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血与火的挽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一些事

血与火的挽歌 二三路人 4118 2019.11.07 23:45

  一阵无伤大雅的眩晕感后,方矩穿过光门,然后第一时间侧头看去,看见完好无损的S-958后,才长舒了一口气,虽然他现在的生活像极了操蛋的小说,但终究不是小说,如果是,那这一次带人穿越就得出问题了,毕竟这里可以延伸出至少万字的情节。方矩大学时代也做过一段时间的网络写手,如果不是真的想要写出一本好作品,那么是没人会放过这样一股水情节的点的。

  “这里就是我以后要生活的世界吗?” S-958的话把方矩逐渐放飞的思想拉回现实。

  方矩看着积满灰尘的家,点点了头,说:“先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我在考虑考虑你的问题。”说罢,就开始打扫起屋子来。

  方矩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离开了多久,屋子里铺满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打开停电的冰箱,里面的食物早就坏掉了,清理掉冰箱后又去厨房看了下,大多数调料都是坏掉的,索性全部扔掉,幸好方矩这些年都是一个人,且不是懒癌患者,所以现在不用面对垃圾太多和垃圾袋不够用的尴尬情况。

  以方矩和S-958的身体,干起这些活来自然是不需要休息的,所以大概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后,方矩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和旁边一大堆垃圾,长舒了一口气,虽然身体不累,但做家务活往往是心里累。

  然后就是S-958的问题,方矩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提起来,这才是让他烦恼的主要原因,毕竟现在S-958的身份是一位偷渡客,而且还是外星偷渡客,好在他的外形和东方人种没有多少差别,这倒是一个好消息,然后就是身份问题,在现在这种形式紧张的局面下,方矩可不认为一个未知身份的人可以大摇大摆的在中国生活下去,大不了就带他偷渡去西方国家那边……

  正在方矩头疼S-958的问题的时候,传来的一阵阵敲门声吸引了方矩。

  方矩示意S-958进卧室藏一下,然后起身开门。门外站在的是自己的邻居,一个中年男子,具体什么名字方矩忘了,但方矩听见了几次别人叫他老王。

  “额……有事吗?”方矩问,他不记得自己与周围的邻居又太多交流,至少还没到关心的地步。

  “哦哦,是这样,就在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呢,公安局做了人口登记,挺严的,我刚刚听见你这边有响动,就过来给你说一声,去公安局那边登记一下,不然就成了黑户了。”

  “哦哦,谢谢,谢谢,要不就来坐坐?”

  “不用了,没其他事了,但你得上点心,现在这局势,紧张的很。”

  “一定一定,那我也不劝了,毕竟现在家里啥都没有……”

  “都是邻居,客气啥。”

  送走了老王,方矩叫出S-958,然后取了自己放在家里的一些零钱和银行卡,准备趁今天就去把这些杂事解决。

  路上,虽然还有人在街上游荡,但也比以前少太多。方矩看着稀少很多的车流,准备拦一辆出租车,毕竟警察局和百货中心都离这里有点远。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趁着等车的空袭,方矩对S-958说。

  “好的,谢谢。” S-958认真回答。

  方矩思考了一会儿,说:“方楠怎么样?”

  “谢谢,我很喜欢。”

  方矩拍拍他的肩膀,“那你以后就叫方楠了,等下我去公安局问一下你这种情况可以在中国落户不,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应该会有一些特殊政策。”

  “谢谢,”S-958,不,我想他更愿意我们叫他方楠,再次道谢。

  “对我不需要说那么多谢谢,”方矩低着头,没有去看方楠,他不知道的是,在方矩还在孤儿院的时候,他有一个妹妹也叫方楠,可后来在一个冬天,她永远闭上了眼睛,从那以后,方矩就变得沉默寡言了,那时,方矩八岁。

  一辆出租车停在方矩两人前,司机伸出头,问:“两位需要车吗?”

  方矩应了一声,问:“走派出所多少钱?”

  “30。”

  方矩皱眉,这比以前贵了3倍的车费让他联想到了很多不好的形式,司机看他犹豫,催促道:“朋友,现在这年头跑车可是个危险活,30不贵了。”

  方矩没有还价,还是带着方楠做上了车,一路上,司机开始了喋喋不休的模式,“朋友去了几个副本啊?”

  方矩也想得到现在世界的最新消息,于是回话:“刚出来。”

  司机没有在意方矩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继续接话说:“那你从里面捞到什么好东西没有?我听说就前几天,有人从丧尸副本里面捞出了一支试剂,卖了五千多万。”

  “哦,还有人收这些东西?”

  “政府啊,其他人谁要?要来也没用不是,”

  “哦哦,那倒是,那现在咱们这没啥子暴徒什么的吧?”

  “那能啊,我告诉你,现在咱们中国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就以前谁都想去的美国,现在可惨了,听说都已经分裂成三个国家了,网上都说什么‘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特别是中东那边,本来就乱,现在吗……啧啧,可怜哦。还是咱中国好,就刚开始那十来天,乱糟糟的,是个人都想搞独立,也不想想,真正乱起来吃亏的是哪个,现在多好,我还敢出来跑车赚钱……”

  方矩没有听清司机后面说的话,他有些后悔和司机搭话了,毕竟连大圣都抵挡不住三藏的唠叨,更何况他一个普通人。不过司机也不全是废话,至少现在方矩知道中国境内是安全的,这也正常,毕竟中国人的受儒家思想良多,如若不是活不下去,基本是没人造反的,而少数野心家实在是翻不起多大风浪。

  随着司机的一路喋喋不休,方矩终于来到了警察局,逃似般的付钱下车,方矩发誓,以后再也不和的哥搭话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方矩带着方楠走进警察局,让方楠在大厅等候,自己却直奔局长的办公室——这是他把方楠带到这里的底气,这里的局长当初是孤儿院的常客,方矩和他的关系还不错。最坏也不过是带着方楠闯出去,然后偷渡到其他地方,但必须要把方楠的身份问题解决。

  敲了敲门,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后,方矩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正埋头在文件堆里的局长,方矩开口道:“李叔,是我。”

  李德抬起头,看见了方矩,惊喜道:“是你小子,怎么失踪了半年多了?”

  “一直在副本里呢,”方矩挠挠头,在这里,他一直感觉自己是个孩子,“吴老师还好吧?”吴老师是当年孤儿院的老师,当初李德一直往孤儿院跑的原因也是她。

  “挺好的,那你今天来是登记信息?”李德问道。

  “嗯嗯,主要是这个,还有些其他事。”

  “果然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信息我早就给你登记好了,你还有啥事?”李德笑骂道。

  方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么多年好像自己每次找李德都是因为有事,“我从副本里带出个人,机器人。”

  “啥子?”李德一惊,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快步走过来,说:“你娃儿没开玩笑?”

  “没有。”方矩回答。

  李德拍了方矩的头一巴掌,然后骂道:“你娃儿,作死,要是出问题了咋办?”

  方矩只有尴尬的笑了笑,看的李德气不打一处来,又打了方矩一巴掌,然后骂骂咧咧的转身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打了出去。

  “对对,之前的身份遗落了……谢谢谢谢,下次请你吃饭……都是多年老战友了……”

  李德放下电话,对方矩没好气的说:“你娃儿真的该庆幸现在比不得以前,要是以前,老子也没得办法,走,带我去看一哈是啥子人,让你甘愿冒险。”

  方矩讪笑几声,然后把李德带到了警察局大厅,对方楠说:“方楠,过来叫李叔。”

  “李叔,”方楠乖巧的叫了一声。

  李德不满意的摇摇头,“傻傻愣愣的……跟我来,先把身份问题搞清楚。”

  李德带着方楠去录身份的时候,方矩被李德留在一间办公室,过来一会儿,李德带着方楠走了进来,方矩起身迎接。

  李德关上门,挥手示意方矩不用起身,然后坐到方矩旁边,说:“娃儿,帮忙归帮忙,该啰嗦的我还是要啰嗦两句,现在这年头紧张的很,你要把他看好,不能让他做啥子违法乱纪的事。”

  “李叔,晓得呢。”

  “你娃儿我放心,不然也不敢帮你这个忙,”李德话锋一转,问道:“那你以后准备让他干点什么?还是说把他一起带着进副本?”

  “暂时还不知道,李叔有啥建议没有?”

  “没得,”李德没好气的说:“你娃儿是逮这我一只羊捋羊毛是吧?”

  方矩这次没有不好意思的挠头了,毕竟债多了不愁,他厚着脸皮说:“这不是李叔你神通广大吗,帮帮忙呗,李叔。”

  李德瞪了方矩一眼,骂了一句“小兔崽子”,然后说:“他这个情况特殊,你如果不带在身边,还真怕他搞点事出来,理解吧?”

  方矩点点头,没有反驳,毕竟世界观不同,很多事情在方楠眼里是对的,但在这里就是犯法。

  见方矩点头,李德继续说:“这小子呢我刚刚问了他的特长,他说他的发明能力很强,还有学习能力强。刚好我的一个老战友在搞科研,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但安全性是可以保证的。”

  方矩明白了李德的意思,他看向方楠,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方楠听见了方矩和李德的全程谈话,他能理解李德的担忧,而且他不想给方矩添麻烦,所以回答道:“我可以的,方矩。”

  李德听见这话,起身说:“那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人,这可能要一段时间,你们没事就可以滚了,到时候打电话给你,对了,那小子记得去交电费、水费,要是家里不能住人就到我哪儿去。”

  方矩起身道谢,然后带着方楠出了警局,到了旁边的百货商场,买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食物和手机,回到家,网上交了电费、水费,在把东西放好,就已经是晚上了。

  登录微信,里面除了李德和吴老师三个月前发来的消息以外没有其他消息,方矩回了吴老师的消息,并拜托他向院长奶奶问好后,想了想,还是发了消息给老板说明了离职原因,然后没有了其他杂事,才走进书房,开始了久违的“三省吾身”:

  首先是自己的身体,恢复能力和抗击打能力明显高于常人,抗击打能力没有办法测试,但恢复能力大概是死侍级别(注:以电影为标准),可以达到断肢重生的地步。且造成此番情况的原因不明,不知道是否有未知隐患。

  其次是自己对身体的变态般的控制力,在注意力集中的时候,甚至可以通过控制肌肉来改变血液的流向,

  写到这里,方矩停笔,现在自己除了身理结构和人类一样,各方面都已经不像人类了啊……良久,方矩继续提笔。

  然后是心理状态,这次的经历已然让我精神开始不正常,虽然先后有方楠和林浦的事有了一些调节,但我还时不时会出现一些极端想法,比如想要揉碎一切束缚和规则、在某些时候又极端天真等等。

  方矩想起了之前和在乌托邦的想法行为,微微皱眉,然后在纸页的后面又加上“已经开始影响自己的行为”这句话。

  然后继续写:

  虽然我现在有方楠做“锚”,但一旦“锚”断了,那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我不想见到的发展。所以,我现在急需调节自己的心理。

  方矩在大学的时候修了心理这门课,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心理状态很不好,在鱼肚里那暗无天日的地方,方矩已经在疯狂的边缘试探了又试探,如果不是刚出来遇到是方楠,让方矩有了“锚”,那么方矩现在可能就是一个疯子。但即便如此,方矩也可以判断出自己的精神问题仍然存在,他现在急需心理医生。

  “但愿心理医生有用,”方矩叹口气,把自己扔在床上,看向卧室的方向,“毕竟,一个疯子可担不起另外一个人的责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