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大侠小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愧疚

大侠小也 大侠小也 3738 2021.06.11 07:07

  手机上的闹钟响了,郭小也努力驱散着浓浓的困意,让一直放哨的的刚子休息一下。

  “为英雄服务,我不困!”,自从玲珑说郭小也能拯救世界,刚子将对郭小也的称呼从猛男改成了英雄。

  郭小也无奈叹了一口气,让刚子赶紧睡觉。

  火车在一个站台停下,涌上来更多的人,郭小也紧张起来,他打量这那些南腔北调、背包握伞的乘客,生怕从里面跳出一名捕快或者剑客。

  身边贾梦思也很紧张,她虽然趴在桌子上,但滚烫的手一直紧紧抓住郭小也,和郭小也一样,每次有什么风吹草动手心里都会沁出很多汗水。每到这时,郭小也就会多一层来自贾梦思的紧张,他生怕玲珑又醒了过来。

  但总得来说,郭小也对贾梦思充满愧疚。

  那天玲珑隐去,将身体还给贾梦思后,郭小也把这些天经历的和他知道的都告诉了她。贾梦思听了郭小也的话,没有说话,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陷入沉默,沉默之后吃了很多东西,随后又把吃下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吐无可吐之后,她又去拼命的洗澡,一遍又一遍的冲刷自己,最后因体力不支晕倒才不得不罢休。

  郭小也和刚子商量之后认为贾梦思被这些天发生的事刺激得故态复萌,郭小也尝试着联系她的家人,不知为何却被贾梦思歇斯底里的制止。无奈之下郭小也和刚子只得带着贾梦思踏上了回蓟州的火车。

  他要把这块陨石的事弄得更清楚一些。

  爷爷的故事是真的吗?

  为什么偏偏是爷爷拿到了陨石?

  爸爸的失踪和陨石有关系吗?

  最重要的,郭小也想起在躲避黑风双煞追杀时,自己体内升腾起的奇异力量,这力量从何而来?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身上?难不成是来自于那个拜师修行的梦?

  难道,他真的,有那么一丝丝可能,拯救这个世界?

  …………

  火车带着敲击铁轨单调的声音驶进浓浓的午夜,人们渐次睡去,车厢里变得安静无声。郭小也努力支撑着摇摇欲坠的眼皮,胡思乱想着,没有看到到身后正有一双眼睛奕奕有神地盯着他们。

  得知娃要回来,妈妈和奶奶早早等在了村口。

  郭小也在三蹦子上远远看到妈妈和奶奶在树下眺望的身影,不禁鼻子一阵酸楚,经历这么多事,郭小也最想念的就是奶奶和妈妈,近乡情怯,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他怕被刚子和贾梦思看到,急忙转过头去把眼泪抹干。这时一张纸巾递到跟前,竟然是贾梦思,贾梦思看着郭小也,依旧没有表情,但这是她这么多天第一次愿意与人交流,郭小也和刚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下了车,刚子一个最先冲到妈妈和奶奶面前,跟她俩嘻嘻哈哈寒暄着,刚子拉着奶奶的手,一个劲问她想自己没。

  “这是我奶,这是我妈。”郭小也给贾梦思介绍着。

  贾梦思怯怯地向前走了一步:“奶奶好,阿姨好。”这是这么多天来贾梦思第一次开口说话,郭小也心里更欣慰了,心想也许是旅途让她散了心,也许是这乡下的环境治愈了她,无论如何带她来真是对了。

  但转念又一想,这该不会是玲珑又醒过来搞的鬼吧?

  郭小也急忙打量贾梦思,贾梦思也看了郭小也一眼,很快低下了头。

  郭小也也看不出什么,便继续道:“奶,妈,这是我大学同学,贾梦思,她……她来咱们这旅游,玩几天。”

  妈妈愣了一下,随即开心地看着贾梦思:“就住家里,跟在自己家一样。”

  奶奶拉起贾梦思的手,仔细打量贾梦思,忍不住夸耀:“这闺女真俊呐。”

  贾梦思害羞地拢了拢头发。

  奶奶又道:“做我们家孙媳妇,真是委屈你啦。”

  刚子哈哈大笑,贾梦思顿时羞红了脸,弄得郭小也十分尴尬:“奶奶!”然后赶紧转过头对贾梦思赔不是:“我奶就爱闹着玩,你别往心里去。她年轻的时候就……”

  忽然,郭小也停住,远处墙角,一个人影一晃就不见了。

  郭小也心中慌乱起来,但他强装镇定,带着众人向家走去,他一边和妈妈奶奶闲聊,一边留心观察,果然发现有人在偷偷跟踪他们。

  郭小也等人进了院,他若无其事地将院门关上,随后立即把奶奶、妈妈和贾梦思推进屋里,给屋门上了锁。他顺着院门门缝向外观察,看见那人影正躲在砖剁后张望。郭小也和刚子快速定了个战术,郭小也找了一瓶高度白酒和一个打火机,刚子快速拆了一圈卫生纸,各自找了一件农具做武器,悄悄从后门出去,绕了一个大圈来前街,慢慢摸到神秘人藏身的砖剁后面。

  郭小也趁着那人伸头的功夫,举起铁锹,狠狠拍在他身上。

  神秘人惨叫一声,撞在砖剁上,砖剁哗啦一下倒了下来,神秘人被砖头砸倒在地,很快被埋了半截身子。神秘人疼的哇哇大叫:“别打啦,我是记者!我是记者!”

  郭小也和刚子愕然,直到那人从砖头堆里拿出记者证和身份证,郭小也和刚子才赶忙七手八脚把这个名叫赵扬的省台记者给扒拉出来。

  原来这个赵扬记者从C大医学院的时候便注意到了郭小也三人,他坚信这个世界出现了武侠人物,而郭小也三人与这些武侠人物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疯人院的媒体开放日他也在场,对院长把郭小也三人归结为精神分裂十分不满,相反得出有人想隐瞒真相的结论,越发确信自己的判断。为了弄到第一手资料,做出独家报道,他一路尾随他们来到了郭小也家里。

  赵扬伸出手,紧紧握住郭小也的手:“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说的话!我知道,不光黑风双煞来了,郭靖来了,杨过来了,小龙女、萧峰、令狐冲、楚留香他们都来了!还有更多的侠客,更多的来者,就藏在我们身边!”

  郭小也神情一变,压低声音道:“这么说,你也遇到过那些人?”

  赵扬听郭小也如此说,眼睛一亮:“我没有,但你有,你不仅见过,还和他们交过手,对吗?”

  郭小也:“我……”

  都是同行,郭小也很快明白了这个记者应该是想从他身上套取有价值的新闻,他倒不是想捞什么好处,只是他现在一头雾水,心里很乱,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看着郭小也没有说,赵扬继续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世界变了,人类变了,而很多人还不知道,但他们有权利知道,你知道吗?”

  郭小也躲避着赵扬喷到脸上的吐沫星子:“我……我知道不知道?”

  赵扬拍着郭小也的手:“郭小也同学,你是天选之子你知道吗?”

  郭小也愕然:“这话从哪说起呢?”

  赵扬显然做了很多的调查,猜测郭小也等人一定有着非凡的经历,他不无感慨地道:“你想,黑风双煞为什么找你而不找我呢?这正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呀。”

  赵扬的话正是郭小也疑惑之处,他心里越发变得沉甸甸。

  赵扬:“这样吧,这会儿也到饭点了,我在你们这儿的渔阳宾馆略备了一些薄酒,二位同学不如移步榻处,我们以酒会友,一抒胸臆如何?”

  “不了,我妈把饭已经做好了。”郭小也和刚子匆忙跑回了家里。

  奶奶和妈妈在厨房忙着做饭,他们三人到了郭小也屋里,根据玲珑所说的,仔细看了一番,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也许郭小也的梦境真的处在四维空间,三维空间的人类无法直观地看到它。

  “老贾,你有什么感觉吗?”郭小也想知道此情此景玲珑会什么样的反应,毕竟这座“梦桥”是用她的能量建成。

  贾梦思摇了摇头。

  郭小也又拿起书架上的武侠小说,这一翻不要紧,郭小也发现书中越来越多的人名都变成了空白!

  “怎么了?”刚子和贾梦思看着郭小也有些惊恐,急忙问道。

  郭小也:“这说明他们来的越来越多了。”

  三个人不再说话,沉默而紧张地地感受着这个屋子,说不定此时此刻,正有书里的某个侠客从这里经过。

  刚子帮奶奶端上了最后一道炖鱼,妈妈招呼大家围坐在桌子前。郭小也看着满满一大桌子菜:溜粉砣、碗肉、香椿鱼儿、小鸡炖蘑菇、拍黄瓜、肉片炒菜花、冬瓜丸子、腊肉炒蒜薹、嘎吱盒、酱牛肉,鸡蛋羔子、炖水库鱼,还有他最爱的“健力宝”,口水瞬间流了出来。

  “别客气呀,吃吧。”妈妈笑着让大家动筷。

  一声令下,郭小也和刚子开始了令人侧目的表演,像两个饿鬼一样狂吃海塞,郭小也因为吃的太快还咬到了自己腮帮子。

  贾梦思尽量表现的像个淑女,但看得出她也饿坏了,一度放弃筷子翘着兰花指拿起鸡腿啃了起来。

  妈妈给奶奶盛了软糯的米粥,小心把鱼肉里的刺剔出来,用又夹了一些比较容易消化的菜。然后开始给贾梦思夹菜。

  妈妈:“到这里就是倒家了,也不知道吃不吃得惯我们这里菜。小蔡,你自己多吃点,大姨就不招呼你了。”

  刚子嘴里被肉填满,用鼻子发出呜呜声算是回应。

  贾梦思有些局促地:“阿姨太客气了,这些菜很好吃,真羡慕郭小也有这样的口福。”

  妈妈高兴地笑了:“那就多吃一点哦”说着妈妈给贾梦思又夹了一个鸡腿,然后转头对郭小也道:“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同学,不能让她受委屈。”

  听了妈妈的话,郭小也瞬间觉得碗里的饭不香了,只得“嗯”了一声。

  吃完饭,大家闲聊了一会儿,向来有午睡习惯的奶奶抽了一袋烟便回屋歇着了。吃饱的刚子和贾梦思也禁不住犯食困,妈妈操持给他们收拾了屋子,俩人也各自睡了。

  郭小也帮着妈妈在厨房洗碗。夏末的午后,四下前无声,郭小也用丝瓜络擦着盘子,满腹心事。

  没等他开口,背对着郭小也的妈妈说道:“你有事儿?”

  郭小也:“没有。”

  妈妈:“从打你回来,我就觉得你不对,你肯定有事,跟你的女同学有关吧?”

  郭小也一惊,只好承认:“妈,你觉得你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了郭小也这话,妈妈转过身看着郭小也:“贾梦思,是去年那个姑娘吧?”

  郭小也只得点点头。

  妈妈:“你还记去年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吗?”

  郭小也急忙道:“我没忘。”

  妈妈:“可是你做到了吗?”

  郭小也心虚地:“我和她真的没什么,她……她就是来玩的……”

  妈妈走过去,不由分说把郭小也的袖子撸开,胳膊上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郭小也垂下了头。

  郭小也把从毕业到现在经历的所有事原原本本讲给了妈妈,当然他省略了那些危险的场景,但从妈妈担忧的眼神中,他感觉自己这样是白费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