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主播 天津时间晚七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带三丫鬟打九寒

天津时间晚七点 墨妹 3615 2019.04.16 14:07

  “阿嚏!”

  刚一步入太吾村区域,一阵刺骨的冷空气就激得七郎打了个喷嚏;越奇和宁无邪紧紧地抱住了自己,鼻涕不住地流;明明是夏天,可看四周路过的人们,却皆已穿起了棉服

  再朝远处望,在西面一剑冢上空,甚至能看到寒气化形成了一条蓝色的蛟龙,盘踞于天际,不断地向四周发散着寒冷。

  “啊……阿嚏!”七郎擤了下鼻涕,勒马对身后的宁无邪,越奇,还有董璨妻子道:“先回太吾村吧。”

  毕竟,铲除剑冢并不是什么小事,还需得从长计议。

  调转马头,却看见数个手持上次山贼入侵时遗留下来的短刀的太吾村村民站在了自己的身后,领头的人是甄碧芙,她双手抱拳,对七郎道:“村长好!”

  身后的村民也跟着她行礼。

  七郎有些好奇,“你们这是干什么?”

  甄碧芙道:“嗨!别提了,翻修之后,现在不是经常有一些商人或者旅者来太吾村拜访吗?但自从那剑冢中寒气爆发以后,路面上结起了寒冰,偶尔还会起雾,搞得这一代经常发生一些马车滑倒,或者山贼趁机劫持商队的事故。这不,我们几个商量着组织了一个小分队,在这一带附近巡逻,看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也好出手相救。”

  “原来如此,倒是辛苦你了。”七郎感到有些欣慰。

  没等七郎再多说些什么,甄碧芙又接着答道:“幸苦什么呀!我们应该做的。而且,现在村长你也回来了,想必很快就能铲除那剑冢。”

  七郎苦笑,隐约想起了当时自己独自一人面对剑冢怪物时的情景,那时的自己,就算使出浑身解数朝着怪物攻击,那怪物似乎也丝毫不感觉疼痛,每一次挥动对刺,都只是更进一步地加快了自己的筋疲力尽。

  那么现在呢?七郎真的是那剑冢怪物的对手吗?七郎不知道。而且,关于这剑冢之事,还有诸多疑点,为何这西面剑冢会突然爆发?这是目前未能知道的。如果这西面剑冢会突然爆发的话,那么其他的剑冢是否也会呢?

  七郎不敢想。

  那甄碧芙却斗志昂扬地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天就去将那剑冢荡平了吧!我真是受够这该死的寒气了!”

  她身后的那些村民也直呼好,宁无邪附和道:“放心啦,村长这次回来,就一定会铲除那剑冢的,我们马上出发!”

  就连平日里一向冷静的越奇也点头默认了她们的提议。

  七郎不知道怎么拒绝这些人的热情,只好答应。

  只不过,“宁无邪,越奇,她们随我在峨嵋山上呆了数年的时间,武功造诣均已不低,与我同去剑冢,尚有一战之力;甄碧芙也有些武功底子,说不定也可以帮上些忙。但至于其他人。”七郎看了眼身后的董璨妻子还有孩子,叹息道:“这位女子是我的贵客,你们先领她去太吾村安顿好,那剑冢的实力太过强横,如果你们同去,恐有生命危险。”

  那些村民们尚有点不服气,有人嘟哝道:“我们不怕死!”但被甄碧芙呵斥了一句:“听村长的话!”之后也悻悻地将不满给收了起来了。

  七郎将董璨妻子扶上了自己的宝马,转而骑上了董璨妻子原先骑行的劣马,让甄碧芙也坐了上来。向着西面那个剑冢驶去。

  遥见剑冢的方向发出一片白光,原来是那剑冢的四周已经结起了厚厚的冰雪,每走进一点,那冰雪仿佛又更厚了一些。这路马不能行,四人只好跳下马来徒步行进,但仍然每一步都举步维艰。

  用了不下两个时辰,一行人才终于抵达剑冢,剑冢四周的积雪已经没过了七郎的膝盖,在七郎的身上结起了一层寒霜,每一次呼吸都仿佛在吞吐锐利的冰刀。

  再看那墓室的大门,上中刻着“大玄凝”三字,想必是剑冢的名字。如“解龙魄”相同,那墓门上有一个剑柄形状的凹槽,凹槽旁还刻着伏虞二字。

  七郎将伏虞剑柄嵌入剑冢墓门中央,轰隆一声,墓门应声而开!

  一个面色苍白,浑身由寒冰构造而成的怪物从剑冢之中走出,“洪水将至,你们却不去避祸……我欲救你们性命,你们反倒怕我多过怕洪水,连我的面也不想看到……唉!”怪物悲伤地说着,忽然一个转身,犹如化作了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向四人袭来。

  “小心!”七郎喝了一句,瞬间施展出了一招“行无定踪”,手脚齐上,提溜着三个女子朝身后跃起,这才使怪物的攻击落了空。

  那寒风才又化为了怪物本体。他悲伤的叹息着,“我九寒究竟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让你们对我如此恨之入骨?就连我躲于这剑冢之中,你们也不肯叫我安息!”

  他说着叹息突然变成了咆哮,数十颗寒冰由它口中吐出,疾向四人袭来。

  “分散站位!”七郎喊道,其他三人立刻跳开到了不同的位置,将九寒包围。七郎立在了原地,从背后拔出了对刺,施展出了一招师傅亲传的“美人刺”,刺化无形,两根刺在七郎的手中仿佛变成了四根,又变成了八根,最后变成了和九寒吐出的寒冰同样的数量,刺在空中结成了一个阵型,与寒冰相碰撞,发出了一阵激荡,寒冰变化成了白雾,刺回到了七郎的手中,九寒却在这雾中没了踪影。

  “既然你们那么讨厌我,那你们就去死吧!”

  是九寒的声音,他癫狂地喊道,突然一阵寒风从雾中刮出,直冲七郎的胸膛,风触碰到七郎胸口的瞬间,又立刻变为了一道冰刃,将七郎的胸口割开了一道口子。滚烫的血液滴到地上,也被这周遭的冷空气化为了冰粒。

  七郎掩着伤口喘着粗气。

  九寒又遁入了雾里。

  “接下来,该谁了呢?”它狂笑着,笑着又带着悲伤。

  越奇突然冲着雾中喊道:“没人讨厌你!我们只是来找你玩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九寒突然愣住了,好一会儿都说出话来,攻击也停滞了。

  “真的吗?”笑声停止变成了哭泣,但这哭声中却比笑时要少去了许多悲伤。雾气也消散了。九寒重新化成了实体站在了七郎的身前,它用寒冰将七郎的伤口给封住了,嘴里不住地念着:“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这样血就不会流出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前遇到的人们都不喜欢我,我以为你们也……”

  话还没说完,一把尖刀又刺入了九寒的身体,使它身上的寒冰开始碎裂,它张开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剩下了痛苦的呜咽。

  甄碧芙杀死了九寒。

  无数冰雪自九寒的身体里飞出来,一时之间,天地如入冰宫!透过冰雪,九郎仿佛看到了,漫天的雪花化作了一位温柔的雪女,轻轻拉起了九寒的手,带着它消散在了风雪之中。

  随后,万物消解,一座偌大的剑冢,便在七郎眼前分崩离析,化为了尘土。

  但奇怪的是,七郎胸前用来封住伤口的寒冰却依然存在。看着这寒冰,七郎瘫倒在地上,心中感慨万分。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想着:这剑冢怪物倒也当真可爱。嘴里爆发出了一阵苦笑。

  甄碧芙配合着宁无邪将他抬起放到了马背上,回到了太吾村中,一时之间,七郎铲平剑冢的事传遍了整个江湖。许多名医听闻七郎受伤,都争相前来探望。服用过名医开的药方,再静养几日后,七郎的伤势总算是痊愈了。

  后有一日,七郎来到太吾村之外,一个怪人朝着七郎走来,此人蓬头垢面,面如一潭苍白的死水,步伐飘忽踉跄,却又出奇的快。

  “汝乃……太吾?”

  七郎觉得此人处处奇怪,但又捉摸不透。于是道:“在下的确是太吾传人,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汝乃……太吾……”怪人点点头,似乎并未听到七郎的回答。

  七郎只好又重复了一遍:“不知阁下是何人?如何称呼?”

  “嗯……下了山……称呼是要的……”怪人断断续续地呐呐说着,又侧头想了一会,终于缓缓吐出几个字:“上染……下尘……”

  七郎皱起了眉头,“阁下名叫‘染尘’吗?听起来倒像是道号。”

  “道号……尊师所赐……”染尘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七郎只觉得更加古怪了,又询问道:“道长从何而来?”

  “东海之外……乌彼之岛……柴山……”染尘子指了指东方。

  七郎摇了摇头,“道长又怎知我是太吾呢?”

  “形在,魂分,轮回断,神气涣乱……”染尘子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七郎不明所以,只得作罢,“道长此来,所谓何事?”

  染尘子道:“携来……家中……几册旧书……欲赠与汝。”说完,负手而立,丝毫不像有什么东西要赠与七郎的样子,良久之后,染尘子仍无下文,七郎颇感尴尬,只得出声发问:“道长远道而来,我已深感盛情,又有书籍相赠,我自当躬身拜领。”

  染尘子又道:“可惜……遇一歹人……十四册旧书,皆尽散失……有负……故人所托……”

  七郎听他话中的意思,似乎是指——他受故人所托,带来了十四本旧书想要赠与太吾,却不料途中被歹人劫了去。

  染尘子又自说自话了好一些事情。

  七郎低头沉思道:“只听说有人劫掠财务,想不到还有人抢劫旧书……”

  染尘子道:“江湖中人……称其为……不世之秘,已失传……三百多年,故而……世人无不慕之,无不……夺之……”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但从他的话中,七郎已隐约知晓:这十四本旧书,多半不是寻常图书,既然江湖人称“不世之秘”,那么这些旧书,若非古籍密卷,便是武学宝典。

  “不知那夺书的歹人姓甚名谁?藏身何处?”

  染尘子皱眉道:“此地……邻村……五岁顽童……夺我书籍……抛于江中,寻三日……未果。”

  七郎哪里想得到,那夺书的“歹人”。竟是邻村的顽童,此地的百姓七郎大多认识,并无任何特异之人,恐怕染尘子所指,当中只是一名五岁的小童。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罢了……旧地重游……吾当自便……”染尘子舒展眉头,重又恢复了木讷的表情,在冲七郎摆手后,便摇摇晃晃转身而去。

  七郎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嘀咕:“奇书?秘典?”终是想不明白。也道了句:“罢了!”

  毕竟,他对此等东西本就并无兴趣。

  他现在所想的,不过是自己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也该出去找个俏丽的媳妇了。

作者感言

墨妹

墨妹

还有4400.

2019-04-16 14: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