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手机有点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倔强的露宿

我的手机有点玄 天海薯片 2027 2019.11.27 19:00

  看着窗外景色,周远震撼得无以复加:“这云彩看上去就像一望无际的床垫,不知躺下去,舒不舒服。”

  陈彤听罢,眼皮跳动两下,别人描述景色不是云轻如棉、海云缭绕、如烟似雾的四字成语;要不就是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等华丽诗词。

  你倒好直接蹦出个床垫,还他么一望无际,脑子里再想什么,要不要点脸,高中语文知识都喂狗了?

  想到这里,陈彤轻轻挪动身子往边上靠了靠,与周远拉开距离。

  然而周远并没有觉悟,兴奋得指着窗外,以全飞机都能听到的嗓门继续大放厥词。

  “陈彤,你看太阳像不像个又大又圆的浴霸!”

  “咔嚓”陈彤将平板捏出一道裂缝。

  下了飞机,周远顶着沙包大的脑袋,发出抗议:“你让大舅出面,咱们又没延误航班,上飞机后我也诚恳向你道歉,为什么还要揍我。”

  陈彤带上墨镜,脸色阴沉:“跟那个无关,没事少搭理我。”

  “红仔,小说里描绘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没写错,我现在就像薛怀义碰见了武则天,成为随意揉捏的软蛋,你说气人不。”

  “呵呵,老板我只能说,有时候多看些书长点词汇量还是有道理的。”

  “......”

  “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古代大诗人摩诘居士,曾以这样的诗句描述伏南山的宏伟壮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陈彤站在山顶,发出由衷感叹。

  “大姐,来都来了,又不差这一会儿欣赏风景,办正事要紧,这样负重爬山,我好累的。”手提四大行李箱方便面的周远没有什么雅兴,心中最迫切的是找到住地,把东西放下。

  这时,一位身材修长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恰好出现,见到二人,手中拂尘向空中轻轻扫过,不知如何变出一张书帖,上面赫然写着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租房!

  “这是正版的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周远擦了擦汉,上前一步,热情询问。

  “道长,还有几间房?”

  中年道士看着周远挤眉弄眼的样子,哪还不了解情况:“实在不好意思,临近年光,客流量突然增多,目前只剩下一间客房。”

  “是这样啊,那也没办法,我看时间不早,再折腾下去找也怪麻烦,不如先凑合一天?”

  话语意思是要征询陈彤意见,不过周远已掏出腰包,想来个先斩后奏。

  中年道士伸出三根手指,神态颇有些仙风道骨。

  “三百?”周远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还是抽出钞票。

  中年道士微笑摇头:“施主你少算了个零字。”

  “三千!?”周远震惊之于,默默收回手臂,将钞票塞回。

  “嗯?”中年道士眼中出现一丝不悦,那意思仿佛在说——臭小子,我都这么配合你,怎么还不上道,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周远不为所动,眼神决绝——这地方就他么一些瓦房,三十还差不多,三千元门都没有!

  中年道士倒吸一口的凉气:“贫道碰到过砍价拦腰斩半的,但像你这种一刀下去寸草无生的砍法,还是头一次见。八百一分也不能少了!”

  见对方撕破脸皮,周远也不客气,坐在石头上,翘起二郎腿:“一百,同意马上付钱。”

  “你...你....竖子不足与谋。”话落,中年道士举着牌子,恢复仙风道骨气质,走向另外一对青年。

  陈彤笑得花枝乱颤:“不是喊累吗,待会儿那间房再没了,看你怎么办。”

  周远脸色微红,斜眼看向别处:“这有什么,吾乃习武练炁之人即便露宿在外,也不打紧。”

  “是吗?我来之前已经预定好了住处,既然这样那就不管你了。”

  陈彤拍了拍手,待上墨镜,头也不回朝山下走去。

  红仔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周远,露出个遗憾表情:“老板,不是本灵不跟你在一条战线,实在是灵最怕冷,我跟老板娘去了。放心,我不会被她发现。”话落,红仔跳到地面,屁颠屁颠追向陈彤。

  “......”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牙口不好,爱吃软饭,周远继续等待拉客的房东。

  “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是块修道的好材料,给你便宜点1800元好了。”没过多久一个尼姑装扮的光头大妈,左手揣珠,右手揣租房广告,和蔼可亲的走到周远面前套近乎。

  “100元,我勉强接受。”

  “这位施主,居然能提四大行李箱子爬上山顶,定非池中之物!1500元/天可还接受?”

  一位手拿六尺禅杖,端头挂着租房招牌的“和尚”,高喊了句“阿弥陀佛”直奔主题。

  “50元,我感觉刚才你在暗讽我为傻X。”

  “......”

  随后又有十几位房东陆续出现与周远亲切交流,不过一谈到钱,全部伤了感情。

  天色渐黑,周远凭借自身执着的坚持终于赢得了露宿街头的机会。

  看到偶尔出没的鼠兔,即使肚子咕咕直叫,周远也没学着电视剧那般下黑手。

  倒不是有多仁慈,主要是山上禁止明火,万一被发现举报吃不了兜着走,再者将动物生扒,放血再烧烤,也太麻烦。

  含着泪干嚼两包方便面,周远生出自己吃饱撑得没事干的觉悟,不会家跑这来浪个什么劲。

  可一想到苏若病情,心里又百般不是滋味,看着寂静而又璀璨的星空,周远发出感慨:“晚上真他么冷。”

  ......

  伏南山山腰有一家装修还算精致的客栈,陈彤透过玻璃窗户,抬头凝视山顶方向:“本来想逗逗他的,也不知这傻小子是忘开机,还是没电了。”

  桌子上,手机屏幕亮着,界面通话记录详情显示周远有十几个未接通。

  左右坐立不安,陈彤又穿上羽绒服,带好帽子,不顾客栈老板的好心劝阻,顶着烈烈寒风,再次向山顶出发。

  红仔则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从嘴里掏出周远手机,打开奇点APP看起了薯片太监巨作《有那么一本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