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所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酒

所起 安成林 859 2019.07.16 13:22

  沈月因给他擦伤口的手一顿,抬头看了看他,觉得有趣:“你笑什么?”

  柯泓雨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沈月因没有追问,又从沾了些酒精,细细地涂抹着,伤口不是很深,擦伤却很严重,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印象中,他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她有些好奇,低声道:“你这些伤,都是怎么搞的?”

  他看着她专心处理伤口的表情,笑意从眉梢蔓延到嘴角:“你知道的吧,我是个建筑师。今天下午施工的时候我去现场勘察了一下,”他耸了耸肩,表示无奈“掉下来了一块钢板,我下意识抬起手臂挡了一下,就是这样了。”

  叶青黎没有回答,她知道他的理想是做个建筑师,几年的分别疏离她没有他的消息,也确实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建筑师。

  叶青黎没有转头,余光瞥到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叹气:“你啊,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去医院?”

  他莞尔,感受到手臂上冰冰凉凉的触感,很是舒适:“我本来想的嘛,然后,开车到路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你。你说巧不巧?”

  她有些错愕。这么说来,好像是她耽误他去治伤了。

  她不回答,放下手里的酒精棉转身去了那个小仓库,转动钥匙,门应声而开。她在里面转了一会,像是在思索,柯泓雨的目光追随着她,她的头侧着,于是他也只能看到她的侧脸,身体笼罩在一片霞光中,身影和无数曾经熟悉的从前青涩的身影重叠,她的脸,一如往昔,线条流畅,精致小巧。

  他想起了她看书时候的表情,七分认真,三分疏离。那时候他就是这样注视着她的侧脸。明明没有太多表情,却一举一都勾连着他的心。

  她停驻了十多秒,终于选定了一坛酒,透过灯光,微微显出橙色的酒更添了几分绚丽浮华。

  她的身体很娇小,至少在他看来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的拖鞋,她抱着这一大坛子酒有些吃力,他忍不住去扶她。沈月因把酒坛放在茶几上,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声响,静谧的夜晚中这声音好似敲击在心上。

  柯泓雨疑惑地指了指酒缸,问道:“这是什么?”

  沈月因坐下来,扶了扶酒缸,看了眼里面的各种药材,数着指头道:“人参,生地,茯苓,白术,白芍,当归,红曲面,川芎,桂圆肉,冰糖,还有白酒……”

  柯泓雨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失笑:“人参茯苓酒?”

  沈月因望着他,吞了吞口水,有些紧张,点了点头。

  他的笑意更甚:“你这东西从哪里学来的?”

  沈月因:“……《民间验方》。”

  柯泓雨:“……”

  他忽然坐直了身体,好似忍着笑意的认真:“沈同学,你知道,你那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会看什么么?”

  “看什么?”沈月因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

  他望着她一脸求知的虔诚的表情,不动声色,淡淡地说:“看什么,校草爱上我,霸道总裁,傻白甜什么的书啊……”

  他还准备说下去,却发现她已经笑了起来,她冲他眨了眨眼,看着他探究的表情说道:“这种真的有人看么?”

  他看着她挑了挑眉,“当然。”

  她点点头,表示明白。解释出声:“其实我也不是没有看过那些啦。”

  “哦?”充满意味的好奇的声音。

  她点了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温水袅袅的热气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抿了一口,润了润干涩的嗓子,说道:“但是,那些还是太假了么。看不下去。”

  他没有说话听着她说下去,“说真的,我那个年纪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心思很复杂了。后来……才发现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这样,绝大多数人都是有很多面的,就像,你看到一个人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内心可能攻城略地。”

  他微笑,注视着她纤长白皙的手,握着透明的玻璃杯,摸不清她的重点:“……所以?”

  沈月因接下去,“所以就是,有钱人他只是钱多,他也不傻的,相反,能保住财富的人,都是很聪明的,怎么可能随便爱上一个那样的满身缺点的人。”

  她抚了抚握着的水杯,热度从手心传到心里,果然,她还是喜欢这样的温暖的。

  她抬手,将剩下半杯的温水一饮而尽,水杯接触桌面的声音好似碎玉,柯泓雨心灵一颤,听到她低低的声音传来,好似在他心上漫步:“所以,如果换了是我,也不会选这样的女孩,用自己的后半生交换这样的女孩,我也会觉得不值得。”

  他听见她的声音,明明声线没有波动,他却感受到了一丝华丽,好似惊艳,她的眉眼,在这一瞬,落入他的眼睛。

  好似定格的照片。

  ……………………

  坐在驾驶座上,他想起刚才她硬是塞给他的酒,他只是伤了手臂,又不是残废,她还坚持自己把酒抬过来,明明自己力气就不大……其实,这跟他原来的计划完全不同,他原来来的路上准备随便找个借口留下来住一晚,看到她送他出门的表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果然,在她面前他总是会失策,也总是会失手。不过,他看了看那坛酒,这结果,他还是很满意的……

  他微笑一笑,露出洁白的小虎牙,颇有些青春年少的味道。

  眼角眉梢都落满了星光。

  他决定了,要把这坛酒珍藏起来。

  …………

  柯泓雨离开了。

  沈月因坐在沙发上有些晃神,没想到今天居然还会遇到老同学。难道这就是当中的注定,如果她不坚持去超市,如果她走近停车区,如果他没有走过来撑伞……

  那……那会怎么样?

  她抿唇,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会错过。说不定,后半生也无缘相见。

  失去这样一个朋友,她不是不可惜的,虽然她并非故意,可当初,也是她的错。

  他原先并不想出国,他的父母也不支持他出国的。后来,还是去了,一别四年。褪去了年少的青涩,多了几分成熟,还有消瘦。

  他的英语并不好,远离故乡的几年,一定很辛苦吧。她有些愧疚,最初一个人的这么些年,她不是没有体会过是什么滋味。这种感觉就像久熬的中药,泛着苦味的泡。

  她有些酸涩,为自己无意中给他带来的痛苦感到抱歉。

  她忍不住掏出手机,对着他留给她的电话号码,给他发过去:“这个酒,补气血,益脾胃,宽膈进食。对气血亏损,脾胃虚弱,形体消瘦,面色萎黄的人很有好处,每天一小杯。”

  柯泓雨在末端收到这个短信,忍不住嘴角抽搐,她关心他他是很开心没错啦,可是这个推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她这个风格的女孩走销售路线确实让他有点压力……汗……他甚至能脑补那样一个安静的女孩子去推销的场景,不得不说,实在是太有违和感了……

  尼玛……这不是他认识的沈月因……

  他扶额感到一丝无奈,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她,偏偏你这样,我也喜欢……

  他唇角勾起,回复道:“知道了,早些睡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