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手机有点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个鞋印(求收藏,求推荐!)

我的手机有点玄 天海薯片 3427 2019.11.17 11:43

  周远对大学生活曾有过美好憧憬——上课严肃认真,下课兼职赚钱。

  若有闲暇一本书一壶水二逼呵呵晃一天,毕竟校园青春热血剧曾无数次告诫世人,没事转悠转悠总能发生点什么。

  万一哪天在学校与大长发、波浪卷、前凸后翘、腿子长、家世显赫的豪门小姐擦肩而过。

  而对方又被自己卓尔不群、坚韧不拔的高贵品质感染,提出包养事宜,从此脱贫致富也不是没有可能。

  即便遗憾没有撞上大运,因出身贫寒而遭受他人冷落,自己也会微微一笑,以成为社会栋梁为己任,悬梁刺股、焚膏继晷走上学霸的不归路。

  可现在!

  周远坐在教室后排,看着讲台激情四射的老师,目光涣散,思维游离于九天之外。

  一会儿想到陈彤在干嘛;一会儿琢磨手机任务怎么还没来;一会儿又惦记中二虫师孟林元这两天销声匿迹,是否在搞阴谋......

  直到下课铃声响起,周远才回过神来,看着黑板写的十来个字,完全不记得讲了些啥。

  掏出手机,看着银行卡5位数的余额,周远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堕落了!”

  为了拯救自己,周远跑到盗版书摊找到一本《你的人生价值百万》的励志书籍,打算买下,洗涤罪恶的心灵。

  哪知书摊老板突然伸手阻拦:“年轻人,现在物价这么贵,房价又高昂不下,看这本区区百万价值的破书,能有什么出息!”

  话落,从三轮车翻出一本金光闪闪的宝书——《你的人生价值十亿》。

  “这才是你真正需要的!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商业奇才,带领国家富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只需98元,买不了吃亏了,买不了上当......”

  “看在你意气风发推销的份上,十块钱卖不卖。”

  “咳...咳....小兄弟真会砍价,就当送你一场造化了。”

  周远正要扫描二维码时,陈彤突然来电,简单聊了两句,转身朝学校外的一家咖啡厅走去。

  “......”书摊老板。

  ......

  “干嘛要在这里见面。”

  周远还是第一次喝咖啡,搅拌两下,拿起勺子直接舔了一口,表情看起来像喝中药。

  “啧啧,这么苦,完全没饮料好喝。”

  陈彤看周远模样实在憋不住,笑出声:“喝咖啡有提神效果,而且这里环境幽静,适合思考。”

  周远身体前倾,继续搅拌咖啡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学校食堂多好,饭多量大、价格公道,最主要是热闹,那些单身狗每次看到你我在一起,都气得直哆嗦。”

  陈彤美眸变得犀利,不由嗔怒:“说正事,我舅舅发现一具无中生有,从天而降的尸体,你说会不会是跟你一样会超能力的家伙干的。”

  周远靠在椅背,扭头注视窗外,耸了耸肩:“谁知道,不过凶手肯定不是简单角色就是了,咱们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不要涉入太深。”

  陈彤端起杯子,品了一口咖啡,散发出学霸神采:“我已经提前修完大三课程,甚至连毕业论文都写完一半。”

  “......”

  见周远舀着咖啡闷头直喝,陈彤抛出杀手锏:“我听舅舅说,这次事件性质恶略,悬赏给到了30万。”

  “咳...咳...为人民除害义不容辞!”

  眼看周远上钩,陈彤发出会心微笑:“院里有些事情我先走一步,下午碰头去案发现场看看。”

  陈彤前脚刚走,恶魔手机就来短信。

  尊敬的周远,截止到2019年10月28日,您的余额为25星,请在2019年11月5日之前完成下达任务,以免超时而影响您的生命危险。如同意请按1。

  回复完数字1,再次弹出短信。

  找出魔术师,胜之。任务成功可得100星,解锁一款app。

  周远看后很想把手机砸了:“尼玛,说好的二选一呢,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陈彤刚说诡异的抛尸案,这边就提及魔术师,周远自然而然将两者联想到一起。

  本着不浪费的精神,一口气将咖啡干了,调整好心态。

  “其实这样也不错,不用纠结于是否让他人背锅,而且新app出现,还是很值得是期待,如果跟爽文那般附带召唤出女仆的技能,岂不美哉......”

  周远越想越兴奋,恨不得魔术师立马现身,舔了舔嘴唇,打开京宝商城将修真进度提升至0.42%,起身预要离开,回宿舍将身体强化至40%水平。

  此时,一名长相姣好的女服务员几步走走来,略带羞涩:“您是陈彤小姐的男朋友吗?”

  周远听罢,得意点头:“就算是吧,陈彤平时待人刻薄,若有得罪,我替她道歉。”

  “陈彤小姐为人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周远以为能听到陈彤八卦,兴致上来,忍不住追问。

  “只是刚才两杯咖啡还没有结账,一共128元,帅哥,手机还是现金?”

  “......”

  下午周远与陈彤来到废旧工厂。

  警察大舅安排的一名便衣大哥负责讲解:“从尸体的碎裂程度分析,摔下的高度应在40米左右,不过你们也看到,痕迹固定线上方没有任何建筑,最近楼宇离此处也有10米距离,若凶手通过某种手段直抛过来,我方蹲点人员,肯定会有所察觉,可当时尸体出现却全无征兆。”

  陈彤思索片刻随即问道:“那当时布局可有盲点?”

  便衣大哥摇了摇头:“当时准备很充分,不会有遗漏。”

  陈彤在附近走动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随后指着矗立前方的大烟囱对便衣大哥说道:“以前坐车经常看见这种东西,不知学名叫什么?”

  便衣大哥贴心解释:“这大玩意叫冷却塔,水作为循环剂与空气流动接触后进行冷热交换产生蒸汽,蒸汽挥发带走热量达到蒸发散热、对流传热和辐射传热等方式散去工业生产的余热,不过塔内设施已全部拆除。此地虽然不是阴谋活动的理想地点,但出于谨慎,我们有安排两名同事监视。”

  陈彤了然,略有深意的看向塔顶:“将所有地方排除,最不能出事的地方,就变成了最有可能。”

  ......

  两小时后,在警察大舅的极力坚持下,江北空警中队安排了一架直升机载着两名犯罪痕迹学专家去往塔顶,最终发现了几丝血迹,采样回去经过DNA比对,正是死者严松血液,同时还在塔顶发现一个不属于严松的完整鞋印。

  经过一整夜的突击,推断出嫌疑人所穿实为古池刚上市不久的布鲁克皮革踝靴,身高应在183公分上下,体重75公斤左右。

  第二天,警方安排大量人手到江北各个古池柜台进行调查。

  周远好奇在网上搜了搜该款皮鞋图片和价格,看完后,备受打击:“他么的,一双鞋顶老子四年学费,要不我也改行当杀手算了。”

  11月5日,警方抽丝剥茧锁定了三名嫌疑人,“请”到局里问话,一无所获。

  周远就管不了那些,抱着宁可错过也不放过的决心,墨镜,帽子,口罩全副武装,在一高楼大厦蹲点。

  周华,知名企业高管,人帅又多金,典型的钻石王老五,主要爱好就是加班,这是第一个嫌疑人。

  周远盼星星盼月亮,连打了一百多个哈欠,终于在深夜九点等到此人走出大厦。

  “尼玛,来时激情满满,现在这点儿搞得老子斗志全无,若此人真是魔术师,白天996,晚上还兼职杀人,精力可真够充沛。”

  周远瞅了眼肩膀上的红仔:“养宠千日,用在一时,上去喷两口,给我打个烊!”

  红仔最近也学坏了,单抓比划出一个要钱的姿势:“给我充些奇点币。”

  周远暗骂养了只白眼狼,极不情愿的充值了1万币。

  红仔仍不满足:“太少也就够一个舵主位置,我要当黄金盟主!”

  周远喷出一口老血:“妈蛋,把我卖了也凑不够那些家当,看书看疯了你,再不答应,我就把奇点APP给卸了!”

  红仔小爪连摆:“别啊,不看书你让我怎么度过艰难的灵生,喷就是了!”

  谈判失败,红仔东怒西怨,连喷好几口唾沫,没多久,周华倒在马路面鼾声四起。

  周远上前踢了两脚,喊了两声我赢了,还比划个V字手势,计时器依旧还在。

  “几口唾沫都扛不住,看来不是魔术师。”

  周远松口气的同时,多少也有些失望,扛起周华扔到附近酒店,悄然返回学校。

  7日中午,周远如法炮制,将第二人迷倒。

  下午,第三人也没扛住红仔唾沫,周远顿时慌了。

  三个都不是,判断失误!

  顾不得其他,周远奔回学校,找陈彤求助:“找不到凶手,我会受处分,该怎么办?”

  陈彤瞪大双眼,彷佛要看穿周远灵魂:“处分?谁处分你,人还是组织?”

  周远一怔,暗骂自己说漏嘴,大打马虎眼:“拿不到悬赏这处分还不大,我上有多病老母,下有未成年小妹!”

  陈彤半信半疑,表示爱莫能助:“事情急不来,警方力所能及的也只是通过调查江北古池柜台,寻找符合推断之人。也许凶手是从网上或者其它渠道购买,甚至有人送的都有可能。类似的案件也不是没有,但能破案运气成分居多。”

  周远听后心凉半截,晃晃悠悠不知怎的就来到实验林。

  孟林元见到周远,咧嘴一笑,右手伸出,虫子聚集于手心之上,形成一个硕大还带螺旋效果的球体:“看我新招——虫版螺旋丸帅不帅气,要不要切磋一下。”

  “跟你打架太费衣服,若你肯赌一双古池的布鲁克皮革踝靴,我倒是不介意。”

  “......”孟林元很想骂娘,你见过穿古池在地里施肥的学生狗吗?

  ......

  离开实验林,周远回到宿舍,看见孙志手游玩得正嗨,对比自身境遇,没来由鼻子一酸:“假入我明天去世,你给我烧一双古池布鲁克皮革踝靴,好让我泉下有知。”

  “......”

  “你没吃错药吧,那一双要24800元,我给你多扎几个妹子比这不强!”

  周远听后眼放神采,按住孙志肩膀,神情像个发情的猩猩,吓得孙志抱起枕头自卫:“你...你要干嘛,士可杀,不可辱,我可是出了名的贞洁烈男,除非把我打晕!”

  周远懒得解释,一字一句问道:“这价格你怎么知道得有零有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