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青春时节有萍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张家携手庆春节

青春时节有萍萍 倾尽萍萍 2160 2019.01.12 10:58

  二零零七年的二月二十三日,大年三十,下午张清,栾洪,张衡三个人回家,上午,张清给张庭通了电话,让朱财帮忙接一下三个人,顺便问张庭家里准备的怎么样了,张庭笑着对张清说道,家里对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你们回来了。按照张张7.4家的传统,准备春节长辈们是不需要操心的,再加上张家人丁也算兴旺,所以张家的长辈们就提前进入过年的状态了,张家各位小辈虽然是自幼娇生惯养,可是年龄稍微大点的女孩子都会做家务,不过过年的时候事情着实有点多,实在把张薇,张惜柔,王萍三人忙的忙的手忙脚乱,而张庭不会做家务,张凤也是从小蜜罐子里长大的没做过家族,张青尚且年幼,而朱财也是不懂家务,男生嘛,大家都懂的。而艳萍呢?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也是跟着张庭他们瞎混,着实把张薇气个不轻。不一会儿,三人就忙的满头大汗,而这时,张庭,小凤,张青三人看着电视剧,津津有味,艳萍和朱财一人拿着一个游戏机,玩的热火朝天。没天地王法了,忙的忙死闲的闲死,王萍走向前去关掉电视,抢过二人的游戏机,一把揪起张庭的耳朵,张庭叫着轻点轻点疼。心里想着,这孩子整天没大没小的,和张凤简直是一个德行,要是大姐在这里,你要挨骂了。王萍笑着,大姐要是在这里,你恐怕挨揍了。张庭叹叹气,死丫头,脾气这么坏,小心长大嫁不出去。王萍阴沉着脸,淡定的说道,要你管。这时,张薇也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说道哥,你们就不能帮帮忙吗?语气确有几分撒娇的味道,朱财这时说到,我们下午去接大姐,现在需要休息。被王萍那个死丫头打扰玩游戏,朱财有点不爽。阿柔这时也跑了过来,笑到,接个人需要去几个人啊,让小财自己去就好了,张庭点点头。这时,张惜柔也笑骂,你呀啥时候能长大呀。张庭微微一笑,认真回了一句看心情。

  中午饭是艳萍做的,看着这三个人上午忙的死去活来的,确实有点不忍心了。吃饭的时候,艳萍说让大家尝尝江南正宗的淮扬菜系,张庭她们尝了一下,都说道好吃。这时,张青说了,艳萍姐人长的漂亮,做饭也这么好吃,谁娶了艳萍姐一定会幸福死的,艳萍微微一笑,小丫头,嘴真甜,谁教你的呀。这时,小凤打趣道,小青,这样吧,叫艳萍姐当你嫂子也么样。张青认真的回答,好是好,不过我怕二哥被阿柔打死,张庭此时正喝着茶,突然一口茶喷了出来,苍天呀,关我什么事啊,躺枪也没有这种躺法啊。

  吃完饭后,大姐下午三点到济南国际机场,吃完饭呆了一会快到两点了,朱财就提出接大姐张清她们,不过,这时却突然有了一阵敲门声,小凤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张恒回来了。张凤笑到,来的正好,你去接大姐她们吧,张恒一脸茫然,总先要我喝口水吧,小凤撒娇道,喝什么水啊,赶紧去吧,张恒无语,不过还是听了小凤的话,去接大姐去了。回来后,张庭叹了叹气,小丫头越来越任性了,小心以后没人娶你。张庭总是喜欢拿这句话威胁妹妹们,这时,小凤说道,那正好,过几年嫁不出去你娶我吧哥哥。听了这话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张庭无语,一个抱枕扔了过去,讲理讲不过,一撒娇大姐老是骂张庭,这小丫头让张庭舒适头疼。

  下午三点四十分,张庭,张衡,张恒,栾洪四个人回来了,张凤冲过去抱住了大姐,说道,大姐终于回来了,想死你了。张庭笑了一下,这丫头,拍连续剧都没这剧情狗血吧。张清笑道,我不回来家里都没人管你,你是巴不得我不回来吧。张凤笑道,大姐,你不回来哥哥老欺负我。张庭无语,这丫头,又来这招。张清笑的更开心了,说道,是你欺负你哥哥吧。张庭也笑了,还是姐姐懂我。张庭问道,去太原一切还顺利吗?张清点点头,陈宁刘琴她们对我还算不错,再说你们都是老同学,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张庭又和大姐说了上官彩云回国的消息,张庭微微一笑,说道,看来上官家要有大动作了,不过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张庭点点头。

  抛开沉重的话题,转移就到了除夕了,大姐带着张衡,张惜柔,张薇,王萍,王艳萍几个人包着饺子,张庭,朱财,栾洪,张恒,张青,张凤六个人难得聚在一起,打起了牌。十二个人分工明确,包饺子的人呢,在这里拉着家常不亦乐乎,打牌的呢,战斗的激烈不亦乐乎,毕竟大过年的,张清看着今年人手格外充足,就由她们去了。

  不一会儿,张青凑过去问大姐饺子要包什么陷的,她是被哥哥姐姐们派来打听消息的,张清微微一笑,问道谁让你过来问得呀,张青没有说话。张清再笑,你二哥怎么跟你说的呀,让你怎么问。默默的下套,张青不知所措,小心说道不是二哥啊是大表哥呀,张清笑着,张青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自动禁言。张清大喊一声,栾洪滚过来。绍铭兄一听,吓了一跳,马上站到张清面前,立正站好。艳萍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这速度,想必练出来了。张清笑骂,好小子,栾绍铭,不是问什么陷的吗,自己看。栾洪一看,羊肉大葱,猪肉大葱,三鲜的,笑了一笑,好,都是我喜欢吃的,张清笑骂一声,栾洪一句话也不敢说。

  晚上,吃完饺子,张庭他们给长辈们端了过去,询问长辈们要不要一起过年啊,张老说道,还是你们小辈们一块吧,我们去了你们反而拘束,张庭也就没在坚持什么。

  放鞭炮的时候,大家玩的什么开心,不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伤口一致对外,可苦了艳萍,这让艳萍也是一脸懵,看到脚下的鞭炮,一转眼,大家都跑了,张恒大喊,这傻丫头,随谁。张恒和谁都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艳萍大骂,滚犊子,张家的都是死小孩,心里怒骂张家十八辈祖宗。

  晚上,大家一边打牌,一遍看春晚,熟悉的样子,熟悉的味道,一直到很晚很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