变强!”

  “行吧,换个问题,你在北封,有人罩你吗?”叶源问出了意义深远的话。

  “呵,我们宗门人人如兄弟,人人罩我!”驼拔骄傲满面,笑话,你以为你有凌云当靠山,就想欺负我?

  这时,叶源给庆土使了个眼色。

  庆土一下冲上去,手掌直接插进驼拔胸腔。

  驼拔还没反应呢,自己就残血了,正不知道该下线还是该还手,叶源一个高温火球贴脸。

  驼拔恐怕永远都不想忘记,高温砸脸的痛感,虽然这游戏死亡基本不怎么痛。

  炙热的高温,逼的驼拔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脸上也火辣辣的,当火球贴脸时,一瞬间的感觉,就想自己在岩浆里洗头一样。

  火球直接没有丝毫停滞,直接被按进了驼拔的脑子里,直接熔化了他的脑壳,连带着脑浆也融化了。

  驼拔在复活地点复活,心里非常的愤怒,但又不敢跑去报仇,想叫宗门人帮忙。

  但写好求助话语,又删掉了,前两天才打了一场,今天他们不会打的,没啥好处还累人。

  正不知道怎么办时,一个黑色身影从半空中直直往自己砸来。

  “卧槽,这庆土怎么这么快!”

  下一秒,庆土又砸死了已经下线的驼拔。

  “搞定,以后驼拔见一次打一次,只要他上线我就盯着他!”庆土在聊天框里回叶源。

  不过叶源没回话,庆土皱眉不已,调虎离山?可是我没感觉到本体有危险鸭?

  飞回去一看,叶源在原地手舞足蹈。

  “你……在干嘛?”庆土明显感觉到他很高兴,不至于吧,杀了驼拔一次就这么高兴?

  “庆土!”叶源停下舞蹈,对着庆土说道。

  “嗯??怎么了?”

  “站着别动,让我杀你一次!”

  “啊?你杀人啥上瘾了?”庆土眉头才舒展开,马上又皱起来,本体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