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手机有点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罗阴老房

我的手机有点玄 天海薯片 2166 2019.11.08 11:41

  老房,第三条巷子,有个荒废垃圾池,周远蹲着身子,躲在其墙角灌木丛下,饭店老板是在附近听到怪声,此时距离时间结束还有2小时12分。

  野猫叫春发出的“娃娃”音听起来格外刺耳,直接导致周远三碗面汤的后劲上来,隐有尿崩趋势。

  “不能方便!万一引起野猫注意,停止发春,打草惊蛇就完蛋了。”周远咬牙继续憋着,正在心神动摇之际,“呲呲”的声响突然出现,周远意志刹那溃散,尿如雨下。

  “这声音绝不是动物发出,而且空气中弥漫的怪味更浓,有点像——尸臭!”

  周远顾不得满身骚气,牙齿打颤,直到摸出手机,才勉强镇静:“我有修真美颜护体,神鬼难敌!”想法虽然中二,但这已是周远唯一慰藉,踮起脚尖朝声音走去。

  过了半个小时,周远距离目标只有一墙之隔,心跳不由加快:“沉着冷静,偷偷探出半边脸,确定目标,小手一抖,任务完成!”

  拟好方案,周远又仔细检查脚下是否有树枝石子什么的障碍物,以免像电视剧智障男主,卖出破绽,凭空惹出几十集拖戏。

  一切准备就绪,周远轻微挪动,接着微弱月光,看到一个黑影正在刨坑:“我擦,还真是在挖坟!”

  强忍惧意,周远拿出手机成功拍下照片,然而计时器即没消失,也没停止!

  周远瞬间明白原因:“任务说明要拍清晰照片,应该是指黑影正面照,这下麻烦了。”观望四周,发现黑影对面的二层老房是不错的拍摄点,周远咬紧牙关,不发出一丝声响,迂回前进。

  待到达地点,周远终于看清黑影真面目——身穿黑色卫衣,身形高大的男子,面容还透露股戾气。

  卫衣男子扔在继续刨坑,显然没有发现异常,周远捂住屏幕背光,正要按下快门,谁知背后突然传来两声冷笑,卫衣男子闻声抬头看见举着手机的周远,露出狰狞表情。

  ......

  杜军1978年生人,从小不学无术,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初中毕业后,被其父硬送往技校学习挖掘机技术,虽说学习差劲,但其在机械操作上却很有天赋,学了两年后被一位挖掘机老板相中,走南闯北。

  1998年,杜军感觉当司机出不了头,跟村里一起玩到大的发小田强合伙偷了辆二手挖掘机,自立门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到了2008年,杜军攒下不少资本,野心渐渐膨胀,苗头指向房地产,通过恐吓,威胁等手段以最少本钱,逼走拆迁户,盖起占地30亩的集贸市场,赚了个盆钵满载。

   2012年,杜军感觉小打小闹不过瘾,看准江北市的高速发展,欲建一个集商业,娱乐,住宅为一体的千亩大盘,钻着政策漏洞,老百姓占便宜的心理,地基未动,已收上两亿资金。

  但这种五证不全,违规销售的方式最终被媒体曝光,国家又政策出台相关条例开始整治,本来把征收税款补上,也就没事了。

  可杜军哪舍得付出,将大部分钱转到国外,剩下的实在转移不了,本着最危险也是最安全原则,埋于拆迁区域地下,逃到北美过起资本主义的腐败生活。

  若杜军安分守己,搜刮上来的钱财三辈子都花不完,可有次去赌城拉市,一发不可收拾,很短时间将家底败光,流落街头。

  杜军当然不甘心,想法设法偷渡回国,打算将以前埋的现金取出,继续捞本。

  ......

  周远没想到卫衣男子还有同伙,看着面前身材瘦高,眼神阴霾的男子,勉强挤出笑容:“大哥您好,我来这里采风,什么也没看见,您们继续!”说完还装出大家都是朋友,一场误会的样子。

  瘦高男子没看周远,低头望向卫衣男子:“怎么打算?”

  卫衣男子没有回话,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姿势。

  周远见状不妙,拔腿就跑,瘦高男子没跟下来,可卫衣男子已堵在门口,窗户按有防盗网,简直瓮中捉鳖。

  前有狼后有虎,躲是躲不掉,周远反而冷静下来,掏出手机祈祷:“恶魔大哥在上,一定要保佑小弟平安无事。”话落,摆出个虔诚的姿势进行自拍。

  卫衣男子发出冷笑:“臭小子,都到这份上了还有闲心自拍,脑子进屎了吧。”

  暖洋洋的感觉回来,周远大声喝道:“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老话,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拍!!”卫衣男子本以为周远会说个“强”字,结果听到个“拍”字,险些闪了腰。

  周远抓住对方分神的时机,快速移动,卫衣男子心知被耍,恼羞成怒:“就这点小伎俩想唬我.....噗!”

  杜军自小体格建壮,打架斗殴从没输过,即便生活富裕也一直保持健身,虽说现在年纪大了些,但面对周远这种小屁孩,自认放到三五个不成问题。

  抱着这样的自信,杜军见周远撞来,不但没有闪避意思,反而以身相迎,打算反撞,再补上一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周远来不及看,只顾拼命奔跑,大约过了五分钟,感觉后面没有动静,才敢停下。

  “呼呼,好险,差点玩死。”话落,周远表情凝固,想起还有最最重要的事情没做——拍照!一跺脚,含着泪又往回奔。

  高瘦男子听见“砰”的一声,以为周远已被解决,可下楼看到满地鲜血,人事不醒的杜军,禁不住发出灵魂拷问:“刚才发生了啥?”

  高瘦男子抬头看到撒丫子乱跑的周远,脚下也没停步,只可惜任凭小宇宙怎样爆发,也只能眼睁睁“送你离开,千里意外”,一时间悔恨的泪水止不住流下:“完了,这小子要是报案,我也吃不了兜着走,早知道就不该听杜军蛊惑,可怜我那三五个相好,200多斤的儿子......”

  正感叹命运多舛之际,高瘦男子闻声发现周远居然返了回来,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什么情况,残血哪吒送死来了?”

  高瘦男子破涕为笑,准备以一招断子绝孙脚迎接周远回归,可姿势还未架好,就被一拳正中面门,空中画了个龙,人事不知。

  周远对着高瘦男子连按快门,又直奔卫衣男子,发现其壮烈模样,砸了砸嘴:“修真美颜,恐怖如斯!”

  拍完照后,计时器消失不见,周远松了口气,从卫衣男子身上翻出手机,拨通110,一股疲惫感涌上心头,再也坚持不住,趴倒在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