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手机有点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开拍

我的手机有点玄 天海薯片 3365 2019.11.20 19:00

  电影拍摄现场,先是一段旁白,意思男主所住位置是一间民宿,离大剧院只有8公里,赞助商曾建议其住五星级酒店并安排专车接送,谁知被其果断拒绝。

  至于其为何不听从赞助商安排,则是个迷,电影结束旁白也没解释,有可能想给观众留下无限遐想,也有可能陈风在编写剧本时压根没考虑。

  镜头下的陈风身着尼卡背带裤,配上一件纯白衬衣,头发经过精心梳理,显得锃光瓦亮,对着镜子感觉整备妥当,神情坚毅地推开房门,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喧嚣场面,讲出电影第一段台词:“路有点远,还是打个车吧。”

  现在时段正值下班高峰,一辆出租车路过,立马上去十几人争抢。

  陈风没有去抢,也没有生气,脸庞露出一副看透世态炎凉的表情,傲立在寒风中,继续等待下一辆......

  连续被加塞十几次,陈风头发显得有些凌乱,抬起手看了看表,然后目光盯向街道对面昏暗的巷子:“抄近路走过去,还能剩下打车钱。”

  巷子内昏暗而又阴湿,陈风没走多远,停下脚步,透过微弱亮光,看到一层若有若无的绿色雾气弥漫开来。

  “不好,有人在放毒,肯定是被我PK下去的选手所为,自己没实力,又不让别人好过,这些表面阳光,多汁,内心却无比阴险的社会渣子,根本不配粉丝爱戴!”

  陈风仰天长啸,发出不甘的控诉,待绿气快要近身,突然从下衣口袋抽出两张湿巾,塞进鼻孔。

  BGM响起,陈天肩膀一抖,跳起“鸡你太美”!

  ......

  两分钟过去,雾气仿佛被神乎其神的舞姿折服,慢慢散去。

  陈风见状,停下动作,胸口因为剧烈运动起伏不定,几缕汗水从额头流下。

  副导演喊了声“cut“。

  《纯洁灵魂之逐梦娱乐圈》第一幕拍摄完毕!

  跟剧组同来现场观看的周远,彻底傻眼。

  什么沙雕剧情,为毛拒绝赞助商安排,实在打不上车,扫个共享单车也可以啊!

  再者,人进入巷子还没十米距离,看情势不对,掉头跑就是了吗,何必一猛子扎进去作死!

  最他么扯的,哪个天才脑洞大开——尬舞败毒气,牛顿棺材板被掀哪去了?

  周远如坐针毡、如芒刺背,正要上前提进行批判,却被副导演、灯光、舞美和女主抢先一步。

  副导演伸出一个大大的拇指,提出意见:“演得真好,有问鼎金鹿奖潜质!”

  灯光点头符合:“我入行多年,从没见过如此精彩演出,看得禁不住热泪盈眶!”

  舞美神情激动:“如此帅气的舞姿,已达到大师境界,我能亲眼目睹,实乃三生有幸!”

  最为夸张的还要属电影女主,跑到陈风跟前替其擦拭完汗水,突然娇乎一声扑进陈风怀里轻轻哭泣,一副你若因刚才出汗导致感冒发烧,我就不活了的表情,看得周远忍不住倒吸好几口凉气。

  整个演出十五分钟拍摄完成,其中有十二分钟拍的打车场面,恐怖如斯!

  后续剧情,进入陈风学习“鸡你太美”的回忆,大家收拾好东西前向江北影视大学出发。

  ......

  第二幕,陈风穿着关公戏服,手提两米大刀出现。

  “咦,怎么看着眼熟。”

  想了半会儿,周远记起曾有个外校疯子闯到清南教学楼,指名道姓缉拿自己“归案”,额头冒出两排黑线,感叹不是冤家不聚头。

  ......

  陈风站在空旷的操场,对天空狂舞数刀,突然跪下:“我付出如此多的辛劳,为何《少年关云长之我没大刀》没有选我!“

  念完台词,陈风感觉状态不佳,自己喊”cut“,希望从来一条。

  副导演还算有水平,弓着身体,在陈风耳边委婉建议:“陈导,不如这样如何,当您跪下瞬间,我将镜头切换到面部特写,这时您猛咬嘴唇,泪水涌出,然后我再将镜头拉伸,这样构图可以让观众感同身受。”

  周远在一旁听见,脑中回想此画面,微微点头:“副导演虽是马屁精,但业务能力还算在水准之上。”

  陈风听后,露出怀疑表情:“这样行吗,会不会略显做作?”

  副导演强颜欢笑:“凭您的出色演技绝对驾驭得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可惜,陈风NG十几条也没掉一滴眼泪,眼看天色渐黑,剧组草草收工下班。

  晚上,陈风邀请大伙聚餐,经过互相介绍,周远知晓副导演名为刘大禾,最开始给企业拍宣传片,后来不满于此,辞职去魔都进修导演专业,梦想拍出属于自己作品登上大银幕。

  但事以愿违,刘大禾学成归来,拿着简历辗转十几个片场,都被无情拒收,迫于生计,又干起老本行。

  直到前两天,刘大禾去晨觉集团办事,听闻别人提及二少爷正在筹拍网络电影,毛遂自荐。

  女主是陈风结交还没多长时间的女朋友,模样虽不比陈彤,也是个美人胚子。

  酒过半巡,气氛烘托出来,刘大禾摇摇晃晃站起,斟满一杯:“小刘在此预祝陈导旗开得胜,未来一举拿下最佳剧本、最佳男主、最佳导演三项大奖!”

  周远正喝着饮料,听到这么发自肺腑的称赞,立马呛着,跑去厕所咳了半天,才回过神:“尼玛,这是聚集了些什么妖魔鬼怪,要不看在十万片酬的份上,老子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再回酒桌,周远发现副导演只是一个开始,最后在陈风勇夺奥斯卡最佳男主、最佳导演、最佳服装、最佳编辑、最佳配乐等十几个奖项的预祝声中,晚宴隆重结束。

  翌日,周远到图书馆借了本俄国戏剧教育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写《演员的自我修养》到剧组理论结合实践。

  怎么说也是人生首次触屏,剧情一塌糊涂,角色也不怎么光彩,但自己仍要发光发热,对得起观众,哪怕没有人看,也要无愧于心。

  现场拍摄时,陈风没有哭出,又拒绝滴眼药水,整个剧组卡壳。

  皇上不急太监急,周远看计时器剩余时间不多,没耐心耗下去。

  吃过剧组盒饭,私下找到面对一桌美食发愁的陈风:“陈导,您感觉挥刀自残这个创意,是不是比哭戏所呈现的张力强上数倍?”

  开演之前,陈风拿着大刀对胸口试了试,遗憾摇头:“道具做得太好,我拍疼,顶不住,还是再想其他表演形式吧!”

  周远气得跺脚。无奈叹息一身,自告奋勇:“陈导,要不我给你当胸替试试,你化好妆就行!”

  “咦——小周同志真是一表人才,这都能想到!”

  ......

  周远穿上关公服饰,举刀锤向胸口,主角痛苦失意的环节,总算过去,周远也因过于投入,正座在单架贴膏药。

  随后,女主校花阿美粉墨登场!

  看到陈风裸露胸肌,青一块紫一块的挫伤,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是一顿手法熟练的指压。

  此镜头足足拍摄了二十分钟!

  直到陈风彻底舒服完,才继续后续情节——两人肩并肩坐在草地。

  “不就是个小众类型纪录片,干嘛这么较真,人生还有大把机会。”女主神情不屑,为陈风打抱不平。

  “你不懂,男人一旦偏执,几批马都拉不回来。”陈风一字一顿,态度决绝!

  “最近我新排了一段舞蹈,要不要一起跳。”女主嘴唇靠近陈风耳边,呵气如兰。

  “好啊。”

  BGM再次响起,两人在夕阳的余晖下一起学跳“鸡你太美”......

  周远看后没有挺住,嘴角溢出鲜血:“妈蛋,我这段表演有个毛用,又不是拼少少,砍几十刀能打折!本以为会讲陈风出于何种缘由报名参加《谁是主角》,哪知他么的就为体现女主按摩技术了得,临了还要欣赏两人跳鸡你太美,沙雕剧情完全猜测不出走向!”

  ......

   14日,拍摄的是男主排雷戏码。

  克服完毒气之后,陈风继续前进,走过500米距离,发现地面凹凸不平,放佛遭受过挖掘机破碎锤暴击。

  陈风不敢冒进,停下脚步,谨慎走到最近一处坑洼地,发现里面埋着压盘样式的东西,思量片刻,后退三步,顺手拿起一块板砖扔下,只听“砰”的一声,板砖变为粉末。

  “居然是新型伪装地雷,好大的手笔!”

  陈风强压心中震惊,睹物思人,再次回忆往事。

  拍完这段,剧组休息,打算明天到附近山邱取景,周远这来回搬运道具,累得肝疼,连评判力气都被榨干。

  15日,

  陈风、女主和几位驴游到深山老林游玩,可谁知会撞见上百头狼,一位驴游更是不小心成为粮食,吓得其余人做鸟兽散。

  陈风和女主一起逃命误入荒地,谁曾想四周白骨林立,乌鸦在天空嘎嘎作响,居然是处遗弃多年的战场。

  狼群在后,两人只能硬着头皮前进,走着走着,陈风感觉踩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地雷!

  要不被炸死,要不被狼吃掉。

  无论哪个结果都不乐观。

  没有想到自救办法,陈风仰天摆出45度角的忧伤:“阿美,事已至此,你赶紧逃命,我会尽量拖延,为你争取时间。”

  被称为阿美的女主见状哭得梨花带雨:“说好的一起仗钱走天涯,去看看世间的繁华,难道你不想遵守当初的约定。”

  “我未曾忘记,但此一时彼一时,请原谅我的无奈!”

  “不会的,一定会有办法!”

  女主歇斯底里叫喊起来,也不知有没有考虑此举会加速把狼招来,让陈风挂得更疼快。

  待冷静下来,女主将道具假发剪断,目光决绝:“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一句兄弟之间拜把子的豪言壮语,说得情意绵绵,周远泛起鸡皮疙瘩。

  陈风不愿女主做傻事,用尽力气推走对方,谁知重心不稳,后退两步。

  结果,臆想之中的爆炸没有发生——地雷过期失效了!

  却后余生,两人感情升华,紧紧拥抱在一起,狂甩对方嘴唇......

  回忆拍摄结束,陈风的表现再一次得到大家认可。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